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總,你出了平南高速公路收費站就把車往路邊靠,我在路邊上,一輛‘帕薩特’警車!”電話裏尹峯幾乎是喊着說。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一時間,莫嘯天覺得很是奇怪,尹峯怎麼會在這裏呢!?他好像還看到自己的車了!莫嘯天探頭往收費站那邊看,卻沒看到什麼,“你小子是大仙啊,你怎麼知道我已到收費站了?”

“哈哈,我當然有祕密武器!”尹峯笑着說。

“別停車了,你發動車子,我這邊車上有病人,你馬上帶我們去平南最好的醫院!”莫嘯天叫道。

“啊?那行,我現在就開警燈,你出來就跟着我!”尹峯一聽莫嘯天這麼說,也不知道病人的情況有多嚴重,他很緊張!

莫嘯天第一個出來收費站,馬上就看到了路邊上那輛閃爍着警燈的“帕薩特”,等後面兩輛車都出來了,莫嘯天立刻摁了摁喇叭,尹峯的車立刻啓動往前開去,莫嘯天的車隊緊緊跟上……

莫嘯天還真是不知道,樑戈也從來就沒有告訴過他,尹峯如今不再是樑市長的祕書了,年後他被任命爲平南長寧縣的常務副縣長了!

長寧縣距離平南市只有三十多公里路程,而平南“松鶴堂”陵園其實是建在長寧縣的境內!是故樑戈早已拜託尹峯,包括將陳羽菲母親的墓遷至“松鶴堂”陵園,以及置辦陳羽菲父親的墓地,這都是尹峯親力親爲,找到陳羽菲堂兄陳孝忠一起辦好的事情!

【今天才知道《夜刺》上了無線網站,爲此特加更一章!在此向手機書友問個好,同時請無線書友們原諒,前面章節有些改動,如閱讀時有疑問,請留言,郎爺會一一答覆!】 此時雖然還不到六點,但因爲天氣的原因,平南市區已是燈火闌珊。

十三歲就離開了平南的陳羽菲,這些年因爲工作和其他的原因,一直就沒有回過平南。是以當“輝騰”穿梭在平南市區繁華的街道上,陳羽菲已經絲毫找不到當年的記憶!

在“帕薩特”警車帶領下,四輛車很快就開進了平南市人民醫院門診大樓前的停車場。

警車一停穩,一個警察從駕駛艙下來,看上去是個很精幹的中年男子,然後莫嘯天又看見尹峯也下了車,撐起了一把黑傘……那個警察則撐着傘,指揮着着莫嘯天的三輛車依次駛入車位。

尹峯則向莫嘯天的車前走過來,等莫嘯天一下車,兩個人就來了個熱烈的擁抱,莫嘯天笑道“尹祕書你啥時候到平南來了?我怎麼不知道呢?”

尹峯哈哈笑着,“我是塊磚,革命事業的磚,哪裏需要就往哪兒搬!你不知道很正常,我現在告訴你也不遲嘛,本人現在深入基層,是爲了更好地爲人民服務,九品芝麻官,長寧縣的副縣長,哈哈!”

“靠,姓樑的小子也不告訴我,回頭老子找他算賬!”莫嘯天說。

“那你不能怪他,那時候你還躺在醫院裏呢!”尹峯說。

“哦,對了,快把孩子送進去,那孩子燒得很嚴重,老在咳嗽!”尹峯的話提醒了莫嘯天。

“誰的孩子!?”

尹峯收起了笑容,連忙朝那個警察喊道,“老肖,趕緊給你老婆打個電話,是個孩子病了!”

“好, 我這就打!”

中年警察說着就從口袋裏掏出來了手機……

打完了電話,中年警察走到了莫嘯天和尹峯的身邊,“不着急,我老婆馬上就出來!”

尹峯介紹說:“莫總,這是長寧縣公安局的副局長肖希國,我的高中同學,也是濱海人!”

“你好!”莫嘯天跟肖希國一握手,感覺到這位副局長的手掌很粗糙,手指骨節也很突出,看來此人在拳腳上是下過一番功夫的,因而莫嘯天不由地多看了肖希國幾眼。

肖希國一張國字臉,臉上剛毅有餘,憨厚有加,他對莫嘯天說:“莫總,我上次回濱海,聽尹峯說了你在醫院勇救人質的故事,真是佩服!”

“呵呵,那是趕巧碰上,想躲也躲不了的!”

莫嘯天謙虛了一番,“你愛人在這家醫院?”

“是啊,還真巧,我老婆今天剛好當班,我給她打個電話,你們別急!”肖希國連忙說

“他老婆是平南市人民醫院的兒科醫師,名聞遐邇!”尹峯笑道。

“那真是太好了!”

莫嘯天臉上一樂,忙衝着下車來的莫昭君喊道,“昭君,你和那位姐姐一起帶孩子過來!”

