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新一把就拉開了麵包車的車門。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9 日 0 Comments

「上。」

他一招手,狼狗就跳上了麵包車,然後在裡面抽動著鼻子,頓時就沖著女人販子汪汪直叫。

「很好,乖。」

華新拍了拍狼狗的頭,旋即一把就抓住女人販子的脖頸,把她硬生生的從麵包車裡面拖拽了出來。

「啊……」

「你幹什麼,你幹什麼?」

女人販子頓時就慌了,如同潑婦一般朝著華新臉上抓去。

啪!

華新空著的左手反手就給了女人販子一個耳刮子,頓時就把女人販子給抽的兩眼直冒金星。

「說,安安被你帶到哪裡去了?」華新沒有廢話,深邃如同星空一般的眸子凝視著女人販子的雙眼。

女人販子兩眼旋即陷入了無神狀態之中,旋即說道:「郊縣,賣給陳瘸子做童養媳了。」

「帶路,走。」華新拽著女人販子,就招呼著葉婷上了計程車。

「你也是個女人,你特么就怎麼這麼噁心拐賣我的女兒。」葉婷上了車,就沖著女人販子抓扯著。

「婷姐,你別傷心了,趕快找到安安要緊。」華新不由抱住葉婷,安慰著道。

「我的安安,她還那麼小,她怎麼能那麼狠心。」葉婷不由把頭埋進華新的懷中哽咽著,抽泣著。 「叔叔是大壞蛋,哪裡有棒棒糖!」安安坐在陳瘸子的雙腿上扭動著屁股撒嬌。

「叔叔有棒棒糖的,你再找找?再找找?」陳瘸子沖著安安的胳肢窩,就是一陣逗弄。

「咯咯,咯咯。」安安被陳瘸子逗的咯咯直笑,在他的雙腿上不斷的扭動著。而安安的每一次扭動,都讓陳瘸子感覺一陣舒服,尤其是當靠近那裡時。

「嘎嘎,叔叔給你個小提示。」陳瘸子沖著安安笑道,「你親叔叔一個,叔叔就告訴你。」

「好哇。」安安旋即就在陳瘸子的臉上波了一個。

「這裡這裡。」陳瘸子還恬不知恥的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恩啦。」安安小菇涼撅著嘴就沖著陳瘸子的大嘴波了那麼一下。

「安安真乖。」陳瘸子捧著安安的小嘴,使勁的親了口,旋即哈哈笑道,「叔叔給你一個小提示,看你能不能找到棒棒糖哦。」

「叔叔快說,叔叔快說。」安安興奮的扭動著身子,讓陳瘸子心裡y邪之念越來越盛,而且來至安安扭動時磨蹭的感覺讓陳瘸子也感到亢奮,已經……

「棒棒糖當然就在叔叔的褲兜裡面呢,你仔細摸摸看,就能摸到棒棒糖了。」陳瘸子沖著安安眨著眼睛。

……

「這裡就是陳瘸子的家。」女人販子帶著華新、葉婷直接到了郊縣一處農家平房外面。

「汪汪汪!」女人販子指著農家平房時,狼狗也從車上跳了下來,沖著農家平房跑了過去,並且狂叫著。

唯你是圖 「婷姐,看來就是這裡,我們過去。」華新沖著葉婷說道。

「安安,安安。」葉婷完全不管不顧了,心中只有安安,從車上跳了下來,就狂奔了過去。

「砰砰。」葉婷使勁砸著房門,「你還我安安,你還我安安。」

「婷姐,我來。」華新一閃就到了葉婷身邊,猛得一腳就踹了過去。砰,房門頓時應聲而開。屋子裡面的一幕頓時就映入了華新、葉婷兩人的眼中。只見安安坐在陳瘸子的雙腿,手上抓著陳瘸子的……一臉奇怪的道:「叔叔啊,這就是你藏的棒棒糖啊,你藏的好深,好大的棒棒糖哦,快給安安嘛,快給安安嘛。」

「嘿嘿,叔叔這棒棒糖很好吃的,你要不吃吃看。」陳瘸子一臉y邪的笑意。

穿書之春風滿地 可陳瘸子臉上的笑意還沒消失的時候,也被敲門聲給驚動,扭頭看了過去。

只是,他哪裡知道華新的動作這麼暴力,也這麼快,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房門就應聲而開。華新和葉婷頓時出現在了門口,而陳瘸子和安安兩人的話就這麼的傳進了華新和葉婷兩人的耳中,而安安正坐在陳瘸子的腿上,雙手握著……

「啊……」葉婷見此一幕,整個人都不好了,變得憤怒,臉色青,指著陳瘸子的手都在顫抖,「你……畜生,禽獸!」而華新見此一幕,冷冽的眸子裡面閃爍著肅殺之氣,濃濃的殺意四散開來。

