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啟明:「你的皮膚不錯。」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26 日 0 Comments

莫霞:「你的也很貴。」

藍啟明:「小心了。」

藍啟明兩級,2技能突進,傷害還不錯,藍啟明給他貂蟬配的銘文是10調和+10憐憫+10夢魘。

調和可以給貂蟬提供足夠的生命值,貂蟬的傷害是是疊加傷害,這就決定了她必須要靠近敵人(近身),吃更多傷害,所以貂蟬半肉出裝就是這個原因。

憐憫,減少CD的冷卻時間,

夢魘,增加法術傷害和穿透。「如煙,我這次來,是為了一件斷天城的盛事。」林古天面容微微一笑,頓時說道。

如煙?

聽到林古天公然的親密稱呼,林如煙美眸深處閃過一絲不自在。

但,林古天畢竟乃是林氏宗府最具權勢的內府第一弟子,林如煙面無表情,道:「什麼盛事?」

看到了林如煙那沒有任何波動的神

《龍血神帝尊》第四十六章武道交流會。 姓寧。

楚塵的猜測並非沒有依據,一開始負責接待李振的人,就是寧家人。

寧子墨沉默了起來。

寧家身為天南第一家族,內部也並非鐵桶一塊。

當年寧子墨風頭盡出,不僅僅力壓羊城年輕一代,更將寧家的同輩人的光環盡收,寧家有人想要寧子墨倒下,那也正常。

不過,具體的來龍去脈,楚塵並沒有很大的興趣知道。

牽扯到天南第一家族之間的內鬥,楚塵覺得還是敬而遠之比較好。

「小無憂,拿一盆水過來把他弄醒。」楚塵指着地上還有一個昏迷著的巫青長老。

小無憂迅速轉身,很快就端來了一盆水,「我擔心水溫不夠凍,在裏面加了冰。」

楚塵:???

這個小無憂今晚似乎有些……興奮。

她骨子裏難不成流着的是嗜戰的血液?

一盆水潑在了巫青長老的臉上,還有幾塊冰塊砸了下去。

巫青長老一個哆嗦地醒了過來,感覺臉龐發涼,腦子有一瞬間的模糊,自己一覺睡到了冬季?

慢慢地回過神后,巫青長老抬頭一掃,面容猛地大變,渾身傳來了一陣冰涼感覺,「門主……門主呢?」

原先巫神門主躺着的位置,只留下了一灘血。

「你寧願死也不肯交代背後指使他的人,我只能送他走了。」楚塵回答。

巫青長老臉色煞白。

走了?

巫青長老品了一下楚塵這句話的深意,神色恐懼。

毀屍滅跡了!

「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巫青長老將腦袋伏在了地上,「更不是門主的心腹。」

「你如何證明?」楚塵問。

巫青愣了一下,半晌,說道,「在今日之前,我從來沒有見過門主的真容。」

「你以前看見的都是一隻蠱嗎?」莫無憂搶問。

「以前門主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是處於閉關的狀態,偶爾出現,會帶着一個青狼面具。」巫青的聲音顫顫巍巍,「我說的,沒有半句假話。」

