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都在破碎,一片片,猶如鏡子一般,發出咔嚓咔嚓的響聲,令人毛骨悚然。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哼!”

一聲冷哼,墨炎顯出了真身,因爲火海籠罩的範圍很大。

並且,雀爪撕裂了一大片虛空,他根本就無處藏身,幻影雖然詭異,但是毫無用武之地。

:晚點還有一章! =_=嘿嘿,碾壓天驕爽不,一路爽到底!=_=

墨炎當空而立,望着迅速接近的火海以及朱雀爪,雖然臉上還是不屑,心中卻早已經出現了凝重。

因爲這個少年的戰力太強悍了,尤其是動用了寶器之後,隨手就能打出帝者戰力。

此刻隨着火海,他發揮出的戰力更是驚人,哪怕是真正的初入帝者,也許都沒有這樣強大。

嗡!

他出手了,再不出手,也許真的會敗。

漫天的幻影在飛舞,都是他法技造就出來的,每一道幻影都極度強大。

觀戰的皇天望見,止不住毛骨悚然,他們感覺其中任何一道都能夠輕易將自己鎮殺成渣渣。

白道玄不懼,揮舞朱雀旗,悍然衝了上去,兩者戰在一處,有一股股金炎在呼嘯,一道道幻影在穿梭,令人眼花繚亂。

由於他們的速度太快了,這裏很少有修士能夠看得清。

“哎!”

不少修士嘆息,他們無緣看清這一戰,在修煉一途,是一種損失。

可是他們也沒有辦法,全都站在了神聖道路邊緣,在那細心體味先前所有的領悟。

同時,這也是在給自己跑路做準備。

若是這場戰鬥分出了勝負,衆多修士就會第一時間上路,畢竟沒有人知道皇座被掌控後,對方是否會放任自己這些人離去。

“落塵!”

火焰朱雀當中,白道玄神色冷冽,心中呼喚,而後一顆土黃色的寶珠浮現。

這是落塵寶珠,渾身都是土色氣流,太過於濃郁了,好似實質一般,像是有泥漿在流動。

唳!

火焰朱雀張嘴,而後落塵寶珠化作一道流光飛射,將前方一片空間籠罩,令人如入泥潭。

墨炎皺眉佇立其中,感覺自身都在腐朽,肌體迅速老化,好似隨時都會化作塵埃。

嗤嗤嗤嗤嗤。

他的軀體發光,極速震顫,一道道幻影浮現,在他周身凝結,化作一尊百米高的戰神,將他的本體融入當中。

鏘,鏘!

戰神身上穿着戰鎧,隨着動作,竟然傳出金鐵相交的聲音,非常真實,好似這就是一尊神,是活的。

“神又如何,封了你,然後鎮殺成渣!”白道玄並不在乎,不屑的聲音自朱雀旗中擴散而出,非常的浩大,雷聲滾滾。

隨着他的話音,有四十九枚金色的印記自朱雀當中飛射而出,排列成一個繁雜的陣型,將百米高的戰神禁錮其中。

“這是什麼東西!”墨炎不敢置信,臉上也露出了駭然。

這是封神印,成長到最後,真的可以封神,此刻雖然還弱,但是戰神也不過是一尊虛影,將他封印,那是綽綽有餘。

“不,——!”

墨炎掙扎着,咆哮着,可惜根本就無法動彈,封神印的鎮封之力實在是太強大了,戰神虛影當中那絲神韻消散了,徹底成了死物。

唳!

火焰朱雀長鳴,一道道金炎猶如洪流一般,盡數注入封神印當中,將戰神虛影灼燒的一陣扭曲,瞬間就淡薄了幾分。

嗡。

同時,他又操控落塵寶珠,猛然砸落,在虛影上留下一個碩大的窟窿,墨炎的真身漂浮在其中,若隱若現。

他此刻披頭散髮,再也不復先前的淡定與從容,布衣照樣獵獵,卻不是樸素,而是悲涼。

因爲這件衣服已經成了破布,比乞丐裝還要徹底,一條條的掛在他身上,銀色內甲暴露在外,一覽無餘。

“嘿嘿,讓你嚐嚐輪迴的滋味如何?”白道玄冷笑着開口。

而後,他的左臂發光,非常的璀璨,好似有洪爐在燃燒,一塊石碑的影子若隱若現。

霞光跳動,虛空中突兀的浮現出一條金色紋路,紋路迅速拉長,而後擺成一個深奧的圖案,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就是輪迴碑。

嗤!

一道灰色的光柱飛出,好似可以通天,其中有驚人的輪迴氣息溢出,是一道輪迴之光,可葬人入輪迴。

戰神虛影被此神光照射,再也無法堅持,好似風化了一般,消散成點點星光,隱入輪迴深處。

噗嗤!

墨炎被輪迴之光轟中,雖然實力強悍,並沒有直接葬送在輪迴當中,卻也受了嚴重的傷勢,吐出一口皇血,化作一條猩紅的河流。

他此刻的情況非常糟糕,軀體蒼老,白髮如雪,受到了輪迴之力的影響,雖然還很年少,卻好似步入了晚年,血氣之力都乾枯了許多。

“我不會放過你的,一定不會!”墨炎雪白的髮絲狂舞,沙啞的咆哮,如同一隻厲鬼。

而後他燃燒了剩餘的大部分精血,化作一道猩紅的神芒,射向神聖道路,要拼死闖路。

啊……!

