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瑾眼中銀光璀璨,周遭浮現出一個個和他一模一樣的身影,之前只能夠製造十幾個的精神力分身,現在對於蘇瑾來說可以隨意揮灑,大量的精神力分身撲向周圍的宿主。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一時間所有圍攻蘇瑾的宿主,反倒被蘇瑾的精神力分身反過來圍攻了,蘇瑾就好像一名將軍,一名統帥一樣,他無需自己動手,念頭所到,精神力分身便會廝殺對方。

蘇瑾的精神力分身強度也大有提高,只要給予足夠的精神力,那些分身幾乎可以做到蘇瑾所能夠做到的一切。

剎那間,以蘇瑾爲中心到處都開滿了妖豔之花,只不過這些花是由一個個高手的生命澆築綻放的,身爲藤蔓,血爲瓣,每一朵花的盛開,都代表着一名強者的隕落。

上百名強者,每一個放在地球的地獄手冊中,恐怕都是排名前十的存在,可此時在蘇瑾的眼前,卻紛紛折戟,帶着悔恨逝去。

蘇瑾一邊殺一邊走,他在諸神墓穴中呆的時間夠長了,長到地獄手冊已經注意到他的變化,這畢竟是地獄手冊的事件,在這裏不夠安全,他必須找到出口,找到罪神才能離去。

蘇瑾的強悍很快就傳開了,上百名超級宿主在極短的時間內被屠戮一盡,大部分宿主都不敢靠近他,不過庸才的退避,方能顯現真正的強者。

“屠殺了上百名能夠進入諸神墓穴的宿主?有意思!”一方墳墓前,一名渾身黑色鱗甲的男子,他頭生惡魔雙角,手中是一柄有着搖曳弧度的長刀,此時他將長刀抓在手中,鼻子微微一嗅,滿意的道“美味的血腥味,源頭似乎在遊動,很好!”說罷他化作一道烏光消失不見。

另一處,一名白衣男子彷彿謫仙臨世,他手中一柄白玉劍微微輕鳴,白衣男子微微壓住劍身,沉聲道“莫急,莫急!我知道殺了那樣的強者,你一定能成成神,我這便帶你走一遭。”

諸神墓穴的一處邊緣地帶,這裏的墓穴不知道因爲什麼原因破碎了許多,跟隨那些破碎的墳墓向更邊緣的地帶移動便會看到一個雙眼幽綠的女人。

“哼,神明也不怎麼樣麼!經過這麼長時間,能夠留下完整屍體的神明太少了,這次的收穫遠沒有我想象的那麼大,不過好在諸神墓穴中居然出了個怪物,如果能夠弄到他的屍體,纔算是不虛此行!”說罷,女子單手一拍,一個墓穴忽然碎裂,從中走出一個渾身赤裸的男子,她慵懶的躺入男子的懷中。

“嗯……還算完整,不錯!帶我去找那傢伙!”女子點了點男子的下巴,男子便飛射而去。

“剛纔那是惡魔星系的第一強者,魔貫吧!聽說他曾經力斬神明,未來必將成爲頂級神明的強者啊!他好像朝着那個怪物所在的地方而去了。”

“我剛纔看見了仙域星系的白臨仙,那人出生時腹藏仙劍,進入地獄手冊後與仙劍共同成長,也是個可以殺神明的強者,而且聽聞他如果成神,一人便有雙神之力!”

“嘿!我聽說不死星域的公主也去了,帶着在諸神墓穴中挖掘的神明屍身,有那些屍身在,她纔是真正不好惹的。”諸神墓穴中熱鬧非凡,之前互不干擾的宿主們都聚到了一起,話題的中心自然就是蘇瑾。

而此時另外一處,花野真衣的眼中露出焦急之色,雖然說花野真衣可能是所有宇宙中對蘇瑾最有信心的人,可到了這個時候她也不由不擔心蘇瑾了,那傢伙現在可是與所有宇宙中最頂級的強者爲敵。

