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材執事徐濟對著七夜恭敬的說道。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之所以如此恭敬,這還因為翟老的緣故。

「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七夜又問。

「趙家大少趙歡流被殺,這件事有人故意推倒你的頭上。」

「趙家家主此時發了瘋,要將你除之後快,現在正和你父親交手。你應該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吧?」

徐濟理了理金邊刺繡的高帽,說道。

「趙家大少?」七夜若有所思的想了想。

想到對香茗施展淫毒的那個男子,七夜恍然大悟。

那個衣著華貴的男子,就是趙家大少趙歡流!

只是,只是自己並沒有下殺手。

「如果不是香茗中毒在身,我可能會直接殺了他。」

「不過,殺他的人的確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七夜的腦海中立刻想到了劉氏。

這種借刀殺人的手段雖然狠毒,可是七夜並不懼怕。

「可就算真是我殺的,又如何?」

七夜冷然道,那趙歡流對夜香茗施展淫毒,而且淫邪不軌,就算他沒死,恐怕七夜也會下殺手。

「殺一個趙歡流,的確並不如何。只是你的實力太弱,而且你們夜家很危險,這件事情又被人利用,情況和後果都有些麻煩……」

看到七夜身上流露出的傲然,藥材執事徐濟,搖了搖頭。

若不是翟老看重這小子,徐濟也不會和他和顏悅色的這般說話。

不過對於七夜的性格,徐執事也頗為喜歡。

人生在世自然是傲視天下。

「徐執事說的是。喪子之痛,很有可能讓趙家家主瘋狂報復,我現在的實力,幾乎無力自保。」七夜點點頭。

「夜七公子能夠有這樣的見解,可不像是傳言的那個無所事事之人。」

「能夠被翟老照顧,趙家的報復,自然算是小事。翟老讓我幫你解決點外面的麻煩。」

「跟我來吧!」##### 第二十三章趙家家主

「趙鐵刃,你他媽發的什麼瘋?真當我夜湛好欺負不成?」

夜湛匆匆忙忙的趕來,心中著急著七夜的安危,可是沒有想到的是。

當頭卻碰到暴走之下的趙家家主,這傢伙就如同發了狂的玄獸一般,一上來就是玄技招呼,瘋狂的攻擊自己。

口頭更是嚷嚷著『還我兒命來!』

這讓夜湛起了一肚子的火,他如今還擔心著七夜的安危,什麼時候有心思去管別人的兒子。

如果七夜真的出現什麼意外,這句話豈不是要自己說出來?

「夜湛,我兒暴斃竹林,被破玄箭射死。」

「在這長平城中,除了你夜家,還有誰敢對我兒下殺手?」

「夜七,誰是夜七,給我滾出來受死!」

狂暴的玄力湧上臂膀,兩人拳拳相對,一股恐怖的炸響,讓周遭的低階武者胸口沉悶,耳中爆鳴不止。

「你兒子死了關我兒屁事。我香茗侄女被你兒劫走,我兒也下落不明,你若不給個說法,我夜家和你趙家不死不休!」

夜湛大袖一揮,拍散轟來的玄力氣勁。

雖然夜湛在劉氏跟前顯得懦弱無比,可是身為一家之主,自然有著家主的威嚴。

「你侄女和兒子?」趙家家主轉念一想,更是堅定了內心的恨意:「我兒的死還想說和你夜家沒有關係?」

聽到夜湛的話,趙家家主更是確認了趙歡流的死就是夜家所為,和夜家脫不了關係。

「關係?老子還想問你,我『七兒』人在何處,我香茗侄女被你兒擄到了何處?」

兩人交手一番,因為實力極為接近,誰也無法立刻戰勝對方,索性打起了嘴炮。

趙歡流一人之力根本無法對付夜湛,他在等,等待趙家之人趕來。

就在兩人僵持,趙家和夜家族人紛紛聚集之時。

七夜隨同藥材執事徐濟,一塊兒走了出來。

看到夜湛等人,七夜直接走了過去。

「小七!」

「七少爺!」

夜湛和丫鬟喜兒激動的叫到。

「你怎樣?有沒有受傷?」夜湛急忙問道。

如今夜家之中,他誰也不在乎,唯一在乎的就是夜七!

只要夜七能夠成長起來,那麼夜家就能強大!

七夜是夜家的希望,也是夜湛的希望。

「夜七,香茗丫頭呢?」

夜湛身邊,二長老急忙問道。

「香茗中了趙歡流的淫毒,如今正在祛毒!」

七夜對著二長老道。

「淫毒?」

聽到這兩個字,二長老的臉色驟變,眼裡鋒芒銳利。

「二長老,香茗沒事,不用擔心!」

七夜趕忙安慰道。

……

「趙家家主,那小子就是夜七,我親眼看見,就是那小子殺了趙家大少!」

就在夜趙兩家對峙,七夜突然出現之時。

也不知道人群之中誰大叫了一聲,兩幫人的氣氛和矛盾,直接被點燃。

這個聲音自然是挑撥離間,人群密密圍觀,誰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喊了這麼一句。

可是七夜卻敏銳的感知到了這人是誰。

哪怕這人故意改變了聲音,七夜也用玄心訣感應到了這人的身份。

「夜周明!好一個夜家子弟,同族之人!」

在這種時候陷害自己……

七夜心頭微冷,在心裡給這傢伙判了死刑。

只是,此時的情況卻無比複雜……

「小雜種,就是你殺了我兒?」

趙家家主趙鐵刃勃然大怒,對著七夜喝問道,若不是夜湛和二長老在場,恐怕趙鐵刃會直接出手擊殺七夜,可即便如此,趙鐵刃也按耐不住心頭的殺意。

恐怖的玄力夾雜在話語之中,震耳欲聾的吼聲震得人耳膜發痛。

「小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趙鐵刃這瘋子,一來就直接對我出手。難道他兒子真被你殺了?」

