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曦若點點頭:「那我們現在就收拾一下。沉月和冰茉微呢?還有藍夭澈呢?」

haohaoxue 2022 年 5 月 3 日 0 Comments

夜華傲說,沉月和冰茉微都在等她,藍夭澈在等沉月,順便等藍曦若。

他們幾個,估計可以一起回家了。

其實本來也就沒什麼好收拾的,直接走就可以了。

藍曦若倒是一直沒想起來要回藍家,不過這一下子兩年就過去了,再不回去,等自己紫階了,誰還想著要去藍家啊。

藍曦若心裡計劃著這次要怎麼好好讓藍家大傷元氣一次,就已經開始躍躍欲試了。這十多年來的壓迫和屈辱,不討個利息回來,她都不叫藍曦若!

這一晚上,藍曦若都沉浸在自己的夢裡。在夢裡,她和藍宇廷大戰了三百回合,藍宇廷落敗,藍曦若笑的岔了氣。

「我準備好啦!走走走~」大清早,藍曦若就開始歡呼雀躍起來。沉月和冰茉微看著藍曦若然後面面相覷:她是瘋了吧?

。畢竟她短短的時間裡就搶了營養液皇家御供的資格,還讓很多人因此吐槽營養液的難吃,要說沒人嫉妒是不可能的。

該來的總會來,司修一點也不怵!

「哎,等等,救護車來了!」

一輛醫用飛行器停在沈家門口,沈白柳扶著氣虛無力的沈淵出來,朝著沈母喊道:「媽,快點來,哥哥不對勁!」

沈母臉色一白,趕緊衝過去:「這是怎麼了,怎麼會這樣!」

沈白柳的聲音帶著哭腔:「哥哥剛才吃了昨晚司修送來的東西,吃下去就幾分鐘就這樣了!」

沈母戲……

《快穿之黑月光雄起》第203章都不太好惹 陳樂看着一對泛著寒光的貓爪子,從自己的眼前劃過,幸好陳樂躲得及時,不然這一爪子,就破了他的相。

「竹清,我不是故意的啊,切磋嘛,難免會發生意外的啊。」陳樂解釋道。

「第二魂技!幽冥百爪!」

陳樂感覺到朱竹清身上的冷意似乎又上了一個台階,他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胸口被朱竹清的幽冥百爪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只一瞬間,就變得血肉模糊了。

「痛啊,果然是平時的斗魂,用上了各種魂技和道具的緣故嗎,一直覺得竹清的戰鬥力也就那樣。事實證明,如果打我這樣一個輔助,應該還是沒問題的。」陳樂喃喃道。

「這樣也好,有壓力,我的自創魂技,也該出來了!」

胸口的傷口,還伴隨着陣陣疼痛,陳樂感受地很清楚,如果不小心的話,朱竹清的爪子可不是開玩笑的。

陳樂一蹬地,腳下泥土都開裂了,他將魂力輸送到了腳下,然後爆發出來。這是他基本的魂力使用。能夠做到短距離的位移。

在他有意識地防備下,面對朱竹清的攻勢,他至少能躲閃了。

「怎麼感覺,朱竹清的戰鬥力似乎變強了呢?是因為我打到了她的……嗎?」

陳樂出拳的力量在魂力的爆發下,也是一點不弱,但是要跟朱竹清的魂技比較,還是有差距。畢竟你這個連魂技都不算,就要跟人家的魂技比,未免也太不把人家的魂技放在眼裏了。

朱竹清剛剛憤怒的情緒,在將陳樂胸口給撓得血肉模糊的時候,就平靜下來了。

陳樂也感受到了朱竹清給他的壓力,不像剛剛那樣了強了,換句話說,朱竹清現在放水了。

「竹清!用你的全部實力!不要管我!」陳樂咧嘴一笑,現在這樣就沒意思了。

朱竹清看了一眼陳樂的傷口,你傷口還在流血呢,這樣真的好嗎?

「哼,受傷了不要怪我。」朱竹清道。

既然你要我用全力,那我就用全力吧。

「幽冥突刺!」

朱竹清的幽冥突刺,能瞬間摸到陳樂的身前。

來了!陳樂已經看到了,一定要躲開她!

他之前就覺得,是自己腳下的魂力,量太小了,但是大了的話,又怕傷到自己的腳,那樣就得不償失了。

至於現在?管他呢!受傷就等受傷了再說!

