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子無比幽怨的瞪了他一眼,不說話。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所以早上我把你當成了她……”他說到這的時候凝視她的眼神漸深邃,然後伸手輕撫她的臉頰,語氣越來越溫柔:“我怎麼會叫你滾呢,笨蛋,我追你追的這麼辛苦,你要是滾了我怎麼辦。”

聽到“追”字蘇子雙眸立刻亮了,立刻伸手緊抱住他不斷問道:“你追我?!你什麼時候追過我呀?!”

安夜聽了之後臉上竟有些不自然的表情,立刻恢復平日酷酷的樣子:“早餐冷了,繼續吃吧。”他不是會表達內心情感的人,所以不知如何說。

“不要不要不要!我就是想聽!你快說嘛!”蘇子不依不撓的搖晃着他的肩膀撒嬌道,一雙水潤墨瞳滿是好奇和喜悅。

“不說。”他自己拿起粥就吃了起來,也不看她,但是白皙的臉頰不知何時有淡淡的紅暈,看上去可愛極了!

蘇子將他手中的碗奪走然後壓倒他像個小孩子一樣求道:“求求你了嘛,你說嘛,好不好?你說啦,說嘛……”邊說邊伸手在他胸膛上輕輕撫摸着,是討好,也是誘惑。

安夜眼眸微眯,眉輕皺,似有一絲不耐可是更多的卻是無奈,將她抱到自己身上坐下然後深深凝視她,似在回憶,過了好一會兒纔開口道:“我天天開車去你學校難道不是追你?我半夜去你學校找你難道不是追你?我打電話給你難道不是你追你?”

蘇子聽了他的話心甜蜜的像是灌入好水蜜汁一樣,臉頰也紅了起來,咬着脣依舊撒嬌:“只有這麼一點嗎?!我還要聽!還要聽!比如,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我的?”

“不說了,你要是在吵我就打你屁///股。”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裝很兇的樣子道。

“你打死我算了!你一點都不關心我,我只是想知道你內心的想法有這麼難嗎?!”蘇子是何等狡猾之人,立刻裝出一副被傷透了心的樣子,趴在他胸膛上裝哭,肩膀還一抖一抖其實餘光卻在偷偷瞄他,果然他看到她哭臉上頓時有些煩燥不忍之緒。

“笨蛋,哭了?”他伸手揉她柔軟的發頂問道。

“嗚嗚嗚……”她見有效於是發出了聲音。

安夜懊惱的皺起眉,看了她很久這才搖了搖頭然後將她緊抱住吻她臉頰,輕哄道:“好,我說,你別哭了。”

蘇子差點就要笑出聲來了,可還是要忍住,原來他真的害怕看到她哭呀?!心和身體在這一剎那全部柔軟了,她乖乖依偎在他懷裏聽着他沉穩有力的心跳聲還有淡淡菸草味,只聽他沙啞的聲音響起。

“其實,剛開始在酒吧裏我只是想逗逗你,誰知道你這麼有趣,我一時忍不住就要了你。”

聽到這蘇子不禁又想起他們倆的第一次,簡直是小白兔被大灰狼吃的真人版!!!生氣之餘更多的卻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微妙感。

“後來你離開的時候有一個人說是認識你的朋友小玲,他和小玲談過戀愛,所以順其自然的通過他我知道你的學校和你的電話號碼,不過,我真正愛上你卻是……”說到這他停了下來似在回味,蘇子迫不及待看着他,他低頭凝視她,目光溫柔:“還記得我們在日本麼。”

“記得!”蘇子用力點頭。

他輕撫她的發啞聲道:“那天我進房間的時候發現你在收拾行李,你說你要走,就在那一剎我的心突然很煩燥,從未有過的感覺,總覺得要是你走了以後就在也回不來了,所以……”

“所以後來你打了我一耳光只是因爲我弄丟了你的槍!!!”蘇子又想起令她憤怒的那件事,她總是那麼的大煞風景。

安夜輕笑然後深深凝視她一字一句道:“槍是我故意弄丟的,我知道她會進房間所以放在那裏。”蘇子聽了不可思議的看着他,什麼?是他故意的?!那……似是讀懂她疑惑的眼神安夜笑容漸深:“如果不這樣,我又怎麼會受傷,你又怎麼會讓我離開自己留下。”

“難道……難道這一切都是你故意的?!”蘇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見他眸中的溫柔越來越深之後心都撲通差點要跳出來了,緊緊抓住他的胸口道:“可是你的腿中了一槍……”

