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武說話聲音越說越小。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16 日 0 Comments

onclick=”hui” 聽到這話,宋妙可連忙解釋起來。

「他雖然是白銀執法者,但卻是中期武者,只是還沒有執行任務升級成黃金執法者罷了。」

「反正咱們這個任務,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大不了……我把我的那份積分給他就是。」

「他剛得罪了狂棍,如果讓他落單,他會很危險的。」

聽到宋妙可和俊秀公子哥的對話,陳天龍微微挑眉。

海東青曾經和他說過,龍組的任務,可以個人去接,也可以組隊去接。

因為任務不同,哪怕是同一個級別的任務,危險程度也會不同。

比如罪犯是一個先天後期武者,那麼這個任務會被定義成白金級任務。

罪犯是十個先天後勤武者,任務依舊會被定義成白金級任務。

但前者可以一個人去執行任務。

後者,卻需要多個白金執法者,組隊完成任務。

當然,任務不同,積分的數量也不同。

白金級任務所能獲得的積分,通常在五百到兩千的區間裏面。

「得罪了狂棍?」

聽到最後那句話,那高大的胖子立馬冷哼一聲。

「狂棍那傢伙,不識好歹,手段卑劣,追求白雁師妹不成,就到處造謠白雁師妹的壞話,我早想教訓教訓他!」

說着,高大胖子看向陳天龍,眯着眼道:「你就跟在我身邊,你靠我們這個隊伍賺積分,我靠你把狂棍吸引出來,咱們互相利用,沒問題吧?」

見這胖子如此坦率,陳天龍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道:「沒問題。」

「很好,自我介紹一下,天雁門,陳紹剛。」

胖子伸出肥大的右手,道:「歡迎加入我們這支臨時組建的小隊,但醜話說在前面,組隊執行任務,歷來是按照功勞分配積分。別任務完成之後,你再埋怨積分分配不均。」

「應該的。」

陳天龍理解地點了點頭,然後微笑道:「陳天龍。」

「居然還是本家。」

陳紹剛咧嘴一笑,然後指向旁邊那皮夾克男人,道:「這位是魔都丘家的丘大公子,丘冬雲。」

魔都丘家?

陳天龍挑了挑眉。

帝都和魔都,是華國最核心的兩座城市。

帝都是權力的中心。

魔都是財富的象徵。

怪不得這丘冬雲一身富貴氣息。

「哼。」

只是胖子介紹丘冬雲時,丘冬雲卻冷哼一聲,先是看了看宋妙可,然後輕蔑地瞥了陳天龍一眼。

「龍組的每個任務都是生死任務,你要是以泡妞為主,拖大家的後腿,可別怪我翻臉不認人啊!」

很顯然,在丘冬雲看來,陳天龍能加入這個隊伍,完全靠的是宋妙可。

如果執行任務中,陳天龍和宋妙可在談情說愛,將他們置身於危險之中,那他手中的劍,就得先斬隊友了。

陳天龍唇角勾起一抹弧度,並未反駁。

接着,陳天龍看向了白雁。

與此同時,白雁也將目光投向了陳天龍。

「天雁門,白雁。」

白雁的聲音就和她的外貌一樣,充斥着女神氣質,清冷至極。

這已經不是陳天龍第一次聽說白雁了。

剛才和狂棍發生爭執之前,圍觀眾人曾說過,狂棍之所以一肚子火兒,是因為他執行任務失敗,追求白雁也失敗,還說白雁是白金執法者圈內有名的女神。

此刻一見,果真是女神!

「臭小子,看傻眼兒了啊!」

見陳天龍一直在打量白雁,宋妙可立馬瞪了陳天龍一眼,有些酸溜溜地哼道:「你可是配不上我白雁姐姐的!白雁姐姐不僅是白金執法者圈內的女神,還是天雁門的大小姐,未來是要執掌天雁門的存在!」

聞言,陳天龍對白雁,更加高看一眼了。

聽宋妙可的語氣,白雁門在武林中是一個很有名望地位的大門派。

只可惜,他對武林各大勢力了解太少,對白雁門也沒什麼概念。

陳天龍之所以來龍組執行任務,除了在生死中磨礪早日突破,賺取積分,變得更強之外,也是為了多了解一些關於武林江湖的事情。

無論是為父母報仇,還是救回妹妹,陳天龍都要接觸武林江湖。

甚至天行者計劃,陳天龍也總感覺,殘圖都在武林之中。

畢竟如果殘圖在普通家族手裏,早就被武林中的高手趕過去一番屠戮洗劫了!

