要說恨意,碧落恨不得立刻就殺了他,不過真要殺了的話,雖然不為過,但對碧落黃泉商會的發展以及大月國都可能帶來極大的麻煩,柳下惠在自由商盟中身份不低,父親又是自由商盟的大長老,權勢很大。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蕭寒,你是怎麼想的?」 名門攻略:淑女請君入甕 碧落抬眼問道。

蕭寒想了想,現在都已經得罪自由商盟了,殺一個是得罪,殺兩個也是得罪,而柳下惠和他那做大長老的父親更是結成了死仇,他可不指望留下柳下惠一條命,他會不恨、不報復自己,賊咬一口,入骨三分,他的主張就是:斬盡殺絕!

從蕭寒眼神中閃過的一絲殺機,碧落就已經知道答案了。

「蕭寒,殺一個柳下惠容易,不過殺了他,我們可能會遭到自由商盟的瘋狂報復,而且你現在還是大月國的侯爺……」

蕭寒非常理解碧落的想法,他也不是那種頭腦一發熱,不理智的那種人,一時衝動殺了也就罷了,往深了一思考,殺一個柳下惠也就是出了一口惡氣,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好處,反而會遭到諸多打擊,甚至還會危急到「風城」的建設!

別看一個侯爵得來容易,可失去了,就會知道他的好處的!

「不行,咱閹了他!」蕭寒腦海里突然冒出這樣惡毒的主意來,只是當著碧落的面兒,沒有說出來。

「那好,交給你男人,我保證給這個柳下惠一個難忘的教訓,嘿嘿!」蕭寒嘿嘿的笑了起來。

聽蕭寒這麼一說,碧落稍稍的放下一點心,她是擔心蕭寒現在四面樹敵,雙拳難敵四手。

「小姐,二王子殿下帶著人進來了,說是要見你!」兩人正說著話,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來的還挺快的,我還以為要再等一會兒呢!」蕭寒一笑道。

「蕭寒,二王子是來向我們要人的吧?」碧落冰雪聰明,一聽就明白了二王子月浩過來的目的。

「去吧,人總是要見的,為了營救你,這位二王子殿下還是出了一點力的。」蕭寒嘻嘻一笑道。

「那我該怎麼說呢?」碧落問道。

「你就說自己被人救出之後就沒有看到那個什麼柳下惠,然後說你被困了一天一夜,需要休息,直接下逐客令好了!」

「這樣行嗎?」碧落眨了眨眼睛,問道。

「行,有什麼不行,就算他猜到人在我們手裡,又能怎麼樣?」蕭寒不屑一顧道。

「好了,就聽的你的。」碧落給了蕭寒一個千依百順的眼神,嗔喜道。

「那好,你快去快回,我也一天一夜沒有睡覺了,正好,一起睡!」蕭寒看的心裡痒痒的,嘴上樂呵呵的道。

「沒正經!」碧落低下頭暗啐了一聲,羞紅著臉跑了出去。

望著碧落成熟豐腴的身軀從門口消失,蕭寒的心不禁火熱起來,還是早點將這美人兒吃掉好,心裡踏實!

波里大魔導師終於出現了,不過鬧了一個灰頭土臉的回來,他還是小瞧了蕭寒,速度太快,就算自己聖階的頂峰的實力,施展了土遁術,還有對熟悉王城的地形,還是沒能跟上蕭寒,把人給跟丟了!

「老師,怎麼樣?」剛從碧落哪兒碰了一個軟釘子的二王子月浩急切的想要從老師口中知道一點好消息,好安慰一下自己。

「哎,風魔的速度太快了,我給跟丟了!」波里老臉有些臉紅。

「現在柳下惠一定在蕭寒手裡,只是我們不知道他把人藏在何處,又不能隨意搜查!」二王子月浩相當煩躁鬱悶道。

任淵突然道:「二王子殿下,波里大人你們有沒有注意到風魔蕭侯爺身邊始終跟著一隻銀色的小狼?」

波里大魔導師聞言,頓時神情有些獃滯,十分懊悔道:「哎呀,我這是老糊塗了,那隻銀色的小狼不簡單,可能是聖獸級別的!」

「聖獸?」二王子月浩跟任淵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碧落跟那個靳藍一定是被這頭銀色的小狼救走的,這風魔果然狡詐!」任淵低聲罵了一句。

「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重要的是怎麼把柳下惠從風魔的手裡弄出來,而且還要是活的,哪怕只剩下一口氣總是好的。」二王子月浩臉頓時陰沉如水,十分的不悅。

波里看得出二王子這一次對他有些不滿,怪他私自離開對碧落的監視,轉而追蹤無關緊要的風魔,若是有什麼收穫還好,空手而回自然是不招待見了!

