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洋的修為比靜虛高出了近一個大境界,所以這場比試,可以說是沒開打,便註定了最終的結局。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靜虛,我不想傷你,你還是自己棄權吧。」

蘇洋性格懦弱,不喜歡打打殺殺,所以在靜虛做出那麼過分的事情,暗算張悅之後,其還是沒有生出殺心。

倘若沒有滅絕師太臨時給靜虛的大殺器,靜虛面對蘇洋,估計十有八九都已經棄權了。但現在呢?其心中卻適時的生出了一絲狠意,打算搏一搏。

「蘇洋,我知道我打不過你。但要是一招都不出,就這麼直接認輸,我不甘心。我怎麼都得跟你過上一招。」

聞言,蘇洋長長一嘆,微微點頭道,「那好吧,我和你過上一招,也好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說完,蘇洋連劍都沒有拔出來,僅是探指一攻,便在剎那之間,將靜虛打得潰不成軍。

蘇洋用的是《風雪劍法》的第一式——風疾劍快,其是真的把握住了這招劍訣的關鍵——「快」。

蘇洋的快,不是速度的快,而是劍法的快,甚至快到了,就連孫凡都看不真切的地步。所以靜虛輸的一定都不虧,因為她在蘇洋的劍指下,就好像一個還不會走路的孩童,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抗能力。

不過就算在這種形勢之下,靜虛仍舊沒有放棄,她動了。

靜虛這次的動,可不是出手攻擊,而是主動的往蘇洋的「劍」口上撞。

蘇洋並沒有傷人之心,所以她的劍指,是從三個方向把靜虛包裹在當中的,給其留了一條後退的生路。但令蘇洋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沒有絲毫勝算的靜虛,竟然赫然放棄了生路,一腳向前,踏進了她密密麻麻的的劍指。

劍指無情,靜虛瞬間吐血。

蘇洋已經傷人,又哪能再傷人性命,所以在第一時間便收回了劍指,並順勢鎮壓住了靜虛的內傷。

結果呢?

意外就在這一刻發生了。

只聽「噗、噗、噗」三聲悶響,剛穩定住靜虛的蘇洋,便「噗」的一下,噴出了一大口黑血。

緊接著蘇洋踉蹌後退,一屁股便坐在了擂台上。事情如今,眾人也算是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原來是靜虛,趁著蘇洋給她療傷,毫無防備的時機,取出了滅絕師太給她的那個大殺器,偷偷的對蘇洋下了殺手。

滅絕師太交給靜虛的大殺器,叫做三絕弩。

此弩有三絕。一絕,速度快。二絕,攻擊力強。三絕,劇毒無比。

若僅僅是普通的偷襲,絕塵師太也就壓下這口氣了,可靜虛用的這三絕弩,可是能夠威脅帝階的大殺器,其可就不能再坐視不管了。

嗖——

絕塵師太暴起離座,瞬間就來到了擂台之上,幫助蘇洋,暫時封住了血脈,避免毒素蔓延。

「靜虛,這三絕弩是誰給你的?快說!」

絕塵師太知道,這三絕弩一定是滅絕師太給靜虛的,但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其也沒有辦法為蘇洋討回公道,所以她才會將滿腔殺意,全都傾瀉在了靜虛的身上,想要逼其開口。

但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靜虛這娘們竟然壓根就不吃這套,其早就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根本就是想當宗主想瘋了。

「我這三絕弩是怎麼來的,跟你有什麼關係?宗主比試又沒有規定,不許使用暗器。」

「你……這是恩將仇報,你這樣的人,不配當一派之主!」

靜虛也是喝出去了,絕塵師太說一句,她就頂一句。

「那什麼樣的人配?不會算計別人,只會被別人算計的人,就配當一宗之主嗎?再者說,這次的宗主比試,力求的能者在其位。你要是覺得我不配,大可以聯合各位宗老,直接任命你孫女就是了,何必搞這個花腔?你是把我們這些參選者都猴耍呢嗎?!」

靜虛是太陰毒,蘇洋是太善良,這兩種人都不適合當宗主。但靜虛說的最後一番話,卻又字字珠心,讓絕塵師太想反駁,卻又無法反駁。最終只能一掌揮出,將腳下的擂台生生拍塌,泄了胸中這口惡氣。

「好,這局算你贏了,把解藥給我。」

貫穿蘇洋胸背的那三支弩箭,箭鋒顏色各不相同。很明顯,三面塗抹的是三種毒藥。所以就連絕塵師太也不敢託大,不向靜虛索取解藥。

只可惜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此時的靜虛是什麼也不怕,根本就不買絕塵師太的賬。

「想要解藥可以,讓趙靈珊和張敏華全部棄權。」

「你……」

「是你孫女的前途重要,還是蘇洋的性命重要,你自己選吧。」

字字珠心。

怎麼選?