陳家不就是因殘圖被覆滅嗎?

多接觸武林江湖,多了解武林江湖,對他目前的三個目標,都是有大好處的!

…… 「時而學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在一間略顯破舊地院子裏,堂堂正正地坐着十個半大的孩子,即使他們身上穿着破舊地衣裳,朗讀課文的時候也都抬着頭大聲地朗誦著。而站在他們面前的人,容貌俊秀,神情冷淡,雖穿着一身洗得發白的長衫,也難以掩蓋對方的氣質,溫潤如玉謙謙君子,正是如此!

男人的君子之姿,吸引了村子裏的大閨女小媳婦們競相圍觀,2666號亦是如此。

2666號不知道自己來自哪裏,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個世界,唯一知道的就是她需要攻略這個世界的悲情男配,讓對方幸福一生才能夠收集到足夠她存活的能量。

而眼前院子裏專心致志教導孩子們讀書識字的男人,就是她需要攻略的對象。

望着男人的容貌,2666號腦海里自動浮現出了對方的所有資料。

文軒逸,大齊王朝周家村人士,年齡26歲,身高181,性格沉穩內斂,偶爾彆扭可愛。博學多識,才華橫溢,是大齊王朝有名的大才子,因為曾經遭遇過別人的陷害導致名譽盡毀,迫不得已歸隱鄉田,成為了周家村的夫子。等到明年的今天,就會遇見被強盜追殺的女主,隨後會在周家村被強盜屠盡之後,與女主一起逃命,途中慢慢生出情愫,更是利用自己的才學和能力,幫助女主度過了許多難關,最後更是為了保護女主而死。

在這個世界裏,造成文軒逸悲慘人生的原因就是他與女主相遇並且愛上女主。

而2666號為了更好的攻略男配,每到一個世界就會以最容易接近攻略對象的前提來塑造身份,因此這一次2666號塑造的身份就是周家村裏的一個無親無故的孤女,平時靠着開荒種糧食和上山撿一些山珍過活。這樣的身份的確適合掩護2666號來做任務。

此時的2666號已經叫做周一了,她隔着人群遙望着文軒逸沉着的面容,思量著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接近他。

文軒逸早些時候遭遇過親近之人的背叛陷害,心裏對陌生人的接近都帶着警惕和冷漠,平時對人接物更是冷冷清清,唯一的溫情都給了他教導的那些學生。

若是周一還有弟弟妹妹之類在文軒逸門下上學的話,倒是可以藉著他們的名頭來接近對方,可是周一只是一個孤寡的孤女,並沒有任何弟弟妹妹的名頭讓她去借。

如果她貿然去接近文軒逸的話,說不定會直接被對方當做居心不良的壞人,到時候別說是攻略對方了,就是靠近對方三尺以內,恐怕也不行。如此一來,她就需要另想它法才行。

周一再次回想了一下關於文軒逸的資料,待看見資料最底下的說明之後,慢慢勾起了嘴角,她最後看了一眼院子中專心教書的文軒逸,直接轉身向村子外的山脈走去。

周家村附近有許多山脈,農閑的時候,村子裏的人就會三兩成群的結隊上山,在山的外圍采一些菌子野菜野果子之類的東西嘗嘗鮮,偶爾運氣好的還會採到藥材去賣錢。但大部分都只在山的外圍活動,畢竟山裏除了山珍野味之外還有許許多多的危險存在,比如熊瞎子或者老虎之類的猛獸,就足夠讓人心生恐懼了。

不過對於周一來說,這些都不算什麼,所以在別人都不敢進深山的時候,她就一個人進來了。

因為有着系統雷達,所以周一輕而易舉就找到了許多能吃的菌子野菜,連一些珍貴的藥材,人蔘之類的,也找到了一些。

雖然帶來的背篼幾乎快要裝完,但周一並不滿意,她想要找到的是一些野味,比如野雞野兔之類的動物,帶回去就可以做一些美味去攻略文軒逸了。

是的,周一找到接近文軒逸的辦法就是用美食來接近對方。她之所以決定用美食來攻略文軒逸,完全是因為文軒逸是個不折不扣的吃貨!

沒錯!外表溫潤如玉仿若謙謙君子、對人冷淡無比的文軒逸居然會是個吃貨!