“你在擔心那人麼?”鳳凰問道。

花野真衣點頭,她無需隱瞞什麼,如果蘇瑾真的遇到無法化解的危機,她一定會前去救援,錦華幾人是攔不住她的。

“你不用那麼擔心吧!那傢伙可是能夠直接禁制住我們四個的高手,那些所謂的什麼第一強者,什麼公主的,真要是打起來,最多也就是我們這個級別的,所以他不會輸的。”錦華雖然很是不爽,但他也不得不承認蘇瑾的強大。

花野真衣搖頭道“那些宿主我都不擔心,自從隊長他走上那條道路後,宿主們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可我擔心地獄手冊是在利用他們拖延時間,然後召集強大的神明對隊長進行打擊。”

“不至於吧!?他畢竟還未成神,能弄出那麼大的動靜?”錦華有些不相信。

花野真衣卻道“不是成神不成神的問題,而是隊長所選擇的道路對他太有威脅了,雖然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可一旦成功那便是毀滅性的。”

“你去又能怎麼樣?神明不出,他不會有事,可一旦神明現身,你去了也是白塔。”鳳凰也在一旁勸道,他們這次的目的就是找到最合適自己的墓碑,然後一舉成神,先在這個時代佔據幾個神明的位置,所以節外生枝的事情自然不能做。

“只有我能救他,我很明白這一點!”花野真衣不管幾人說的話,她眼中一縷光芒閃爍後便向着一個方向快速飛去,錦華幾人無語至極,但這個時候也只能跟上花野真衣,因爲一位活着的原始神民,對他們來說太重要了。

蘇瑾的精神力不放過任何一處空間,他要從偌大的諸神墓穴中找出離開這裏的空間裂縫,可就在他尋覓的時候,三個人擋在了他的面前。

“你就是悼念者?” 魔尊他超凶 魔貫身高三米,站在蘇瑾的面前就好像一個巨人在看侏儒一般,他居高臨下的問道,語氣非常霸道。

“滾開,你擋我的路了。”蘇瑾可不管魔貫,他手掌輕輕一揮,只見魔貫的身體便瞬間炸開,化作漫天血雨。 魔貫的身體在瞬間化作了漫天血雨,白臨仙和不死星域的公主都是一愣,他們三人都是宿主中最頂級的存在,即使殺神也不是不能,所以他們也能夠感受到對方有多強,而讓他們發愣的不是魔貫被打成了血雨,而是他們感受不到蘇瑾的強大,蘇瑾站在那裏,卻像一個普通人一樣。

空中灑落的血雨忽然一收,全部凝聚在了一起,重新化成了魔貫的模樣,不過魔貫眼中之前的霸道之意已經全然不見了。

“不死之身?”蘇瑾眯起眼睛,然後搖了搖頭,這不是什麼不死之身,杜蘭德那個也不是,魔貫只是利用了一些祕法,讓自己被打成血雨後所有的細胞都主動分裂來分擔壓力,然後再快速凝聚起來而已,不過在一般的宿主眼中,這就是不死之身。

“這位朋友,你很強!我沒有把握殺你,不過……我想試試!”白臨仙手中長劍同時發出輕鳴,似乎在附和白臨仙的話。

蘇瑾歪着頭看着三人,他緩聲道“成神必須要活着才行,如果死了……那地獄手冊開出的價格再怎麼高,也沒意義了。”

白臨仙微微一笑,他道“不,我對地獄手冊開出的價格沒有興趣,我自然會成神,憑藉自己的力量,成爲最頂級的神明,這點毋庸置疑!我所期待的是和強者一戰,而你……足夠強!”

蘇瑾微微點頭,又看向魔貫和不死星域的公主問道“那你們兩個呢?也是同樣的想法?”

“惡魔星系魔貫,請您指教!”魔貫沒有了剛纔的霸道,他手中的長刀散發着濃郁的血光,刀身顫抖,似乎在渴望這一戰。

“不死星域鬼魅,也請您指教!”不死星域的公主雙手一張,幾具如同鋼鐵澆築的身影出現在她的面前,一共五具屍體,全部都是神級強者留下的。

“仙域星系白臨仙,請您指教!”白臨仙拱手,手中長劍吞吐着數丈青氣。

蘇瑾的目光掃過三人,他微微點頭道“可以,不過……生死勿怨!”

