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風看著早早的小動作,嘴角帶著一絲笑意。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5 日 0 Comments

那守衛看到夜若晞竟然躲開了,剛剛想要發怒,這後面就有人走了上來,「我們天啟城過來。」

守衛直接一腳就將眼前打斷他的人踹開,隨後怒斥道,「沒看見我在和人說話?還不滾開!」

被一腳踹開的人,低垂著頭,默不作聲,而守衛再次對上夜若晞,「你們這些外人,我們天炎城讓你們進城,你們就應該謝天謝地了!別說我推你,就是我讓你現在爬進去,你也沒有拒絕的機會!」

絕世癡纏之總裁太壞 旁邊另一個守衛扯了扯這個暴怒的守衛說道,「今天不要鬧事,你不知道今天是少主回來的日子不成?到時候如果讓少主撞見,你就甭想活了!」

被拉住的守衛臉上都是怒色,但是在聽到他這句話的時候,這裡那上的表情猛然之間就變了,隨後才緩緩點點頭。

而那些原本想要爭吵著想要儘快進城的人,現在也全部停了下來,原本就是天炎城的那些人,眼中全部都帶著驚懼,就是連原本高高抬起的頭現在都已經全部都低了下去。

而那些不是天炎城的人,顯然還不明白,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我看你們怎麼一個個的都這麼怕這個少主?」

終於有人按耐不住問出了口,夜若晞在一旁當然也非常好奇地聽著,這來天炎城她一點準備都沒有,不好好的打聽打聽,那怎麼行呢?

只不過就在這時,一聲清柔的聲音從旁邊響起。

「你們也知道少主今天要回來,動作快一點,別讓人堵住了這城門。」 「若然小姐!」

這守衛看到若然的時候,立刻畢恭畢敬的站在原地,他們的臉上還帶著異常興奮的神色。

「原來是若然小姐,看來少城主今天是真的要回來了,就是若然小姐都來了。」

「那是肯定的,也不想想若然小姐最在意的人是誰,誰不知道若然小姐和少城主那就是天作之合,男才女貌,簡直就是羨煞我們一群人了。」

所有人都不由得議論紛紛了起來。

若然踩著翩然的步伐朝著守衛的方向一步步走了過去,那一襲紅色的羅裙隨風飄揚,讓人忍不住驚嘆,就好像一隻浴火的鳳凰,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著高貴的感覺。

就在此時跟在若然旁邊的小丫鬟不然指著夜若晞說道,「你是什麼人!看到我家小姐不行李也就算了,竟然也穿一身紅衣服,你以為你能比得過我家小姐嗎?」

夜若晞一下就懵逼了,「……」卧槽!這年頭就這麼干站著,颱風尾都能夠掃過來?!這不是開玩笑的吧?!

就是落風的臉上也帶著一絲疑惑,不由得把目光落在了夜若晞的身上。

夜若晞完全不準備和這個什麼若然小姐說一句話,她都不是他們天炎城的人,這事情與她來說真的沒有任何關係!

最重要的是她愛穿什麼衣服穿什麼衣服,這穿越到這裡還真的是第一次聽說,這麼莫名其妙的霸道條款!

若然的目光也落在了夜若晞的身上,眼中帶著一絲警惕,這個女人她從來沒有在天炎城看過,而且姿色還算不錯,她不由得多了一份戒心和厭惡。

畢竟對若然來說整個天炎城再也不可能找到能夠和她相媲美的女人,她絕對不會讓任何一個人入了上官宇楓的眼!

但是此刻若然卻對著旁邊的小丫鬟輕斥道,「雙兒,這位姑娘想穿什麼衣服就讓她穿,你什麼時候學會了這麼霸道的說話方式了?」

「小姐!」小丫鬟嘟著嘴顯得非常的不高興,「我說的本來就是事實,這世界上只有你穿紅衣才是最好看的,而且少城主也最愛你穿一身紅衣的樣子,這種不知道什麼地方冒出來的,不三不四的女人簡直就是玷污了這一身紅衣!」

夜若晞真的是搖頭嘆息,真是一個伶牙俐齒的丫鬟,如果沒有這麼能夠顛倒是非黑白的主子又怎麼會有這樣的丫鬟?

