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紫狐疑的看了陳天一眼,美眸連眨,如星辰閃動,璀璨而寧靜,一身淡雅如芳的氣質空谷幽蘭,靈動如仙,絕美傾城,模樣似在思索,但也沒有說什麼。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

陳天跟隨着葉紫走出了葉府,邁步在夏王城城中心的一條街道上,各種奇特的建築林立,寶閣懸空,仙鶴飛舞,即使是一座城池但靈氣的濃郁程度絲毫不亞於仙聖劍宗。

周圍人羣熙熙攘攘,十分的熱鬧,叫賣聲不絕於耳,這夏王城不但是凡人的極樂之地,同時也是修士的極樂之地,這裏十分的繁華昌盛,人羣中存在着一股股若隱若現的強橫氣息,道道氣血如蛟龍般旺盛,就連陳天都暗覺驚歎,這夏王城果真是臥虎藏龍!

“哇,這個糖葫蘆好漂亮!”

“姓陳的,給我拿着這把劍!”

“老闆,這個頭飾給我來一個!”

“好嘞!”

“………”陳天。

“這位姑娘還要點什麼?”

“要要,還有這個,都給我來一份!”

“沒問題,稍等片刻!”

“………”陳天。

……………………

繁花似錦的街道上,所售物品多彩繽紛,花樣繁多,無論是凡人的用具,生活物品,還是各種美食,以及修士的修煉功法、靈器、丹藥,各種奇珍異寶數不勝數,看的人眼花繚亂,葉紫這個小丫頭一逛就是大半天,買的東西都快堆成山了,而且很明顯就是把陳天當成了搬運工。

並且大部分購買的物品全都讓陳天拿着,搞的陳天苦不堪言,還好有謝雲的那枚空間儲戒,不過裏面已經有百斤龍骨,佔據了大部空間,這些東西也只是放進去了一部分,還有許多根本放不進去也只能赤手拿着了,走在街道上,人羣中不少人都以着異樣的眼光看着陳天。

“媽的,這小妮子簡直太能買了,有錢任性啊!”陳天眼皮微顫,暗暗叫苦,一臉的苦笑。

“嘻嘻,今天本小姐心情就是好,姓陳的,苦力乾的不錯,回頭我讓我爹賞你一番。”葉紫拍了拍陳天的肩膀,一臉輕笑,邁着輕靈的步伐,移走在人羣之中,彷彿一隻輕快的小精靈一般,不受任何約束,所過之處皆是留下一抹淡淡的幽香。

“呵呵,那多謝了哈……”陳天干笑了幾聲沒有說什麼。

忽然間,在不遠處的一個小巷內……

陳天感知力非凡,靈覺十分的敏銳,雙耳可清晰聽到周圍百丈之內的一切事物!

“呦,小妞長的可真水靈,今天陪爺一晚如何?”

一道放蕩不羈,且十分惹人厭的青年聲音傳入了陳天的耳朵。

“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嘿嘿,你說幹什麼?”

…………………

陳天身形一頓,步伐一止,眉頭緊蹙,輕聲自語:“呵,沒想到這裏也有人渣!”

“姓陳的,你怎麼啦?快走啊。”葉紫扭過頭,大眼睛一眨一眨,十分的靈動可愛,看着陳天問道。

“沒什麼,走吧。”

陳天並不想多管閒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況且這夏王城,高手衆多,臥虎藏龍,隨便一個都可能將陳天碾壓,且大多都隱匿在人羣之中,凡是還是小心爲妙,不能過多招惹是非!

就在陳天準備繼續走時,一聲怒喝聲傳來,讓他的身形再次一頓,同時葉紫也聞聲一驚,看向了發出怒喝聲的小巷方向,柳眉微蹙,俏臉上閃過一絲不悅………..

“啊!好你個低賤的臭**,居然敢咬老子!”

“還想跑?”

“抓住她!”

“是!”

“是!”

一個紫色的少女身影,跌撞着從小巷內快速衝出,一臉的驚慌失措和羞憤之色,顯然還有些驚魂未定,此時這名少女秀髮紊亂,青絲散落着半張俏臉,當見到大街過往的人羣之後,少女明顯長舒了一口氣,量那些混蛋也不敢在衆目睽睽之下拿自己怎麼樣!

然而,她卻低估了這些混蛋的膽量…….

“跑啊,你倒是跑啊!”

隨後,四名長相併不出衆的青年也從小巷內緩緩走出,走在最前的那名青年目光閃爍着邪淫之色,遊離在少女頗具幾分姿容的身材上,猶如一頭餓狼一般,對這名少女虎視眈眈,讓人一看就心生厭惡,明顯就是幾個混混模樣的青年!

此時,這裏發生的事也吸引了人羣的注目,惹來不少人的圍觀。

然而讓人驚訝的是,這麼多人的圍觀居然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爲少女說話,有的人一臉冷漠,有的人一臉憐惜,有的人表示同情,但更多的則都是抱着看戲的神色,始終卻未有一人站出,而當他們的目光望向這幾名青年時,臉上則有着無法掩飾的忌憚之色……….

