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北正在和幾個兄弟聊天,看到老媽牽著貝貝姐的手帶著一群人從屋裡直奔他而來,一開始還以為怎麼了,知道情況之後,只好立即撥通了未來老丈人,貝貝姐的父親的電話。 (感謝絕對力、終南山過客、yanxiaojun、高雙華、紅色de天空等同學的月票和打賞!)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蘇北撥通電話的時候,正好幾個老爺們在廚房忙活著小年夜飯的蘇東林被人叫了過來。

蘇北見自己老爸似乎有點緊張,這也不奇怪,貝貝姐的爸爸畢竟是個副省長,老爸不緊張才奇怪呢,蘇北對自己父親擠眉弄眼了幾下,示意老爸放鬆一下,電話通了之後,蘇北說道:「叔叔,我和貝貝都到存了,家裡的大人對貝貝滿意極了,都說我高攀了呢,我和貝貝想早點把證領了,所以我爸媽想跟您和阿姨見一面,商量一下。」

李平聞言也是很高興,他和趙雅麗也非常期望貝貝和蘇北早點確定下來,畢竟在常人眼裡,貝貝的年齡擺在那,可不是所有人都像蘇北似的,覺得五百歲以前,只能算是「嬰兒期」。

那是因為他能夠至少活數以十萬,甚至至少數以百萬年,所以才會那麼覺得。

李平在電話那頭爽朗地笑著道:「那很好啊,趕快讓你父母聽電話,我和他們商量什麼時候見面。」

「咳……」蘇北略有尷尬的咳嗽下,然後道:「是這樣的,叔叔,我和貝貝姐想在年後就先把證領了,然後明年五一的時候辦婚禮,所以你們大人見面的時間可能就要安排的早一點,明後天您有時間嗎?」

李平心中一驚,暗道這麼早,不會是這小子把自己女兒的肚子搞大了吧,一想也不對,要是這樣的話,豈不是明年五一的時候正好是肚子顯懷的時候,那時候可不適合辦婚禮,而且這麼重要的事情,蘇北和貝貝肯定不敢瞞著自己,估計是兩人以後經常在韓國,難得回來一次,所以想先辦了證。李平知道是自己想多了之後,不由笑著道:「雖然年底很忙,但是時間肯定還是能抽出來的,趕快讓你父母接電話,我和親家說說話。」

蘇北把手機遞向父母,說道:「爸媽,你們未來親家找你們說話呢。」頓時引起周遭一片笑聲。

蘇北的聲音不小,電話那頭的李平也聽到了,而且他也聽到了眾多的笑聲,心想,今天小年,估計一大家子人都聚在一起吧,小北這小子性格也真是好,居然就這麼說「未來親家」這樣的詞,他肯定知道自己能聽到的。

老媽劉芬一把接過電話,大大咧咧地喊道:「未來親家,你好啊。」

蘇北任由大人們通話聊天,他把蘇槐招過來,讓他安排好明天去貝貝姐父母見面的事,然後趁大夥都被通話吸引的時候拉著貝貝姐偷偷進了自己的卧室。

「貝貝姐,大人們都和你說什麼了,被這麼多人圍著,有沒有害羞呢?」

床擺在卧室的窗戶前,旁邊是書桌,一道冬日的夕陽正好從窗戶照射到床沿,貝貝姐坐在床頭,蘇北的腦袋枕在貝貝姐的大腿上,兩人說著說。

在外面轉悠了小半年,又回到老家,蘇北覺得渾身都懶洋洋的,尤其是被這冬日的夕陽一照,更是來了一絲朦朧的睡意。

「沒有害羞,大家都很喜歡我,就是問了一些我和你的問題,除了那事,其餘的我都如實說了,小北的親人,就是貝貝的親人,我都很喜歡。」貝貝姐輕輕說著。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聊著,很快蘇北就睡著了,李貝貝看著枕在自己大腿上的臉,認真看著,心裡充滿了甜蜜與溫馨。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劉芬和大伯母王曉燕邊聊邊走了進來,王曉燕眼尖一眼就看到了睡著了的蘇北,連忙示意身邊的劉芬聲音小一點。