「老流氓,老娘和你拼了。」葉婷一臉憤怒,雙眼噴著火的沖了上去。

「媽媽。」安安見到葉婷,頓時就興奮了起來。

「你們幹什麼,這裡是我的家。」陳瘸子不由抱著安安,看向葉婷和華新兩人。

「什麼。」安安一句話說出口之時,陳瘸子這才反應過來,不由看向葉婷,「你幹什麼。」

陳瘸子旋即把安安抱了起來,不讓葉婷去搶。

「這是我女兒,你快還給我。」葉婷說著話,就去搶奪安安。

「什麼你的女兒不女兒,我還說這是我女兒呢。」陳瘸子剛剛才花了一萬五買了安安,怎麼願意把安安給葉婷。

「臭叔叔,壞叔叔,安安要媽媽,安安要媽媽。」安安被陳瘸子控制著,便伸手廝打著陳瘸子。

「你讓開。」

陳瘸子一把就掐住了安安的脖頸,隨手就抄起了一把刀子架在了安安的脖頸上,道,「她是我花幾萬塊錢買過來的,你們想要回去就要回去啊,那我的錢呢。」陳瘸子也知道安安認識人,再狡辯也沒什麼用。

「你別過來,我一緊張可沒個輕重,劃破小菇涼的臉還是脖子上的血管,我可不負責。」陳瘸子不由威脅道。

「別,你別動安安,我給你錢,我給你錢。」葉婷見到陳瘸子用刀挾持著安安,頓時就不敢輕舉妄動了。而這個時候,華新才從後面慢悠悠的走了過來。並沒有因為他挾持著安安,就停下了腳步。

「你,你別過來。」

「這是你們的女兒又怎麼樣?他是我花幾萬塊錢買過來的,就是我的,你們要要回去,那我的錢呢?」陳瘸子刀子架在安安的脖頸上,激動的說道。

「明年的這個時候,我會給你燒錢的。」華新慢悠悠的走向陳瘸子,陳瘸子雖然挾持著安安,卻不敢動手,還在他緊張該怎麼辦的時候,就被華新掐住了脖頸,一隻手抓住了他持刀的手上。

「華新哥哥。」安安沖著華新甜甜的叫了聲,旋即沖著葉婷,不由撲進了葉婷的懷裡,「媽媽。」

「如此禽獸不如之人,該死!」華新一把掐著陳瘸子的脖頸,一把握住他持刀的手。手上慢慢的用力,陳瘸子手中的刀子慢慢的轉動著方向。

「啊,疼疼疼!」陳瘸子持刀的手被華新大力扭著,頓時疼的慘叫出聲。與此同時,他低頭看去,只見刀子慢慢的對準了自己,然後慢慢的捅進了自己的小腹,刀子進去的很慢很慢,半響才完全捅進了他的肚子裡面。

「啊……」

陳瘸子頓時就慌了,「我錯了,不要殺我,我不要錢了。」

華新根本就不聽陳瘸子的話,刀子被他抽了出來,噗嗤一聲再次捅了進去。

「啊……」

「你瘋了,你瘋了!」

陳瘸子驚懼了,瞪大了眼睛恐懼的看著華新。

噗嗤!

噗嗤!

噗嗤!

華新收回來的刀子,旋即又捅了進去。

一次又一次,快准狠!

而陳瘸子旋即便沒了氣息,就這麼死掉了。

「啊……」

「老弟,老弟,你……」葉婷沉侵在找到安安的喜悅之中,可是,此時此刻見到這一幕,葉婷頓時慌了。

(本章完)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老弟,你……你殺人了。」葉婷連忙捂住安安的眼睛,並且把安安拉到了自己的身後,「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葉婷一顆心頓時慌亂了起來。

「婷姐,這種人渣就不該活在這個世上。」華新冷漠的說道,同時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boss溺寵:老婆,跟我回家吧 「可是,殺人是犯法的,是要坐牢的,你殺了他,你怎麼辦?你會坐牢,甚至可能死刑……婷姐這不是毀了你么?婷姐一輩子也不會安心的。」葉婷又是自責又是內疚,肩膀不停的顫抖著。

「婷姐,我不會有事的。」華新心神一動,陳瘸子的屍體就被華新丟進了萬象山河圖之中當肥料去了。

「這……怎麼回事?」葉婷抽泣著,抹著眼角的淚水。儘管她沒去看華新手中的陳瘸子,但還是感覺眼前一畫,陳瘸子驟然就不見了,只有華新身上和地上的血跡說明剛剛生了什麼事。

「沒怎麼回事。」華新淡淡的說道。

「人呢?」葉婷不由四處張望著,還向華新背後看去,都沒有看見陳瘸子的身影。

「婷姐,你說什麼呢,我們走吧。」華新不由擦拭著手上的血跡。

「哦哦。」葉婷一臉茫然,但見不到陳瘸子的屍體,她就不由感到一陣迷惑了,下意識的還以為自己是看花了眼。

「你……喪盡天良。」葉婷不由拉著安安就向著外面走去,隨後就看見了門口被華新迷魂術控制起來的女人販子,一想到自家安安這麼小的年輕就要遭到毒手被人侮辱,她就氣炸了肺,渾身顫抖著,一個耳光就抽了過去,「你怎麼不去賣,你怎麼不去賣自己的兒女啊,簡直沒人性,你會遭到報應的。」