每個商會都有不為人知的地方,碧落黃泉商會總部初建的時候也預留了這麼一個密室,現在高貴的柳下惠柳大執事如同一條死狗一樣躺在裡面。

「姑爺,這麼做好像不太人道?」靳藍手握劍刃,頗有些不忍的朝站在一旁的蕭寒道。

「人道?你想想這個狗東西當初是怎麼對你的,這樣人該不該如此?」蕭寒冷哼一聲提醒道。

「姑爺,要不您來吧?」靳藍額頭上微微出汗,這種斷子絕孫的事情還是頭一次干。

「怎麼了,靳叔,手別抖呀,這可是你主動要求的?要不,我來吧?」蕭寒呵呵一笑,伸手示意要接過劍刃。

靳藍神色一堅,道:「還是讓我來吧,這種人,污了姑爺您的手!」

「啊……」

一聲凄慘的叫聲在沉悶的密室中響起!

去勢也稱宮刑,在地球上古代中國的宮廷很流行,早先是一刀下去,全部割除,然後插羽毛,挺過三天,能尿的,基本上能活,只是這種方法不太人道,後來醫學進步了,去勢的方法也得到了極大的發展,改割除為騸除,取下那兩個「蛋蛋」,不需要插羽毛那麼痛苦,而且存活率也大大的增強,當然這種方法比較麻煩,在那個人命如草菅的時候,多數都是選擇第一種方法。

而蕭寒對柳下惠倒是仁慈了一把,選擇了第二種比較人道的方法,因為這種方法傷口可以縫合,比較不容易感染,也不容易死亡,既然不想讓他死,那就最好不死!

就這樣,蒼茫大路上第一個太監新鮮出爐了!

柳下惠,嘿嘿,這下你就是坐懷也亂不起來了! 他曾是叱吒黑客界的領袖,有著極其神秘的身份,手上經營著一個非常龐大複雜的黑客勢力集團,不料人生重啟,讓一切回檔到了十年前一個平凡的日子,而他卻成為了一名普通的少年,而正是這種尋常的少年身份、特殊的家庭環境把他推入到了一個從未有過的高度!

……

自由商盟總部:大宛王國自由城。

「大長老好!」

「柳大長老早上好!」

……

耳邊傳來這樣一聲聲飽含尊敬和崇敬的問候聲,柳浩然都覺得自己有一種力量在復甦,步伐也變得更加歡快起來。

「大長老,您今天來的可真早呀!」年輕的商盟執事彎腰給柳浩然行了一個大禮道。

「呵呵,習慣了,今天商盟沒什麼大事吧?」

「沒有,都是一些日常事務。」

「好好,你忙去吧,我去辦公室看看。」柳浩然含笑的點了點頭。

年輕的執事帶著羨慕的眼神離開了。

走進寬敞華麗的辦公室,早已等候的美麗的侍女上前脫去外面的外套,甜美的聲音響起:「大長老,您的早餐已經準備好了,請問您現在就要享用嗎?」

「嗯,送進來吧!」

「呯!」的一聲,辦公室的門突然被粗暴的一下撞開了!

正要低頭享用早餐的大長老柳浩然,驚愕的抬起頭來,看到的是一臉盛怒的利澤大劍聖。

「你還有心情在這兒吃早餐!」接到孫子被殺消息的利澤劍聖怒火中燒,特別在他看到柳浩然居然平安端坐的吃著豐富的早餐的時候,怒火再也抑制不住,一把劍直接將堅實的餐桌劈成兩半,豐富的早餐全部打爛,撒在鮮紅的地毯之上。

「利澤大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柳浩然眉頭一皺,他能坐上今天的這個位置,絕不是那種莽撞衝動的人。

「我不知道你那寶貝兒子究竟招惹了誰,但是我的孫子利奧現在被人殺了!」利澤劍聖如同一隻受了傷的猛虎,眼神通紅的盯著柳浩然,利奧雖然不是他唯一的孫子,但是卻是他最喜愛的一個,而且是眾多子孫中唯一天賦超過他,並有望突破劍聖的人,這對利澤劍聖來說是個巨大的打擊,因為利澤一直想把自己的家族壯大,甚至成為大陸上有數的大家族之一,希望都壓在了利奧身上!

「利澤大人,這不可能,您從哪兒得到這個消息的?」柳浩然驚的猛然站了起來,利奧被殺,那自己的兒子豈不是?

柳浩然自己也有些慌亂起來,這一次派兒子去大月國王城,目的只是跟一個叫做碧落黃泉的小商會談合作,就算合作不成,可也並沒有什麼危險呀?

