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現階段對於幽冥最大的期望,就是跟她洞房。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現在她在這時候跟自己說這些,擺明就是說:只要你贏了,我就陪你洞房。

葉雄頓時血氣上涌,氣勢又上升了一個層次。

「好好打,你死了,我們也活不了。」 最強妖祖 朱雀說道。

這句話同樣沉重,說明兩女的生命,都掌握在他身上了。

「好一招破釜沉舟!」魔淵啪啪地拍起了手掌,說道:「用這種方式,來激發自己最大的戰意,看來為了這一戰,你可是廢盡苦心了。」

「魔淵,雖然我很恨你,但是不得不說,你是一個梟雄,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得那麼容易的。」

葉雄將菩提神劍從身上取了出來,落入手中。

分身變成的山嶽巨猿像是感受到他的意志一般,咚咚地敲著自己的胸口,就像天鼓一樣,響徹天際。

「殺……」

「嗷吼!」

像是心靈相通一般,葉雄握著菩提神劍,巨猿握著巨大的拳頭,一上一下,狠狠地攻了過去。

一拳,轟破蒼穹!

一劍,斬斷乾坤。

兩人剛出手,那種讓天地都顫抖的威壓,瞬間就爆發出來。

哪怕是強如魔淵,也臉色微變,沒有了剛才的輕視。

「天外魔掌!」

「天劍神斬。」

「轟天一擊!」

三種攻擊,在半空之中,以硬對硬,以勢對勢,誰也不服輸,誰也想在最開始的時候,就佔據主動優勢。

剛一出手,就驚天地,泣鬼神。

空間崩塌,星河動蕩,蒼穹悲嗚,魔風四起,金光四射。

遠遠看去,大戰的中心,早就成末日崩塌。 遠處的圍觀者,全都瞠目結舌,眼睛一眨都不敢眨。

我就是不缺錢 他們何曾見識過,這種程度的大戰。

這還是修士之間的大戰嗎?

百里風雲跟陸丹青,還能看出些東西,像幽冥跟朱雀這種,已經什麼都看不到了。

雙方速度太快,攻擊太猛,交戰的中心全都是元氣引起的空間風暴,除了從雙方的氣勢上,大概猜出雙方的戰力之後,她們根本不知道誰佔上風。

魔淵施展的是魔元,是黑色的;葉雄施展的是五行元氣,是五種顏色混合的,特別是金光,特別明顯,這是她們判斷的唯一方法。

這一場大戰,足足延續了半個小時,依然沒有分出勝負。

……

在兩人大戰的時候,從天空的各個方向,飛來無數的修士。

有正道的修士,也有魔族的魔修。

這一事件,實在是太大了,在段滄海首次用水鏡發給燕北書之後,燕北書告訴秦煌,秦煌馬上派在這星球的密探前往戰場記錄。

另一邊,魔族的人同樣趕往戰場記錄,原本只是兩者之間的大戰,瞬間就傳得整個仙魔界,人盡皆知。

周圍的修士,全都趕過來看戲,離得太遠沒辦法趕過來的修士,也找到自己朋友,或者熟悉的人,通過記錄,觀看大戰的情景。

不到半小時的時候,這一場大戰,就變成仙界直播。

引起這麼轟動,關鍵還是兩人的身份太重要了。

一個是魔族的天魔殿主,魔族二號人物;

一個是仙界萬年難遇的絕世天才,被稱之為正道的希望,前陣子才剛剛斬殺跟魔淵齊名的魔樓。

這兩人之間的恩恩怨怨,很多的人都知道,這一場大戰,定會火花四射。

「冰火爆……」

「天外飛劍。」

「心劍齊發。」

各種各樣的神通,從葉雄的劍上,源源不斷地湧出,鋪天蓋地地朝魔淵攻去。

山嶽巨猿如同蠻荒古獸,不停地揮舞著巨拳,朝魔淵身上的魔氣砸去。

只是,經過一輪連綿不絕的搶攻,依然沒有效果,葉雄當下急退出去,暫時停手。

另一外,山嶽巨猿也停了下來,化為跟葉雄一模一樣的分身,站在他身邊。

兩人跟魔淵隔著幾十公里,迎面相對。

「江南王,你就這些實力嗎,不過如此,看來我是高估你了。」魔淵聲音之中,帶著嘲諷。

但是,在葉雄看來,這更像是激將。

他想將葉雄激怒,讓葉雄繼續出手,他只需要防住,到時候葉雄元氣消耗殆盡,那時候就是葉雄的死期。

「魔淵,要不你攻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高估你了?」葉雄反嘲。

剛才一輪攻擊,葉雄並沒有施展全力,與其說是攻擊,不如說是試探。

他知道魔淵根本也沒有出盡全力,兩人都在收斂,隱藏自己的真正實力,等到對方放出底牌的一刻。

「既然你想見識,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

魔淵身上的魔元就像不要錢似的,一層層地湧出來,把天空染黑,把蒼穹籠罩,把宇宙遮住。

整個天地之間,從白天變成黑夜,一種非常可怕的法則之力,在蒼穹之上凝聚。

周圍的修士,紛紛逃竄,生怕被法則之力波及,死路一條。

「江南王,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黑暗法則。」

嗚嗚!

