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軍貴家客廳。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空氣有些凝滯。

蘇軍貴怒吼道:“我絕不同意再賣股權,蘇浩,你把董事的位置還給我。逆子,滾出這個家。”

蘇浩冷笑道:“老爸,我就是知會你一聲,你同不同意沒用,我同意就行。”

“你這個小畜生,和你媽一樣,都是賤人。”

蘇軍貴氣得操起菸灰缸就砸。

蘇浩躲開,狠狠一巴掌:“夠了,你有什麼資格提我媽,當初你幹了他,提褲子就走人。我們母子生不如死,上次我說她車禍死了,你連眉頭都沒皺一下。蘇軍貴,你該死,從我得到董事位置那天起,你的下場就註定了。”

蘇軍貴捂着臉,嘶聲道:“畜生,你這個畜生。兒子打老子,你就不怕下地獄嗎?”

“下地獄的是你,你纔是畜生。”

蘇浩瘋癲似的,按着蘇軍貴就是一頓打,打得蘇軍貴頭破血流。

蘇軍貴怨毒道:“賤種,你給我等着,我這就去找總裁,我寧願把股份送她,也不會留給你一分。”

蘇健哭泣道:“蘇浩,你這個雜種,我和你拼了。”

蘇健眼神狠辣:“保鏢,進來把他一隻手給我剁了。”

門口的保鏢立刻上前,壓住蘇健。

啊!

淒厲的慘叫。

蘇健抱着一隻手,血淋淋的,五顆指頭不見了。

蘇浩笑得神經質:“你們父子差我的債,從現在開始還。”

他拿出一根針劑,是藥王送給他的。

“老爸,你現在知道去向蘇若雅求救了?當初你一心想害她的時候,沒想到有這麼一天吧。你老的臉皮,嘖嘖,連我都佩服了。”

蘇軍貴慘然道:“有你這個忤逆兒,我生不如死。我會去給若雅認錯,哪怕是跪下認錯,我也不在乎了。”

蘇浩露出白森森的牙齒:“晚了,知道我手上這玩意嗎?它會把你變成老年癡呆,口不能說,腦袋不能思考,手不能寫,就是個廢人,完全任我擺佈。”

“不,你休想。”

蘇軍貴拖着身體往後挪動,眼神驚恐。

“畜生,賤種,你敢?”

蘇浩面無表情,讓人把蘇軍貴架住了。

“老爸,拜拜了。”

蘇家龍湖別墅。

其樂融融的一家,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蘇健。

撲通!

蘇健一進門,就一頭跪倒。

他渾身是血,衣服襤褸,一隻手還纏着繃帶,浸滿黑色的血漬。

蘇若雅立刻打電話叫家庭醫生過來。

“蘇健你怎麼會弄成這樣?誰幹得?”

女總裁眼裏心疼,話語飽含怒火。

蘇健連續磕頭。

砰砰!

“若雅,請你救救我爸吧,他快不行了。”

蘇若雅大驚:“二叔?他怎麼了?。

畢竟是一家人,她還是不忍心見到蘇軍貴一家出事。

蘇健淚流滿面:“若雅,我們錯了,我和我爸都錯了。我們該死,我們也遭到報應了。蘇浩這個畜生,他把我爸弄成老年癡呆了,嗚嗚。” 蘇若雅眼眶一下就紅了,六神無主:“林絕,我怎麼辦?二叔他……我不忍心。”

林絕嘆息道:“蘇軍貴走到這一天,怨不得誰。看在你的份上,我會幫他。”

“蘇健,你爸呢?”

林絕喝問。

蘇健慘笑道:“在幸福醫院,不吃不喝,快不行了。我是悄悄跑出來的,蘇浩那個畜生,把我也囚禁了。”

林絕立刻拿出電話:“虎子,去幸福醫院,把蘇家二叔接走。”

蘇若雅道:“蘇健,你休息下吧。二叔的事,林絕幫你就不會有事”

蘇健什麼沒說,而是對着林絕磕了幾個頭。

他現在,什麼都不剩下了。

尊嚴,地位,家庭,什麼都沒有。

幸福醫院。

蘇軍貴躺在病牀上,身體僵硬,眼神麻木。

“我親愛的老爸,身體動不了,腦子也不好使,這樣的結局,你還喜歡吧?”