“自然!”三人毫不猶豫。

蘇瑾能夠感覺到,這三人正如他們自己所說,並不是衝着什麼獎勵來的,以三人的資質成爲頂級神明簡直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他們所渴望的就是一戰而已。

“殺!”魔貫率先出手,剛纔蘇瑾一擊殺他並沒有讓他畏懼,反倒激起了他無窮的戰意,手中魔刀揮舞時彷彿鬼哭狼嚎一般。

蘇瑾不動,等待魔刀揮來,魔貫不覺得蘇瑾在輕視他,這樣一個強者也不會輕視任何敵人,他未動,說明他確實不需要動。

魔刀揮來,而蘇瑾則是伸手一抓,那柄魔焰滔天的魔刀便被蘇瑾一把抓住了,刀鋒上吞吐着的黑氣不能讓蘇瑾退避分毫。

“好刀,可惜了!”蘇瑾吐出五個字來,然後魔刀碎!魔焰與刀身在蘇瑾的手中瞬間破碎,一聲慘叫也隨之而來。

魔貫有不死之身,可魔刀沒有,魔刀碎,魔貫神色不變,沒有痛惜,他反倒一口咬破自己的舌頭,然後噴出一股黑色的液體來,那些液體潑灑在碎裂的魔刀刀身上,一片片魔刀碎片登時一抖,像是漫天黑雨向蘇瑾衝殺過來。

鬼魅也動了,她手指一點,五具神明屍體也殺向蘇瑾,讓蘇瑾有些意外的是這些屍體居然還具備着一些神明身前的威能,發動着不同的靈能對蘇瑾進行攻擊。

蘇瑾不動,不管是魔道碎片襲來,還是神明屍體襲來,他都未動,他的眼睛看向前方,而他前方的是白臨仙。

白臨仙向蘇瑾微微點頭,然後他也出手了,白臨仙沒有什麼花哨的招式技法,只有一劍,或者是一拳。

蘇瑾能夠感受到,白臨仙和那劍是一體的,那是劍,亦是他的拳頭,所以白臨仙的劍法也是拳法,他的一劍自然就是一拳!

三人出手先後不同,但威能爆發的時間卻出奇的一致,三人都是天才,真正的天才,即使在無數個圓中,他們也有資格當上天才兩個字,所以他們都明白,一對一他們和找死沒區別,三對一……或許能夠讓眼前這個平凡無奇的男人退卻,但也只是可能。

碎刀,神屍,拳劍!

三法不同,但目的相同,那就是殺人,但是蘇瑾不會讓人殺他,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他伸出了一指!

叮!

一指點出,卻發出輕靈的一聲脆響,碎刀成粉,神屍崩裂,連白臨仙的一劍也扭曲彷彿要折斷一般。

“爲什麼,他明明……連神都不是!?”魔貫怒吼,他不明白蘇瑾的力量是怎麼回事?他不是神明,只是個宿主而已,但這股力量怕已經能夠與高等神明爭鋒了吧!

蘇瑾輕聲道“還不懂麼?正因爲……我不是神明啊!”

“管你是什麼,是人我殺人,是神我弒神!”魔貫怒吼,他雙手一招,化作粉末的魔刀迴轉而來,灌入魔貫的口鼻之中“煉獄獨我!”

https://ptt9.com/134043/ “說的不錯,這一戰我要贏!”鬼魅眼中閃爍出奇異的光芒,她一掌拍在自己的胸口,而後崩碎的神屍中忽然被抽離出絲絲縷縷的白光,然後融入鬼魅的體內“屍人一體,吞納陰陽!”

“兩個黑暗生物,倒是讓我……有些喜歡了。”白臨仙微笑,他扭曲的劍猛的一抖,劍未變,只不過更加犀利了幾分,犀利的好像白臨仙將自己變成了劍,劍若斷,他便死!