道路邊緣,許多修士被憤怒的墨炎撕碎,只來得及發出短暫的慘叫。

白道玄沒想到墨炎竟然會這麼果斷 ,燃燒精血,一個不好就會傷到根基,從此無法有寸進,也許還會倒退。

“想跑也要付出點代價。”

當他反應過來,隔空一拳向道路轟去,其中融合了斬天的意志,是一道強大的法技。

噗!

遠處傳來一聲輕響,自己墨炎怨毒的咆哮,而後便沒了動靜。

這座橋樑很特別,走過的路就無法回頭,因此白道玄沒辦法過去查看,至於墨炎的死活,他暫時也無從得知。

活下來的一百來名修士面色古怪的朝白道玄張望了一眼,而後帶着駭然的心思踏上了神聖道路。

今天這裏發生的一切若是傳往外界,許多人都要被震驚死,因爲這件事情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一個十六歲的少年,短短時間內,連敗兩大天驕。

殤鳴敗退,正面交戰不敵,被完虐。

墨炎敗北,他更慘,此刻不知死活,軀體垂垂老矣,也許會一蹶不振,從此不復天驕威名。

眨眼間,神祕橋樑之前變得寧靜,因爲人都差不多走光了,只有白道玄以及那名白衣女子。

“能不能告訴我你是誰?”

沉默了良久,白道玄向女子詢問,他們也許曾經相識,不然對方爲什麼會數次出手相助。

可是他就是想不出來自己什麼時候認識這樣一個天驕,並且還是一個女天驕。

“白公子真是貴人多忘事啊,南域時我們還差點同臺競爭呢。”

白衣女子笑了,笑聲如銀鈴,說完,她邁着天仙一般的步伐,徑直走向光明道路,並不在此停留。

望着她遠去的背影,白道玄並未出聲再多說什麼,而是陷入了沉思。

南域?同臺競技? 神祕橋樑,祭壇巔峯。

白道玄在苦思冥想,半天了,卻實在是想不出自己在南域有跟什麼人同臺競技過,而且還是一個女人。

“難道是她?”他已經準備不再去想了,腦海中突然閃過紫瓏的身影。

在南域見到紫瓏時,她是帶着面紗的,雖然看不出她的容貌,可白道玄有感覺,她是一代絕色,定然會有仙人一般的風姿。

這也是他爲什麼一開始並沒有將兩人放在一起的原因了。

因爲白衣女子的容貌很普通,並不像她其它方面那般驚才絕豔。

不過現在有了這個想法,白道玄開始將兩人進行對比,慢慢的,她們的身影融合了。

這個白衣女子,也許就是紫瓏。

曾經南域暗宗考覈時,他與紫瓏差點同臺競爭,最後因爲他答應讓出水之魄,對方直接宣佈自己認輸。

她修煉的應該就是水之力,走的是這條道,而白衣女子亦是如此,二者除了容貌不清楚,就連氣質都出奇的一致,恍如人仙。

想通其中的關鍵,白道玄心驚,因爲紫瓏的成長太快,那個時候還比自己差不少。

如今再次相見,他已經看不透對方,她身上彷彿籠罩了一層迷霧,非常神祕。

“天驕真是不少,這還只是人族罷了。”白道玄蹙眉感慨。

他來到源界的時間並不短,已經從最初的懵懂無知,漸漸走向了成熟,對於這個世界,也有了不同的看法。

曾經他一度認爲這個世界的天才很少,難得見到一個。

此刻隨着自己境界的高深,他所接觸到的層次已然發生了改變。

原本難得一見的天才,現在並不罕見,顯得比較平常,就連後起之秀以及天驕級別的強者他也見過不少。

這個世界並不是沒有天驕,並不是沒有強者,而是他的眼界不夠。

隨着境界的加深,他所接觸的事物只會更加強大,所遭遇的天驕,會更加繁多,也許到了以後,天驕都不再值錢。

不過很快,白道玄的眉頭放鬆了,臉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他堅信自己可以打破一切。

前方的阻礙,只會是對自己的磨礪,並且成爲自己的踏腳石,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巔峯。

嗡!

祭壇巔峯,十米高的皇座突兀的發出一陣顫抖,君臨天下的霸道意志浮現出一絲絲,彷彿在彰顯着自己的不凡。

“嘿嘿,差點把它給忘了。”白道玄笑了笑,緩緩走向皇座。

隨着他一步步靠近,周身徒然出現一陣壓迫感,讓他眼前都出現了幻象。

眼前的彷彿並不是一張皇座,而是一位威嚴無比的君王,可以主宰神祗存在與否的無上君王。

“天地之間,沒有誰可以主宰我的意志,沒有人能夠操控我的生死,我就是王,屬於自己的無上君王!”

白道玄道心緊守,心中默唸,眉心之處有一團金色的光芒繚繞,越來越明顯,越來越璀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