這個若然的人品恐怕也是有待堪憂,或者這整個天炎城從上到下早就已經習慣了如此盛氣凌人的方式。

一旁的守衛見狀趕緊開口說道,「若然小姐,這兩個人是從外邊來的,我讓他們走旁邊的小門,他們還不樂意了,這不在這裡賴上了,等待會我一定好好教訓他們。」

另一個守衛也趕緊附和道,「這整個天炎城哪個不長眼睛的敢和若然小姐穿一樣顏色的衣服,也就這種外來的。」

這位在周圍的大部分那可都是天炎城的人,他們太清楚這個城裡面誰可以得罪,誰是千萬不可以得罪的,就好像這個從外面來的女人是怎麼都不可能比得上他們的若然小姐的。

很快就有人對著夜若晞的方向怒吼道。

「喂!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不要臉,你以為你穿一身紅衣服就能夠引起少城主的注意力了?!也不想想這一身紅衣是不是你配穿的!」

「趕緊把你身上的這一身衣服脫下來!也不好好看看自己究竟是什麼身份!穿著這樣的衣服你都不知道臉紅的嗎?!」

「對!脫!現在就脫!你要是不脫,我不介意直接幫你脫了!你也不想自己在自己弟弟妹妹和心上人的面前被人直接扒光衣服的話,那就識相一點自己脫!」

早早直接就忍不住了,就算娘親一直牽著他的手示意他要冷靜下來,但是這個時候也忍不住了。

「紅色的衣服就是給漂亮姐姐穿的,有些人要有自知之明,長得丑不是錯,但是長得丑還穿著紅衣服出來嚇人那就是錯!」傲嬌的早早此刻一張臉氣得紅撲撲的。

一旁晚晚有些害怕地抱著夜若晞,這個城裡面的人真的都很壞,不但讓他們鑽狗洞,現在還讓娘親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脫衣服。

「漂亮姐姐……才……不需要……脫……,她……不好看!」晚晚指著若然,輕聲細語地說著。

孩童柔嫩的聲音,一瞬之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一時之間這城門口所有人的呼吸都是一窒,這孩子明顯說的就是若然小姐,她的意思就是若然小姐根本就不配穿這樣的衣服。

夜若晞臉上的表情越加的充滿興味,她的目光落在若然的身上,這年頭還真的有人能夠三言兩語就挑起了別人的憤怒啊。

這話聽著是讓她繼續穿著這樣的衣服,但是聽得出來的人一聽就知道若然小姐非常不喜歡有人也穿著紅色的衣服,招搖過市。

若然看著夜若晞自然看到了夜若晞臉上淡淡的嘲諷,隨後便是一臉的無所謂,彷彿他們爭相議論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一樣。

而她的目光落在那兩個孩子的身上,帶著一絲陰毒,但是若然早就習慣把這些陰毒的事情藏在後面.

但是旁邊圍觀的人可不是這麼認為的,現在對他們來說那簡直就是他們的女神被人直接給侮辱了!

「兩個小兔崽子,你們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從外面來的果然就是沒有見識!這整個城特么的誰不知道若然小姐才能夠穿紅色!」

一旁小丫鬟也是氣不過,對著兩個守衛說道,「你們兩個現在還不拿下他們!就這麼看著我家小姐這麼被欺負嗎?到時候等少城主回來了我看你們怎麼辦!」

早早不服氣的站在前面,直接擋在了夜若晞的身前,對他來說,他就是小小男子漢,是要保護自己娘親和妹妹的!

而則有些害怕地抱著夜若晞,夜若晞輕輕地拍了拍她的頭,「沒事,我在呢。」

「嗯……」晚晚乖巧地點了點頭,「風叔叔也在。」 夜若晞看著晚晚露出的笑容,也不由得笑了,這兩個小傢伙對落風倒是真的信任,或許有一天她也應該好好問一問,他們之間是不是曾經發生過什麼,讓這兩個小傢伙能夠若此信任的人,怕是真的很少吧。

若然聽到一聲風叔叔,她的目光才轉向了夜若晞身邊的男人。

這一看,就是若然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心中滿是驚嘆!

如此出塵絕色的男人她剛才竟然沒有注意到!

那一雙眼睛如星辰一般耀眼,銀色的長發束成一髻,用白玉簪子固定著,月牙色的長袍隨風飄動。

這就是上官宇楓都比不上的俊美!

這樣的男人怎麼會跟著這樣一個女人!

夜若晞看到若然看著落風的眼神,這臉上又是一臉懵逼的狀態。

這個若然的變化還真是明顯,就這麼簡簡單單地就被落風的美貌征服了?

她轉頭看著落風,對著落風曖昧一笑,而落風也是頭疼了,一看就知道夜若晞是什麼意思。

只是若然卻發現,她注意到的男人從頭到尾這目光都在別的女人身上,第一次若然感覺到了無比的憤怒,她從小就被欽定當了上官宇楓的未婚妻,整個天炎城上下誰不是對她畢恭畢敬、點頭哈腰的!

如今她竟然被這兩個人這麼直接無視!就是這兩個孩子都敢無視她!

這讓她的顏面何存!

她這個少城主的未婚妻在城中還有地位嗎?!

但是!

若然也有自己處事的方法,在天炎城所有人的眼中,她就是溫婉的代名詞,這也是若然一直給自己特意樹立的形象。

所以若然強忍著內心的憤怒,將眼中所有陰毒的目光都儘可能地收了起來,隨後對著早早和晚晚溫柔地說道,「你們是要進城嗎?」

早早小眉毛一皺,防備的看著若然,雖然他年紀小但是一看就能夠看出來這個女人一定是打著壞主意!