蘇浩笑着,一把將輸液管撤掉。

蘇軍貴嘴裏荷荷出聲,好不容易纔擠出兩個字:“畜……生。”

“該死的老東西。”

蘇浩一拳就砸在蘇軍貴面門上,鼻血就出來了。

只是蘇軍貴不能動彈,只能血流滿面。

“蘇健已經逃跑了,就丟下你一個老傢伙。哎,從此以後孤身一人,在這醫院等死,感覺很爽的。”

蘇軍貴內心的淒涼無以復加,他後悔了,後悔年輕時到處留情,後悔這些年只知道追名逐利,連做人都丟在一邊,才釀成今日的惡果。

一滴老淚,無聲滑落。

“求……你,放過……放過蘇健。”

他拼命才擠出這麼一句。

蘇浩哈哈大笑:“放過他,你做夢。你們這對狗父子,都要給我死。放心,我不會讓你輕易死的,我要折磨你,折磨你到生不如死,還有蘇健,一個也別想逃。”

蘇軍貴絕望地瞪着蘇浩,張嘴,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身體離徹底癱瘓就差一步。

“藥王這針劑可真不錯,慢慢的腐蝕你的身體,直到你變成一個活死人,老爸,舒爽吧?”

蘇浩無限憐憫地看着蘇軍貴,眼神裏卻滿是憎恨,暴虐。

房間門砰一下被撞開。

虎子帶着人衝了進來。

蘇浩轉身,怒喝道:“誰讓你們進來的?我的保鏢呢,給我轟出去。”

虎子面無表情:“你要弄死你老爹,我沒意見。但是老大既然吩咐我帶人走,你就給我滾一邊去。”

蘇浩暴跳如雷:“林絕,他憑什麼管我家的事,他沒資格。”

“把人帶走。”

虎子喝到。

蘇浩大吼:“誰敢?”

虎子一腳踹在他胸口:“真尼瑪的個死兒子,連老爹你都害,你活着就不怕被雷劈嗎?”

就這樣,蘇軍貴被帶走了。

蘇浩從地上爬起來,癲狂大笑:“我如今什麼也沒有了,我還怕什麼?等着吧,都給我死光。”

蘇軍貴家別墅。

休息了半天的蘇軍貴艱難轉頭,看到了林絕,蘇若雅,還有蘇健。

蘇健下跪痛哭:“爸,你怎麼變成這樣?蘇浩那個逆子,我殺了他。”

蘇軍貴:“啊……啊……”

嘴裏發出啊聲,說不了話了。

蘇健砰一下朝林絕跪下:“林總,救救我爹,你要我做牛做馬都行,就算馬上要我死,我蘇健也答應。”

蘇若雅眼淚滑落:“林絕,蘇軍貴他多次對付你,我沒資格求你,你可以不救。”

“放心,我氣量沒這麼狹小。”

林絕替蘇若雅擦去眼淚:“何況我不救人,看你哭,我也心疼。”

蘇若雅無限感動,嗚嗚哭出來。

林絕這句話,勝過世間無數甜言蜜語。

林絕上前,給蘇軍貴把脈後,眉頭一擰。

萌妻逆襲:隱婚邪少靠邊站 “這是修者用的神經毒素,蘇浩這小子,可真下得去手。”

真氣開始輸入蘇軍貴體內,片刻後,蘇軍貴臉色纔好看起來。

林絕收手,呼出一口濁氣:“毒素被我驅除了,但後續還要修養。幸虧來得及時,如果蘇健你晚一步報信,神仙也救不回來。”

蘇健感恩戴德:“林總,您不計前嫌,我蘇健無以爲報。”

林絕淡淡道:“你錯了,救你父子的是你的堂妹,蘇氏總裁蘇若雅,我的妻子,而不是我。如果不是看在若雅的份上,你蘇健全家的死活,與我無關。”

蘇健立刻跪在蘇若雅面前:“蘇總,過去我們父子所作所爲,罪該萬死。從此以後,我蘇健的命就是你的。”

蘇若雅手足無措:“你快起來,像什麼樣?雖然你們真的很可惡,但是我有林絕,我什麼都不怕,現在我已經不恨你們了。”

這一刻,就算蘇若雅要他去跳崖,他也義無反顧。

只有經歷過痛苦和失去,才知道,蘇若雅當初對他一家是多麼仁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