「這是商盟今早收到的魔法訊息,你自己看!」利澤劍聖丟過去一塊鏡像魔法水晶。

待柳浩然將鏡像魔法水晶里的東西全部看完,剎那間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這都是你的好兒子乾的好事,如果不是他去招惹那個叫碧落女人,會惹出那女人背後的風魔嗎?現在你的兒子可能還沒死,但是已經落在了風魔的手裡,我的孫子已經死了,當初你是怎麼信誓旦旦的答應我的?」利澤劍聖喪孫之痛,如果不是還有點理智,早就衝上去,拿著大劍將柳浩然砍成兩半了!

大長老柳浩然畢竟走過大風大浪過來的,自己的兒子只是下落不明,還沒有收到死亡的確切消息,所以哪怕還有一線希望,他都不會放棄的,但是現在已經死了二十個商盟的高手,其中一個還是利澤劍聖最喜愛的孫子,別的人都可以用金錢擺平,唯獨利澤不行!

「利澤大人,對於令孫的死,惠兒或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這一點浩然絕不否認,但是死者已矣,現在重要的是救出惠兒,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如果真的是惠兒的錯,浩然絕不偏袒,到時候親自綁子到利澤大人府上請罪!」柳浩然神色歉然道。

「好,希望你說到做到,不然的話,別怪我利澤不講舊情!」利澤劍聖一摔衣袖,憤然離去。

「來人,備馬車,換疾風馬,我要去大月國!」柳浩然臉陰沉沉的思索了一下,便匆匆茫茫的離開,至於早餐,這個是時候還有心思吃嗎?

眼睛一睜開,窗外陽光明媚,又是一個晴好的天氣。

望著懷裡那道美麗的弧線,蕭寒嘿嘿的笑了起來,昨天晚上偉大的萬里長征終於走出了最關鍵的一步。

他把美麗溫柔,成熟性感,嫵媚動人的碧落大美人變成了自己的小女人。

「一大清早就知道傻笑,昨天晚上你一點都不憐惜人家!」碧落其實早就醒來了,只是不願意從蕭寒身上離開而已。

「嘿嘿,碧落,誰讓你生的這麼漂亮,奶子這麼大,又生的這麼迷人呢?」蕭寒早已不是初哥了,甜言蜜語永遠對女孩子有效,偶爾直白的一點挑逗的言語更加受用,反而能增加一點閨房情趣,說說有何妨?

「你這個壞蛋,這種話也說的出口,哎呦!」碧落說話間想要起身坐起來,不想下身初創,觸動了傷口,櫻唇輕咬,霎時鬧了一個大紅臉。

看到一雙大白堅挺的淑乳顫巍巍的在空中抖動了兩下,又一下子栽倒在自己懷中。

大飽眼福的蕭寒又嘿嘿笑了起來。

「哎呦!」這下喚作蕭寒驚呼一聲,腰部的軟肉被惱羞的碧落捏在手裡一擰,霎時疼的蕭寒直咧嘴!

「我讓你笑我,你還笑!」

「呵呵,碧落,鬆手,我不笑了,還不行嗎?」蕭寒想笑又不敢笑,其實碧落那點手勁根本弄不疼他,只是主動配合一下表情而已!

「壞東西,得了便宜還賣乖!」碧落氣不過,張嘴就對準蕭寒的硬鼓鼓的胸脯咬了下去!

蕭寒渾身肌肉一緊,碧落只感覺自己咬在了一塊鐵板上,咯的牙隱隱生疼。

「死人,你怎麼這麼硬呀!」碧落一陣氣惱,揮臂就在輕錘了蕭寒幾下,緊跟著說了一句相當有歧義的話來。

「不硬的話,能把咱們碧落大美女伺候舒服了嗎?」蕭寒樂呵呵的一笑。

「我可告訴你,咱們還沒有結婚,就讓你騙上了床,你可不能不要我?」碧落反倒不好意思的摟著蕭寒將臻首深埋於胸前柔聲的道。

「什麼叫騙,本侯頂天立地,需要用騙這個下流的手段嗎?」蕭寒當即反駁道。

「我不管,侯府以後我當家!」碧落鮮艷的小嘴一翹,鳳眸眨了眨,盯著蕭寒眼睛直接伸手要權道。

「你想怎麼個當家呀?」蕭寒一樂,商界女強人變成被窩小女人,這感覺就是有些不同。

「你的錢我管,你的女人你自己管!」

「哈哈!」蕭寒大笑,這話說的太有才了!

「行,咱們家以後錢全歸你管了,反正有你這麼一個管家婆,本侯的金幣只賺不賠!」蕭寒開心的一笑,轉而露出一絲擔憂道,「不過,你夫君我的金幣不多了,這建一座城市花錢太多了!」

「等新月紙一出產,到時候錢就不成問題了。」碧落道。

「嗯,這新月紙可是咱們家的一座大金礦,你可得打理好了,這就是咱們將來。」蕭寒道,雖然金錢對他來說並無多大的影響,但是也要開始為將來打算了。

不管是在地球還是在蒼茫大陸,拼搏的目的是為了什麼,成神成聖都是次要的,為的還不是一個美好的將來?

