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風雲沉默了,端起咖啡喝着,不知道心裏在想什麼,臉上又恢復了平靜。旁邊的慕容行空也是小心地喝着自己的咖啡,現在這個狀況,也是他始料不及的。即使是他自己在葉風雲面前也不敢這樣說話,一直以來,慕容行空都是小心翼翼的。雖然很多人都認爲自己是葉風雲第二,但是,很多情況下,葉風雲心裏在想什麼,慕容行空根本就無法看透。即使是猜,也只能猜對十分之一二而已。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葉風雲繼承了他老爸的很多風格,就像慕容行空的老爸看不清楚葉風雲的老爸一樣,慕容行空,也看不清葉風雲。所以,一般情況下,他只是學習,一般不多話。

這一桌的氣氛,安寧得有點緊張,至少葉風鈴心中是這樣的…… 2005年11月12日 陰 星期五

過了一會兒,葉風雲爲他們叫的咖啡上來了。

葉風鈴心中忐忑,輕輕地捧起咖啡,抿了一口,小心地看看大家,卻發現葉風雲一點表情也沒有,眼睛盯着自己手中的咖啡,而慕容行空也是如此,而蕭揚,則是一手拿起桌上的咖啡,輕輕地喝了一口,完全沒有上流社會的優雅。

葉風雲似乎注意到什麼,看着蕭揚,說道:“覺得咖啡怎麼樣?”

蕭揚聞言,笑了笑,放下咖啡,“馬馬虎虎,而且,我喝咖啡不喜歡加糖。”

葉風鈴這下更是愣了,這蕭揚,葉風雲叫的可是他最喜歡的一種咖啡……

葉風雲皺了皺眉頭,問道:“馬馬虎虎?有原因沒有?”

蕭揚說道:“首先是加糖的緣故,我沒有那個習慣,當然喝着加糖的咖啡就不覺得怎麼樣了,然後呢,這個咖啡有點濃,似乎有點點腐朽味,讓我不怎麼喜歡。也許,是因爲每個人的愛好不一樣吧,我更喜歡喝淡一點的咖啡,喜歡光是品嚐咖啡那純粹的味道,如果加入了其他的東西,那咖啡的味道便被掩蓋了。”

葉風雲聞言,疑惑出現在臉上,“腐朽味?”

蕭揚:“是啊,腐朽味,難道你沒品嚐出來?”

葉風雲:“沒有,也許是我的味覺有點問題吧。”葉風雲看了看手中的咖啡,瞄了蕭揚一眼,說道。

蕭揚微笑着說道:“大概吧,也許是因爲我的味覺比較靈敏吧,也許是因爲你的咖啡加的糖比較多,掩蓋了那種氣味吧。”

葉風雲聞言,笑了笑,沒有看蕭揚,招來了服務生。

一個男性服務生走了過來,葉風雲問道:“這個咖啡是你泡的?”

那個男性服務生點點頭,“葉先生,難道是有什麼問題嗎?”

葉風雲聞言,笑了笑,“沒事,只是,我想問一問,你覺得我的咖啡裏面加糖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

那男性服務生驚訝地看了看葉風雲,似乎有些猶豫,葉風雲見狀,連忙道:“真的不關你的事,我只是想問一問這個咖啡加糖到底好不好。”

男性服務生聞言,似乎得到了葉風雲的保證,對於專業知識非常熟悉的他說道:“這個,葉先生放在我們這裏的咖啡都是極品,能夠親自泡葉先生喝的咖啡是我們的榮幸。不過,說實話,這個咖啡如果加了糖的話,掩蓋了咖啡的一些特殊味道,特別是您帶來的這種咖啡,如果只用咖啡和水泡比較淡味的話,可以品嚐出裏面具有一種腐朽,滄桑還有苦澀的味道。還有……”

他又猶豫了,葉風雲直接說道:“說吧,又不會吃了你。”說着,葉風雲自己都笑了起來。

看到葉風雲的笑容,那服務生也覺得自己似乎有一點大驚小怕的,遂道:“還有,這種咖啡一般都是那些經歷過滄桑的人的喝的,要麼就是五六十歲的老人家喝的,所以……”

“你是說我喝這種咖啡應該不怎麼合適吧?”葉風雲說道。

那男性服務生聞言,有點猶豫地點點頭。

葉風雲笑了笑,見他拘謹的樣子,到有一點點無奈了,遂道:“好了,謝謝你的提醒。不過,下次來別這麼拘謹了,以後,我來這裏就你負責幫我泡咖啡吧,以你的專業知識,你看看我那個咖啡該怎麼泡就怎麼泡,我想,我也該換個新口味了。”

男性服務生聞言,臉上表達出了驚喜,說道:“謝謝葉先生。”

葉風雲點點頭,說道:“好了,你去忙吧。”

男性服務生恭謹地鞠了個躬離開了。

葉風雲此刻面帶笑容,看了看蕭揚,說道:“蕭揚,你的味覺的確是不錯,幫我找出了多年來我都找不到的東西。”

蕭揚聞言,笑了笑,帶着一絲狡黠的目光看着葉風雲,“呵呵,那你應該早點請我喝這杯咖啡纔對的!”

