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羽扇陡然散開,發出機關般的咔嚓聲響,先是化整為零變為九瓣血羽,將高瘦老者的周身退路封鎖,隨後——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你不該擊傷他,因為,你將會付出比之痛苦百倍的痛苦!」

秦洛淡漠的揮手!

咻!咻!咻!

九瓣羽刃旋轉起來,帶著無比的戾氣,一邊旋轉一邊收縮——

刺耳的摩擦聲響起,血肉濺射,骨筋粉裂。

「嗷! 一夜沉婚 殺了我!殺了我啊!!」

老者發出慘絕人寰的嘶吼,眼睜睜的看著那鋒利的羽刃,將自己身上的血肉片片切割!

這是凌遲!

這種疼痛,沒有人受得了!

秦洛淡漠的看著這邊,絕美的俏臉上沒有絲毫憐惜!

她是血羽鳳凰,主掌殺戮的血羽鳳凰。

在她的眼中,或許只有那個嬉皮笑臉的冤家,其餘的,皆可殺之! 楊浩的傷勢不重,只是被高瘦老者的攻擊刮到了而已。

當然,這也是他敏銳的及時反應過來,高瘦老者畢竟是玄階中級的強者,若是沒有躲避開來要害部位,估計就呀交代在這裡了。

「楊,你沒事吧,你留了好多血!」

黛安娜精緻的俏臉上滿是擔憂,尤其是那雙碧綠色水汪汪的美眸,更是噙著一抹焦急。

「嘿嘿,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我地獄喪鐘哪有那麼容易出事。」

楊浩安慰笑道,可是嘴角邊緣,卻隱藏著一抹壞笑。

黛安娜把他抱在懷裡,幾乎大半個腦袋都埋進了那香噴噴的胸脯當中,再加上黛安娜西方女子的活寶身材,那酸爽……

「咳咳……冤家,差不多就行了啊。」

遠處,秦洛苦笑一聲開口說道。

這冤家真是個風流種子,遠在這海外都有這麼嬌艷的老情人。

自己的小伎倆被識破,楊浩尷尬的咧咧嘴,正當他準備沖黛安娜懷裡站起來的時候——

異變突起!

他的手指上傳來一道極度炙熱的感覺,卻是手臂流血,血液沾染上黛安娜手心裡的家族印信后。

嗡!!

一股強烈的波動,驟然在楊浩腦海中奔涌而出。

只見黛安娜手中的家族印信,發出幽幽血芒,而楊浩手指上的噬魂戒……同時泛出詭異青芒!

血芒和青芒交織在一起,在夜色中看起來妖異無比——

轟!

楊浩只感覺腦海中似乎有什麼東西被炸裂,旋即眼前一黑,直接暈倒過去。

「楊!」

「冤家!」

兩道驚呼聲響起。

這一幕是在太過突然,黛安娜和秦洛都沒有反應過來,只感覺楊浩手心裡閃過一道光芒,隨後就暈死過去了。

唰!

秦洛嬌軀閃爍,立馬就來到楊浩面前,看到楊浩緊皺著的眉頭,心都要揪起來了。

她們卻不知道,楊浩的腦海中,此時也是發生了極其神奇的一幕!

……

黑暗。

漫無邊際的寂靜。

這裡似乎從亘古時期開始,就瀰漫著黑暗和寂靜,直到某一天,在這古怪環境里,驟然閃爍著兩道光芒!

詭異的青芒,和妖異的血芒,同時閃耀,驅散那亘古時期的黑暗……

直至——

一座頂天立地的烏黑古碑,凸顯出來。

這座古碑滿是滄桑,上面沾染了數之不盡的傷痕和血跡,在青芒和血芒的交織中,一縷縷金色的蝌蚪文字,不斷閃爍著。

突然——

嗡~嗡~嗡!

滄桑古碑上,驀然散發出一股波動,宛若洪荒神魔蘇醒般,波動蕩漾之地,無邊的黑暗瞬間被驅散。

這座古碑,竟然是矗立在一座黑色大山之上,從遠處看過去,竟然是一座墳墓!