“中了槍,可是贏了你的心,你說,孰重孰輕?”他說完將她抱在懷中愉快的笑出來了,蘇子傻傻任他抱着,可是眼淚卻流了下來。

原來,原來你在那個時候就愛上我了麼……

二人緊緊擁抱了一會兒他起身開始穿衣服,說是要帶她出去逛街,看着他穿衣服的背影蘇子微笑流淚了。

傻瓜,爲了得到我的心你的腿中了一槍,爲了得到我的人你的心臟中了一槍。

你一直喊我是傻瓜,你纔是最傻的那個傻瓜。

倫敦天氣晴好,萬里無雲。

街道邊全是名店,櫥窗內則是一個個面無表情的假模特,穿着奢華的衣,珠光寶氣。人們來來回回穿梭着,處處都是漂亮的金髮女郎還有五官深邃的歐洲男子。

一派繁榮。

“咦,我們進去看看!”經過一條狹小的街道時發現裏面都是小攤販,上面擺放着五顏六七的飾品,有的則是買手工品還有布藝品,造型獨特美麗。

他們全用英趣跟她溝通着,蘇子亦用流利的英語與他們交談,清秀的臉蛋上是淺淺如花的笑顏,安夜一手牽着她一手插在口袋中,神色閒淡,黑髮下英俊的臉龐沒有表情,但黑眸卻是停留在她的身上不曾移開。

“嗨,帥哥!”有幾個外國少女經過的時候朝他揮手道,笑得燦爛。 安夜亦回她們淡淡一笑,只是一個笑己令她們尖叫笑鬧,蘇子不禁捂住脣在一旁偷笑,黑眸亮晶晶的,其它一些商販見他們倆感情如此好不禁也會心一笑,就這樣走着看着瞧着,可是她卻不買,只是享受與他一同逛街的樂趣。

“美女!”有一個外國帥哥走到她面前的時候對她吹了一口口哨,蘇子正想着回他一個微笑的時候誰知安夜卻面無表情的將她往懷裏一攬,整個臉都貼在他的胸口了,那個帥哥吐吐舌然後與他們擦肩而過。

“喂,你剛剛爲什麼要將我摟住呀,沒看到人家在跟我打招呼嗎?”蘇子揚起瓜子臉看着他道,烏黑的大卷發披着,肌膚白皙。雖然只穿着一身簡單的休閒裝卻有少女的青春活力。

安夜輕蹙眉頭然後瞥她一眼:“長的這麼醜別嚇到別人。”說完牽着她繼續向前走。

蘇子聽了之後氣得追了上去憤憤道:“我長的有這麼醜嗎?!”

安夜懶得和她在這個事情繼續說着,只一手拉着她朝四處看着。

“喂! 億萬首富繼承人 我問你話呢!”他不說話她就越是要問,豈有此理,他居然敢不理她!!!蘇子仰起小臉,誰知他突然停下腳步然後掰過她的臉就吻了下來,霸道而又纏綿,四周頓時響起掌聲,蘇子呆得忘了推開他,待一吻畢才聽到他在她耳邊啞聲道:“在問我就吻你。”

“你!”看着他削瘦修長的黑色身影,心裏,竟如一池水泛着漣漪般開心。

就這麼逛了一圈雖然什麼也沒有買,可是她的心情卻越來越好,他整個過程只陪着她也不說話也不笑,酷酷的,問他吃不吃冰淇淋他說不吃可是在她吃的時候他又舔沾在她脣邊的,問他喝不喝水也不喝,直接將她嘴裏的吸過去,蘇子簡直羞得恨不得挖個洞鑽起來了。

“咦!等等!我一個認識的朋友。”正準備回去的時候蘇子突然鬆開他的手就往前跑去,安夜凝眸望去正是一個金髮少女,身材曼妙,只是背對着他無法看清模樣。

“紫鬆!好巧呀!你在這裏嗎?!”蘇子用力一拍那個少女的肩膀,少女立刻抓住她的手臂便用力一扭,痛得蘇子哇哇叫,待紫鬆看清來人是她之後先是一愣然後一笑。

“怎麼樣,我最近才學的擒拿術。”

“哎喲!痛死了,你真厲害。”蘇子邊甩手臂邊道,痛得臉都皺了。

就在這時一直站在附近不遠處的安夜眸色沉下,他的眸一直盯着紫鬆,然後慢慢拿出手機快速撥通電話,口中似乎在念一竄數字,聲音輕的聽不到,說完之後立刻掛掉然後轉身就走,黑色的身影消失在街口。

“說來也巧,你怎麼會在這裏呢?”蘇子又是驚訝又是驚喜,好奇道。

紫鬆的眸卻一直望着街口,然後眸中閃過情緒,朝蘇子微笑望去道:“你男朋友剛剛接了個電話就走了,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或是有女人約他?”