“好的!”莫昭君答應着,忙撐起來那把花傘,將車上的那個女子和孩子接了出來。

“走,你們跟我來!”肖希國衝着那個抱孩子的女子說道。

女子千恩萬謝,抱着女兒和莫昭君一起,跟着肖希國往醫院門診樓大門口走去……

這當兒,陳羽菲也下車來了,莫西施趕緊過去爲她撐起了一把雨傘。將骨灰盒輕輕地放在了座位上,陳羽菲這才走過來,“小尹,你好!”

“你好,陳董!”

尹峯跟陳羽菲打過了招呼,回頭朝後面纔下來警車的一男一女叫道,“老陳,你還不快過來?你妹妹在這兒吶!”

一男一女趕緊跑過來鑽進了尹峯的傘下,男的正是陳羽菲的堂兄陳孝忠,一個身材瘦削倒也英挺的中年男人,他身邊的那個女孩,是他的女兒陳一冰,去年大學畢業,現在SH工作。陳一冰也是回平南來掃墓的,她的母親前年病逝了。

“哥!”陳羽菲欣喜地迎上前去,跟陳孝忠擁抱在了一起。

當年離開平南時,陳孝忠還是個英俊的大小夥子,這二十多年來,兄妹倆也僅僅見過兩次面而已,還都是陳孝忠出差到京城纔有的機會。陳孝忠是陳羽菲平輩當中唯一的親人了,這是指有血緣關係的,莫嘯天不算!

“姑姑!”陳一冰在一旁拘謹地輕喚一聲。

“哎,是一冰?”陳羽菲側頭一看,欣喜地問道。

“嗯,姑姑,我是一冰!”陳一冰笑了。

莫嘯天將目光往陳一冰看過去,這時候他驚奇地發現,這個陳一冰竟然長得像極了陳羽菲,要說有什麼不同,那也僅僅是氣質上的區別,一個滿臉稚氣,一個成熟沉穩!

“天吶!”陳羽菲驚歎起來,因爲她也忽然感覺到,面前的陳一冰活脫脫就是自己年輕時的翻版!

“菲妹,我不是早跟你說過了嘛,現在你相信了吧?冰冰跟你的樣子簡直就是一模一樣的!”陳孝忠望着一臉驚異的陳羽菲笑呵呵地說。

“是啊,真是太像了,這簡直就是雙胞胎嘛!”

“天啊,這個一冰妹妹可以做菲姐姐的替身了!”

“真漂亮哦……”

莫西施、莫貂蟬和那幾個女孩子都圍了過來,看看陳羽菲,又看看陳一冰,嘰嘰喳喳地鬧開了!

陳羽菲把陳一冰攬進了自己的懷裏,真是要多喜歡就有多喜歡,“我也只是聽忠哥你說說而已,哪裏知道這小妮子那麼像我啊?喜歡死我了!一冰,快告訴姑姑,你現在在做什麼呢?”

“姑姑,我現在SH,才參加工作呢!”陳一冰被陳羽菲抱着,那種親情令她覺得這個姑姑很是親切。

“你在SH做什麼工作?”陳羽菲繼續問。

“冰冰大學裏學的是酒店管理,現在SH一家五星級酒店做管理!”陳孝忠笑着替女兒回答。

“真的?那太好了!”

陳羽菲說着連忙返身對莫嘯天說,“嘯天,你聽到了嗎?我侄女兒可是學酒店管理的,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莫嘯天心領神會,但他只含笑着點頭,沒有說話。

陳孝忠和女兒陳一冰當然聽不懂陳羽菲話裏的意思,陳一冰只是望着大家甜甜地笑着。

“你們先聊,還在下雨,就上車聊吧,我跟尹縣長先進去看看那個小女孩!”

莫嘯天跟大家說了一句話,然後就和尹峯一起離開了……

如果不是怕萬海濱找到自己,林茹是絕不會想到要開車回SH的。而從濱海開車去SH,平南是必經之地。

出門時,保姆就說女兒月月好像有點兒發燒,因爲跟萬海濱的事情,林茹就忘了這事!等她開車上了濱南高速,才發現女兒的神色實在有些不大對勁,好像真的病了,這幾天的天氣不太好,孩子可能是感冒了!

路上,林茹伸手去摸月月的額頭,結果嚇了她一跳,女兒的額頭滾燙!也就這麼一個動作,差點就導致了一場嚴重的撞車事故,至今想起來林茹還心有餘悸!好在對方不但沒有刁難,還讓那個叫莫昭君的漂亮女孩子替自己開車,這一到平南又忙上忙下,真的是太感謝他們了!

平日裏,林茹深居簡出,萬海濱的事情她基本上一概不知,因此,包括濱海場面上的一些事情,林茹更是知之甚少!莫昭君在車上跟林茹有所交談,但她所說的一些情況,林茹也根本不太清楚!

如今,做什麼都講究個關係,到醫院看病也是這樣!可能真是因爲天氣的原因,這個時候掛號處還排着長隊,幸虧肖希國的老婆劉小蘭一接到電話就出來了,要不然掛號都還要等上半天!