想必,這幾名青年絕非混混那麼簡單!

“你們……你們不要過來!”少女很顯然沒有想到這些人竟然會這麼大膽,衆目睽睽之下竟然還要欺辱自己,簡直就是人渣!根本沒把王法放在眼裏!

“呵呵,不要?”青年目光邪淫,一步一步的走來,逼近少女,嘴角微揚,“我就是要了你,你又能怎麼樣?”

紫衣少女聞言心下一緊,嬌軀一顫,當看到周圍人冷漠而無動於衷的神色時幾乎感到了絕望,一滴晶瑩的淚珠緩緩劃過臉頰,這時的她,多麼希望有個人能像他一樣挺身而出……….

不行!就是死,也不能被這些混蛋給**!

一道決然,在少女清麗的眸子中閃過,這一刻,少女彷彿無懼生死!

…………………… 紫衣少女聞言心下一緊,嬌軀一顫,當看到周圍人冷漠而無動於衷的神色時幾乎感到了絕望,一滴晶瑩的淚珠緩緩劃過臉頰,這時的她,多麼希望有個人能像他一樣挺身而出……….

不行!就是死,也不能被這些混蛋給**!

一道決然,在少女清麗的眸子中閃過,這一刻,少女彷彿無懼生死!

“給我抓住她,等老子爽夠了,就賞給你們慢慢玩,嘿嘿。”青年對着身後的三名青年說道。

“是,王師兄!”

幾名青年聞聲應諾,同時邪笑着朝着少女緩緩走來,那目光彷彿餓狼一般想要將少女生吞活剝!

“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的!”少女冷聲輕喝,眸光黯淡,語氣決然,手中不知何時已經握着一柄明晃晃的匕首。

哪怕自殺,也決不能被**!

“快,阻止她!”

三名青年何嘗不知少女想要一死了之,但想死也絕沒有那麼容易,三人身形一閃朝着少女猛然撲去,想要奪下她手中的匕首,一股不弱的氣勢自三人間鼓盪而開,引得虛空陣陣嘶鳴,滾滾真元流轉而出,仿若江河般滔滔不絕,三人移步之間,隱有破空之聲!

“竟然是三名化神境修士,一名是化神境二重,一名是化神境五重,還有一個竟然是化神境八重!”陳天神念掃過,敏銳的靈覺瞬間洞悉三人的修爲!

當陳天看向那名少女時,眸光一凝,瞳孔微微一縮,口中自語:“看來今天不想惹事,也得惹事了!”

“哼!”

就在三人快要接近少女的那一刻的瞬間,陳天動了!

“喂,你別胡來?”葉紫見狀登時瞪大一對美眸,哪裏想到陳天居然如此大膽,大庭廣衆之下就敢出手,這可如何是好?!

非要出事不可!

一股似荒古蠻龍般強橫的氣息橫空席來,滔天的黃金血氣瀰漫天穹,直衝雲霄,雄渾的真元之力似汪洋般自陳天體內浩蕩而出,金光奪目,十分的驚豔與強大,他一步跨出便身立虛空,步踩玄冥之法,化作一道金色的殘影便橫擋在了三人面前!

陳天拳罩天地,雙手握拳,朝着三人狠狠壓迫而去,雙拳猛地擊出,化作滾滾洪流,兩道龍形拳勁似能吞噬天地,遮蓋了蒼穹,出手就是一記龍鎮九州!

“什麼人?!”

三人大驚,連忙運轉真氣,滾滾真元頓時席捲而出,同時撐起一道屏障,想要抵擋這一擊!

“轟!”

一聲巨響傳來,屏障轟然破碎,化作點點光斑消散虛空,三人同時倒退了幾步,身形一頓,止住步伐,目光凝重的看着陳天。

少女神色一驚,一抹訝然閃過,美眸幻滅不定,不知是擔憂,還是驚喜,口中輕聲呢喃:“竟然是他…”

三人神念一掃,發現竟然只是化神境一重天修士,頓時臉上佈滿了疑惑和不可思議的震驚之色,一個化神境一重天的修士竟能同時擊退他們三人!

然而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少年竟真的彷彿無視級別一般就將他們同時擊退,要知道這可是三名化神境修士啊,每一個雖說都修爲不一,但絕對超過陳天,這等戰力,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實際上,以陳天現在的體魄足矣與靈元境六重天修士近身一戰,並且不落下風,況且眼前區區幾個化神境修士?!

陳天根本沒有放在眼裏!

這就是萬古仙冥體的威勢,一旦突破了化神境,打破了天道壓制,若一路成長起來,其恐怖的戰力與天賦可想而知?

“你是誰,爲何要壞我們的好事?”一名青年眯着眼看着陳天問道,神色微凝,顯然是對陳天方纔所展現的戰力有所忌憚。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我的朋友,你們對她出手,我就得管!”陳天神色平靜,淡淡說道。

“可你未免管的太多了,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陳天懶得聽這些人廢話,腳踏玄冥步法,身形無比的詭異與玄奧,形如鬼魅,絲絲寒意殘留,整個人化作一道金色的殘影便朝着三人徑直衝去,渾身氣血如虹,似能貫穿蒼穹,一股拔山舉鼎般的威勢自陳天體內散發而出,這些日子陳天大小戰鬥經歷不少,一身修爲不斷的攀升之中,龍皇訣也愈發嫺熟!