蘇子一聽她的話立刻朝後看去,果然!果然他不在那裏了,一想到前幾天他也接了一個女人的電話然後不見之後心頓時亂了,難道,難道他去找那個女人了麼?

“你呀你!就是太傻了!這是一個好機會,你得快追上去看他到底是跟哪個女人見面了!也好解開心中的疑問,免得一直懷疑他又會影響你與他之間的感情,你說對不對?”紫鬆見她臉色有幾分猶豫於是繼續勸道,眸卻是冷的。

蘇子搖頭:“算了吧,還是不要了,他肯定是有什麼急事。”其實她心裏也難受可是他不是那種花言巧語的男人呀,只是,那個女人,也許只是一個朋友呢?

紫鬆眼中閃過一絲殺氣,然後又化成笑,手搭在她二邊肩膀上語重心長道:“有時候誤會還會讓二個人的感情加深呢!而且,一個男人真愛一個女人是不會心虛的,所以,你也不要怕,他有什麼事好瞞你的?”

蘇子並不是懷疑他,只是覺得紫鬆說的對,她與他之間還有什麼事情可瞞的嗎?想到這於是跟紫鬆道別然後拔腿邊朝着酒店方向跑去。

“現在她正往酒店方向跑去。”紫鬆拿出手機對電話裏的那個人道,表情嚴肅。

“時刻注意她的動向,還有他的。”電話裏的男子一字一句道。

“是!”紫鬆掛了電話然後又消失在人羣中。

酒店大廳全是人,可能是因爲雙休日的關係。

只見一輛黑色的跑車快速開到酒店外,安夜單手撐在車窗便敏捷的跳了出來,緊接着朝二樓方向快速走去,邊走邊打着電話,但其實眼神一直朝四周掃視,待來到了他居住的房間時輕輕一推,門便開了。

“剛剛險些被他們抓了!媽的!消息真靈通!”黑豹從衣櫃裏走了出來,身上還穿着那件女裝,戴着假髮。

安夜眉頭深蹙:“爺爺爲什麼會派人來抓你。”他不明白爺爺爲何會知道這件事,但決不是葉離說出來的,他現在似乎己經猜到了那個內奸是誰。

“肯定是那個內奸從中搞鬼!!!”黑豹用力將假髮扔到地上,然後憤憤道:“本來你把我藏的好好的過幾天就能回去,誰知道老頭子又插一腳,現在二夥人同時抓我在,就算找不到也要被他們找到了!該死!”

“豹叔,你別急,暫且躲在酒店裏我馬上去安排人手,三天內我必須要護送你回去。”安夜神色凝重道,黑豹聽了他的話這才用力點頭,臉上的煩燥之色也減去了些。

就在這個時候門突然劇烈敲響起來,安夜和黑豹二人神色頓時凝重,然後朝後退了幾步不約而同拿出了槍,蘇子見門一直不開於是不停喊道:“安夜,我知道你在裏面,你快點開門!!!”

黑豹一聽是個女人的聲音於是臉上閃過一絲怒氣,衝上去便要開門:“肯定是那個內奸,我要去殺了她!” “豹叔!”安夜立即伸手將他攔住,見黑豹不可置信望着自己於是低聲道:“是我女人。”說完朝門望去,看來是剛剛那個女人在她面前挑唆,思此朝房中四處看了一眼然後對他道:“你從窗戶後面逃跑到我房間下面那個房間,我己經安排好了。”

“安夜!!!你快開門,你在不開門我就踢門了!”本來是沒有什麼的,可是一想到他有什麼是不能告訴自己的,還要瞞這麼久?