「啪。」

就在葉婷氣得還在抖的時候,華新的一隻手就伸了過來。

「啊。」

女人販子這個時候也從迷魂狀態之中清醒了過來,眼神略顯慌亂的撇著葉婷以及華新兩人。

「你們幹什麼?」

「想打人啊,我沒招你們惹你們,你們敢動我,我就報警。」女人販子還想狡辯。

「媽媽,就是這個阿姨說帶安安去見你。」這個時候,安安不由指著女人販子道。

「你個沒良心的,你一定不遭到報應的。」葉婷見她現在還在狡辯,不由狠狠的抽了她一個巴掌。

但華新卻不再給女人販子任何機會,手上的力量越來越大。

「疼,疼,疼。」

女人販子不停的哀嚎著,伸手使勁的扒拉著華新的手。

不過,華新沒搭理她,手上的力量也是越來越大。

「我錯了,我錯了。」

「咳咳,你放了我,咳咳。」

女人販子見到華新一臉冷漠肅殺,越來越疼,越來越是窒息的感覺傳了過來,不由害怕了起來。

「老弟,我們報警送她這種沒良心的去坐牢。」葉婷怨恨的說道。

「不用了,太麻煩。」華新冷漠的說了句,猛然用力,隨著一陣咔嚓聲響傳來,肉眼就能夠看見女人販子的脖頸被華新給硬生生的掰斷,眼珠子暴吐,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樣。

「啊……」葉婷驟然一驚,慌亂的道,「老弟,你你你……」

這次親眼所見,葉婷內心不由緊張慌亂了起來。

只是,還不等她指出華新殺了女人販子的時候。

華新的心神沉入萬象山河圖之中,就把女人販子的屍體給進了進去。

一個大活人,就這麼從眼皮底下消失了,葉婷頓時就懵逼了,腦門上寫著大大的三個字,怎麼回事。她不由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確實沒有了女人販子的蹤影了。

「老弟,你會大變活人,是你把他們變沒了的么?」葉婷腦子也轉的比較快,下意識的問道。

「嗯。」華新淡淡的點了點頭,也不願意多說,「我們走吧。」

「好。」葉婷撇了一眼華新身上和手上的血跡,同時還有地面上的一絲血跡,便想到了陳瘸子被華新給捅死了,不是自己眼花了,而是華新大變活人把他變沒了。

「安安。」葉婷同華新隨後就上了計程車,葉婷摟著安安,彷彿要把安安給融化了一般。

華新透過後視鏡撇見了後排座位上的兩母女,也不由欣慰的點了點頭。

隨後,計程車就直奔蓉城市區而去,便到了葉婷和老唐兩人經營的中餐館里。

「安安,我們回家了。」葉婷抱著安安進了中餐館裡面,進了自家門,再抱著安安,葉婷有種特別踏實的感覺。

「媽媽,好亂哦。」安安像個小大人似的環視了整個中餐館大廳一眼,道,「媽媽爸爸太懶了。」

「哈哈。」雖然中餐館確實很亂,但安安安全了,葉婷別提多高興,抱著安安就不由親了起來。

「走,我們回家。」葉婷不由拉著安安的手道,同時扭頭看向華新,「老弟,你身上有血,你也上去沖一衝,婷姐再給你拿件老唐的衣服給你穿。」

「不用了。」華新搖了搖頭。

「怎麼能不用。」葉婷不由責怪的道,「你身上那可是血,要是被追查起來……」葉婷不敢去想象那種後果。

「好。」為了避免葉婷擔心,華新答應了下來。

「走,安安。」葉婷拉著安安就進了大廳後堂,旋即經過樓梯就到了二樓。

二樓才是葉婷和安安兩母女平時居住的地方。

「安安肚子餓不餓,媽媽給你做吃的。」葉婷拉著安安,溺愛的揉著她的頭道。

「安安要看喜羊羊,吃冰淇淋。」安安仰著小腦袋道。

「好好。」找到了安安,葉婷特別開心,笑著答應了下來。

「安安你坐好,媽媽給你準備冰淇淋去。」葉婷把安安安頓再沙上,便去冰箱裡面拿冰淇淋去了,同時對著華新說道,「老弟,婷姐給你拿身老唐的衣服,你這衣服就丟了。」葉婷撇了一眼華新衣服上的血跡道。

「嗯。」華新不由點頭。

「老弟,這件給你。」葉婷從衣櫃裡面拿了一件老唐的衣服就遞給了華新,同時催促道,「快換上,把你身上那個脫了給婷姐。」

(本章完)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第446章

「好吧。」華新旋即就脫掉了身上的休閑服遞給了葉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