“龍爪撕裂!”

“嗷!”

陳天手掌煥發着金色光華,擡手間便撕裂虛空,氣勢如虹,伴隨着若隱若現的龍吟之聲,一隻金色的巨大龍爪朝着三人之中化神境二重天的青年狠狠拍去,專挑弱的打!

“轟!”

“王師兄救我!”

青年面露驚恐之色,朝着身後的那名青年大喊,雙目之中閃過了一絲深深的懼意,感到這名少年非比尋常,體內有着極其強橫的力量,出招狠辣,霸道無邊,這一擊他絕對擋不住!

儘管這名青年本身高於陳天一線修爲,是化神境二重天,但很明顯結果是壓倒性的,這名青年當場倒飛而出數十丈遠,重重砸落在地,地面頓時寸寸龜裂,清脆的骨骼斷裂聲登時響起,慘呼一聲,當場昏闕,可想陳天這一擊是何等的力道驚人!

“竟敢傷我青冥閣弟子,你小子活的不耐煩了!”那名被三人稱作王師兄的青年頓時一步踏地,凌空而起,怒望着陳天,周身虛空凝聚出無數的風刃,凌厲無比,鋒利如刀,似能割裂虛空,如同狂風暴雨一般朝着陳天席捲而來!

青冥閣雖說是大夏王朝中所建立的附屬門派之一,但在夏王城中卻是數一數二的大門派,僅次於歐陽世家,地位超然,無人敢惹,與皇室都有一定的關係,在夏王城中幾乎是可以橫着走的存在,哪怕只是普通的外門弟子在外界也沒有人敢輕易得罪,如今還就出了一個異類,一名少年就敢在一個照面就出手打傷他們,要知道那可是青冥閣的弟子啊,惹到了青冥閣,這少年是真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嗎?

………………………… “竟敢傷我青冥閣弟子,你小子活的不耐煩了!”那名被三人稱作王師兄的青年頓時一步踏地,凌空而起,怒望着陳天,周身虛空凝聚出無數的風刃,凌厲無比,鋒利如刀,似能割裂虛空,如同狂風暴雨一般朝着陳天席捲而來!

青冥閣雖說是大夏王朝中所建立的附屬門派之一,但在夏王城中卻是數一數二的大門派,僅次於歐陽世家,地位超然,無人敢惹,與皇室都有一定的關係,在夏王城中幾乎是可以橫着走的存在,哪怕只是普通的外門弟子在外界也沒有人敢輕易得罪,如今還就出了一個異類,一名少年就敢在一個照面就出手打傷他們,要知道那可是青冥閣的弟子啊,惹到了青冥閣,這少年是真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嗎?

周圍圍觀駐足的人羣驚訝無比,有的人感到解氣,也有的人面色憂慮,這少年一旦出手,青冥閣的人絕對不會坐視不管,更多的人則是環胸而抱一臉淡漠,一副看戲的神色。

青冥閣早已在夏王城橫行霸道多時,鮮有人敢奮起反抗,大多數人均是敢怒不敢言,一些城中的大家族對他們所做的事也都睜一隻眼閉隻眼只要別惹到自家頭上就行,正因如此就連青冥閣的一介外門弟子都是極其的肆無忌憚,非常的猖獗,卻沒有一個人管。

如今一個素未謀面的少年,路見不平,英雄救美,一個照面就一拳打傷青冥閣的弟子,實屬夏王城百年難遇的一件奇事,不過更讓人感到震驚的是,這名少年,是低境界的碾壓高層,絕對是一個天才級的人物,難保不是什麼大型宗門所傾力培養的仙苗,否則怎麼如此的不顧後果就擊傷青冥閣的弟子?

如果不是無懼青冥閣的勢力,身後有大派坐鎮而有恃無恐的話,那麼陳天的做法無疑就是自尋死路,引火燒身,活的不耐煩了!

不過衆人看向陳天時,只見他一臉的風輕雲淡,古井無波,平靜如水彷彿無懼一切般的神色時,深感敬佩,哪怕身後真無大派坐鎮,光是這份氣度就足矣讓人折服!

“那不是青冥閣的外門弟子王浩麼,據說修爲已經有靈元境二重天了,那個少年的氣息也不過是化神境一重天啊,這下那個少年慘了,二者簡直是不可彌補的差距啊!”有人認出了那名被稱作王師兄的青年,頓時嘆氣一聲搖了搖頭,覺得陳天定是凶多吉少。

“區區化神祕境一重天就敢挑釁青冥閣,真是找死,光是王浩的修爲就達到了靈元境二重天,化神境能比麼?”有人則是鄙夷的嗤笑了一聲,認爲陳天不自量力。

“凶多吉少啊……少年命不久矣!”

大多數人都不怎麼看好陳天,畢竟這樣的實力差距太大了,整整一個大境界的溝壑,根本就是虐殺,沒有一丁點的懸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