所以早早和晚晚的做法是非常一致的,那就是保持原來戒備的樣子,根本就不準備和若然多說一句話!

若然又一次顏面無存,她和一個孩子說話竟然被一個孩子給忽視了,這以後她還不成為整個天炎城的笑柄!

小丫鬟非常有眼見力,立刻開口說道,「你們兩個怎麼回事!真是有娘生沒娘教,我們小姐和你們說話,你們都聾了不成!我們小姐已經好心不和你們計較了,你們還想得寸進尺了是不是!」

「雙兒……」

「就是!兩個沒人教的小兔崽子……」

「啪!」

「啪!」

兩個巴掌聲音回蕩在整個城門前。

小丫鬟和大放厥詞看熱鬧的人,全都不敢置信的身手捂著自己的臉頰,隨後一臉震驚的看著夜若晞。

而所有人也看著夜若晞,因為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夜若晞直接就給了小丫鬟和開口辱罵早早和晚晚的兩人,一人一個響亮的巴掌!

這兩個人的臉上哄哄的巴掌印,幾乎把他們的半邊臉都直接打紅了。

而他們竟然沒有看到夜若晞是什麼時候出手的!

唯獨幾個人看到了不由得說了一聲,「這好快的速度……」

「可是看不出什麼實力,究竟是什麼人,這麼快的速度就不說了,竟然連若然小姐的人都敢直接打。」

夜若晞回到原地,一手牽著晚晚,隨後揮了揮自己的手。

「有些人的臉皮比城牆還厚,打得我的手都痛了。」

一句淡淡的輕諷,讓空氣彷彿都在瞬間凝滯。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著夜若晞,然後又回頭看了一眼若然,他們心中都在盤算著,若然小姐會怎麼對付夜若晞。

但是在若然開口之前,這旁邊有大把大把的人對著夜若晞直接開口大罵。

「你竟然敢直接動手!我們一起上!今天一定要把這個賤人的衣服直接扒下來!一個外來人敢打我們天炎城的人,那不就是和我們對這幹嗎?! 總裁的叛逆情人 今天扒光她的衣服把她丟出去!」

「有道理,我們一起上把她的衣服扒得乾乾淨淨,讓她光著身子出去,這種賤人有膽子……」

「說夠了嗎?」夜若晞的臉色微微一變,這種時候她還忍得下去那就真的要成聖人了,她有些冰冷的雙眸從那兩個搶著說要把她的衣服把乾淨的人身上掃過。

這種人八成就時這個若然的狂熱愛慕者,見不得自己的女神有被人有絲毫踩低的事情發生。

「你……」

若然此時適時開口,「這位姑娘,你剛才對我的丫鬟這麼隨隨便便的就動手了,都說打狗還要看主人,你這麼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過人嗎?不過打一隻狗而已,何況你的狗會護著你這個主子也就算了,還喜歡狗嘴裡面吐髒話,這種狗不好好教訓一番,以後說不定會反咬你這個主子一口。」夜若晞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目光落在若然的身上,他們還真的當她好欺負了是吧?

還沒進城門呢,這因為一件衣服都能夠這麼嘰嘰歪歪半天時間,這世界上這麼多穿紅衣服的人,他們是不是都要扒光了?

夜若晞也是醉的不要不要的,回頭看了一眼落風,「我們去天啟,這裡沒意思。」

「好,全聽你的。」落風對著夜若晞微微一笑,那笑容足以顛倒眾生,特別是若然,在看到落風著微微一笑的時候,這個人都沉醉在其中。

這種絕色出塵的男子她一定不能夠讓他離開。

「站住!當我們天炎城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你如果打得過我!我就讓你進這扇城門,如果你打不過,我就把你直接廢了!」

夜若晞看向和她說話的人,隨後緩緩問道,「你哪位?可以做主?」

那人穿著一身盔甲,顯然也是守著這天炎城城門的將士,只見那人對著若然的方向開口道,「若然小姐,屬下趙辰,希望若然小姐讓我一試。」

「這……」若然似是有些為難的說到,「趙將軍你怎麼也是堂堂一個將軍,傳出去別人會覺得我們天炎城以多欺少,最重要的是會不會覺得我們恃強凌弱?」 夜若晞卻是不慌不忙的說道,「我有兩個條件,如果你們點頭,這一戰我可以答應。」

「這……」若然又是那一副不願意見到爭鬥的樣子,但是這心裏面恐怕都要樂開了花,她的臉上滿是掙扎,一邊似乎想要勸阻這個趙辰不要比試的樣子,但是趙辰卻是一臉決絕的樣子,若然就好像也不知道該怎麼勸阻。

