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少皇,榮東,楚塵。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19 日 0 Comments

這三者間的關係,宋秋感覺因為姐夫的這一句話,突然間變得複雜了起來。 「整個聖地都在輪迴中?」林凡心驚肉跳,閃電符文在眼中更加耀眼了。

若是這整個聖地都在輪迴之中,那麼難道他所經歷的一切都是虛妄?

他不信,與獨孤家俊傑廝殺,那種鮮血飈射九天不是假的,走青石台階那種壓力,那些幻境不是的假的,最主要,他還在神魂之中特意感知了一下,從青雲梯上所獲的『兵魂』還在。

雪美人黛眉緊皺,好似自身也陷入疑惑中:「也許是我表露得不夠清楚,整個聖地的輪迴,所指的是某個大物的輪迴、或者是某樁舊事的不斷輪迴。」

林凡鬆了一口氣,若是整個聖地都在輪迴之中,那麼是不是代表,其實上他也踏進了最為未知與神秘的輪迴路?

好似冥冥中有一種聲音,讓他遠離所謂的輪迴,不要去觸碰絲毫,不然將有殺生大厄。

雪美人臉上的疑惑進去,露出思索之色:「哎……我也說不清,道不明,只不過現在聖地的發展軌跡,將要與萬年前一般,將在毀滅之中蘊新生。」

林凡臉色怪異,萬年?

那是多麼久遠的一段歲月?

凡人綿延不知多少代,星河都可成塵,滄海都將化桑田,誰人可活那麼久?

就算他們修士,可追大道而行,但就算是傳說中的虛法境大能,能活那麼久嗎?

林凡臉色狐疑起來,眼中的閃電符文熠熠生輝,莫非眼前這雍容華貴、儀態萬千的美婦,真的存活了萬載?

但這一看,又在林凡心中起了大波瀾,因為他剛剛明明看見惡魔的左臉與仙子的右臉完美交融,但現在一切皆不見了,只有一張絕美的容顏。

「我生在當代。」雪美人搖了搖頭,否認了林凡內心的猜測,自顧自的道:「萬年前,聖地出現兩個絕世妖孽,爭奪唯一劍子位,整個聖地被分為兩半,在爭奪最劇烈的時期,聖地內部大殺劫,高手差點死傷殆盡。」

林凡皺眉,這關他什麼事?

雪美人說完,停頓了一瞬,意味深長的道:「你與青麟仇怨可解?」

林凡猛然醒悟,莫非真有輪迴的事嗎?

萬年之前兩個妖孽爭奪劍子位,差點毀了聖地,那麼如今豈不是也一樣?

劍子位,他必須要奪,只有站在最高處,他才可去尋林樂瑤的蹤跡,還有另外一個與他有最親密關係的女子……

這樣一想,林凡激靈靈打了個冷顫!

好相似的一幕!

雪美人沉聲道:「千年前,現今的掌門功參造化,一隻手制服所有同代聖子,登掌門位,成一元子,而名鎮列國大陸,成最巔峰強者。」

「而到了現在,整個聖地妖孽繁多,青麟這所謂的最強不過是代號,還有上一代潛伏的聖子,上上代潛伏的聖子,誰知道他們有多強?」

「嚴格意義上來說,這些聖子依舊有競爭劍子位的資格,所以你任重而道遠。」

林凡眼波流轉,他以往總是覺得,所謂的聖地名不副實,因為弟子實力真的不算太過拔尖,就如被整個聖地年青一代視作偶像的青麟,真實修為也在煉魂境之下,最多算是半步煉魂,且各峰最強天驕,在他看來也不過爾爾。

但現在總算是知曉,聖地之所以成為聖地,就是因為他們綿延不知多少萬年,底蘊太過深厚,他現在所見到的,不過是滄海一粟。

林凡詢問道:「不知峰首為何與我說這些。」

雪美人呵呵一笑:「我想站隊啊。」

林凡心中一凜,難道萬年之前那一幕,將在短時間內重演?連雪美人這等存在,都需要提前站隊了嗎?