絕塵師太倒是想選自己孫女的前途,但她要是真這麼選了,其麾下徒子徒孫的人心可就散了。絕塵師太不像滅絕老尼,可以一直留在宗門裡,其過不了多久,可就要回到幻月洞天閉關了。到時候她一走,其麾下弟子又不支持趙靈珊,趙靈珊就算坐上了宗主的寶座,也得被人拉下來。所以此時的絕塵師太,是沒有選擇的餘地的,其只能要解藥。

「老身代表靈珊、敏華棄權,你給我解藥吧。」

聽聞絕塵師太之言,已經喪心病狂的靜虛,立馬便丟過去一個藥瓶,然後便嘴角一挑,邪氣凜然的瞟了一眼滅絕師太,對絕塵師太道,「這解藥好不好使,我也不知道,要是解蘇洋的毒,就管我師父要,這三絕弩是她剛才偷偷給我的。」 雖然在場的絕大部分人,都猜到了是誰在背後搗鬼,但她們全都沒有想到,靜虛竟然會在大庭廣眾之下,把滅絕師太給咬出來。她這是要幹什麼嗎?很明顯,她是想要反戈一擊,跳出滅絕師太的掌控。

靜玄甘心做傀儡,但靜虛可不願意。說起來,靜虛還真不愧是滅絕師太的弟子,兩人不僅性格相似,對權力的熱衷,也如此的相像。

靜虛的反戈一擊,等於送了絕塵師太一個大禮,其雖然不領情,但這份禮她可得接著。所以絕塵師太根本沒有給滅絕老尼任何解釋的機會,抱起奄奄一息的蘇洋,便縱身而去。

「滅絕,這瓶解藥最好沒有問題,要是蘇洋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老身絕對不會放過你。」

絕塵師太為什麼就這麼走了?那是因為她知道就算讓派內宗老們調查,也肯定調查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還不如索性就不調查了,讓事情就那麼糊裡糊塗的僵著。如此一來,這三絕弩是不是滅絕師太在暗地裡交給靜虛的,都已經變成了她的授意。這就叫做褲襠里的黃泥,不是屎,也是屎。

滅絕師太原本將三絕弩交給靜虛的時候,便包藏著禍心,想要在關鍵時刻捨棄她。但沒想到,還沒有等滅絕師太跳出來清理門戶,靜虛便先下手為強的捅了她一刀。

雖然此時的滅絕師太,也同樣可以跳出來清理門戶。只可惜同情弱者是人類的天性,滅絕師太現在對靜虛做出什麼,都會被冠以殺人滅口的惡名。所以縱然噁心,這隻蒼蠅滅絕師太也得滿帶笑容的咽下去。

……

「靜真,你上台幫我把靜虛這個孽徒殺了!」

「師父……」

「少廢話,你要是還把我當師父的話,就照我說的去做。」

滅絕師太的臉色陰沉得嚇人,根本就不給,已經習慣逆來順受的靜真,一點拒絕的機會。

「拿著。」

滅絕師太遞給靜真的是什麼?是天池派唯一的一件神器——倚天劍。她在這個時候,把倚天劍交給靜真,可不是給她用一下那麼簡單,這其實意味著一種傳承。

滅絕師太在天池派為什麼那麼牛掰,就連高她一輩的絕塵師太,都得忌憚她三分,就是因為這把神兵——倚天劍。甚至可以毫不誇張的說,誰手裡握著倚天劍,誰就是天池派的正統。要不是滅絕師太被靜虛反咬一口,十有八九會被宗老會聯名彈劾,難以保住這倚天劍的歸屬,她是絕對不會捨得,將此等神兵傳給靜真的。

「師父,你就……再給三師妹一次機會吧。」

聞言,滅絕師太的雙眼,頓時就透出了兩縷陰森,「那小畜生要是上了位,恐怕第一個要收拾的就是為師。靜真,你這是盼著為師死嗎?!」

「師父,我……」

「你要是實在不願意上擂台,那為師也就不逼你了。與其日後死在那個小畜生的手中,不如為師今天就自盡在這裡。」

說著,滅絕師太拔出手中的倚天劍,便要抹脖子。孫凡見此,差點直接笑出聲來。其原本來以為,只有他能幹出這麼不要臉,拿自盡威脅別人的事情來,沒想到滅絕師太也是這般貨色。 近身兵王 這不是明顯的欺負老實人嘛。

不過話又要說回來,這招雖然下作,但用來對付靜真,還真就是屢試不爽。

「師父,你別這樣,我……上台還不行嘛。」

言罷,一臉不願意的靜真,便從一臉不願意的滅絕師太手中,接過了倚天劍,轉身一躍,跳到了台上。

師姐妹相對而立,靜虛似乎早就想到了眼前的情景。

「二師姐,滅絕那老婆子是什麼人,你還不知道嗎?你今天幫她收拾了我,等過了這段風頭,她肯定會調轉槍頭來對付你。卸磨殺驢的事情,她乾的還少嗎?