夜湛在一旁立刻問道。

「趙歡流不是我殺的,是有人故意陷害我的,今日的事情,至於到底是誰主導,恐怕還得看我到底得罪了誰……」

夜七連對著夜湛道,話語里自然有所指示。

「是劉氏那個賤人!」

夜湛自然知道七夜話中的意思。這話直接從夜湛的嘴裡說出來,眼裡自然帶著濃郁的怒火。

「就算說不是夜七殺的,恐怕趙鐵刃也不會相信。此事,已經沒有後路了……」

二長老的話,說出了今日之事的結果。

看到趙家的武者不斷聚集,夜家眾人臉色劇變。

「趙家幾乎全族出動,我們這點人如果真的拼起來,恐怕……」

二長老擔憂的說道。

二長老看到趙家的高手,夜湛也同樣感覺到了擔憂……

「這件事我來解決吧!」

就在夜家之人紛紛升起了一絲著急之時,久久站在一旁的藥材執事徐濟,開了口。

「徐執事?」

二長老一眼就認出了站在遠處的人!

皇都商行,藥材執事徐濟。

「夜二兄,你夜家運氣不錯。當年因為定國侯之亂衰敗至今,不過天無絕人之路,有這小傢伙在,你們夜家的頹運,應該到此為止了……」

藥材執事徐濟,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

這話讓老精的二長老臉色微變,雙眼微眯。

言罷,藥材執事徐濟,隨後直接走到夜趙兩家的對峙當中。

「徐執事?」

看到皇都商行的藥材執事,而且是從夜家之中走出來,趙鐵刃的臉色大變。

盲眼睿心 雖然趙家和夜家分別控制著整個長平城。

可真要說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就算趙家和夜家在長平城有著通天的勢力,也不可能和龍天皇室叫板,更不可能得罪皇家之人。

皇都商行的一個小小分行,就不是夜家和趙家能夠招惹的。

如今皇都商行的藥材執事徐濟,他似乎在支持夜家,看到他的出現,趙鐵刃立刻眉頭微皺。

「趙家主,令郎喪命,還望節哀。」

「夜七公子並非殺害令郎的兇手!今日之事還望趙夜兩家暫興仇殺!」

「希望兩家給我長平城,皇都分行一個面子。不要再城中生事。」

藥材執事徐濟,雖然是一副商賈打扮,可是他說起話來,依舊充滿了氣魄。

這份氣魄,畢竟是沾染了皇氣!

這徐濟本為皇家辦事,也是因為受到排擠才派到這小小的長平城。

即便是成了一個小小執事,可是往日里的那份威嚴氣勢,依舊存在。

長平城的家族都與皇都商行有著聯繫,若是得罪了皇都商行,那就意味著被滅族,徐執事的話自然有著幾分重量……

「徐執事!夜家之人殺我孩兒,這事兒難道我就能這麼算了?」

「若不為我兒報仇,我趙鐵刃有何臉面活在這世上!」

趙家家主雙眼血紅,對著徐執事厲聲道。

「趙鐵刃,你想怎麼樣?想要和我夜家開戰,不死不休嗎?」

趙鐵刃的雙目之中透著凶光,這股強烈的殺意直接對準了夜七,夜湛自然不願意看到這樣的情況,趙鐵刃兇狠,夜湛只能更兇狠的恐嚇。

「殺人償命。你兒殺了我兒,自然必須償命!將你兒交給我,夜趙兩家,能和以往一樣,和平相處!」

在徐執事的面前,趙鐵刃極力剋制著心頭的殺意。

哪怕是喪子之痛,趙鐵刃依舊忍了,因為若是得罪了皇都商行,就不是喪子之痛那麼簡單了,恐怕整個趙家也會覆滅。

「趙家主。以我皇都商行的名譽可以告訴你,射殺令郎的不可能是夜七,至於是誰,我們也不清楚。」

「我也有一句話奉勸你。夜七公子,不是你們趙家能動得的!」徐執事的臉色緩緩轉變,話語中也帶著極重的威脅。

這句威脅之語讓趙鐵刃臉色突變,他從沒有見過徐執事這般說話。

以前倒是傳聞有過一次,不過那是很久以前,因為長平城的郡守,得罪了徐執事,結果一夜之間被除掉,一家人消失的無影無蹤,再沒有任何傳聞,唯一有的,是長平城重新上任了一名郡守。

龍天帝國是個俗世皇權國家,一名郡守可是相當於三品大員,就這麼不聲不響的被弄死。而且沒有人追查,也沒有任何下文,這樣的事情如何不讓人震驚,恐懼!

如今被徐執事警告,趙鐵刃自然怕了!

「徐執事!你的話,我趙鐵刃記下了,可是夜趙兩家的恩怨,不會這麼了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