「天地寰宇,太古洪荒!」

「混沌道魔,皆為造化!」

十六字金光閃閃的蝌蚪,時而散發出妖異非比的滔天邪惡,時而又演變成霸刀睥睨的浩然氣,兩種怪異的氣息不斷交融,不斷閃爍,最後——

嗡~!

一股遠比之前恐怖萬倍的氣息,陡然爆裂,那十六字真言更是碎裂,融合成新的字體——

《太古造化訣》!

咻!

伴隨著這五個大字的出現,天地之間翻騰轟鳴,無邊的黑暗再度蔓延回來,這處空間,再次歸為死寂……

……

……

酒店裡。

「呼~!」

楊浩緩緩睜開眼睛,就看到兩張精美絕美的俏臉蛋,正是秦洛和黛安娜兩人。

「冤家,你可算醒過來了!」

「楊浩,感覺身體好些了沒有!」

秦洛和黛安娜一直注意著楊浩,見到他睜開眼睛,第一時間開口問道。

「我……」

楊浩眼眸里先是迷茫片刻,隨後竟然閃爍著一股犀利的精芒。

《太古造化訣》!

這是什麼東西……

楊浩的神情極其嚴肅,因為在他的腦海中,竟然多出了一門修鍊法訣!

「太古造化訣……不僅如此,我的精神力渾厚程度,直接比之前強大了好幾倍!」

楊浩有些駭然,低頭看著手指上的噬魂戒,發現原本灰白色的古樸戒指,竟然多了很多晦澀繁雜的銘文……

一截帶著清香的玉手,放在了楊浩的額頭上,真元渡入,醞養著他的身體。

「冤家,感覺好些了沒有。」

秦洛俏臉有些慘白,自從回來后,生怕楊浩出事的她,就沒有停止過對楊浩的真元輸送。

可是楊浩昏迷得很詭異,體內沒有半點傷勢,精神力也沒有損傷……

「師姐,別擔心,我沒事了。」

楊浩咧嘴一笑,反手握住了秦洛的玉手。

身旁的黛安娜見這兩人舉止曖昧,漂亮的美眸一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對了,黛安娜,你手中的那枚戒指……能否給我看看?」

楊浩猶豫片刻,開口問道。

「楊浩,我這條命都是你救的,別說戒指,就算你要了我,我也不會說什麼的。」

黛安娜嫵媚一笑,將安東尼家族的印信取出來。

額……

楊浩嘴角抽搐,他那裡聽不出,這潑辣的大西洋奶牛,吃醋了……

不過這個時候他可想不了那麼多,趕緊接過這枚血紅的戒指……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這枚印信,好似失去了一些什麼。

「好純正的精神波動,帶著一抹邪惡氣息,又和魔修那種陰冷嗜血的邪惡不同。」

楊浩呢喃自語道。

「這是純正的魔氣!」

秦洛突然開口道,俏臉上浮現出凝重的神情。

「我在宗門秘籍上看過,在上古時期,修鍊界根本就沒有道魔之分,都是將成為鍊氣士,汲取天地之間的各種靈氣修鍊……」

「只不過後來,修鍊界發生了重大事情,古修士逐漸凋零,只能演變為古武修鍊界,天地間也只有真元,而沒有魔氣,所以有些人開始鋌而走險修鍊邪法,這才有了道魔之分。」

秦洛淡淡開口道。

「修鍊界發生了重大事情?師姐,到底是什麼事情?」

楊浩內心一動,想到腦海中出現的那塊古碑!

「不知道,這件事到現在,都是各大宗門弄不明白的問題,連師尊都不得而知。」

秦洛搖搖頭說道,美眸依舊盯緊這枚印信:「這上面殘留著純正魔氣,雖然不邪惡,卻也是那些魔修眼饞的至寶,可不知為什麼……」

「我感覺這印信,似乎失去了一些具有靈性的某種東西。」

說著,秦洛的美眸里閃過一絲思慮。 靈性的東西?

