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青鋒,你是不想幹了是吧?!”萬歸一冷哼一聲。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若青鋒悲憤交集:“老子早就不想幹了,你愛咋辦就咋辦!”

“那好!從今日起,若青鋒革除六長老之銜,貶爲鑄劍坊執事長老!”萬歸一也是一口怒火,直接就下了命令。

“有本事直接將我逐出宗門啊!”若青鋒也是一口老氣咽不下去。

而另一邊,夢星辰恢復了些冷靜,將重傷的獵天貂重新放回懷中,古井無波的看着萬歸一、馳義、以及龍少仁。

“外公,不要爭了,從哪兒跌倒就要從哪兒爬起來!”夢星辰冷靜了下來,生怕外公再受到牽連,“總有一天,我夢星辰會讓整個紫霄天劍宗匍匐在我的腳下!”

夢星辰的肩胛骨開始咔嚓咔嚓作響,在身體在自動修復碎裂的骨頭。

“萬歸一,我問你!”夢星辰身上燃起沖天劍氣,“之前是誰允諾的生死對決?”

“是我!”萬歸一愣了愣,隨即說道,“可已經分出了勝負,就不要同門相殘!”

“萬歸一,我再問你!”夢星辰直呼其名,不折不屈,“龍少仁要偷襲我時,你在哪兒?!”

“我的確來得晚了些……”萬歸一竟然覺得有些愧疚,但作爲宗主的威嚴又如何能向一個小小的劍士認錯呢?“但我盡力阻止了!”

“所以!萬歸一你就是個故作清高公正的小人,身爲一宗之主,被愚蠢矇蔽了雙眼,我能看到紫霄天劍宗的未來,將會落敗於你的手中!”夢星辰坦坦蕩蕩,說出這番話,嚇得衆位弟子大氣都不敢出。

“你!”萬歸一差點被氣出一口血,就要親自出手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夢星辰時。

夢星辰又接着說道:“今天,龍少仁必死,天王老子來也救不了!”

“好!我就看看你怎麼殺掉龍少仁!”萬歸一就跟夢星辰卯上了。

夢星辰因爲右肩受傷,不能拿劍,便用左手將破敗劍撿了起來:“龍少仁,你知道黃泉劍法的最後一劍嗎?”

龍少仁一聽,有些驚愕,但想了想,宗主在這兒,不可能會殺得掉自己,便囂張的叉着腰叫到:“最後一劍又如何?難不成你想用最後一劍殺我?”

夢星辰慢悠悠的用左手將破敗劍拿起揮舞了兩下,宛如看死人一般的看着龍少仁,萬歸一也警惕了起來,若是真讓夢星辰殺掉龍少仁的話,他這個宗主也就真沒有臉面當下去了。

“萬歸一,龍少仁他,死定了!”夢星辰卻詫異的將破敗劍插回了睚眥劍鞘,對萬歸一冷笑道:“黃泉無悔!”

“糟糕!”萬歸一大驚失色,奔向龍少仁。

而驚呆了的龍少仁腳下突然涌起一道磅礴的劍氣,瞬間將其絞殺成渣!

萬歸一竭盡全力,趕到時,龍少仁也只是一灘血跡。

“你好狠!” 豪門孽戀:獨寵冷情女 萬歸一惡狠狠的看着夢星辰。

“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說完,夢星辰噗的一聲吐出一口血,在宗師眼皮底下,試着運作黃泉無悔這一招,費盡了夢星辰的精力,本來就受了傷,現在傷得更重了!

“他……真的殺掉了龍少仁!”

“怎麼可能!”

“我一定是在做夢,竟然宗主都沒能保護住一個人!”

“我倒在想,這件事該如何結局呢?”一個男孩在一邊笑眯眯的看着這一切,他就是引得寶劍認主的男孩,玄天都。

趙第一和李旋風捏着拳頭,牙關緊咬!心中是憤怒,更是激動!只有夢星辰才能做到這一切,而夢星辰是他們的兄弟!

“夢星辰,按照宗歸,應當處死!”聽着衆人的議論,萬歸一臉色羞憤得快要滴血,咬牙切齒的宣佈了處置結果。

馳義終於聽到了他想要的答案,眯着眼睛十分舒爽的點了點頭。

“你敢,我跟你拼命!”若青鋒怒喝一聲,劍氣沖天而起。

就在此時,一道佝僂人影從天而降,聲音低沉卻自有一種威嚴:“我保夢星辰。” 夢星辰正在想如何解決之時,突然出現的這個人長相醜陋,佝僂乾瘦,正是四長老。沒想到在這關鍵時刻,四長老來了!