楚塵和寧子墨相視了一眼,他們也確信,從眼前這位巫青長老的口中問不出什麼。

「打斷一條腿,扔出去吧。」楚塵一擺手。

寧子墨大步走過去,提起了巫長老,往外面走去,沒多久,距離星羅小店不遠處,傳起了一聲殺豬般的慘叫,凄厲無比,宛如半夜鬼哭聲。

寧子墨剛剛走回內院,就聽見了莫無憂的聲音,「楚大哥,楊小姐醒了。」

楚塵這一戰令本就敬佩他的小無憂更加對他膜拜不已,連稱呼都不知覺間變成了楚大哥。

寧子墨疾步沖了過去,楊小瑾緩慢坐起來,「小瑾!」

楊小瑾的身軀強烈地一震,恍若做夢般,半會,楊小瑾急聲地開口,「子墨,你快跑,離開永夜,有人要對你不利。」

寧子墨的腳步一下子停下,身軀僵硬住了。

「她的記憶,只停留在,當初被廢掉功夫的那一刻。」楚塵的聲音響起來。

楚塵說過,一旦楊小瑾醒過來,這些年來虛構的記憶世界,都會隨之消逝不見。

他突然間如鯁在喉,嘴唇顫抖著,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跟楊小瑾說起。

「楊小瑾對寧子墨可真的是真愛。」莫無憂輕嘆了一聲。

楊小瑾醒來的第一時間,就是擔心寧子墨的安危。

「若不是雙向奔赴的愛情,又怎麼會歷經這般的折磨呢。」楚塵朝着莫無憂擺擺手,少女的神色迷糊了一下,楚塵索性拉着莫無憂就往外面走,「楚大哥,你幹嘛……呀。」

月下的星羅內院,滿地觀心陣殘餘的痕迹,夜風搖曳了內院種摘的花朵,寧子墨緊緊地握著楊小瑾的雙手,「小瑾,你終於回來了,對不起。」

寧子墨的眼中控制不住有淚,他等重逢楊小瑾的這一天,太久了。

楊小瑾的睫毛顫抖了一下,眼睛還有點難以睜開,「我……昏迷了多久了。」楊小瑾的記憶中,她被張經理廢掉功夫后就昏死了過去,「他們有沒有對你不利?」

「當年是誰出手傷了你。」寧子墨沉聲地問。

楊小瑾的身軀顫動,眸子緩慢地睜開,似乎還不適應,再閉了一會,再緩緩地打開,看見的畫面有些模糊,然看着眼前的這一張臉。

相比六年前,寧子墨的臉龐多了幾分剛毅,少了幾分往昔天南第一公子的溫玉。

楊小瑾覺得有些恍惚,「當年?」

「從你消失,到現在,六年了。」寧子墨緊緊地握著楊小瑾的手,他心中有內疚,同時更加害怕再失去。

楊小瑾宛若電擊般獃滯不動。

六年!

楊小瑾的腦子一片的空白。

良久。

楊小瑾緩慢地回過神,抬起頭,看了一眼這四周,是陌生的環境,可是,她沒有半點印象。

「你的意思是……我被打昏迷后,像一個植物人那樣,昏死了六年?」楊小瑾的嘴唇有些發白,任由是誰聽見自己的記憶中缺失了六年,也會難以接受。

楊小瑾看着寧子墨,「這六年,你一定過得不好吧。」

寧子墨的心彷彿被刀子挖過一般,劇烈地絞痛著。

他好幾次想要開口,可喉嚨彷彿被堵住,嘴唇有千斤重一樣。

「子墨,跟我說說,這幾年都發生了什麼。」楊小瑾依偎在寧子墨的肩膀處,彷彿意識到了些什麼,輕聲地開口,「我想知道。」

「傷你的張經理……」

「他是張業強。」

寧子墨的眼眸閃過了一道恨色。

剛才他還跟楚塵討論當年傷楊小瑾的人,都忽略了,楊小瑾的記憶會恢復。

「你被張業強打傷之後,就被帶出了永夜,來到了禪城。」寧子墨喃喃地開口,「被巫神門主控制。」

月色很沉。

楊小瑾沒有聽過巫神門,從來不知幻神蠱,可她沒有多問,依偎在寧子墨的懷裏,安靜地聽着寧子墨說着這六年來發生的一切。

六年時間很長,可能說的事卻很少。

楊小瑾被幻神蠱控制,活在另外一個虛構了的世界,被修改了記憶。

寧子墨苦尋楊小瑾無果,留在了永夜,連續五年多不敗,苦等楊小瑾的消息。

一直到楚塵的出現。 那種讓人難受的聲音終於靜止了,喬夜宸感覺自己像是受了一場酷刑一樣。

以前也聽到過累死這種聲音,他都是心如止水的,但是這次不一樣,那個人可是他曾經放在心尖上的女孩子。

曾經他以為他們兩個會有以後,可是到頭來卻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他覺得有點難受,也睡不著,就起來去外面走走。

民宿的門口就有片海,此時海邊已經沒什麼人了,只要過個不寬的馬路就到了沙灘。

他點了一支煙,深吸了一口。

以前他沒有抽煙的習慣,頂多是應酬的時候會抽一兩根而已。

但是現在……有的時候一天就抽一兩包。

就連他自己都覺得有點太多了。

可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實在不知道應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排解。

慢慢的,抽煙就變成了一種可怕的習慣。

路棉心知道楚恆今天很辛苦,白天在路上折騰了一個晚上,到了晚上,還要忙工作,完全可以休息都已經是下半夜了。

即便她睡不著,也不敢輕易亂動,生怕會驚擾到他。

她見楚恆呼吸均勻,呼吸沉重,似乎睡的挺沉的。

她輕輕的將楚恆的手從自己的腰間拿開,躡手躡腳的從床上下來。

拎著鞋子光著腳走出了房間,隨手將門輕輕的關上了。

直到完全出了房間,她才將鞋子穿上。

睡不著能做什麼呢?

看電視會影響到他,用手機刷小視頻又沒有戴耳機。

她嘆息了一聲,她記得民宿的對面就是一片海灘,不如去外面走走好了。

聽說小島的治安還是非常不錯的,每個地方都有監控錄像,半個小時就會有一次巡警巡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