“這幾天你不要出去,她們己經開始包圍酒店了,我剛剛跟你說的計劃要重新部署了。”安夜沉吟了一會兒問他道。

“該死!”黑豹低咒出聲,正在這個時候門居然開了,她是有鑰匙的,安夜立刻斂眉然後用力將他往窗戶後面推,同時轉身擋在門面前,眉頭輕蹙,蘇子透過他看到地上有一頂女子的假髮而且窗戶那兒好像有個女人剛跳下去,於是腦子一熱摟住他便開始激//吻。

安夜眉微擰,但雙手扔是摟住她然後開始低頭回吻她。

她今天很熱情,熱情中有一絲任性,她用力咬住他的脣看着他道:“我知道除了我你不會愛上任何女人,可是我還是很嫉妒,嫉妒你只是接了她的電話就跑過來!我知道是我胡思亂想,可是我還是忍不住!”

安夜吻她的動作漸停,黑眸幽幽看着她,情緒不明。

“安夜,我要你!我要你的心,我要你的人,我要你時時刻刻分分妙妙都要想着我,我要你的眼睛裏只有我,我要霸佔完完整整的你!我不管,我瘋了!!!”蘇子一口氣說完然後將他用力推開門背然後壓了上去,像只小貓咪一樣趴在他身上,脣一路沿着他的脣來到下巴然後是他的耳朵,舍頭帶着幾分怯意恬着,雙手隔着衣服在他胸膛上四處府摸着,這樣的她看上去大膽而又熱情。

窗戶後那個人影還在爬,安夜眉頭皺了起來正對上黑豹不懷好意的知,頓時眸光寒熠,黑豹這才嘻笑着沒作聲,繼續往下面爬,就在這時她突然重重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然後雙手摟緊他脖子腿就直接盤住了他的腰,手指如蛇一般朝他褲子裏面伸去,安夜頓時覺得下身燃起了一把火,而她則這是火的源頭。

蘇子極盡所有的去取悅他,可是他似乎都不爲所動好像在等着什麼一樣,蘇子見他心不在焉的看着她的身後於是醋氣大發,掰過他的臉便胡亂吻了上去,呼吸急//促,從他的額到眉眼鼻然後是脣,然後側過頭去唆允他脖上的肌膚,炙熱的呼吸不斷噴灑在上,帶着女子的嬌柔無力。

“唔……”他的衣衫被她脫得凌亂不堪,加上那毫無章法的吻和愛府居然讓他很快就有了反應,而且是比平時還要強力的反應,安夜蹙眉深深忍着,但是喘西己急促,一雙黑眸顏色越來越深,望着她癡迷吻他肩膀的表情,下腹又是一熱,可是看到窗後那個人影還沒爬下去不禁低咒出聲:“s/h/I/t。”

“夜,夜,夜。”她用最軟糯的嗓音喊着他,整個人如蛇盤在他的身體上面雙手肆意愛府着,脣一路從他鎖骨來到他胸口,牙齒使壞咬//住那一顆紅豆,感受到他胸膛劇烈起伏着蘇子更是壞壞的在上面恬了下。

安夜終於忍不住低喘一聲,看着她韓住自己胸口的場景只覺得整個身體的體溫驟然上升,熱的快要爆炸了,而這時黑豹也終於下去了,他這才用力轉身將她反壓在門背後,雙手一撕只聽“譁呼”聲響她的衣服全部撕碎落地,連內衣也歪歪掛在上面露出半邊酥///胸,蘇子則嬌//喘着望豐他,一雙眸含着水霧,紅脣水潤。

“今天,讓我來。”就在他準備

狠狠吻住她脣的時候她突然伸手抵住他的脣柔聲道,安夜眼眸半眯然後才慢慢鬆開手,剛鬆開她又將他反推到門背上然後脣沿着他的胸膛一路舍吻到小腹處,人半跪在地開始解他的褲帶。

“我要你記住只有我才能讓你失控,哪怕有一天你要和安妮結婚,我要你以後跟任何一個女人在一起的時候都會想起我,只想要我。”她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有些哽咽了,眸中含淚,神色一派倔強,說完低頭舍頭從他小腹恬下去一直到那個地方。

從未有過的快敢襲上心頭,他仰起頭低//喘出聲,雙手情不自禁插///入了她的髮絲用力抓着,整個身體都會因她一個簡單的唆///允動作而緊繃到僵硬,低眸時只能看到她烏黑的發頂還有白皙的背部到臀///部之間的美妙曲線。