「這小子,就這麼睡著了,他睡著了,你就一動不動啊?」劉芬看了看躺在李貝貝大腿上的兒子,不由看向李貝貝。

李貝貝點點頭,輕聲說道:「小北回來的路上一直在看村裡的發展資料,所以有點累了,我想讓他多休息一下。」

李貝貝的話頓時讓劉芬滿意極了,心想,這臭小子,能找到這麼一個體貼的媳婦,真是好運,不過,不愧是我兒子。

「三兒要操心村裡族裡這麼一大攤子事,勞心勞力,怎麼可能不累呢,我去讓外面的人說話小聲些。」為了不影響蘇北睡覺,大伯母王曉燕出去讓外面聊天的眾人聲音小一點,本來正在高聲談笑的眾人聞言,很自覺的就把聲音放低不少。

蘇北就是家裡,甚至整個蘇氏家族的主心骨,大家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裡也都達成共識,蘇北給整個家族帶來的變化是有目共睹的,如今蘇家回越來越富,而蘇北在大家心裡的地位也會越來越高。

老爺子和奶奶到了蘇北的卧室看了一眼,出來后老爺子就把家裡的男子都叫到自己的卧室,關好門,然後說道:「家裡現在的情況是越來越好了,族裡和村裡也會越來越富,這裡面小北居功至偉,他雖然平時看著閑散,其實最累的就是他了,攤子越鋪越大,大方向都要他把控,勞心比勞力更累,你們平時要努力自己做好自己分內的事,不要給小北拖後腿。」

老爺子表面上在訓話,心裡卻在想,這臭小子其實根本沒怎麼操心,操心的是蘇槐,不過正好趁機敲打一下家裡的男子們。

……

蘇北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快黑了,睜開眼就看到貝貝姐那張精緻容顏,心裡頓時充滿愉悅的情緒。

「要吃小年夜飯了,團圓的時候,所以把你叫醒,睡的好嗎?」貝貝姐溫柔地說道。

蘇北也不說話,起身,然後再貝貝姐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然後伸手放在貝貝姐的大腿上,調用內氣,給貝貝姐調理了一下大腿肌肉,然後才輕聲道:「下次別這樣了,傷了身體我會心疼的。」

貝貝姐璀璨一笑,輕聲道:「等我們領了證,你就是再枕一天一夜,也應該不會有問題了。」

領了證,兩人就能同房同修了,那時候,貝貝姐的身體素質會大幅度提升,遠朝尋常人的。

蘇北和貝貝姐兩人對視一笑,從卧室走出來的時候,老太太正帶著幾個妯娌和小姑娘們在堂屋和客廳擺桌子上菜,大老爺們們則有的在廚房忙活,有的拿出酒杯,找出米酒,放在堂屋裡的桌子上,等著吃飯的時候喝個盡興。 噗嗤!

沒等冰白猿皇反應過來呢,聶辰手中的逆蒼戟便如同血龍一般,瞬間刺向了冰白猿皇的胸口,而之前雲天奇和高鶴山兩大半步魂帝級強者都沒能將其破開的冰白猿皇防禦,在聶辰手中的逆蒼戟上,竟然如同薄紙一般,連絲毫抵禦的能力都沒有,一下子就被逆蒼戟刺破開來,如果不是冰白猿皇及時反應過來,並迅速退開的話,恐怕就真的要被逆蒼戟刺穿了,但儘管如此,那逆蒼戟所蘊含的血海煞氣還是進入到了冰白猿皇的體內,對冰白猿皇的經脈進行大肆的破壞了起來。