不然這樣吧,由你來做天池派的宗主,我輔佐你,日後這天池派便是咱們姐妹的天下了。」

靜虛字字珠心,滅絕師太聽聞此言,自然立馬大急。只可惜還未等她說話,一臉凄苦的靜真,便搖頭苦嘆一聲道,「不管怎麼說,她都是我們的師父。」

靜真沒有反駁靜虛的話,而是說「不管怎麼樣,她都是我們的師父」。

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靜真很清楚,滅絕師太就是靜虛口中的那種人。其今天走來擂台,做出這樣的決定,完全是出於她自己的尊師重道。儘管這種程度的尊師重道,在外人看來是那麼的傻Bi。

「靜真,你今天既然選擇站在滅絕老妖怪那邊,那可就別我這個的當師妹的,不顧及同門之誼了。」

說完,靜虛抬起三絕弩,便朝著靜真溝通了扳機。

三絕弩內一共有九支毒箭,可連續發射三次。靜虛在暗算蘇洋的時候,用了三支,所以其此次只連續發射了兩次。

六支毒箭分為兩排,每排三支。

此時正以迅雷不及快#播之勢,射向靜真的胸口。

在如此近的距離下,就算是孫凡,也絕對沒有將這六箭盡數躲開的可能。但站在靜虛對面的靜真,卻偏偏躲開了。

技驚當場。

就連滅絕老尼,都被這一幕震驚了。其原本以為,靜真能夠執劍,將六支毒弩悉數擋下,便已經不錯了。她根本沒有想到,靜真竟然可以這麼輕描淡寫,以步法將這六箭躲開。

事實證明,所有人的都低估了靜真,其中也包括孫凡。

「靜虛,認輸吧。我會懇求師父,饒你一命的。」

見識了靜真的身法,靜虛已經確定,自己再怎麼耍心眼,下絆子,都不可能奪得這天池宗主之位了,所以其也就沒將自己準備的殺招,再拿出來丟人現眼了。但讓她低頭向滅絕師太求情,卻是絕對不可能的。

為什麼?

因為靜虛和滅絕師太是同一種人,其十分清楚,滅絕師太今天就算是嘴上答應,說饒她一命,日後也得設法扼殺了她這顆充滿野心的叛徒。所以靜虛寧願死在擂台上,死在靜真的手裡,也不想死在滅絕師太的手上。因為靜虛覺得滅絕師太臟,死在她手中噁心。

「二師姐,你就不用再勸我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動手吧。」

風止劍准!

雪暴劍凶!

雪落劍靈……

靜虛和靜真相比,差得可不是一星半點,所以靜虛全力猛攻的這些招式,就連靜真的衣裳邊都沒有佔到。

站在台下觀戰的滅絕師太,見靜真只是憑藉身法躲閃,根本就不向靜虛展開攻擊,便連忙出聲催促道,「靜真,你真的想讓師父死在你的面前嗎?怎麼還不動手?!」

又用這招,這下就連孫凡都有些看不過去了。

孫凡在滅絕師太的幾個徒弟的識海中,都埋有伏筆,可以在關進時刻以「神控之法」控制他們進行戰鬥。本來因為靜虛的「優異」表現,孫凡已經不打算以「神控之法」進行干預了。但面對不殺不足以平民憤,沒皮沒臉的滅絕師太,他實在是難以置身事外。於是其便神魂一盪,直接控制了擂台之上的靜虛。

《風雪劍法》孫凡是不會,但詐裝不敵,他還是比誰都精通的。

眾人只見靜虛身形亂晃,手中長劍與倚天劍鞘一記狠磕,然後便猶如遭受了雷霆之擊一般,直接跌出了擂台,並無巧不巧的摔到了滅絕師太的面前。

靜真剛才與「孫凡」硬碰的那一下,用的只是虛招,所以並沒有多少殺傷力,「孫凡」也絕不可能如此凄慘的倒射出去。此中必然有詐。

只可惜此事靜真知道,別人可不知道。

「孫凡」在摔下擂台之後,是騰身就要往人群中逃竄。滅絕師太就在他旁邊,自然不能讓這個逆徒逃了,所以她便在第一時間探掌擒拿。

結果呢?

滅絕師太一碰想要逃走的「孫凡」,便立馬氈包了。

「孫凡」是「噗」的一口鮮血,便直接噴了出來,並在踉蹌而倒的同時,詭異莫測的一個轉身,然後用手指點著滅絕師太的鼻尖,斷斷續續的道,「你這個……老妖婆子,竟然敢在……眾目睽睽之下……殺人滅口,我靜虛以性命擔保,那三絕弩就是你……」

滅絕師太根本沒有想要傷害「孫凡」的意思,所以其一見「孫凡」在自己面前裝神弄鬼,便立馬探掌再出,想要將「孫凡」按在地上,讓他閉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