室內喘息濃重,夾雜嘖嘖聲響。

當他終於釋放之後她亦喘西不斷,仍跪在那兒擡眸深情凝視他,脣邊有白色的液//體滑落,銀靡而又純真,安夜眼中的柔情幾乎要滿溢出來,直接將她橫抱起大步朝牀邊走去然後壓住,她反身一壓坐在了他的身上,纖纖十指在他胸膛來回划着字,烏黑捲髮披在白皙肩膀邊,更有幾分柔弱的美。

“我是誰。”她今天變得很以前很不一樣,只是一個眼神和動作都讓他激動不己。

他漆黑的眸中起了波瀾,手沿着她的腰線向上愛府,啞聲道:“你是我的。”

秦樓春 “我是你的誰。”她慢慢趴到了他身上舔着他的臉頰道,這樣姿勢剛好可以看到那圓潤的翹///臀,造面視覺上的衝擊,他深吸了一口氣不斷控制着沒讓自己失控將她撲倒然後狠狠吃掉,雙手捧住她臉深深凝視她。

“說,我是誰。”她又問了一句可是這一次眸中有淚滑落,那樣倔強,那樣憂傷。

他的心狠狠抽痛了下,直視她道:“你是我的。”

“我是誰的。”她哭了,淚一滴一滴落在他的臉上,脖子上,然後滑落,卻如岩漿般讓他痛得近乎窒息。

———————————————————————————————————————————— “你是我的,我的,永遠都是我的。” https://ptt9.com/150873/ 他終於忍不住吻上她的脣來了一個深喉吻,蘇子的淚卻越來越多,小聲抽噎了起來,他寬大的手掌抓住她嬌小的手來到心臟處放着,讓她感受他強勁有力的心跳。

“這裏,每一聲都是因爲你。”他分開與她相//粘的脣啞聲道,眸光炙熱。

“可是,你會娶她……”蘇子哭的泣不成聲,眼睛都有些腫了,她好難受,真的好難受,這幾天雖然與他過的很幸福快樂,可是她知道一旦回去他就屬於那個女人了,她與他之間又要裝做陌生過着痛苦的日子了,她不敢想與他的明天,因爲根本沒有明天。

“蘇子。”他低聲喊着她的名字,漆黑的眸微光閃爍着每一次都是深深的心疼和憐惜,手掌捧住她的臉蛋:“我必須娶她,因爲我不能辜負爺爺對我的養育之恩,但是我不會讓你沒名沒份的跟我在一起,如果……”說到這聲音有絲沙啞了。

蘇子哭着捂住了他的脣:“除了你,我不想和任何人在一起!!!”

安夜眸中情緒涌動,深深望着她流淚的臉龐,溫柔得像是能滴出水來一般。

“我不要名份只要在你身邊,哪怕是當情婦,當第三者!!!我不怕!!!”她緊緊抱住他,嬌小的身體輕輕抽搐着。

“我不會讓你做我的情//婦,也不會讓你做第三者,這對你不公平。”他將額頭與她的深抵在一起,神色深沉中又一絲難以言喻的隱忍,嗓音低啞:“二十年,爺爺養了我二十年,她愛了我二十年,所以,我要還她們二十年,二十年後,我只有你,你只有我,好不好。”

蘇子己經哭的說不出話來了,斷斷續續:“哪怕一輩子,我也等!”

他眼睛漸布血絲,溫柔的撫去她的臉然後將她壓住,二人抵死纏//綿。

愛與痛的邊緣,生與死的考驗。

她望着一次又一次索要她的男子,眼中流下幸福的淚水。

第一眼看到時就知道他表面浪蕩不羈,卻是重情重義的男子。

感情,有時候不能那麼自私,她理解他所說的那一番話,這樣的他也讓她更加喜歡,他不喜歡欠別人,她同樣也不喜歡。

該還的都還給別人。

她只要最純碎的感情,全部的感情。

半夜的時候有海風從窗外輕輕吹了進來,蘇子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感覺到他正在爲她穿衣服,可是燈卻沒有開,他將內衣爲她穿上可是卻找不到釦子,動作不禁有些急燥弄疼她了,於是蘇子皺眉道:“你怎麼現在給我穿衣服?”

安夜並未想到她會醒,可是既然她醒了也只好告訴她:“今晚會有事發生。你看到的那個女的其實是我們組織裏一個重要人物,神奈明正在處處派人抓他,爺爺那邊也不知是怎麼回事知道也在抓他,我必須在今晚將他送回中國。”

“什麼?!”蘇子大吃一驚,然後便自己爲自己穿了起來,同時心跳加快,今晚會有事發生那麼他會有事麼?不禁問道:“爲什麼我們的事會被別人知道?”