劉小蘭是平南市人民醫院的兒科主任醫師,今天她剛好當班,所以連掛號也免了,幾個人帶着孩子直接就進了診室……

等莫嘯天和尹峯找過來時,劉小蘭已經幫月月檢查完了,基本上可以斷定,孩子是因爲感冒引起的急性肺炎,需要立即治療!

林茹依照劉曉蘭的吩咐急急忙忙辦好了月月的治療手續,直到孩子送進病房,安靜地躺在病牀上開始輸液,她心裏頭這才鬆了口氣,也這纔想起來要再次感謝身邊這麼多的好心人!

“林女士,你這是要到哪裏去?”莫嘯天問林茹。

“你……你怎麼知道我姓林!?”林茹大吃一驚。

莫嘯天笑了笑沒回答……

“這位姐姐準備去SH,SH離這裏還有多遠呀?”莫昭君回答了哥哥。

濱海到SH近一千多公里路,高速可以直達,照理說也不算太遠,只是對一個看起來非常富有,且帶着個那麼小的孩子的柔弱女人來說,這事情就有些奇怪!

莫嘯天想,這樣的天氣,老子會讓自己的老婆帶着女兒,開一千多公里的路去SH嗎?這顯然絕無可能!

“實在是太感謝你們了!這位先生,你們把車開去修理吧,修理費我來付,好嗎?”林茹表情還帶着些疑惑,她看着莫嘯天,心裏在嘀咕,他怎麼會知道我姓林,他知道我是誰嗎?可千萬別是萬海濱的什麼朋友哈!

莫嘯天擺了擺手,“你也不關心自己的車?我看你那車雖然傷得不嚴重,但只怕修理費不會太便宜哦!”

林茹莞爾一笑,“我還真沒注意,問題應該不大,到了SH再說吧!”

“最好還是明天有時間一起開去修理廠檢查一下吧,這裏到SH還遠着吶!我說你也真能吃這個苦,坐飛機去多好呀!”莫嘯天由衷地說。

林茹勉強笑了笑,卻沒有回答莫嘯天的話,不過,莫嘯天已經從她臉上的表情裏看到了一絲無奈,還有感傷…… 這女人心裏怕是有什麼事情,該不會是受了什麼刺激,這不會是要離家出走吧?莫嘯天這麼想着。

“林女士,你在平南有熟人嗎?我看你車牌號是濱海的,要不,給家裏人打個電話說一聲……”莫嘯天說。

“不要!”林茹突然叫了起來,聲音還有些誇張,讓所有的人都小小地吃了一驚!

硬漢的娛樂圈 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林茹趕緊又說,“不用了,謝謝你們了,真的,我自己能處理好的!”

莫嘯天想了一想,“這樣吧,昭君你先在醫院裏陪着這位姐姐和孩子,我們安頓好之後,我會讓人給你們送吃的來!”

“不要不要,這樣也太麻煩你們了,真的不要!”林茹急忙說。

“沒關係的,我看你這樣,一個人也夠嗆,就不要再客氣了!”

莫嘯天回頭對尹峯說,“縣長大人,咱們走吧!”

“等……”

林茹欲言又止,她還想搞明白,這個年輕男子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姓氏,可聽他剛纔說的話,又好像並不知道自己跟萬海濱的關係,是以,林茹猶豫了,沒有再問下去。

“你還有什麼事嗎?”莫嘯天站住了身體,回頭問道。

“沒、沒、沒了……”

林茹竟有些慌亂,她感覺到,這個年輕男子的眼睛裏似乎有一種很奇怪的東西,好像能穿透一個人的心臟,令人驚慄,給人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嗯……有事你跟我妹妹說也一樣,等會兒有時間我們再過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莫嘯天也奇怪,跟這個女子說話,自己好像會特別柔情。

莫嘯天竟不敢直視林茹的眼睛,轉身跟尹峯、肖希國、劉小蘭離開了病房…...

莫嘯天確實已經知道了林茹的名字,在車上,陳羽菲根據“法拉利”的車牌號碼,用她的那臺軍用手機很快就查到了車主的信息,而根據林茹的身份證號碼,莫嘯天和陳羽菲又知道了林茹畢業於SH戲劇學院!

不過,陳羽菲倒是沒查到,林茹還有一個她和莫嘯天都可能會吃驚的身份:萬海濱的妻子!

出來門診大樓,陳羽菲那一幫人並沒有上車去,而是站在大門口屋檐下避雨閒聊。這邊莫嘯天幾個人一出來,就聽到送出門來的劉小蘭突然驚呼,

“我的媽呀,羽菲,你是陳羽菲嗎!?”

陳羽菲正面向莫嘯天等人,一聽莫嘯天身邊那個女大夫在叫自己,她一臉疑惑地看着劉小蘭……

“我是小蘭呀!”劉小蘭非常興奮地大叫。

雖然二十多年沒有見面,但因爲陳羽菲變化確實不大,劉小蘭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陳羽菲,而且站在那裏的竟然有兩個陳羽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