周一笑了笑,望着剛剛跑進陷阱里的野雞,慢慢走了過去……

周家村裏,文軒逸送走了最後一個學生之後,就關好院門準備去做飯,只是還沒走到廚房門口,就聞見了一股濃郁地香味撲鼻而來!

這香味像是燉的雞湯,可又夾雜着菌子的清香和其他香味,混合在一起竟讓人忍不住沉迷。他給學生上課時尚不覺得餓,此時卻覺得腹中空空難以忍受。

更別說他已經好幾年沒有吃過這麼香的東西了!

文軒逸一想到之前自己做的那些勉強入口的飯菜,再聞一聞這飄得滿院的香味,突然之間覺得自己以前吃的都是豬食。

聞着這濃郁而引人的香味,他實在按捺不住內心的吃貨之魂,不由得順着這香味尋了過去……

站在自己家廚房裏的周一聽到腳步聲之後,抬頭看了一眼院子,果然看見了被雞湯吸引而來的文軒逸,忍不住笑了起來。

她就知道,在她精心烹調的雞湯味道下,文軒逸這個吃貨肯定會過來。現在看到他已經來了,就直接盛了一碗燉得香噴噴的野雞端了出去。

周一一出廚房門,站在院子裏的文軒逸就直接看了過來,準確的說,是直接看着她手裏的碗。

「文夫子?你怎麼來了?」

而文軒逸在聽到周一聲音的時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居然聞着那股香味來到了別人家院子。

看着一臉驚訝的周一,文軒逸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對方的問題,難不成他說是因為聞見了燉雞的香味所以順着香味過來了嗎?這話就算他再厚臉皮也說不出來,更何況他根本就不是一個厚臉皮的人。

文軒逸站在原地沒有回答,周一也不在意,反正她也不是非要文軒逸回答她的問題,她只不過是為了不讓文軒逸懷疑才那樣問的,也就沒有繼續揪著不放了。

「文夫子用過飯不曾?若是不嫌棄,不如留下來一起用飯?正好今天我在山上撿到了一隻野雞,剛用新鮮的菌子燉了,味道還算不錯。」 第二天牧場就開始建了,秦川從婁煩調了兩百鄉民過來,幫那些馬戶挖窯洞居住。

秦川的目的是讓馬戶一年四季都住在那,不用跑來跑去的了,所以這些馬戶的住所,得選個好位置。

秦川在雲頂山周圍轉了幾圈,最終選了雲頂山東側的大塔溝,這地方位處雲頂山和黃叢山之間,在西葫蘆川河的源頭位置,可以在兩座山的山樑南面開挖窯洞。

之所以選這裏,除了背風之外,還因為這地方地形平緩,有大量空地可以建造馬圈和馬棚。

西葫蘆川河兩岸還有不少荒地,完全可以開墾出來作為農田耕種,種豆子或玉米土豆什麼的都行,西面和南面還有大片寬闊的緩坡,完全可以用來種苜蓿養馬。

飲水方面也沒有什麼問題,雲頂山上有兩個泉眼,黃從山上也有一個,其中後者哪怕乾旱的時候也有水出,正因如此,巴山虎才能佔着黃叢山好幾年。

倒是雲頂山上那兩個泉眼在大旱的時候會枯竭,馬匹會面臨飲水問題。

秦川乾脆又調來兩百鄉民,把雲頂山上的飲馬池拓寬拓深,形成一個大水塘,泉眼斷流的時候就靠着水塘解決馬匹的飲水問題,再不濟的話就牽到黃叢山腳去喝水。

秦川把馬戶安置在大塔溝還有一個用意,從大塔溝沿着西葫蘆川河南下三十五里就是三座崖,他在三座崖有一百關帝軍,可以協助看管雲頂山的馬戶。

嵐縣和靜樂其他馬戶也趕着幾百匹馬遷往雲中山,嵐縣的牧坡都是低海拔草場,遠不如雲頂山的草甸,秦川要把所有馬匹都放在雲頂山牧養。

按照目前的母馬數量,頭一年會產出大約六百匹馬駒,期間秦川會讓牛五膘等人從即將成年的馬駒當中,再精心挑選一批種馬和母馬出來,至少要達到一年一千匹馬駒的規模。

為了讓那些馬戶住得舒坦點,讓他們更有歸屬感,秦川特意調了一百輛大車,從婁煩運磚頭過來,準備給那些窯洞的前端外牆砌上磚頭,讓窯洞更牢固,看起來也更氣派。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