葉風雲聽了,呵呵笑道:“恩……這到是,我的確應該早點請你喝咖啡的。”說着,葉風雲看了看葉風鈴,說道:“風鈴,以前你可是總不喜歡喝我泡的咖啡,現在找到另外一個人幫你泡咖啡了,那是不是該陪我喝一杯哦?”

葉風鈴聞言,從忐忑到放心,再到驚喜,這個心路歷程可真的是有點,“哥……”

葉風雲笑了笑,對她說道:“傻丫頭,你沒聽見你男人說的話麼,他來只是來喝咖啡的,你們的事我答應與否他都是無視了,他到是完全沒有把我放在眼裏呀!以後你可得好好教訓他呀,不然,以後他可要跑到你哥頭上來了!”

葉風鈴聞言,一時驚喜地站起來撲進葉風雲懷裏,嬌聲道:“我就知道哥對我最好了!”

葉風雲微笑着,看着蕭揚那神態自若的樣子,再看看懷中葉風鈴那幸福的表情,心中,一塊大石頭也落下了,自己的決定,並沒有錯!

而旁邊的慕容行空則頹然地喝着咖啡,雖然臉上沒有表現出來,但是心裏……

他也不說一句話,只是神色有些複雜。

蕭揚和葉風鈴陪着葉風雲喝了一會兒咖啡,然後葉風雲便叫他們走了,讓他們自己去玩去。

看着他們那幸福的身影,葉風雲心中也不禁想起了某個人,眼中有一些失神。

慕容行空也是看着他們離去的身影,苦澀一下子閃現在臉上,對葉風雲說道:“葉大哥。”

葉風雲被他的聲音驚醒,看了看慕容行空那樣子,拍了拍他的肩,說道:“行空,不是我不幫你,而是,你看看風鈴,她畢竟是我妹妹。你再看看蕭揚,雖然他的出身不如你,但是他的表現,絕對不是池中之物,與其因爲我妹妹樹立一個強大的敵人,到不如好好的結交一個強大的朋友,爲你的未來打下堅實的基礎!”

慕容行空聞言,有些驚訝地說道:“他的出身不如我?”

葉風雲有些默然地道:“你所查到的三S祕密是假的,別人僅僅用了一個小招數就讓你不敢妄動,還要求我這個救兵,你說你這幾年學的東西到哪裏去了?”

慕容行空聽了,心裏一陣憤怒,悔恨……

葉風雲繼續說道:“而且,他在我面前沒有你這種拘謹,更沒有對我的崇拜。你要知道,我也是普通人,我也會犯錯,我也會有做錯事的地方。你應該把我當作一個人,一個可以信賴的朋友,雖然在某些時候我是你的上司,但你要知道,我可以交流的真正朋友就你一個,如果你都把你自己看低了,那我在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什麼朋友了,高處不勝寒的道理你應該懂!而且,你要有所成就,你必須過掉我這一關,否則,你永遠活在我的陰影下,即使你成就再高,也無法超越自己的極限!”

慕容行空聞言,站了起來,深深地鞠了個躬:“葉大哥,行空受教了!”

葉風雲淡淡地說道:“這不算什麼,就當我把妹妹給了別人對你的補償吧。還有,你最好是跟蕭揚成爲朋友,雖然他的背景簡單,但是他個人的能力絕對不能忽視。以我的觀點來看,蕭揚屬於那種崇拜隱士高人類型的人,個人也沒什麼慾望,只要你不惹他,他絕對不會主動找你麻煩,但是如果你要是毫無理由地去惹他,他絕對可以十倍奉還給你,所以,你最好放棄找麻煩的心理。成爲朋友的話,以後你有什麼事,說不定他能幫上你的忙的!”

慕容行空聽了,點點頭,說道:“葉大哥,我知道了。”

“恩,好了,我也累了,我們回去吧。”葉風雲說完,起身向前走去。

慕容行空走在後面,看着葉風雲,心裏雖然對於葉風雲不幫自己而感到一絲憤恨,不過,他知道,葉風雲真的把自己當成了朋友,也知道他的決定是對的。

想了想葉風雲剛纔的話,慕容行空臉上浮現出了苦笑,暗自想道:如果你那麼容易被超越的,那我何必把你當坐我的目標呢?既然連你的目標都無法達成,那我又何談超越你呢?我的心裏,其實一直都把你噹噹作我的老師呀!