“還記得白天你見過面的那個女人麼?她就是上次在日本的那一次,名字叫松子,是神奈明手下的一名槍手,槍法極準。”安夜邊穿衣服邊道,神色凝重。

“是她?!”蘇子呆住了,穿衣服的手不覺也一頓,不禁回想起來她們倆五官確實有相似之處但是她怎麼就沒有看出來呢?!對呀,她在日本的時候說自己松子,在英國又說自己叫紫鬆,反過來讀不就是松子嗎?她真是太蠢了。思此不禁急聲問:“那我們該怎麼辦?”

“別急,慢慢等。”他抱緊了她啞聲道,黑暗中彼此看不到對方的表情可是心跳卻捱得這麼近,這麼近。

就在她與他相擁的時候另一頭卻開始暗流涌動。

神奈明將竊聽器關掉然後拿起手機邊寫了一條短信,上面只有一句話那便是“黑豹就在他們房間下面,晚上圍攻。”

信息發出去之後他又朝竊聽器看了一眼,眼睛冷的沒有溫度,呵呵,這幾天對他而言是具有豐收的時刻也是他最煎熬的時候,一想到她在他身下承歡嬌喘就覺得五臟六腑都要裂開了,神奈明閉上眸深深吸了一口氣。

你這麼愛他麼。

呵呵,抱歉了,過了今夜我要他死,還有她,他,他,妨礙我們在一起的人都要死!

時間一分一秒過,從十二點到凌晨二點,這個時候海灘上仍有睡不着的人在散步,一樓不時傳來喧譁聲,而他與她則時刻警惕着,終於,當第一聲槍響在門外響起的時候安夜抱住她朝牀下滾了下去。

“嘭”的一聲門被人踢開,幾個男人衝進來便胡亂對準裏面開槍,一時火花四濺,蘇子死死捂住嘴害怕叫出聲來,心跳狂亂的要蹦出來一樣,安夜在夜色中瞄準燈的開關然後嘭嘭幾聲,幾聲慘叫響起。

“啊!”那幾個要開燈的人手全被打中,鮮血不止,槍也掉了下去,剩下的那一個慌了,胡亂朝四周開着槍,牆壁上頓時出現一個個孔。

安夜將蘇子拉到自己身後然後起身便準確無誤的朝那個男子額頭打了一槍,隨後拉住蘇子便朝着門口跑了出去,剛跑出去的時候裏面又傳來幾聲槍聲,原來是有人從玻璃處爬了進來,蘇子大氣都不敢喘一下跟着他便狂奔着。

“別跑!!!”後面又來了幾個殺手追逐不放,同時不斷開着槍,有幾枚從他們倆身邊擦肩而過,蘇子的臉都嚇得慘白了,從沒有這麼近的接觸過危險,人都快要飄了起來,就在這時安夜將她用力朝拐角處推去然後轉身便朝天花板上的燈嘭嘭開了幾槍,頓時巨大的琉璃燈墜落,生生穿透了那幾個人的頭,腦漿四溢。

—————————————————————————————————————————— 蘇子脣顫抖不停,伸手就緊握住了他下刻二人站在窗臺處,下面有三十多層樓,人如懸空一樣驚恐,她瞪大了眼睛呼吸收緊,只見安夜不知拿了什麼東西在窗戶上定住,然後摟住她的腰便朝下滑去,頓時,整個人如下墜一般狂風呼嘯在耳邊,萬物模糊。

“嘭嘭嘭……”一連竄的槍聲響在頭頂處,好像有星星墜落了她呆呆仰頭看着卻被他用力將頭按到他懷中,然後便是他嚴肅的聲音:“別擡頭,有槍。”說完他側過身手持槍瞄準窗戶那兒的狙擊手,一槍一個,頓時,幾個人從上面墜落,與他們擦肩。