無數鬼哭神號般的聲音響起,頓時陰風陣陣,讓人陣陣心寒。

黑暗代表著邪惡,代表著恐懼,代表著毀滅。

周圍的人,感受到這法則威壓,實力弱的直接匍匐在地,只恨自己太多事過來看戲,求生不得。

實力強的,也感覺心神錯夠,自慚形穢,心生無邊無際的恐怖,意志力分崩離析。

「黑暗法則就是弱肉強食,強者為尊,叢林法則,江南王,你明知道非我的敵手,還敢過來送死,去死吧!」

魔淵施展八成的實力,頓時無邊無際的黑暗,帶著恐怖之極的肉體威壓,跟精神威壓,朝葉雄跟分身攻來。

「黑暗是相對的,心向光明的人,那怕只有星星之火,也有燎原之勢。」

葉雄手中的菩提神劍,散發了出一鼓虔誠的神聖之光,這股光芒就彷彿一盞明火一樣,先是照亮了自己,再照亮了分身,然後是天空。

「分身念誦光明咒。」葉雄吩咐。

分身當下盤坐下來,嘴裡念出一連串的佛號,這是佛道經文之中的光明咒,可以驅趕黑暗,迎來光明。

葉雄本來就有佛門功法護住心神,此刻又念咒經文,黑暗對於他的精神已經沒有任何的攻擊力。

隨著葉雄的菩提神劍的光芒增強,加上分身光明咒的念誦,在兩人的引領之下,周圍的光明越來越多,戰領的地盤,越來越大,就彷彿一輪太陽,一輪旗幟。

周圍看戲的修士,本來被黑暗法則威得闖不過氣來,現在見到葉雄身邊有光,紛紛朝他涌了過去。

過去的人越來越多,光芒籠罩的地方越來越大!

突然,只聽聞嗡的一聲。

像是破碎的聲音響起。

原本被黑暗籠罩的天空,瞬間明亮起來。

這種感覺,就像太陽掙扎了很久,突然從海面跳出來;就像被巨石壓住的小草牙,突然覓出一條石縫,生出一根嫩牙;就像新生嬰兒呱呱墜地,就像萬惡之人突然醒悟……

這是一種,在黑暗之中,突然遇到光明的感覺!

半空之中,魔淵的臉色非常難看,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剛才施展的黑暗法則,居然被破掉了。

黑暗法則,說得再簡單一些,就是屬於自己的絕對領域。

只要在這黑暗之中動手,自己的實力就能漲一成,葉雄的實力會跌一成,一跌一漲,對於自己會有很大的勝算。沒想到,這麼簡單就被破了。

「魔淵,你就這種實力嗎?不過如此,看來我也太高估你了。」

葉雄聲音之中滿是嘲諷,把剛才魔淵對自己說的話,原封不動,全都交還了回去。

初番交手,無論是葉雄主動出擊,還是魔淵主動出擊,雙方都沒有收穫。

大戰,開始處於膠著狀態。

……

百里圖,秦煌,羅琨,三人在得知葉雄去找魔淵挑戰的時候,第一時間相互溝通水鏡,商量對策。

此刻,他們見葉雄居然能跟魔淵打個平手,人人臉上都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這個傢伙,到底是怎麼進入半步化神的?」秦煌望著百里圖問。

「你問我,我還想問你呢!」百里圖苦笑。

先前他跟葉雄分別的時候,葉雄還只是元嬰巔峰,當時他也沒說有辦法進入半步化神。

這才十幾天時間,他怎麼搖身一變,又進階了。

「先不管他怎麼進入半步化神,還是聊聊,葉雄能不能打敗魔淵吧!」羅琨盯著水鏡說道。 「我覺得很難。」秦煌搖了搖頭,說道:「我跟魔淵交過手,他的實力不在我之下,如果打下去,我可能會輸,葉雄雖然進入半步化神,對上他還是很機會很小。」