“吼……”感受到在自己體內不斷進行破壞的血海煞氣,冰白猿皇的臉上滿是痛苦的神色,不斷地仰天大吼着,同時也試圖運用自己的寒冰之力對其進行冰封,但很可惜,那逆蒼戟中蘊含的可是無盡血海空間裏最精華的煞氣,就算是天誅劍魂當初鑄造的時候也是費盡心思纔將其封印到其中的,由此也能看出其中的恐怖,自然也不是冰白猿皇的寒冰之力所可以冰封的,甚至說,在感應到寒冰之力的出現以後,血海煞氣竟然還主動的追了上去,一下子就把那寒冰之力給吞噬掉了,使得其威力大增,而冰白猿皇也是嚇得不敢再去試圖冰封血海煞氣。

“呼……因爲實力的提升,現在的我已經可以操控完全狀態下的逆蒼戟二十息了,雖然時間還是有點短,但對付你應該還是沒什麼問題的。”看着冰白猿皇那一臉痛苦的表情,聶辰卻是微微一笑說道,也許是因爲這些日子實力的提升,對完全狀態下的逆蒼戟掌控時間已經由十息變成了二十息,足足增長了一倍,而這麼長的時間基本上也已經可以讓聶辰將冰白猿皇制服了,不過冰白猿皇也不愧是無限接近魂帝級別的強者,竟然將肉身的痛苦轉爲了憤怒之意,無比暴怒的大吼了一聲,爆發出了一股寒冰之力在全身上下形成了一道冰晶鎧甲,再次衝向了聶辰。

“愚蠢,難不成你以爲你多了一層烏龜殼就可以擋得住我的攻擊了嗎。”看到冰白猿皇的舉動,聶辰確實有些不屑的冷笑了一下說道,說着身子微微一動,下一秒便出現在了還一直往前衝的冰白猿皇身後,手中血芒一閃,那層由寒冰之力凝結而成的寒冰盔甲一下子就被聶辰手中的逆蒼戟破碎開來,同時又在冰白猿皇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新的傷疤,而同時承受兩股血海煞氣冰白猿皇終於再也承受不住肉身上的痛苦,眼中頓時閃過一絲狠色,身上的氣息也變得愈發暴亂了起來,竟然是因爲再也承受不住痛苦而要去和聶辰同歸於盡。

“像自爆,那也要看我同不同意,血戾之五·凝固。”感受到冰白猿皇身上所發出的暴亂氣息,聶辰眼睛微微一眯冷笑着說道,說完便向着冰白猿皇伸出了一隻手,用力一抓,冰白猿皇的臉色驟然大變,只感覺自己原本都已經調集起來準備自保的精血,在一瞬間中竟然完全失去了控制,時間雖短,但也足以將冰白猿皇好不容易纔聚集起來的精血打散,靈氣自保的計劃付之東流,只是冰白猿皇沒有注意到的是,就在剛纔他體內血液凝固的時候,聶辰的臉上也不由的閃過了一絲蒼白之色,原來聶辰雖然憑藉逆蒼戟的力量暫時提升自己的實力,但其真實實力卻始終弱冰白猿皇一籌,剛纔他雖然令冰白猿皇在短時間裏失去對精血的掌控,但實際上這對聶辰本身也是一種極大的創傷。

“冰白猿皇,我們本無意與你們爲敵,今天這一仗也是有你們自己引起來的,如果你願意就此放棄的話,我可以考慮收回你體內的血海煞氣,放你一條生路。”看着冰白猿皇那一臉痛苦的表情,聶辰的臉上也不禁閃過了一絲惻隱之色,走上前來手輕輕一會在減輕了冰白猿皇身上的血海煞氣以後,淡淡的說道,說實在經過剛纔和冰白猿皇那一番肉身的搏鬥,聶辰實際上對冰白猿皇還是很有好感的,所以只要冰白猿皇願意就此罷手,聶辰到也不介意放冰白猿皇一馬。