三人拼死的一擊,在蘇瑾看來卻和之前的一擊沒太大區別,威力提升了一些,這是本質,不管用的什麼技巧,這一擊的本質就是威力更大而已。

“不夠,不……差遠了!”蘇瑾搖頭,他有些心煩,這些能夠殺神的招式在自己看來卻如此可笑,但自己距離地獄手冊還差的遠,地獄手冊的主人……到底強到什麼地步,自己的路真的走的下去麼?

而就在這個時候,蘇瑾忽然感覺自己的精神力再被擠壓,收縮!

這不是三人的手段,他們沒有那個能力,這是地獄手冊……地獄手冊決定親自插手蘇瑾的事情了,他開始對蘇瑾的力量進行限制。

“該死……雖然地獄手冊無法限制我這個等量級的力量,可是……只要在關鍵時刻干擾我,我會變得非常脆弱。”蘇瑾身體一個踉蹌,三人這一擊的威力此時正好爆開,將他直接炸飛了出去。

“咦!?”白臨仙三人都有些疑惑,不明白爲什麼這麼容易就重創了蘇瑾,難道此人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強?

“呼……!”蘇瑾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道“看來要速戰速決了!”

三人聽蘇瑾這麼一說,立即將精神緊繃了起來,可是蘇瑾還未出手,身體周圍便有銀色的光芒在不停的閃爍,彷彿在對他自己進行攻擊一樣。

“該死!”蘇瑾咬牙,地獄手冊對他的限制來的非常迅猛,而且白臨仙三人剛纔的合擊也讓自己分神了,讓地獄手冊的限制更加麻煩了。

蘇瑾皺眉,地獄手冊就是地獄手冊,之前的圓中應該也有自己這樣的人,也就是說地獄手冊對他這樣的傢伙有很充足的應付手段,自己想要突破這一次劫難,很難!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股熟悉的氣息靠近了,他茫然的擡眼看去,發現到來的居然是那個和花野真衣同族的原始神民。

而白臨仙三人也對忽然出現的五人感到不安,他們能夠感受到錦華幾人的力量,那是和他們同一個級別的強者。

“三位,麻煩離我的朋友遠一點!”花野真衣對三人微笑道。 花野真衣的微笑很美,足以讓絕大部分人爲之沉迷,可在場的幾人肯定不包含在內,他們都是心志堅定之輩,未來必定會成神的人物。

“抱歉,戰局已經開始,只有一方倒下,才能結束!”白臨仙毫不猶豫的說道,這一戰對他來說已經開始,那就不可能在雙方都無損的情況下中止。

ωωω ★тт κan ★c o

“嘿嘿……那麼你們這一方倒下就是了!”錦華上前一步將花野真衣護在身後,然後沉聲道“帶他走吧!這裏有我們擋着!”

花野真衣微微一愣,她道“你沒有必要……!”

“切,什麼必要不必要的,我只是對這三個人感興趣,這樣的高手……值得我一戰!”錦華絲毫不在意的說道。

犬神也道“確實如此,我們受命保護你,這樣一來我們既履行了任務,又能夠與旗鼓相當的高手一戰,這很好!”

花野真衣還是有些猶豫,鳳凰則笑道“不用擔心我們,我們現在可是四大三,而且我們都找到了自己的墓碑,隨時可以離開!”

花野真衣聽她這樣說,這才點頭,向着單膝跪地的蘇瑾走了過去,而就在這個時候,魔貫冷聲道“誰允許你……!”

“對女人這麼兇,你可真沒風度!”不等魔貫將話說完,錦華就出現在了魔貫的身後,同時出現的還有他的軟劍。

犬神和鳳凰也分別對上了白臨仙和鬼魅,只有小不點在不遠處觀戰,雖然一臉害怕的樣子,卻沒有逃走!