蒼茫大陸上為什麼那麼多大劍師和高級魔導師都想拚命的突破聖階,還不是為了成為一個貴族,成為人上人的存在,追逐權力和榮耀,真正追求武道和魔法極致的又有幾人?

「碧落,這一次你明知道是個陷阱,為什麼還要一腳踩進去呢?」蕭寒疑惑的問道,這個問題他已經在腦海里想了很久,直到現在才問了出來,畢竟兩個人關係與先前大不相同了。

「這與我父親的死有關,十八年前……」碧落娓娓道來,將塵封在內心已久的往事道了出來,有些事情甚至是黃泉這個親弟弟都不知道的,現在都在蕭寒面前說了出來。

「碧落,你是說那本獸皮筆記本關係到你父親的死因,而現在它遺失了,柳下惠說在大月國王宮密庫里?」蕭寒從頭至尾回憶了碧落所說的一切,問道。

「柳下惠的話恐怕不可信,這本獸皮筆記本不見了十八年,我尋找了十八年,都沒有一絲一毫的線索,只是不知道他是從哪兒得到這消息的。」碧落也有些懷疑,不過抱著一絲希望,這才差點把自己給陪了進去!

柳下惠正是知道這一點,並了解碧落的性格,才設下這麼一個圈套令她主動踩進去,只是沒有想到會功虧一簣,最後把自己也搭了進去!

「自由商盟這麼大的一個商盟或許有他了解一些秘密的途徑,如果你父親的獸皮筆記本真的在大月國王室密庫中的話,那或許我們可以拿那個柳下惠做文章!」蕭寒想了一下道。

「夫君的意思是,用柳下惠去換?」碧落喜道。

「不錯,不過我擔心的是,你父親這本獸皮筆記本中記載的東西不簡單的話,還深藏於王室密庫中,恐怕要讓國王陛下同意,卻是相當的困難!」蕭寒繼續道。

「那怎麼辦,王室密庫不禁守衛森嚴,而且我也沒有見過筆記本中的內容,這……」

「不行,就讓你男人探一探這個王室密庫如何?」蕭寒提議道。

「不要,找到獸皮筆記本只是我的而一個心愿,就算解開父親死之謎又如何,人都已經死了,你要是再有什麼事,叫碧落往後的日子怎麼辦?」碧落趕緊摟住蕭寒,萬般不舍道。

「哎呀!我真是笨死了,不是有個現成的人可用嘛!」蕭寒拍了一下腦袋,哈哈笑了起來!

可憐的盜聖前輩一接到命令,不得不中斷自己手中的事情,悄悄的在心裡問候了蕭寒千百次祖宗之後風塵僕僕的往大月國王城趕來! 「是的,我都已經一年多了!」孫迎清說道。!

「有沒有想法換下工作?」蘇沐問道。

「書記,你想要調動我?」孫迎清意外著。

「怎麼?不行嗎?我覺得以你的能力,要是留在縣政府辦,總是幹些那樣的事情是有點大材小用。是人才就應該放在應該閃光的位置上,我蘇沐的小師妹,怎麼都不能夠這樣一直憋屈著吧。」蘇沐笑道。

「那書記你準備如何安排我那?」孫迎清好奇著。

「招商局!」蘇沐緩緩道。

招商局!

孫迎清在聽到這個之後,眉宇間閃過一道驚奇,蘇沐怎麼會想著將她安排在招商局那。要知道現在的殷玄縣縣招商局和以前已經是不一樣的,隨著這個星月科技的入住,孫迎清知道,在今後的很長日子中,招商局的日子都會好過起來。

要是真的在這個時候加入的話,對孫迎清的前途來說,真的是好事。再說對於加入到招商局,孫迎清是沒有多少抵觸心理的,怎麼說,這都和她曾經的專業有關係吧。

「書記,我願意!」孫迎清點頭道。

「那這事就這麼定了,你準備下,也就是這兩天吧,我會提請市裡面進行調動的。到時候組織部會找你談話,然後你就能夠去縣招商局了,暫定的職務是副局長。」蘇沐說道。

這份禮物,真的是不可謂不重!

哪怕老爹是孫梅古,孫迎清都知道這才是問題所在,就因為孫梅古的原因,所以在她被提拔成為縣政府辦的副主任之後,便再沒有可能多做其餘的調整。

但孫梅古不做,並不意味著其餘人不能做。這件事情要是蘇沐在做的話,是沒有誰能夠挑出刺來的。再說又不是直接按到局長的位置,只是副局長又有什麼關係?

「師兄,那多謝了。」孫迎清笑著道。

「行了,別在這裡樂呵著了,以後記著做好我的小間諜就行了。記著這兩天準備下將手頭的工作進行下交接。」蘇沐吩咐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