腹黑律師不好惹 “咳咳,不用了,我是上古異獸寒冰巨猿的後代,我有屬於我的驕傲,動手吧,不過有一件事我還是要提醒一下你們的,我知道你們這次來是爲了對付雲煙獸,但是我只能告訴你們,就算是以我現在的實力也遠遠不是那雲煙獸的對手,所以如果想要命的話,還是離開這裏吧。”感受到自己身上的痛苦有所減弱,冰白猿皇也是不由的鬆了一口氣,但隨即卻是搖了搖頭,淡然一笑的對聶辰說道,說完便把頭低了下來,擺出了一副任由宰割的姿態,而看着冰白猿皇的這一舉動,聶辰的眼中頓時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但最終還是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走到冰白猿皇的身前,逆蒼戟血芒一閃,冰白猿皇眼中的生機驟然消散,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一代雲煙古地獸皇就此隕落。

“聶少俠,那這個屍體……”看到冰白猿皇的屍體,高鶴山和雲天奇的眼中都不由的閃過了一絲貪婪地光芒,向前走了幾步試探性的喊了一下聶辰,雖然這冰白猿皇始終都還是六級魂獸,但其肉身的力量絕對已經達到了魂帝級別,而這對於他們來說自然也是一種極大的誘惑了,只不過因爲這個傢伙是由聶辰斬殺的,再加上聶辰剛剛所展露出來的實力,他們纔會向聶辰問這麼一句,而見到二人眼中的貪婪光芒,聶辰卻是由心底升起了一種噁心的感覺,皺了皺眉頭說道:“他也算是個值得敬佩的傢伙,就不要在破壞他的遺體,就此埋了吧。”

“那……好吧。”聽了聶辰的話,雖然還是心有不甘,但在見識到聶辰那恐怖的實力以後他們也不敢再提出什麼異議,只好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只是在說着話的同時眼中卻還閃過了一絲詭異的光芒,沒錯,現在聶辰在這裏他們是不敢去動冰白猿皇的屍體,但是聶辰又能在這裏呆多長時間呢,到時候等他走了,這冰白猿皇的屍體還不是任由他們處理嗎,一想到這裏,雲天奇和高鶴山臉上的不滿之色才消失了,老老實實的把冰白猿皇的屍體埋了起來,但他們也沒有注意到的是,聶辰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頗爲詭異的冷笑表情,雲天奇和高鶴山能想到的事情,他聶辰又怎麼可能想不到呢。

在雲煙古地深處的雲煙獸洞穴當中……

“白猿的氣息消失了。”彷彿感應到了什麼似得,雲煙獸突然從地上站了起來無不感慨的說道,同時眼中還閃過了一絲複雜的神色,而在聽了雲煙獸的話以後,而在聽了雲煙獸的話以後,一旁的千影靈狐卻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說道:“白猿?怎麼可能,他可是我們雲煙古地當中實力僅次於你的存在啊,而且一旦陷入狂化的狀態以後,就算是以你的實力都很難在短時間裏擊敗他,擁有着如此強大實力的他又怎麼可能會死在哪些傢伙的手裏呢?”

“這不是白猿的問題,是因爲那個叫聶辰的傢伙手中有一把連我都感到畏懼的仙兵,而白猿就是敗在那把仙兵之下。”對於千影靈狐的反應,雲煙獸卻是有些無可奈何的說道,同時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畏懼的神色,很明顯那把逆蒼戟的威力就算是他這個七級魂獸也不禁爲之畏懼,而在稍稍沉思了一下以後,雲煙獸又再次開口說道:“沒辦法了,事到如今,看來也只有我親自出手才行了。”

“可是,雲煙獸,那冰白猿皇暴走狀態下的防禦力可是比你都強,現在連他都死在了那些人的手中,你確定你能擋得住那仙兵的力量嗎?”見雲煙獸竟然要親自出手,千影靈狐也是急了起來,連忙說道,沒錯,雲煙獸的實力是比聶辰他們要強得多,但是聶辰手中可還握有一把仙兵啊,那麼以雲煙獸的實力卻不見得能擋住那仙兵的攻勢。