慕容行空暗自思索着,突然見到葉風雲走遠了,立時追了上去,我又何時能跟上你的步伐呢?

蕭揚笑呵呵地摟着美人,走在校園的大道里,整個人似乎想要飛起來似的,而懷中的美人也是興奮得不得了。

兩人在一個花園的亭子裏面坐下來,美人自然是坐在蕭揚的腿上。

蕭揚笑着說道:“老婆,怎麼樣,你老公我棒吧,你哥那麼難搞都被我搞定了!”

葉風鈴聞言,嬌聲道:“看把你樂的,還有我爸爸媽媽那一關呢,別以爲現在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蕭揚雙手摟着葉風鈴,說道:“那有什麼,反正我一定能過五關斬六將,最後抱得美人歸!嘿嘿,對了,你家應該沒那麼多關吧?”

葉風鈴笑了笑:“沒有呢,反正還有我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應該還是差不多吧。”

蕭揚立時一怔,說道:“看來我也要多找點親戚給你過過關,不然我不是太吃虧了!”

葉風鈴聞言,一手掐住他的腰,“哼,你真的是太可惡了,看我不掐得你皮開肉綻,哥哥剛纔可叫我要好好收拾你呢!”

蕭揚一陣肉疼,不過呢,是甜蜜的疼,於是,笑嘻嘻地說道:“好啊,我要接受懲罰,咱們找個牀先,我准許你罰我精盡人亡!”

葉風鈴立時罵道:“討厭……沒個正經……”

蕭揚上下其手,哈哈笑道:“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 2005年11月12日 陰 星期五

送葉風鈴回到寢室,蕭揚也自己回寢室了。

寢室幾個都在玩着電腦,而且,又是在玩遊戲。

這讓蕭揚也感覺到了一陣無聊,難道上大學就是爲了玩玩遊戲,談談戀愛的麼?至少,還是該搞一下學習纔對吧?

只是,對於蕭揚來說,自己似乎都可以去當計算機博士了,現在考個計算機專業不過是想輕鬆一下而已,說是享受一下大學生活呢,如果生活就這樣一成不變,一點波瀾都沒有,那豈不是一點意思都沒有!

這個玩遊戲,那就是嚴重無聊的表現啊!

蕭揚打開自己的筆記本,隨意點開了一個網頁,準備隨便看看這個國家大事。進入了一個比較知名的電腦網站,看了看那些論壇,發現關於“黑色星期五”的消息還在時刻發佈着,而且,今天正好是星期五呢。

這種狀況,讓蕭揚感覺到一陣感慨,這個網絡世界分級也是極其嚴重呀,真的是哪裏都有階級之分。看來,咱們還真的只有期待共產主義了。

隨意瀏覽着帖子,找到幾個有興趣的看了看,不過,那些處於低層次的交流都讓蕭揚有些乏力。最終,蕭揚看到了一個帖子到是引起了蕭揚極大的興趣,那就是有一個叫做XCC的傢伙發佈了一個公告,準備請大家合力創造一個C國人自己的操作系統。同時他發佈了他和他的團隊自己製作的一個操作系統。

對於操作系統這個東西,蕭揚自然是熟悉無比,雖然有些東西也沒有完全花心思去弄,但是在某些方面自己絕對是個專家級人物。更重要的是自己創造了熊貓,實際上每一個智能程序都相當於一個操作系統。只不過智能程序擁有了核心的智能進化代碼,某些功能不一定是製作人所瞭解的,但是,智能程序可以在進化中進行成長掌握。就像蕭揚的熊貓,剛開始的確是需要建立在WINDOWS平臺下,而現在,它自己本身就是一個操作系統,蕭揚可以直接在不進入WINDOWS平臺下使用它。

既然要做個操作系統,自然要建立一個團隊,一個人製作出來的操作系統不要說做出來了,就是做出來也是漏洞百出。在初始的時候就做一個較爲堅固的結構,絕對要比後面打補丁來得強。

蕭揚將上面的操作系統下載下來,直接點擊運行安裝程序,直接在WINDOWS安裝了這個系統,然後重新啓動了一下計算機,進入了這個簡易的操作系統。

以蕭揚的專業水準來看,這個操作系統其實仍然沒有脫離別人的思想,只要一做出來,那直接是侵犯專利權,所以,蕭揚直接讓熊貓測試了一下這個系統。

最後熊貓給出的結果是:安全度爲一個顆星,系統穩定性一顆星,系統對資源利用效率爲30%……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這個操作系統給蕭揚的感覺是極度地差,而且,還是抄襲了別人的思想!