「我林凡從不妄自菲薄,但自問如今無論與那些有志劍子位的妖孽相比,都還要差不少,無論是從背景,底蘊、修為都遠遠不及,峰首為何?」

雪美人沉寂一瞬:「你有葯峰支持,在加上我雪玉峰,一元九峰獨佔兩峰,這等背景又有幾人可比?若是我沒看錯,你那個朋友一身劍骨,若是在好好成長兩年,當可前往劍鋒爭奪聖子位。」

「到時候若成,劍鋒也相當於站在你這邊。」

林凡劍眉一挑:「我的兄弟,我從不勉強他們為我做任何事。」

雪美人點了點頭,不去爭辯,但其實上內心想的是,當歷史的車輪向前轉的時候,誰能抵抗得住?

林凡笑問:「呵呵、峰首未答我的問題,為何在那麼多人之中,選擇了我作為支持對向。」

雪美人鳳眸一眯:「你神魂內是否有一頁銀白紙張?你在青雲梯上是否收取兵魂,你不知嗎?」

蹬蹬、林凡倒退兩步,這些東西,雪美人怎麼能夠得知?

雪美人看了他兩眼:「所謂兵魂,是第一代一元子所留、銀白紙頁、也是他所留,但其實上布置這一切的——是我。」

「什麼?」

林凡驚叫,真的不可置信,這面前美得不像話的美婦,竟然是這一切的後手?

雪美人道:「你在青雲梯上能進那個地方,帶出兵魂,能得銀白紙頁,自是你的緣法,但其實上這些都是我在若干年前留下。」

林凡臉色陰晴不定:「為何峰首不自己用之?」

雪美人苦笑:「我被人盯得太緊、且我沒那個天緣。」

簡單一句話,讓林凡心中掀起萬丈驚濤,雪美人是誰?

一元聖地九峰之一的峰首,能夠盯她的還能有誰?最起碼都是同級的存在,又或者是那最高的那位,可俯視聖地的大物!

雪人鄭重告誡:「別去探究這件事,不然你會莫名的死去,因為本座與另一人一直認為,他就是那個輪迴的人,或者那件事的輪迴節點。」

「你說我是輪迴中的一劫,這是什麼意思?」林凡詢問,因為今日談論的『輪迴』這個詞太多,讓人心慌慌的,總感覺像是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操控一切。

那是一種我的生命被人掌控的憋屈、是一種我所走的路不是我想走,是別人安排我踏向征程的難受。

「得到兵魂、得到銀色紙頁,你當知——聖物!」雪美人道。

「聖物?」

林凡心中一驚,這個詞毫不陌生,鍛魂潭底、銀白紙頁上,不止一次的接觸。

「聖物到底是什麼?」

雪美人苦笑:「我也不知,整個聖地應該也沒人知道聖物究竟為何,也許是一件可斬破天地得見永恆的至寶神兵,也許是一本可造就天神的神丹,又或者是一本可掀起腥風血雨的功法或者武技。」

林凡皺眉,這個回答太空泛,連這雪美人都不知所謂的聖物為何物?

但為何在鍛魂潭底,他卻是聽聞,得聖物者可成真神的箴言?

「但我知歷代一元子,無一不在聖物身上花費偌大功夫,特別是當代一元子,因為他的天資限定了他修為的極限,想要突破而無望,所以將這突破的契機放在聖物上。」雪美人繼續道。

「所以,你得了兵魂與紙頁,註定可謀奪聖物,這就是我站隊的原因,但若是你得了聖物,也不知是好是壞。」

林凡深吸一口氣,秘、亂、不解,太複雜了,聖地之中竟然有疑似在輪迴中的人,竟然蘊有可成真神的聖物。AQ 江南曦淡笑著望著宋顯,明白他的意思。

她覺得宋顯這個人還不錯,陽光俊朗純粹,做朋友做閨蜜,都很不錯,忠誠可靠,但是做老公,她總覺得差了那麼點味道。

就在這時,喬伊回來了,她看到宋顯,笑道:「你又來了?」

宋顯明白她語氣里的揶揄,卻笑得就像是偷了腥的貓:「必須的啊!走了,回家了,孩子們肯定都餓了!」

於是三個人帶著東西,離開了醫院,到了停車場。

喬伊和宋顯都開車來的,都希望江南曦坐自己的車。

喬伊瞪宋顯:「你和我爭什麼?」

宋顯朝她眨眨眼,說:「我說了要給南曦做飯,我不得了解下她的口味啊?」

喬伊有些懵逼,但是見宋顯都要把眼睛眨巴瘸了,就只好讓江南曦上了宋顯的車。

江南曦有些好笑,突然覺得宋顯這樣的男人也不錯,簡單快樂。

日子久應該過得簡單點,才能感受到純粹的快樂!