“多謝四長老!”夢星辰心中微微一鬆,雖然外公已經不是六長老了,但實力擺在那兒,也就是說有兩大長老站在了自己這邊。

“黃龍,你要跟我作對?”萬歸一自從成爲紫霄天劍宗的宗主以來,何時受過這等氣,剛剛回歸的四長老也要跟着自己對幹。

四長老微微對夢星辰點了點頭,纔對着萬歸一說道:“公道自在人心。”

“好一個公道自在人心,就憑你們兩個長老,不夠!”萬歸一怒喝。

“還有我們!”趙第一和李旋風咬了咬牙,站到了夢星辰的身邊。

夢星辰微微愣了愣,隨即微笑着看着二人:“好兄弟!”

“你們是誰?給我滾開!”兩個不知名的外門弟子都敢對自己叫囂了?萬歸一氣得都快炸了。

“既然如此,算上我一個!”洪蒙也從人羣中走了出來,站到了夢星辰的身邊。

夢星辰微微點頭,笑道:“你來做什麼?”

“我草,你認李旋風和趙第一是兄弟,就不認我是兄弟?”洪蒙故作怒氣。

“好兄弟!”夢星辰笑了笑,拍了拍洪蒙的肩膀。

“既然如此,趙坤也不會苟活!”趙坤從一邊站了出來,對夢星辰點了點頭,堅毅的站到夢星辰身邊。

“老夫有生之年,難得碰見一個真正的劍之俠客。”傳劍長老也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站在夢星辰身邊,“老骨頭一把,將我也滅了吧。”

夢星辰抱以感激的看了二人一眼,心中也有些感動,特別是傳劍長老,跟自己幾乎是沒有交情的,僅僅因爲一次切磋和交談就來保自己。

此刻,夢星辰等人傲骨錚錚,與萬歸一對峙着,氣勢如虹!

“好……很好……”萬歸一氣極反笑,全身顫抖,“你們這是反了是嗎?”

“既然如此,由本宗主肅清叛徒!”萬歸一拔出寶劍,劍氣沖天而起,壓向夢星辰這邊的劍氣。

眼看局勢一觸即發,一道聲音響起:“這是要拆了祖宗的基業是嗎?”

一個白鬚老者穿着麻布衣衫,拄着一根枯木柺杖顫巍巍的從人羣中走了過來,身後跟着三名紫衣老者,正是排名前三的三大長老。

看那三大紫衣長老比跟在萬歸一身邊時都還要恭敬,證明了這個麻衣老者的身份不凡。

萬歸一看見老者,大驚失色:“拜見太上長老!”

“咦?太上長老!”

“傳聞紫霄天劍宗裏過去的掌門或者長老如果還活着,就會成爲太上長老,一般枯坐尋求突破,沒想到今日還能見到一位。”

“太上長老也是幫夢星辰的?!”

人們又是議論開來,今天只是一場比較出彩而已的新秀劍賽而已,沒想到引得如此多事,更是引來諸位大佬。

但是他們都知道這些都只是因爲一個人,就是那個揹着厚重巨大怪劍的男人——夢星辰。

“哼!”柺杖老者繼續踏步上前,“你還記得有我這個太上長老?”

“晚輩不敢忘!”萬歸一面有不甘之色,但也無可奈何。

“砰!”衆目睽睽之下,柺杖老者一木杖打在萬歸一的腦袋上,萬歸一都懵了。

“嘶……”諸位外門弟子今日可真是大開眼界,堂堂一宗之主竟然像個孩子一樣被教訓。

萬歸一臉上又羞又憤,再也掛不住臉,怒氣衝衝的說道:“太上長老,我教訓門下,有何不對?”

“砰!”柺杖老者再次用木杖砸了萬歸一的腦袋,萬歸一眼睛血紅,根本沒有反思,仍然倔強不服輸。

老者才嘆息一聲,對着萬歸一搖了搖頭:“今日是你錯了……”

夢星辰也是一愣,沒想到這個突然出現的太上長老竟然打了宗主還說宗主錯了。

“我沒錯!”萬歸一咬着牙頂撞,作爲一宗之主,絕不能錯。

“先不談其他,就談你身爲一宗之主,鬧到與長老對峙的局面,是不是你錯?”

“再談長幼,身爲一宗之主,劍宗九品,對門下劍士弟子出手,是不是你錯?”

“再談利弊,雖然損失了龍少仁,可夢星辰也會黃泉劍法,寒了門下弟子的心,是不是你錯?”