看了看論壇的那個發帖人,蕭揚有些無奈,難道是爲了出名嗎?

不知道爲什麼,現在網絡中充斥着一些要自己製造國人的操作系統的傢伙,只是,這種人都是光說不做,還時刻煽動人心,國家弄出個什麼新產品就禁不住炫耀,等國家宣佈因爲某某原因失敗的時候,就眼中懷疑國家的能力。這些人,蕭揚真的是看起來都有點奇怪,這就是他們表達愛國的方式?

雖然蕭揚談不上很愛國,但是還是有一點集體榮譽感的。遂在這個論壇上隨意註冊了一個賬號,將剛纔測試出來的系統缺點回覆在論壇裏,同時指出了這個系統存在的專利權問題,要是讓這些瘋狂人士亂搞,做那麼多無用功,那到還不如不做!

蕭揚發出帖子,又隨意瀏覽了一下其他版面,發現都是一些毫無用處的信息,還有就是些基礎知識的問答。這讓蕭揚提不起一點點興趣,便直接關掉了瀏覽器。

卻不料剛剛關上瀏覽器,便發現了一道數據流闖入了自己的系統,被熊貓防火牆發現了,卻見那道數據流化爲了數據,通過調動記事本顯現出文字來:“你好,我沒有惡意,能夠聊一下麼,我剛纔看到了你的留言。”

蕭揚擁有絕對的自信這個人是無法侵入自己的系統的,所以,到也不害怕,在記事本里打字道:“你是誰?”

“XCC。”

“哦,那個系統是你做的?”

“是的,看到你的留言,我才發現自己做的東西是那麼的可笑。”

“恩,這個到也不是,你的有些方面還是有亮點的。”

“我知道這是一種安慰,我知道你是一個高手,我一直都在尋找一個高手指導我。可是,卻一直沒有看到,你能告訴我這是爲什麼嗎?”

“因爲高手都有自己的事情吧。”

“呵呵,那到也是。我想自己做個系統,我想知道,我到底應該學習哪些知識?”

“學習知識?該學的都要學,最好還是分工合作吧,做一個系統並不是那麼簡單的。”

“你做過?”

“我?沒有,但是我知道。”

“我感覺我在網絡中幾乎沒有找到什麼高手,我想,這個世界總不可能這麼少吧,像以前的‘流星’,‘太陽鈴’以及‘玄壁’,現在都不知道在何方,而他們也幾乎沒有在網絡中出現過,我很想知道他們去哪裏了。我相信他們不可能離開網絡的,但是,我相信我現在已經達到了以前的‘流星’那種水平,可是,卻無法發現他們的存在,你能告訴我這是爲什麼嗎?”

看到這些文字,蕭揚也不禁一陣驚訝,這個人看來真的是挺不簡單呀,以前的“流星”,“太陽鈴”和“玄壁”,都是曾經在網絡掀起過一段網絡狂潮的傢伙,而蕭揚,曾經就是以“太陽鈴”出現的,至於另外兩個,“流星”是一個專門主導進攻的傢伙,“玄壁”則是主張防守的,至於自己,由於比較全面,基本上是攻守兼備。三個人由於技術都差不多,偶爾上網切磋切磋,後來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不過大家都沒有透露過自己的這正身份。到了高中的時候,基本上幾個人都開始向智能方向發展,後來便慢慢淡出了普通的網絡世界,進入了更高層次的人工智能界。現在,他們兩個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被三大聖地的某個組織收編掉了,要麼,就是還逍遙法外,不過,也沒有了年少輕狂,在網上的走動也就是像自己這樣做一個普通用戶使用電腦,而真正要搞點什麼東西,絕對都是把自己藏得非常深的。

“你是?某個人的徒弟?”

“曾經跟‘流星’學過一段時間,曾經我的名字叫做‘飛鷹’,後來改了。”

“哦,既然這樣,那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你想發展,那就研究人工智能吧。當你寫出第一個人工智能程序,你會知道他們在哪裏的。不過,我要提醒你的是,如果你寫出智能程序,你的人生只剩下兩個選擇:一個是被收編,一個是逃亡。”

“你呢,是在逃亡麼?”

“呵呵,這個,就不是你該知道的了。還有,你那個操作系統其實沒有什麼必要研究的,因爲國家早就已經研究出來了自己的操作系統。做爲一個黑客,你不應該僅僅是看現在的技術,你也應該看看未來,未來什麼技術佔據了主導地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