「我反而對這個小子有點信心,我還真沒見過他吃虧。」百里圖呵呵地笑道。

「若論實力,葉雄很難打得過魔淵,但是若論這傢伙的性格的話,沒把握,他也不會去送死。」羅琨沉思片刻,說道:「站在正道的立場,我還是希望他能贏。」

「是啊,如果他贏了,對於仙界來說,意義太重大了,就彷彿是燎原之火一樣,仙界的信心會空前強大起來的。」秦煌嘆了口氣。

……

滄瀾帝國,皇城,大殿。

仙魔王站在水鏡面前,不發一言。

下面有幾十名魔族的高手,都在沉默著,看著面前的大水鏡,全都不敢說話。

這一戰的關係重大,所有人都不敢說話,生怕得罪了魔仙王,到時候引得他不高興,分分鐘掉腦袋。

由於相隔太遠,又沒有傳送陣到達戰場,哪怕魔仙王有心前往,也有心無力。

「天魔殿主是我手下最強大的魔修,除了我,整個魔族,沒有人是他的對手,對付一個區區的半步化神,那是絕對不可能輸的,你們等著他把江南王的人頭斬下去,回來我給他辦慶功宴。」魔仙王大聲說道。

他剛發話,場下就有一人站了起來,正是冥河鬼婆。

「殿下說得極是,殿下大人進入化神期千萬年,對於法則之力的運用,早已經爐火純青,表面是化神初期,實戰力甚至已經達到中期,姓葉的小子去找他,就是送死。」

「殿主大人出手,這下這小子是插翅難飛了,縱是九命貓轉世,也救不了他。」

「葉雄是仙界的精神旗幟,只要他一死,仙界就意志力瓦解,到時候魔族統一仙界,難度大減。」

「恭喜魔仙王殿下。」

「恭喜魔仙王殿下。」

場下,無數拍馬屁的聲音響了起來,聽得魔仙王哈哈大笑起來。

魔仙王笑了半晌,這才說道:「換在以前的魔淵,葉雄可能還有一線希望,現在魔淵在我的調教之下,已經實力大增,除非葉雄手中有神器,不然,哪怕他再修行一萬年,都不可能是魔淵的對手。」

「殿下英明。」

「殿下英明。」

潮水一般的歡呼起,同時響了起來。

……

與此同時。

仙界的各個角落,都在關注著這場大戰。

百族原,藍族聚居地。

藍蘭跟藍紫,站在水鏡面前,目光嚴肅地看著。

兩女的身邊,站著新雷族的雷龍,雷洛。

在得知葉雄大戰魔淵之後,雷龍跟雷洛第一時間趕到藍族告訴藍蘭,哪知道藍蘭比他們還早知道。

「這個傢伙,真是個奇迹。」

看到水鏡上,那道懸浮在半空之中的凜冽人影,藍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當年,葉雄剛飛升上來,從新雷族分離出來之後,還屁顛屁顛地跑過來找藍族幫忙,誰會想到,當初那個油嘴滑舌的傢伙,居然有一天,跟魔族的第二人戰到一起。

相比藍紫,作為族長的藍蘭,心情更加複雜,只不過,她擅長於隱藏自己,不輕易表露態度而已。

她不由得想起,當初他光著身子在湖面上躺著被自己看光光的情景。

想到這裡,她不由得一陣臉紅。

不過下一刻,她就暗暗嘆了口氣。

他注重是一個不平凡的人,自己跟他之間,何只天地之差。

她心裡突然生起了一種退位的念頭。

讀萬冊書,不如行萬里路,只有達到的地方越多,越多的危險越多,才會有遇到機緣的機會。

自己想要進階,註定不能再窩在這個角落。

相比她們兩個,雷龍跟雷洛激動得拳頭緊緊握了起來,差點就要尖叫起來。

葉雄至今還掛著新雷族族長的名頭,現在的百族原,誰不知道新雷族,誰不知道葉雄的名字,現在誰還敢動新雷族,要看看自己有幾顆腦袋。

四個目光同時看著水鏡,神色各異,心思各不相同。

但是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他們都盼著葉雄能贏。

……

在所有人都關注著半空之中大戰雙方的時候,誰也沒有料到,原本空無一人的天空,突然出現一道空間裂縫。

在這道空間裂縫之中,有一道人影漫步而出,優雅而淡然。

如果有其餘的化神修士在此看到,定然大驚失色。

如果是化身的話,一般的化神修士都能做到,但是從這空間裂縫之中走出來的,居然是一名女子的真身。

她居然能撕裂空間!

哪怕是魔神王,也無法撕裂空間,到達那麼遠的地方,不然的話,他第一時間就過這邊,找到葉雄幹掉了。

這個女子居然能撕裂空間,真身出現在這裡,那是不是代表,她的實力,還在魔仙王之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