「爆發!」

陳樂的腳下,一股強大的力量爆發了出來,但是似乎還是晚了一步,胸口又留下了朱竹清的爪痕。

陳樂感受到自己這次史無前例的位移距離,還要腳上傳來的刺骨的疼痛,一陣陣地疼,疼得腳都在顫抖。

「魂力量用大了。」陳樂皺着眉頭道。

「幽冥百爪!」

朱竹清一聲清喝,因為武魂附體的原因,速度很快,已經沖着陳樂沖了過來。

「這次,一定可以了。」

陳樂的魂力,又一次往腳下輸送,然後爆發。

但是,成功了,但是也失敗了。位移太短,爆發不足,朱竹清已經追了上來,爪子快得留下了殘影。陳樂手臂交叉,擋在了身前。手上同樣釋放出了魂力。以期能減輕一點受到的傷害。這樣確實好了一絲,但是效果有限,他的手上也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了。

他這一次用的魂力量又太小了,還得比這次大一點,比上一次又小一點才行。

多虧了他是食物系魂師的關係,他經常用魂力製造食物,所以他對自己魂力的控制還是很不錯的。

第三次的時候,就沒問題了,陳樂的魂力控制得剛剛好。

雖然還沒有章法,但是他確實能比較輕鬆地躲過朱竹清的攻擊了。

朱竹清的爪子這次抓了個空,陳樂又是回以一掌,掌心上帶着魂力,力量爆發了出來,狠狠地抓住了朱竹清的空檔,拍在了朱竹清的胸口。

她直接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地上。

朱竹清咬着牙,俏臉通紅,紅得跟幻影猴的屁股一樣。她想到,陳樂怎麼總是打這些地方,是不是故意的?

陳樂也是撓撓頭,很是尷尬,他也不想啊,但是手的攻擊範圍是有限的,取決於我的臂長,還有我的步法。但是他又不是唐三,會鬼影迷蹤,那麼,他能打到的,自然就只有朱竹清的正面嘍。

「你能不能換個地方打?」朱竹清面帶羞意地道。

陳樂頓感一陣口乾舌燥,美人嬌羞,真是一副人間絕景。

「那……那我注意點,換個地方。」

「算了,不打了,你換什麼地方,都是我吃虧。」朱竹清委屈地道,不打前面,等下換後面是嗎?

陳樂撓撓頭,訕訕一笑:「我真不是故意的。」

「哼~」

朱竹清扭過頭去,看都不看陳樂一眼。

朱竹清偷偷地摸了摸自己被打到的地方,肯定烏青了。

「是不是打疼你了?」陳樂問道。

「難不成你還要幫我揉揉?」朱竹清道。

「阿這……不太好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也不是不行。我的按摩水平還是很好的。」陳樂這幾天本就火氣旺盛,這一下感覺,壓槍壓不住了。

「你想得美。」朱竹清嗔道。

「倒也不是光想得美,前幾天不是還上手,動嘴了嗎。」陳樂調笑道。

「你還說!」朱竹清臉都漲紅了。

朱竹清回到了水潭邊一塊石頭上坐着,陳樂就往地上一坐。

「你之前是不是故意的?」朱竹清問道。

「我真不是故意的,只是跟男人交手的時候,我不攻擊要害,就會往胸口打,習慣了。」陳樂說道,還一邊揉着疼痛不已的腳。

「姑且信你一次。你剛剛用的是什麼?」

「那是我自己研究的技巧,魂力使用和爆發的。已經漸漸開始有自創魂技的樣子了。」陳樂得意地一笑。

「怪不得你之前一下子就躲開了,而且那一掌的力量也不小。」朱竹清捂著胸口道。

「想學嗎?」陳樂笑道。「我教你啊。」

朱竹清點了點頭,沒有拒絕,「還有你那些奇奇怪怪的道具,到底是什麼東西?」

「那些只是玩具而已。我五歲的時候,爸爸,媽媽,全部去世了。只剩下我一個人。我從小就聰明,於是就自己做了一些玩具,在街頭擺了個攤,以此獲得一些收入,能讓我生存下去。」

「但是誰知道生意越做越大,現在我存款都有百萬金魂幣。」

朱竹清確實感覺挺驚訝的。不管是身世,還是這驚人的存款。 小屋是一棟二層小樓,推門而入裡面有幾張桌子有幾個人坐在桌子旁查看著手中的文件。

見到約翰進來幾人抬頭看了一眼然後就不在理會。最裡面是類似銀行櫃檯的窗口,幾個職員在整理著什麼信息。

「打擾一下,我需要買一個人消息。」約翰直接走到櫃檯面前對裡面的人說到。

「說說他是誰,然後我在幫你找找有沒有。」職員看了約翰一眼然後說到。

「恩,大概五年前,黑水鎮有一位叫恩托爾.勞斯里克,他殺害了一對年輕的夫妻。然後就逃出了黑水鎮,三年前他在草莓鎮出現過,倆年前又出現在瓦倫丁。之後就沒有蹤跡了,他身材高大,有一頭淡金色的頭髮,左臂還有一塊被絡鐵燙傷的疤痕。」約翰詳細的描述一下這傢伙。