“沒錯,以我現在的實力確實無法抵擋仙兵的攻勢,但仙兵又豈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呢,而且如果我偷襲的話,那個叫聶辰的傢伙也是絕對活不了的。”對與千影靈狐的擔憂,雲煙獸卻是淡然一笑說道,說着身子微微一動,便從山洞中消失了…… 小年夜的飯吃的很熱鬧,所有人都很開心,尤其是今年有李貝貝的加入,加上如今家裡,族裡生活越來越好,大家的情緒都非常高。

倒是大伯母王曉燕,因為小兒子蘇銘還在韓國求學,沒有來得及趕回來過小年,情緒顯得有點低落,蘇北悄悄告訴她,自己早就安排好了,如今蘇銘已經踏上了回國的飛機,等到明天晚上,便能回到村裡,與大家一起過年,這樣大伯母的情緒才有所好轉。

對於蘇銘,蘇北的期許是比較高的,所以儘可能的磨礪他,讓他獨自在國外求學,如今來來往往也讓他一個人單獨行動,儘可能的鍛煉蘇銘的能力。

吃完晚餐,按照族裡的習俗,小年夜這天晚上是要全族人一起祭祖的。

約莫晚間八時許,全村的人都聚集在新修建的蘇氏祠堂面前,祠堂周圍燈火同名,尤其是門前,非常亮堂,門口的那副門聯清晰可見。

「祖德源流千載遠,武功世澤萬年長。」

橫批則是「蘇氏祖祠」四個大字。

蘇北到的時候,宗祠門口已經人山人海么熱鬧無比了,門口擺放著長案,有祭獻給祖先的祭品,以三牲為主,附帶著各類水果糖果,最前面是老爺子自己釀製的三杯米酒。

祭品前面的空地上還擺放著一個香爐,爐里已經供上了紙錢。

等時間差不多的時候,老爺子手持三根香,在燃燒的紙錢上點著,然後來到長案前,一祭天地,二祭時運,三祭先祖,三叩首,三杯酒。

祭禮隨著老爺子手持三根香率先走進祖祠,插在神龕前的小香爐上結束,然後老爺子親自把受過祖宗保佑過的祭品分發給年幼的族人,對孩子們說一些鼓勵好好讀書的吉祥話,意予著族裡的小孩可以收到祖先的保佑能茁壯成長。

本來到了這個時候,最後也就是大家一起打掃宗祠結束,不過如今族裡生活越來越好,事情便多了一些。

村長大伯蘇東橋站出來,說了一下過年族裡的福利,每家每戶可以領到多少東西,因為族裡創業也是剛剛開始,還在初步發展階段,所以今年沒有分紅,只是分發了足夠大家過一個富裕年的各種福利,比如說牧場的牛肉,漁場的魚,各種蔬菜水果等等。

雖然沒有分紅,但是各家各戶都在村裡不同的崗位上班,這一年下來,現結的工資已經比以前不知道多了多少,如今又發了這麼多年貨,一個個心情都非常愉悅。

有族人向蘇北提出聽到蘇北明年五一要帶大夥去國外參加他婚禮,問蘇北是不是真的。這個傳聞幾個小時之間已經傳遍整個村子。

蘇北想著點了點頭,肯定了這個傳聞。

隨著蘇北點頭,大家頓時都興奮了,一是為了蘇北要結婚高興,二則是村裡除了蘇北和蘇銘,還沒有人出過國呢。這可是兩件大喜事。

最後打掃宗祠的時候,全族每一個人都動手,蘇北也不例外,他找了兩塊抹布,遞了一塊給李貝貝,兩人一起擦拭祖祠左邊的一根木柱子。

回到爺爺奶奶的祖屋的時候,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多了,因為明天還要趕早去省城搭乘飛機前往江寧與貝貝姐的的父母商量婚事,貝貝姐和父母洗洗就去睡了,兩位老人忙了一天,早就累了,更是回來就睡下。

