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卓拿出了一張孟璃的自拍照,說:“這是我的朋友孟璃,我有事找她,但她不肯見我,你們替我去求求她唄,記得在她面前賣賣慘。”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夏傑接過照片,不解問:“怎麼賣?”

蕭卓摸了摸下巴,思索了一番:“呃……就說我……就說我……”

說他被人打嘛,孟璃肯定不信。說他和蘇晴鬧彆扭,孟璃肯定只會取笑自己。

該說什麼好呢……

突然,夏傑想到了一個點子:“我想到了!我去跟她說,你的命根子被踢斷了!”

蕭卓嫌棄地白了他一眼:“去去去,命根子被踢斷了你讓她來幫忙接上啊?”

周美美:“不如就實話實說唄,你家裏藏了一隻你解決不了的鬼,讓她來幫幫忙?”

蕭卓響指一打:“行,就按照你說的去做。”

夏傑搓了搓手臂,皺着臉說:“蕭老大,你家裏的陰氣真的很重耶。除了我們,你是不是還養了其他的鬼啊?”

蕭卓往身側的牆壁指了指:“喏,隔壁就有一隻我看不見的鬼。”

“這兩天,你家裏的陰氣更重了,不,應該說那一股不尋常的氣息,又比之前重了幾分。”周美美神色凝重。

夏傑疑惑:“什麼不尋常的氣息?我只感覺到了陰氣和陽氣。”

周美美立即否決:“那道不尋常的氣息並非陰氣,具體是什麼我也說不上來,總而言之,好像從前天晚上開始,這股氣息就變重了幾分。”

蕭卓劍眉一皺,這麼說來,那股不尋常的氣息,只有周美美才能感覺得到。

周美美說,從前天晚上開始,那股氣息就變重了幾分,難道,蘇顏又去外面作妖,惹了一身事回來?

蕭卓:“不如這樣,你倆分頭行動,夏傑替我去找孟璃。周美美,你替我盯着蘇顏。”

“好。”周美美和夏傑毫不猶豫道。

“嗖——”夏傑的魂體往外一竄,瞬間飛出了窗外。

周美美依然站在原地,似乎有什麼話想和蕭卓說。

“有話就說吧,這裏就咱們倆。”蕭卓說。

周美美擡眸望了蕭卓一眼:“我想去見我弟弟。”

蕭卓:“沒問題。”

“嗯……還有……”周美美欲言又止。

蕭卓:“嗯?”

周美美似乎有點難以開口,也不知她有什麼難言之隱。

蕭卓:“有話就直說,別磨磨唧唧的。”

周美美搓了搓鼻子,低着頭說:“我還想去見一個人。”

“誰啊?”蕭卓問,這女人說話磨磨蹭蹭的,他都替她着急,有話就開門見山的說不行嗎?

周美美有些害羞,抿脣道:“高宇軒。”

蕭卓不解:“你要去見高宇軒?你暗戀他啊?”

周美美的臉頰浮起了淡淡的紅暈,宛若熱戀中的少女:“是,我暗戀他。要說起來,我這些年真正喜歡過的男人,就只有高宇軒了。和夏傑在一起,也只是爲了緩解寂寞而已。”

只可惜,她配不上高宇軒,今生註定與他無緣。

“行,改天帶你去見他。不過,我也得答應我,待你的心願完成之後,你和你的孩子,都必須跟着我去投胎。”蕭卓不容置喙道。

周美美點點頭:“好。對了,我還沒問你呢,你是鬼差麼?”

蕭卓能看得見鬼魂,又能送他們去投胎,難不成,他是黑無常或者白無常?

蕭卓眉毛一挑:“嗯,算是半個鬼差。” “叮鈴——”語落,蕭卓的手機鈴聲響起,是蘇晴打來的。

蕭卓按下了接聽鍵:“咋了,媳婦?”

蘇晴:“葉珍珍出事了。”

……

帝都醫院

“蘇晴,你相信我,我……我真的看到了一個小鬼,我說的是事實啊,你一定要相信我!”葉珍珍頭髮散亂,眼角掛着淚痕,模樣十分狼狽,她緊緊拽着蘇晴的衣袖,還時不時一驚一乍的。

此時此刻的葉珍珍哪裏還像是光鮮亮麗的大明星,活脫脫的一個瘋婆子。

蘇晴安慰着她:“葉珍珍,你冷靜一點。”

葉珍珍忽然渾身一抖,她縮了縮腦袋,整個人不停地往牀角里縮去。

她驚恐萬狀地環抱住了自己,眼神飄忽不定,不停地往大門的方向望。

“有鬼……真的有鬼……我……我不要待在這裏,有鬼啊!”

驀地,葉珍珍從牀上跳了起來,她連滾帶爬地滾下了牀,跌跌撞撞地爬起來衝出了病房門外。

Wωω¤ttKan¤C 〇

蘇晴和醫生合力拉住了她,葉珍珍發瘋似地大聲尖叫:“啊——放開我!放開我!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爲什麼要來害我!”

犯罪現場禁止撒糖 葉珍珍的情緒非常激動,彷彿被嚇出了失心瘋。醫生禁錮住了葉珍珍的身子,對蘇晴說:“病人的情況非常糟糕,我們要給她注射鎮靜劑。”

蘇晴擔憂道:“昨天她還好好的,怎麼今天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醫生也不明所以然:“昨天葉小姐的情況根本就沒有大礙,晚上值班的護士發現她在病房裏尖叫,等護士趕到的時候,她就已經暈了過去,我們也不明白她今天怎麼就會變成了這樣。待會兒,我們會給她做一個全面檢查。”

蕭卓趕到了醫院,正巧有兩個醫生從葉珍珍的病房裏走了出來。

男醫生說:“最近咱們院裏可真不太平,一連接收了好幾個精神失常的病人。”

女醫生說:“說來也奇怪,那幾個人都說見到了鬼,你說他們會不會真的撞鬼了?”