「瓦倫丁?稍等一下。」說完年輕職員就往身後的屋子走去。

等了一會兒,職員拿著幾張文件出來仔細查看。

「真抱歉啊,最近的一條消息都是半年前的,可能已經不具備價值了,不過你可以去擂台那邊找有一個叫烈火的傢伙,他對瓦倫丁的情況很熟悉。一般都在擂台那邊,問一問就能知道。」職員抱歉的對約翰說道。

「烈火?謝謝。」約翰點點頭。

出了門口的約翰朝著擂台方向走去,十幾個人在圍著擂台加油吶喊。

「乾死他!沒有用的蠢貨!」

「打臉!打腰,打腹部,搞定他!漂亮!」

看著興奮的人,約翰找上了一個看上去興緻缺缺的傢伙。

「嘿,朋友,你知道烈火是誰嗎?我找他有點事情。」

「你找他幹嘛?」這人身材中等的,正在百無聊賴的盯著擂台上互毆的倆人但也沒有跟隨身邊的人加油吶喊什麼的。

「找他打聽點事情。」

「看見那邊那個揮舞拳頭大喊晦氣的傢伙了嘛?他就是。」男人用眼神瞄向擂台另一邊大喊晦氣的男子說到。

約翰看了倆眼,他似乎輸了不少錢或許可以用錢搞定。

約翰直接朝他走去。

「嘿,朋友,聽說你對瓦倫丁很熟悉,我想找你打聽個人。」約翰看著這個只比約翰矮一點的男子問道。

「該死的,又輸了,真他媽晦氣,你是誰?」烈火暴躁的罵了倆句。

「獵人,想找你打聽一個人。」

「聽著,我想我可以付給你剛才輸掉的錢。」看著這傢伙上下打量著自己約翰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你看上去塊頭不小,有興趣上去把那個傢伙打趴下嗎?」男子打量約翰的身材后問道。

「我不是來打架,我只想像你打聽個人。」約翰皺了皺眉頭。

「聽著,你上前把那傢伙打趴下,我就免費告訴你需要的消息,他害我輸了不少錢。」他對著約翰瞄了瞄台上那個大塊頭說到。

「你確定不是直接拿錢更好。」約翰再次提議現金交易。

「不,不,不,那傢伙害我輸了不少錢。打趴他免費消息,如果輸了在現金交易。」打量了約翰一會兒發現約翰的格子不輸台上的傢伙,於是烈火眼睛發亮的說到。

約翰抬頭看了台上那傢伙一眼,大概190的身高體重應該有230斤左右,他正在沖著台下叫囂。而另外一邊擂台組織人正在收錢。

「來啊!誰還有興趣上來挑戰的?塔山他不需要休息,一樣能幹趴你們任何一個。」他的助理在一邊誘導別人上台。而叫塔山的傢伙則是在擂台上用拳頭拍著自己胸口做挑釁姿勢。

「媽的,幫我下注200美金,我贏。」打量了倆眼約翰又看了看身邊烈火一副你不上去就沒消息的模樣,約翰脫掉了斗篷和外套,然後在一眾人的歡呼聲中躍上了擂台。

「哦呼~~哈哈,干翻他!」烈火接到錢后興奮的給約翰打起,然後自己掏出僅剩的五十美金跟在約翰下注。

「哈哈,又一位挑戰者,哦嗚~他看起來可不必塔山個小,他會是下一個勝利者嘛?各位請在次把你們手中僅有的鈔票放在賭桌上,賠率1比2。挑戰者2。」組織人在擂台桌子邊呼喊道。

眾人紛紛在倆人之間下注,塔山應該是個名氣很大的拳王,雖然剛才打過一場但塔山依舊精力充沛戰力高昂,而組辦方給出的賠率也是偏向塔山這邊。

塔山眼神兇悍的盯著約翰這個身高不輸自己多少的傢伙,神情興奮似乎剛才那場戰鬥的確沒有耗費他多少體能,他看上去的確能再贏打幾場。

看著這位肥肉相間的大個子,約翰繞著他走了一圈。

「嘿,大個子,我勸你下去買自己輸這樣還能賺一份。」約翰出聲建議。

「我會把你扔到台下的。」塔山怎麼可能聽勸。

「你會後悔的。」約翰對著塔山點點頭。

這時幾個工作人員上台給約翰帶上了手套。

約翰用雙拳互相撞擊了一下,然後鈴聲響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