蘇北卻沒有半分睡意,下午睡了一覺,現在精神頭正好,反正也睡不著,索性叫上蘇槐,帶著黑妞前往紫山湖邊上,來個深夜圍湖散步。

「其他非本村的工作人員安排的如何了?」蘇北隨口問道。

村裡除了族人,如今還有不少外聘的工作人員,其中以紫槐旅遊公司外聘的工作人員最多。

「周濤他們自己都安排好了,過年的福利也都到位了。」蘇槐恭敬地回道。

周濤就是紫槐旅遊公司的總經理,總負責人。

蘇北點點頭,吩咐道:「你交代好周濤,紫山村的旅遊開發,一定要建立在保持紫山村環境的基礎上進行,還得必須維持紫山村的安寧,要從提高服務質量,吸引高端客戶和全國最大的植物示範基地這兩個方面入手,我不需要這個旅遊公司為我賺多少錢,只需要把這兩個方面發展好就可以了。這兩方做好了,錢自然也會賺的,不要為了業績就偏離了我制定的發展路線。」

「是,老爺,我會盯著。」蘇槐自然明白自己老爺心思。應下之後,又接著道:「老爺,如今紫槐已經和省城的農業大學合作了,我們贊助他們的一些科研項目,他幫輔助咱們的技術諮詢,包括除了紫槐公司的其他項目,最近他們提出一個進西南部原始森林考察珍稀植物的科研計劃,希望我們贊助,我讓周濤口頭應下來了。」

原始森林?

蘇北一下來了興趣,問道:「那你們調查過這個科考計劃嗎?是真的為了科研,還是說只是想弄個名目要錢?」

蘇槐說道:「提出這個科研項目的是省農大的一位叫劉海鵬的老教授,這個老教授和我們打過幾次交道了,為人正派,是個實幹派,他研究了植物一輩子,一直有個願望就是出一本關於我國珍惜植物類的百科書籍,可惜很多植物方面都缺少相應的圖文資料,恰好,他這個願望與咱們紫槐的植物示範基地相輔相成,所以就向我們提了出來。」

蘇北點點頭,道:「嗯,那應該答應下來,他這個計劃準備什麼時候實施?」

「初步意向是安排在七八月份,也就是明年暑假的時候,那時候這位劉教授才有自由時間。」

蘇北看著紫山湖的湖水,今晚沒有月亮,所以整個紫山湖非常昏暗,若不是蘇北視力極強,怕是都分不清湖水和夜色。

「這個贊助,資金上可以盡量多配合一下這位劉教授……對了說到科研,我倒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蘇北停下腳步,接續說道:「這次我的老丈人給我提了個醒,現在都是網路經濟時代了,咱們推廣紫山美食這個品牌包括紫山指南品級體系,不能脫離網路這一塊。」 (感謝腦瓜兒同學的打賞)

現代社會,大部分人都離不開網路,華國網民多達數億,網路經濟正在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衝擊著原先的經濟體系。

蘇北自然沒那麼高大上,沒有問題上升到什麼國民經濟的程度,他借鑒自己老丈人給出的建議,只是覺得,紫山美食這個自己一手創立起來的品牌,應該需要一個官方網站,一款手機軟體,來向廣大網友展示自己,尤其是《紫山指南》。

別看蘇北把《紫山指南》交給了蘇槐和李立祺,好似沒怎麼關心,其實他在《紫山指南》上的所化的精力是國內所有項目中最多的。

從《紫山指南》創立之後親自過問的第一版,到立項電影宣傳,再到在韓國開創烤肉店加入紫山指南美食飯店品級體系,打算藉助韓劇來宣傳《紫山指南》等等,雖然蘇北都是自己提個立意,然後吩咐別人辦具體的事,但是對於慵懶的蘇北而言,已經足夠證明他對《紫山指南》的格外重視了。