花野真衣走到蘇瑾身前,伸手將他拉了起來,蘇瑾被人拉起,他茫然的看着花野真衣,眼中浮現出不可思議之色。

“你……你……!”蘇瑾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了,眼前的人是花野真衣,這絕對沒錯吧?可是……可是爲什麼會這樣?

“有話一會再說,我們先走!”花野真衣手中一道白光閃爍,蘇瑾只覺得身體周圍一暖,眼前的場景就變了。

“這裏是?”蘇瑾很肯定自己現在已經不在諸神墓穴中了,這應該是一個類似事件中的世界。

“這是我的避難所,無數個圓的生滅,我都是躲在這裏才能夠安然無事。”花野真衣微笑着說道。

蘇瑾疑惑的看着花野真衣,他猶豫道“是你麼?”

“是我!”花野真衣沒有繼續隱瞞的意思,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有些事情再隱瞞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了。

蘇瑾楞了,他在放棄成神的時候最擔心的就是無法復活花野真衣和葉芸他們,雖然他告訴自己司徒燼和楚義也可以成神,他們一樣可以復活花野真衣他們,可即使如此,蘇瑾的內心還是充滿愧疚,因爲他覺得自己纔是虧欠花野真衣他們的人,那麼這責任就應該自己揹負起來。

花野真衣露出微笑,她對蘇瑾道“抱歉隊長,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不過我現在……已經不是花野真衣了!”

“不是花野真衣了?”蘇瑾先是一愣,然後他猜測道“是因爲原始神民的身份麼?”

花野真衣微微點頭,她道“我是唯一活着的原始神民,每一個圓新生的時候,我便會與這個新圓的生命一起迎來新生,而當我這個圓的生命逝去的時候,我並不會真正死去,而是重新迴歸原始神民的身份。”

“原始神民到底是什麼?”蘇瑾發問,以前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蘇瑾就知道花野真衣原始神民的身份,但他從來沒有過問過,可如今我要走上一條不同的道路,他必須知道的更多,才能應付接下來有可能發生的危機。

“隊長你可以猜一猜。”花野真衣笑道。

蘇瑾聽她這麼一說,便猜到“原始神民……最重要的應該不是什麼神民兩個字,而是原始吧?”

花野真衣點頭,她道“其實要說原始神民,那就先說這個宇宙,不!應該說是圓的含義了,隊長你確定要知道麼?”

“當然,我已經沒有選擇了,不是麼?”蘇瑾笑了笑,自從他選擇放棄成神開始,就註定要和地獄手冊走到對立面,他唯一活下去的辦法就是沿着自己的道路走下去。

花野真衣見蘇瑾點頭,深吸一口氣道“宇宙在最初的時候只是一個點,而這個點發生爆炸不斷膨脹,漸漸出現生命!”

“宇宙大爆炸理論,不稀奇。”蘇瑾點頭道。

花野真衣也點頭,她繼續道“是的,第一次宇宙大爆炸時產生了一個宇宙,那便是所有宇宙的根!”

“根?”

“是的,你可以將宇宙看做是一顆參天大樹,第一宇宙便是大樹的根基,但隨着時間的流逝,宇宙也在變化,順着根基又長出了枝芽和樹葉,而地獄手冊中那麼多事件所處的宇宙,楚義他們所處的宇宙,吳辰所處的宇宙,包括你所處的宇宙,都是這顆大樹的分枝而已。”

“而根宇宙,也就是第一宇宙中出現的第一批智慧生命,也是唯一的智慧生命便是我們,原始神民!”花野真衣頓了頓繼續說道“那是一個漫長的圓,我們作爲第一宇宙中唯一的智慧生命,發展的極其強大,強大到甚至能夠隨意殺死現在所謂的神明!”

“說起來神明這個詞便是取我們種族的後兩個字,不過他們不敢直接稱呼自己爲神民,所以就改成了神明而已!”

蘇瑾沒有插嘴,而是靜靜的聽花野真衣說關於原始神民和第一宇宙的故事。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除了第一宇宙外,其他的宇宙也開始發展了起來,相比較穩定的第一宇宙,其他支宇宙也出現了智慧生命,而支宇宙中的資源遠遠不如根宇宙,那些智慧生命便爆發了戰爭。”

“不同支宇宙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生命和文明,而早已經超脫的我們便成爲了觀察者,一直到根宇宙出現了宇宙意志!”