蘇子的魂都快嚇得跑了出來,一看,下面黑漆漆的,雙腿頓時都嚇軟了。

“我數三聲,然後和我一起跳下去。”安夜在她耳邊沉聲道,摟住她腰的手也收緊了幾分,眉目間全是一片凝重。

蘇子話都說不出來了,只大口大口喘息着,下面好像還有槍聲,還有好幾個殺手拿槍正對準他們只等他們跳下去就開槍了。

“一。”他喊着,言語冷靜。蘇子緊緊抱住了他,聞着熟悉的菸草味時所有的害怕都不怕了,漸漸安寧。

“二。”他抱住她腰的手似顫抖了一下,低頭看着懷中臉色嚇得慘白的女子他突然開始恨自己,爲什麼這一次要將她帶出來,和他承受着生死追殺。

“三。”他深吻着她的額,然後鬆開握住繩子的手二人一同墜落在巨大的玻璃臺上面,蘇子剛要叫出聲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壓在他身上,而他則的身體則生生撞擊在玻璃臺上,幾乎能聽到骨骼咔咔作響,頓時,她的淚就涌出來了。

“他們在上面,快開槍!”玻璃臺離地面只有十米距離,下面的殺手們拿起槍便朝玻璃射來,槍槍穿透,子彈四射。

安夜將蘇子往自己身後拉,一手緊握住她另一隻手則朝他們一槍槍開去,每開一槍就退一步,躲過了從下射來的子彈,而那些狙擊手幾乎被他殺的差不多了,全部躺在地上,遠處響起了警車聲響,天,也快要漸漸亮了。

“跳!”他抱住她朝十米高的距離下跳下去,這一次蘇子在他準備將她抱在自己身上的時候主動捱了上去換成是她倒地,安夜的眸頓時閃過一絲驚慌,伸手就要將她轉過身,可是己經來不及了……

“蘇子!蘇子!蘇子!!!”一倒地便覺自己壓在她嬌軟的身體之上,安夜的心從未有過的慌張,立刻返身伸手就開始搖晃着她的身體,深藍色的天幕下他的臉蒼白如紙,當看到她身下不斷涌出的鮮血的時候,是什麼,幾乎刺穿了他的眼。

蘇子被他搖得頭暈腦轉,慢慢睜開了眼,當看到他緊張擔心的神色時輕輕笑了,伸手撫住他的臉頰:“傻瓜,我下面還有一個人呢。”

他聽完立刻伸手將她緊緊抱在懷中,臉頰與她的不斷摩擦,一句話也沒有說可是濃烈的感情幾乎將她淹沒,她的身下是一具屍體,只是此刻己面目全非,安夜捂住她的眼睛便帶她速速逃開這裏。

當他們跑到轉變的時候黑豹剛好也正在那裏等着她們,三人會面立刻眼神相對,朝着偏僻的一條巷子裏面跑去,剛跑不到一百米迎面便是松子帶着一夥黑衣人跑上前,手中拿着衝鋒槍便開始掃射。

“糟糕!我們往後!”黑豹皺眉道,說完安夜緊緊拉住蘇子的手便沒命的向後跑,蘇子覺得二條腳好像快要跑斷了一樣,可是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握住她的手有一絲顫抖,他在擔心她,是的,剛剛墜落的那一刻她嚇到他了,他以爲她死了,想到這蘇子的眼睛溼潤了。

“嘭嘭嘭”機槍不斷掃射着,幾個路人頓時倒下發出慘叫,原本安寧的街道開始危險了。

黑豹邊跑邊罵:“媽的!那個日本臭娘們兒槍法真準!”

安夜眉頭深深蹙着,神色肅穆,望着氣喘吁吁的蘇子時突然掃到前方有一輛摩托車然後他立刻給了黑豹一記眼神,然後將蘇子往黑豹身上一推便停下腳步面朝他們開始開槍,陷入槍林彈雨中。

“不!你放開我!放開!”黑豹強迫性的拉着她朝那個摩托車方向跑,蘇子先是混亂然後是驚慌,她看着離她越來越遠的安夜視線頓時模糊,心撕扯一樣疼着,用力掰着他的手就要離開。

“你要是不想害他就跟我快點走!不然呆會兒會來更多人!”黑豹坐上摩托之後將強制性的要將她拖上車,可是蘇子死也不肯上去,最後用力在他手臂上咬了一口便瘋了一樣返身跑去,黑豹急的大叫:“喂!你這個瘋女人!”

雙方激烈槍戰着,整個街道上的櫥窗都被槍打粉碎了,處處飛着子彈。

安夜躲在牆角不時朝外射擊着,臉色蒼白,可是眼神卻是一片冷靜,他不斷上着子彈同時閃躲着,對方十幾人己經只剩下四個人了,其中一個便是松子,松子眯起了眸,穿上防彈衣然後朝着他的方向開車而來。

這個女人果然夠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