這所有人的目光似乎都落在了若然的身上,隨後她才轉過頭對著夜若晞說道,「這位姑娘,你可知道,這一點接受決鬥,那就是不論生死的,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那看著似乎一臉心痛,還勸著夜若晞你再好好考慮一番,我一看你就是一個弱者不可能回應的樣子,讓夜若晞不由得勾起了唇畔,這個若然明顯就是恨不得她趕緊點頭說好,卻非要在所有人的面前假惺惺一番。

「我如果說不好,你豈不是會很失望?」夜若晞對著若然挑了挑眉。

而若然在聽到夜若晞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神色果然是微微一變,眼中印度的眸光一閃而過,隨後才緩緩說道,「這位姑娘說的是什麼話,我們天炎城只要被挑戰,一旦接受都是生死不論的挑戰,我只是好心提醒姑娘,如果姑娘不願意接受卻還要這樣誤會我的心意的話,哎……」

夜若晞看著若然說到這,突然之間嘆了一口氣,就好像她真的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一樣,她的臉上也不由得染上了一絲嘲諷的笑容。

這年頭這女人的心計,這裝可憐的本領她是不是也應該學一學?

果然這旁邊的人聽到若然這麼說,一個個都開始憤怒地說道,「你這個女人真的是不要臉,若然小姐這是好心提醒你,你怎麼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你這樣誤會若然小姐的心意,就算待會比試的時候被打死了也是你活該!」

「沒錯!趙將軍!你待會千萬不要手下留情,這種女人這麼誤會若然小姐本來就應該受到懲罰!更何況竟然敢不進我們天炎城,還想去天啟城,簡直就是做夢!」

這旁邊幾個原本從天啟城來的人,聽到這戰火都燒到他們天啟城這裡了,這臉上的表情也是在瞬間變了,他們直接從隊伍裡面退了出來隨後怒吼道,「你們什麼意思!我們天啟城怎麼了!誰規定從外面來的人只能進你們天炎城了? 總裁boss,放過我 我們天啟城難道就不能進人了!」

「這把你們天炎城當一回事情了吧!要真的比試我們就賭這位姑娘贏了!」

這說話的幾個人身上穿著的衣服都較為普通,但是夜若晞卻發現在他們說話的時候,他們的身後有一個男子手中握著一把摺扇,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對著他們的肩膀似乎都是似有若無地敲了下去。

就好像無意識地碰觸,但是在那男子碰過之後,那幾個義憤填膺的人顯然強制著冷靜了下去,雖然夜若晞看他們的樣子是更加火冒三丈了,只是不得已要暫時先壓制罷了。

再看那個男子,一身的衣服雖然樸素,不過就是灰色的長衫,但是這都習慣和銀子打交道的她,一看就能看出這長衫的布料也是上品,這些人絕對不是普通人,至少在天啟城絕對有著絕對分量的任務,只是這天炎城的人沒有眼見力並沒有人出來罷了。

趙辰一聽這幾個天啟城的人竟然敢說出這樣的話,這兩上的表情就更加憤怒了,他怒斥道,「你們幾個是天啟城的是吧?今天你們也別想進這扇門!既然你們壓了賭注,那你們就看著,本將軍是怎麼贏的!」

趙辰說著目光一轉有看向了夜若晞,隨後怒斥道,「敢不敢比!如果贏了本將軍就放你進去!甚至還給你安排最好的客棧讓你直接住到你出城的那一天!」

「趙將軍這次是認真的啊!這肯定是生氣了,你們什麼時候看到趙將軍能夠這麼闊氣了。」

「也對,趙將軍平時那可是一毛不拔,這個時候竟然用最好的客棧最賭注。」

「但是如果你輸了!本將軍一定不會手下留情!一定讓你死在擂台上!讓你這一輩子都休想出了我們修羅界!」

趙辰的眼神輕蔑地落在夜若晞的身上,不過就是一個紫境低階,他已經是先天境低階了,難道還會怕一個弱者?

這次的賭注他必贏無疑,所以就算給她開出再好的條件,這個女人也絕對不可能有贏的機會!

或許旁人沒有辦法看出這個女人究竟是什麼實力,但是他的手中有查看別人實力的法寶,雖然到現在找辰也沒有想明白,一個不過紫境低階的人這速度怎麼會那麼快,但是事例說明一切,所以趙辰確實沒有絲毫的擔心。

「若然小姐你就答應吧!這可關乎到我們天炎城的顏面,你看看這幾個天啟城的人簡直就是不識好歹!他們竟然覺得我們天炎城的一個將軍,竟然比不過這麼一個外來人!如果我們不應戰,豈不是讓人貽笑大方,以後我們天炎城在天啟城的面前還有何顏面!」

「是啊若然小姐!你以後可是少城主夫人,這件事情您必須做個決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