魔法塔的星空 “宇宙意志?”蘇瑾微微皺眉。

“宇宙意志,你可以看做是根宇宙,也就是第一宇宙的具象化,也就是說根宇宙在那個時候有了自己的意志,他超脫所有的意志之外,恆久,偉大,讓人只能膜拜!”

“宇宙意志聯繫了身爲根宇宙智慧生命的我們,他告訴我們支宇宙的出現和成長對於他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負擔,這些支宇宙汲取根宇宙的能量,時間一長便會讓根宇宙衰敗,甚至滅亡!”

“就像是修剪樹木的枝芽一樣,根宇宙也需要一次這樣的行動,來保證根宇宙不會被支宇宙拖垮,最後毀滅!”

“但是宇宙意志對支宇宙中的智慧生命也有憐憫之心,他不忍心將所有的文明毀滅,所以他決定進行一場選拔,面對所有的支宇宙,而身爲原始神民的我們便要負責起製作一個用於選拔的工具!”

“地獄手冊!”蘇瑾毫不猶豫的說道。

花野真衣苦笑着點了點頭,她道“不錯,我們製造了地獄手冊,以原始神民那發展到極致的科技和魔法力量爲根本,再輔以宇宙意志的力量,便造就瞭如今的地獄手冊!”

蘇瑾是震驚的,地獄手冊居然出自花野真衣的手,他疑問道“這些……你可以早一些告訴我!”

花野真衣搖頭道“不,隊長!新圓降生的時候,我雖然也會獲得新生,但代價就是封印絕大部分記憶,只有當我重新恢復原始神民的身份時,我纔會重新獲取這些記憶,所以在我恢復原始神民的身份之前,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只記得在無數的圓中,我孤獨前行,一次次死去,又一次次新生!” “這些歲月總……你一定很孤單吧?”蘇瑾沉聲問道。

花野真衣卻露出一絲微笑,她搖頭道“本來早就忘了孤單的感覺,可是……隊長你們又讓我想起來了。”

“抱歉啊!”蘇瑾苦笑,他道“既然是原始神民製造了地獄手冊,那爲什麼只剩下你一個了?”

“因爲我們被宇宙意志騙了。”花野真衣的眼神中浮現出怒火,她道“宇宙意志選拔的目的並不是什麼找到那些適合的文明,使他們保存下來,他的目的是……找到適合的生命來替代原始神民!”

蘇瑾微微點頭,他接口道“我明白了,原始神民已經發展到了極致,這讓宇宙意志也產生了威脅過,所以他準備覆滅原始神民?”

花野真衣點頭道“沒錯,原始神民是超越神明的種族,是可以掌控地獄手冊的種族,甚至可以威脅到宇宙意志,不過宇宙意志也明白,當他將其他支宇宙破滅後,要不了多長時間便會產生新的支宇宙,這是不可違逆的規律。”

“宇宙意志無法將第一宇宙外溢的力量徹底收攏起來,他能夠做的就是每隔一段時間將新生的支宇宙的力量再次回收,但這樣就是一次面對無數智慧種族的屠殺,宇宙意志擁有屠殺他們的力量,但是他無法做到面面俱到,總有一些奇異的生命體會逃過破滅,那就是隱患,當無盡的圓過後,那些逃過破滅的生靈或許會積聚到能夠威脅到宇宙意志的力量。”

“所以宇宙意志知道自己需要幫手,需要強大的生命來爲他抹除那些有可能逃離破滅的生靈,他也需要地獄手冊來將各個支宇宙中最有潛力的生靈都禁錮在他準備好的框架裏,但他要的幫手絕對不是原始神民!”