《紫山指南》和其宣揚的紫山美食飯店品級體系,代表的是蘇北對紫山美食整個品牌的文化立意,所以不得不重視。

「我們的食材都走的時候高端客戶群,大部分是高品質的飯店餐館,網路銷售方面倒是不用,不過《紫山指南》手機軟體電子版本卻一定要加緊弄出來,這樣,在雜誌社成立一個轉本負責手機軟體電子版的新部門,招兵買馬,先把手機軟體做出來,另外配合雜誌的海外宣傳計劃,還要開發出不同的國外版本軟體,比如說英語版,韓語版,日語版等等,明天我們到了省城之後,你就留在那,和李立祺商量一下這個事情,另外就是雜誌社的官方網站,官方微博等等,也要跟上步伐……」

蘇北的思路一打開,各方面的想法就越來越多,最後都變成圍繞主題的零散建議,蘇北的的建議雖然零散而且籠統,但是蘇北相信蘇槐能領悟到位,並且做的很好。

「這就是有得力的弟子當管家的好處,嘿嘿。」蘇北在心裡自得一笑。

轉身看了一眼老實跟在自己身後的「壯漢」蘇槐,接著說道:「最近兩個月我也沒在國內,不曾考核你的修鍊,這樣,現在四周無人,你坐下來演練一下,我看看。」

考察弟子們的修為修鍊,自然是身為師傅的蘇北該做的事情。

蘇槐和蘇歸的資質本來是很一般的,但是經過蘇北用生命樹葉點化之後,資質有了極大的飛躍,一番考核之後,蘇北還算滿意:「嗯不錯,幾個月的進步不算小,你和蘇歸要努力才是,雖然你們兩個的資質被生命樹葉提升不少,但是整體而言,還是有限,假如不努力,將來怎麼隨我前往其他宇宙?」

一聽蘇北提到「其他宇宙」蘇槐臉上露出嚮往的神情,恭敬地回答道:「老爺,您放心,我一定帶著師弟努力修鍊,不會讓老爺失望的。」

蘇北點點頭,又從空間內拿出一些修鍊資源交給蘇槐,道:「你們沒有老爺我的資質,只能努力,所以不要荒廢時日,雖然我平時要你們去辦很多雜事,但你們精力充沛,能力非凡,辦這些雜事輕鬆地很,平時也比常人也有更多的時間,比如說晚上,你們只需休息一兩個小時便已足夠,其餘大部分時間都要努力起來。」

如今的紫山村已經基本向蘇北規劃的花園式村莊接近了,即便是夜間,很多地方也有太陽能感應路燈,借著微弱的燈光,風景優美的紫山村看上去像是朦朧的仙境。

看著很是唯美的村莊,蘇北心裡很有成就感。

第二天一大早,蘇北和貝貝姐帶著父母,一同的還有蘇槐一起前往省城星市,到了星市之後,蘇槐留下來處理蘇北蘇北交代的事情。

當天下午,蘇北一家就帶在禮物到了李老爺子家裡,與李貝貝一家人見面,相談甚歡,定下兩人的結婚日程,一二年正月初九領證,五一的時候辦婚禮。

由於馬上過年了,所以第二天蘇北他們就又搭乘飛機回到了湘省,當天在省城都留了一天,蘇北與安老大等人見過面,總結了各個公司一年的業績,然後對來年做了些展望,第二天一大早就返回來了紫山村。

一回到村裡,大堂姐蘇琴就找了來。

「小北,我們幾個姐妹要去竹林挖冬筍,你和貝貝跟著一起去吧,貝貝去玩,你去給我們背背簍。」中午剛回到村裡,吃完午飯,蘇琴就找了來。

蘇琴如今已經是一位有四歲女兒的媽媽,她就嫁在鄰村,蘇北剛回來創業的時候不在村裡,不過大姐夫高山是養牛的好手,如今在村裡牧場工作,大姐也在村裡的農場幫忙,所以大姐一家基本上就住在村裡。

蘇北問了一下貝貝姐的意見,見貝貝姐對挖冬筍也很有興趣,便叫上黑妞一通前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