可是,她註定是要肩擔風雨的,她沒有必要連累宋顯!

兩輛車離開了醫院,不遠處的一棵樹下,才閃出一個人來。

他舉著手機,正在講電話:「夜總,江小姐出院了,她坐的是宋顯的車。」

在錦年會所的包間里,夜北梟已經醉了,俊美如妖孽的臉上,布滿酒紅,顯得更加的嫵媚妖冶。

可是,他的眼眸卻是清醒的。他聽到江南曦坐了別的男人的車時,手上一用力,直接把高腳杯的腿給掰斷了。酒杯滾落在他的腿上,裡面的酒,全部灑在了他的大腿上,他全然不覺。

參差不齊的斷裂口,把他的手指扎破了,血珠順著指縫往下淌,他竟然也絲毫沒有感覺似的。

他旁邊的一個俊美男人見狀,連忙上前,「哎吆,我的哥啊,你這是何必呢?」

他用力地掰開夜北梟的手指,把酒杯腿給取了出來,連同那個沒腿的酒杯,一齊扔進了垃圾桶。

而夜北梟正冷聲問電話里的人:「還有嗎?」

那個女人離開他快一天了,他迫切地想知道她的一切!

他垂眸看向自己的手腕,那裡包裹著一層白色的紗布。他轉動手腕,還有絲絲的疼傳來。

那個女人,好狠的心啊!他恨恨地想,可是又狠狠地想她!

電話里那個男人說:「之前我還看到,莫薇薇進了江小姐的病房。」

「什麼?那個女人去幹什麼?」夜北梟原本是靠著沙發椅背的,他一驚之下,幾乎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電話里的男人嚇了一大跳,說:「我也不知道她們在房間里說了什麼。還有啊,夜總,莫薇薇從江小姐病房裡離開的時候,遇到了宋顯,他們還在走廊里說話了。只是我沒聽到他們說什麼,但是他們肯定是認識的!」

「宋顯竟然認識那個女人?他要做什麼?」夜北梟喃喃地說。

電話里的那個男人,一臉茫然。

夜北梟說:「你繼續盯著莫薇薇,我倒要看看這個女人,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他掛了電話,又癱坐在沙發上,修長的大手抓起一瓶酒,就要往嘴裡灌。

旁邊的俊美男人一驚,連忙抓住酒瓶,說道:「你真的不能再喝了!」

夜北梟向他晃著自己的手腕,「你說,那個女人,為什麼對我這麼狠心?為什麼啊?」 江南曦坐到江小狼身邊,笑道:「怎麼,你被喬喬洗腦了,開始看腦殘劇了?」

江小狼撇撇嘴,指著電視上的一個古裝女人說:「你看,舅媽。我是想看看她演技怎麼樣,如果好呢,我可以給她投個資,畢竟我錢多得花不了!」

江南曦:……她該說什麼?

她也看向電視,果然認出那個古裝女人就是容黛兒。

容黛兒演技如何先不說,兒子這聲舅媽,是從哪兒來的?

「你怎麼知道,這個女人會成為你舅媽?不是,舅媽不能亂認啊!」

江南曦被自己兒子雷得都不知道怎麼表達了。

宋顯笑道:「南曦,你哥保險櫃里的戒指,其實是容黛兒的……」

江小狼卻插話說:「是我舅舅花了五十萬,從她的手裏買過來的。媽咪,你說我舅舅是不是敗家子?那戒指只值十塊錢!」

如果喬伊在這裏,她腦袋裏肯定會立刻編織出一出大戲來。可是,江南曦卻沒有那個腦細胞。

但是,雖然兒子是親生的,她也不願意讓他這麼糟踐自己的哥哥,就嗔道:「小狼,不許那麼說你舅舅。他這麼做,肯定是有別的用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