“你心性狂傲,是你的缺點,同意嗎?”太上長老心如止水,羅列三點,將萬歸一說得面色煞白。

“我敲你兩下,是想讓你醒悟過來,可你卻越陷越深,我罰你去祖師堂靜坐百日,參悟祖師們的心境,服還是不服?”太上長老將柺杖拄在地上,一道波紋散開,無形的威壓不容抗拒。

“晚輩……遵旨!”萬歸一猶豫許久,終於低下了那顆高傲的頭顱,沖天而起,一聲長嘯便消失不見。

馳義面色不悅,也不想多待,便飛身離去,結果太上長老往空中一抓,馳義直直掉了下來。

“太上長老,你這是爲何?”馳義摔了個狗吃屎,但並未傷筋動骨,痛肯定是痛苦,有些責怪的問道太上長老,畢竟宗主都吃了癟,他可不敢撒潑。

“沒事,抓錯了……”太上長老直接無視馳義,轉過頭微笑着看着夢星辰。

這個理由讓馳義差點噴血,可又不敢說些什麼,羞憤的衝入憋笑的人羣,不敢用飛離開。

夢星辰沒有想到太上長老能幫自己這個小小的外門弟子懲罰宗門宗主,以及幫自己教訓了一把馳義,實在是匪夷所思。

“太上長老,爲何要幫弟子?”夢星辰看着面目和善的太上長老,總覺得有些蹊蹺。

“我不是幫你,我只是幫道理!”太上長老看着人頭攢動的外門弟子,嘆息一聲:“近些年來,內門和真傳弟子的質量越來越差,原來是外門弟子這兒出了問題。”

太上長老的聲音洪亮,卻又不刺耳,清晰的傳到每一個人耳中:“從今天開始,外門弟子月俸長到兩百斤下品劍元石!”

“兩百斤下品劍元石!”諸位外門弟子頓時樂開了花,看着太上長老那模樣,簡直慈祥得跟家裏的爺爺一樣。

“太上長老萬歲!”

人們歡呼,似乎忘記了剛纔震驚的一幕。對於外門弟子來說,一百斤下品劍元石除了修煉用度以外,根本沒有閒餘。可現在直接漲了一倍,修行生活起來也不會那麼拮据了!

“紫霄天劍宗的崛起,仰仗諸位了!”太上長老沒有絲毫架子,向圍觀的幾千人拱了拱手。

許多人都有些熱淚盈眶起來,他們是落魄的外門弟子,沒有絲毫重要性可言,然而太上長老肯定了他們的價值所在,一個人迷失了自我,將無法在劍道上前進;但是找到了自我,就算資質一般,也會有所斬獲!

夢星辰暗歎,這太上長老不得不服啊,本來宗主給外門弟子的壞影響被他兩句話給消除了,甚至讓外門弟子們更加認可了紫霄天劍宗。

“夢星辰,可否與我找個僻靜的地方談一談?”突然,太上長老看向夢星辰。

“太上長老!”若青鋒有些覺得不妥,想要詢問其意,結果太上長老大喝一聲:“你們這些長老吃飽了撐的沒事做?還不給我各回其位!我與夢星辰談一談,又不是吃了他!”

不等衆人反應,太上長老一道劍氣裹起夢星辰便飛了起來:“新秀劍賽繼續舉行!” 二人消失不見,衆人才面面相覷,四長老黃龍過來拍了拍擔憂的若青鋒:“老弟,以太上長老的爲人不會那麼卑鄙的,夢星辰沒事。”

若青鋒才苦笑着搖了搖頭:“但願如此!”

“多謝諸位今天挺身而出,若某感激不盡!”若青鋒向衆人施了一禮,感謝是的確要感謝的,在那樣的情況下,還能挺身而出,都是自己人哇。

“你們是夢星辰的兄弟?”若青鋒回過頭來,看向趙第一和李旋風。

趙第一和李旋風相視一眼,自豪的點了點頭:“沒錯!”

“好!”若青鋒讚賞道,“夢星辰有你們這樣的兄弟是他的福氣,雖然我不是六長老了,但實力還是有那麼兩手的,今後我會指點你們的武學。”

趙第一和李旋風幸福得快要暈倒了,雖然若青鋒的職務發生了變動,但底蘊絕對是在的,一個小小的外門弟子能被排名第六的長老收爲弟子,這是多麼榮耀啊!

“弟子拜見師傅!”趙第一和李旋風不假思索就跪了下來,行師徒大禮。

“我可沒說收你們做徒弟啊,不然你們可跟夢星辰差了輩,只是說指點你們武學。”若青鋒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在場衆人皆是歡喜的一笑,李旋風和趙第一也是樂不可支,隨即再拜到:“多謝前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