男醫生斥責道:“別瞎說,這都什麼年代了,還神神鬼鬼的。”

女醫生反駁道:“話不能這麼說,你記得前兩天被送進精神科的齊俊豪麼?五天前他還參加了記者會,整個人精神抖擻的,你沒看他被送進來的時候都成了什麼樣子?整個人瘦得皮包骨,就好像一具乾屍。”

女醫生的話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男醫生皺眉道:“對啊,聽精神科的同事說,齊俊豪和他的那個朋友,兩個人一夜之間足足瘦了五十斤,這……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女醫生神祕兮兮地說:“在我老家那邊,老一輩的人都流傳這個世上有吸人精氣的妖怪,我看,齊俊豪和江凌浩,都被妖怪給纏上了。”

兩個人一夜之間突然暴瘦這麼多,確實難以用科學來解釋。男醫生也不得不往那一方面想:“葉珍珍昨天送來醫院的時候只是普通的感冒發燒而已,她怎麼一夜之間也瘋了?你說,會不會是我們醫院……”

“你們在瞎聊什麼?”熟悉的聲音響起。蕭卓一回頭,就看到了穿着白大褂的凌逸。

那一男一女兩個醫生一見到凌逸,立馬閉上了嘴,兩人紛紛低下頭:“凌……凌主任好!”

凌逸輕斥道:“你們兩個都接受過高等教育,怎麼還在醫院裏討論這種迷信思想?若有下次,我就記你們的過!”

兩個醫生連連道歉:“對不起,凌主任,我們剛纔都是說着玩的,你……你別往心裏去。”

說罷,這倆人便灰溜溜地走了。

蕭卓看着凌逸,他身上的陰氣一如既往的重。

凌逸對蕭卓笑了笑:“對不起,蕭先生,剛纔讓你看笑話了,剛纔那兩個小年輕,都是院裏的實習醫生。現在是科學時代,他們還討論那些神神鬼鬼的,真是可笑。”

凌逸急於解釋,他容不得那些小年輕把這種迷信思想帶到醫院裏來。

蕭卓淡淡地點了點頭:“凌先生,沒想到,你也是這裏的醫生。”

之前凌楓住院的時候,也沒見凌逸在帝都醫院裏任職。

凌逸解釋道:“哦,我是上個禮拜才從區總醫院調過來的。對了,你身體不舒服麼,要不要跟我去做個檢查?”

蕭卓搖搖頭:“不了,我是來探望朋友的。”

“蕭卓。”蘇晴從葉珍珍的病房裏走了出來。

蕭卓回頭問:“晴晴,葉珍珍怎麼樣了?”

蘇晴蹙眉道:“她的情況不太好。”

蘇晴見到蕭卓身邊站着一個陌生男人,他們倆似乎還認識。

“這位是?”

蕭卓:“他是凌警官的哥哥,凌逸。”

凌逸紳士地伸出了手:“蘇小姐,我在電視上見過你。想不到蘇小姐年紀輕輕,就已經成爲了集團總裁,這實在是令凌某佩服。”

蘇晴莞爾一笑,回握住了他的手:“凌先生謬讚了。”

“凌某還得去看病人,不打擾蕭先生和蘇小姐了。”凌逸溫和一笑,往走廊盡頭的病房走去。

蕭卓望着凌逸的背影,這個男人哪怕已經走遠,但那股蝕骨陰氣依然存留在自己身側。

凌楓能看得見人的壽命,凌逸身上陰氣極重。

凌家,到底有什麼祕密……

病房裏,醫生給葉珍珍注射了鎮靜劑,葉珍珍終於安靜了下來,睡了過去。

蕭卓沒有在葉珍珍的病房裏察覺到任何異樣,他問蘇晴:“葉珍珍說她見鬼了?”

蘇晴詫異:“你怎麼知道?”

“聽剛纔出去的兩個醫生說的。”蕭卓在葉珍珍的牀邊走了一圈,確實沒有一絲陰氣,這間病房裏應該沒有寄宿的冤魂。葉珍珍,極有可能是被人故意陷害的。

而這個人,蕭卓用腳趾頭都能猜得到,劉智明!

蕭卓走到病房門前,大掌貼在了門上,手心裏微微運氣,一道金光閃閃的八卦符圖案出現在了大門上。

這一切,只有他一人能看見。

蕭卓在門上下了闢鬼符,會慢慢驅散葉珍珍身上的邪氣,同時也能驅魔辟邪,任何普通道行的小鬼都接近不了。

蘇晴發現蕭卓單手撐在門上,對着大門發呆,問道:“蕭卓,你怎麼了?”

蕭卓收回手,淡淡地掃了一眼躺在牀上休息的葉珍珍:“哦,沒事,讓她好好休息,我們回去吧。”

就在二人走出病房的那一剎那,雜亂的腳步聲從走廊盡頭傳來,男人的尖叫聲隨之而至。

“啊!鬼!有鬼!快跑啊!跑啊!”

走廊盡頭,兩個穿着病號服的男人從病房裏飛奔而出,速度極快。

一羣醫生追在他們身後:“別亂跑啊!站住!站住!” 在齊俊豪和江凌浩眼裏,身後追逐他們的醫生堪比洪水猛獸。

這倆人發瘋似地在走廊上疾跑,一路上還撞了不少人。當他們看見蘇晴的時候,卻不約而同的剎住了腳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