蘇瑾點頭道“不錯,地獄手冊設定了神明的框架,所有有潛力的天才都自主的進入這個框架中,可是一旦進入其中就等於走到了終點,無法再突破神明的強度,自然也就無法對宇宙意志造成威脅,宇宙意志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宇宙意志的目的很簡單,將所有有可能對他造成威脅的生靈都提前引入自己準備好的陷阱中,磨掉他們的爪子,摘掉他們的利齒,給他們封分神位,宿主們好像是站到了宇宙的巔峯,成爲了萬靈的主宰。

可是卻不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了超越的機會,而這些被抹掉爪子的天才也就再也沒有可能對宇宙意志造成威脅了。

宇宙意志可以自由的破滅支宇宙,然後等待下一次第一宇宙的力量外泄,形成新的支宇宙,在威脅到來之前再次將其破滅,而每一個圓中被選中的生靈,也就是那些神明將成爲下一個圓的主宰,爲宇宙意志管理支宇宙。

可同時宇宙意志又利用地獄手冊來製造更多的新神,爲下一個圓做準備,而那些之前舊圓的神明則被打上舊神的標誌,被打入地獄手冊的事件中,成爲新神歷練的工具。

舊神,今神,新神!

他們就像是圓的開始,過渡和終結,但整體來看他們沒有什麼不同,終究被宇宙意志當做垃圾扔掉。

“我的族人們最終還是發現了宇宙意志想要覆滅我們的陰謀,不過即使是我們在那個時候也已經無力反抗了,族人們只能將最後的精力全部放在保全一部分族人上。”

“科技力量,魔法力量,超維力量,我們動用了所有可能使用的力量,包括將一部分族人轉化成其他種族,比如……熔岩巨人!”

“可是當毀滅日到來的時候,我的族人們還是陷入了絕望,幾乎所有方法都失敗了,有些雖然成功了,但卻被宇宙意志培養的神明盯上,在慘烈的戰鬥後也逝去了,只有我……我被改造成了一種適應性生物。”

“我的細胞擁有最完美的新陳代謝系統,最完美的模擬系統,我可以長生不死,並且在任何一個新圓到來時轉化自己的形態,其實使用在我身上的這個辦法並不被看好,但最後我卻安然無恙的通過了大破滅,並且成爲少數活下來的原始神民。”

蘇瑾疑惑道“你的意思是……當時活下來的原始神民實際上不止你一個?”

“是的,必將當時我的族人數量非常驚人,而且每一個都很強大,有一些在第一次大破滅時和我一樣活了下來,但宇宙意志一直在對原始神民進行追殺,他們在漫長的歲月中也一個個被殺死,到現在只剩下我一個原始神民了。”

蘇瑾唏噓,強大的原始神民,連地獄手冊都是他們的造物,但結果卻落得這樣的下場,只有花野真衣一個活了下來。

“這就是宇宙的祕密,地獄手冊的祕密,那麼接下來……隊長,你真的要走那條路麼?”花野真衣看着蘇瑾,有些無奈的問道。

蘇瑾知道花野真衣的無奈是爲什麼,作爲不滅的原始神民,花野真衣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將繼續活下去,經歷舊圓的破滅和新圓的降生,但自己不同,花野真衣看着自己,選擇走這條路的話,有可能要不了幾天自己就會死去。

而不選這條路,或許可以多活些時日,但終究新神會成爲舊神,自己也會有一天被鎖入地獄手冊中,成爲新圓宿主們歷練的工具。

可以說不管如何選擇,花野真衣都要看着自己的隊長走向悲劇,此時蘇瑾忽然想明白了,瘋帽子的態度,邪神的態度,他們或者在絕望中求生,或者在絕望中安生,但無論他們的選擇是什麼樣的,都和自己一般,最終將是一個悲劇。

“這條路曾經也有人走過,對麼?” 農家努力生活 蘇瑾微笑着問道。

花野真衣點頭,她的手掌在蘇瑾眼前劃過,一道光幕浮現,上面閃現着一個個偉大的身影。

“想發現這條路並不容易,發現後有勇氣走的就更少了,第一個發現且願意去嘗試的是他,當時他的名字叫盤古!”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