楊浩眸光一閃,想到自己腦海中那莫名出現的功法——《太古造化訣》。

「對了楊浩,那幾個黑袍老者,在看到我這家族印信的時候,說了幾個晦澀的詞語,好像是什麼……攝魂魔戒……」

黛安娜在一邊介面道。

「攝魂魔戒!」

秦洛突然開口說道,語氣間滿是凝重。

「師姐,難道你知道這個攝魂魔戒?」楊浩詫異問道。

「知道,攝魂魔戒,是上古時期的魔器。」

秦洛語氣複雜的說道:「只不過這枚魔戒失蹤很久了,難道這就是攝魂魔戒?」

說著,那雙複雜的美眸放在了那枚血紅戒指上,充滿了疑惑。

上古修士的魔器,那就是古修遺寶,又怎麼會淪落世俗,而且還是遠離華夏的巴黎,最後更是成為安東尼家族的傳世印信!

更重要的是,以秦洛玄階巔峰的修為,探查到這戒指內,除了那縷精純魔氣外,並沒有魔器的絲毫氣息……

「奇怪,按理說那個玄階的魔修,應該很容易就看出來這不是魔器,又怎麼會想著拚死都要劫走安娜?」

秦洛思忖說道,茫然不解。

「額……咳咳,是不是他們認錯了。」

楊浩突然訕笑著說道,他突然有些明白了。

攝魂魔戒……

噬魂戒……

這兩者之間肯定有聯繫,尤其是自己昏迷的那段時間,腦海中莫名出現的神奇功法,更是彰顯了兩者的不凡。

按理說,既然是古修魔器,那麼就有著特殊的氣息存在,噬魂戒的政府精神力就是這種能力,可是攝魂魔戒卻宛如普通的戒指,雖有一些控制精神的能力,卻不出眾!

「莫非……噬魂戒和攝魂魔戒相碰,將其的靈性給吞噬了,還導致覺醒了什麼功法?」

楊浩的腦洞飛速運轉,內心卻逐漸認同了這種猜想。

總裁大人請離婚 只有這樣,才能解釋他為什麼昏迷。

才能解釋噬魂戒上面銘文的變化,已經《太古造化訣》為什麼出現!

「對了安娜,你們安東尼家族最近是怎麼回事,那些神秘魔修怎麼會突然控制了你們!」

楊浩眼見秦洛陷入苦思,不由得扯開話題。

畢竟這件事莫名其妙,他自己都是懵逼了,還需要時間來消化。

「唉,其實這股神秘力量,早在半年前就出現在黑市裡面,只不過我們安東尼家族一直監控著,然後近段時間,對方的各處據點相續被覆滅,他們化整為零,卻盯上了我們家族。」

「你也知道,安東尼家族有幾個族老地位超然,都被一個邪惡的老傢伙控制,接著我這個繼承人也被架空。」

黛安娜苦澀說道。

楊浩和秦洛相視一眼,有些瞭然。

「師姐,為什麼古武修鍊界,頻頻都有魔修潛入世俗中來?」

楊浩皺眉問道。

這個問題困擾他很久了,先是針對唐氏的那些黑魔宗,這會又出現個天魔會……按理說,這些魔修本來就是被打壓當中,又怎麼從修鍊界破界而出的?

修鍊界和世俗界只見的界壘,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夠打通的!

「冤家,這件事一時半會說不清楚,總之,現在的修鍊界情況很複雜,據說有位魔修,修為已經突破了天階……」

秦洛親啟紅唇,拋出一枚重磅炸彈。

什麼!

吳醫生的糖衣炮彈 突破天階的魔修!

楊浩唰的一下站立起來,滿臉都是駭然!

古武修鍊的境界,分為天地玄黃四個等級,天階修士幾乎是修鍊界中頂尖的戰鬥力,更何況還是一位魔修!

「時間,你的意思是,這些魔修都是……」楊浩喃喃自語道。

「沒錯,都是那位魔道巨擎的手筆,這件事已經引起了修鍊界各宗門的重視,師尊他們正在圍剿那位魔修,這世俗界的事情,各宗門也是讓門下出色弟子來解決。」

「一方面是剿滅魔修餘孽,另一方面,也是存在了歷練的意思在裡面。」

秦洛淡淡說道。

她雖然說得簡單,可是裡面蘊含的意思,卻是很不簡單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