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這三劍無法斬殺李逸,他還真沒什麼辦法殺死李逸。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其實說是三劍斬殺,但在林立看來,第二劍萬劍歸一就足以殺死李逸,但事實卻完全偏離了林立預先設想的軌跡。

“哼,你不要囂張,第三劍,你必死無疑。”看着李逸一臉淡然的模樣,林立便怒火沖天。

李逸邪異一笑,道:“這句話,你已經說了很多遍了。目前看來,你說的話就跟放屁一樣,一無所用。”

林立大怒,卻又無話可說,他陰狠地瞪着李逸,冷哼一聲,長劍緩緩豎在身前。

陰冷的劍意不斷攀升,全都融入劍中,凝而不發。

李逸眼神也凝重起來,前兩次攻擊沒有奏效,林立這一次的攻擊必定是無比狂暴和強大。

很快,林立便蓄勢足夠,他擡起頭,對着李逸露出了殘忍陰毒的笑容,而後低喝一聲:“絕殺!”

話音一落,便見林立的身形突然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李逸心裏驟然一緊,一股冰冷的寒意瞬間席捲全身。

“暴風!”

暴風意境瞬間使出,李逸周圍的風之力瘋狂流動,捲起一層層暴風。

“風之意境?這李逸也算是天才人物了。”

人羣目光凝固,他們赫然發現,李逸的實力比他們想象當中要強大得多。

不知道他面對林立的這絕殺一劍似乎還能黯然躲過。

暴風呼嘯,卻只限於李逸身前數米,他的衣服獵獵作響,肩膀上的小猴子緊緊抓着他的頭髮,以防被暴風捲走。

隨着暴風吹動,消失的林立也逐漸浮現出身影,此時的他的劍尖離李逸的胸口不過一指之遙,只要在向前遞進少許,便能刺穿李逸的心臟。

但那捏住劍尖的兩隻手指,彷彿有這無窮的力量,無論林立如何用力都無法再前進分毫。

更糟糕的是,這暴風領域中,一道道無形的細小風刃以極快的速度流動,林立的身上衣服被劃成了布條,全身血跡斑斑,就連臉頰都被劃破。

“風之意境,還是如此狂暴的風之意境,他才六重初期,想不到就領悟了意境,還領悟的如此的深。”

人羣紛紛驚呼起來,能在高級丹武者之境領悟意境意境的人很多,能在六重後期領悟意境的人,雖然不多,但也有。

不過,能在六重初期就領悟意境的,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聽到周圍人對李逸的讚美,劉雪婷驕傲地昂着小腦袋,彷彿那些人在誇獎她一樣。

“李逸哥哥是最厲害的。”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劉雪婷心裏對李逸有了盲目的崇拜,認爲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能夠難住李逸。

之前,劉峯等人對這場生死決鬥都有些擔憂,唯有劉雪婷堅信李逸一定能戰勝林立。而此時李逸的表現,無疑更是讓劉雪婷興奮不已。

其實他們都不知道,李逸阻擋林立的這絕殺一劍並不輕鬆。

利用暴風減緩林立的突襲速度,而後包裹着風元力的拇指和食指捏住劍尖,不讓他繼續前進。

這一幕,雖然看上去很震撼,但全力施展出暴風意境,撐起如此狂暴的領域,其實已經消耗了李逸大量的精神力。

不過,看着血跡斑斑的林立,李逸頓時便笑了,捏住劍尖的兩指用力一掰,錚地一聲,長劍應聲而斷。

狂風呼嘯,吹動着林立不停的後退。

咻!

收回意境,李逸臉上露出了一絲邪笑,道:“三劍完畢,你可以認輸了。”

此時的林立狼狽之極,青衣破碎成布條,露出裏面遍佈着細小血痕的肌膚。其臉上也是出現了許多的傷口,傷口緩慢地溢出少許血跡,加上他陰沉的目光,整個人看上去有些恐怖。

“如果你能接我三劍,我便認輸。”

之前所說的話在林立的耳旁迴盪,當時是多麼的霸氣,多麼的不可一世。

但如今,三劍已過,李逸毫髮無損,反而是他自己變得如此的狼狽。一想到這裏,林立的臉龐就火辣辣的,這是打臉,自己打自己的臉啊。

看着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卻始終保持沉默,不肯認輸的林立,李逸眉毛一挑,輕聲笑道:“既然你不肯認輸,那就接我一拳,如果你能接下,我在你面前自裁。”

“大言不慚。”林立終於找到反擊的機會,冷冷地道:“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一拳擊倒我。”

在林立看來,只要接下李逸的一拳,至少能化解他此時的難堪。

“你準備好,我要攻擊了。”李逸好心地提醒道。

林立冷哼一聲,面露不屑,心裏卻已經暗自戒備起來。剛纔李逸的表現,讓他再也不敢小看。

“準備好了嗎,我要攻擊了。”李逸再次提醒道,若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是兩個好友,在進行一場友好的切磋。

林立仍舊沒有說話,眼神變得凝重起來,體內冰元力快速流動,遍佈全身。

見此,李逸微微一笑,而後一記順風閃忽然出現在林立的面前,一拳擊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打在林立的胸口。

砰!

一聲悶響傳出,林立的臉色放鬆下來,李逸的攻擊並不強,根本就無法突破遍佈在他體內的護身丹元力。

然而,下一刻,林立的臉色驟然大變,一股更加強烈的勁道從拳頭上傳出,那是一股狂暴的火勁。

火勁一進入體內,便爆炸開來,將其護身丹元力瞬間炸出一個窟窿。

緊接着,又是一道接一道的火勁持續不斷的涌來,總共七道火勁,威力一道比一道強,而且每一道進入體內都會發生爆炸。

“七殺拳。”

林立臉色徹底變了,想要再做防守已經來不及了。

他的七殺拳爲什麼會產生爆炸?

他才六重初期,爲什麼擁有高級丹武者的丹元力?

他爲什麼會有兩種不同的丹元力?

太多太多的疑惑,在此刻誕生,但最終卻全都化作不甘和悔恨遺留在他最後一絲意識之中。 砰!

林立的身體無力地倒在地上,在他的胸口有着一個拳頭大的窟窿,窟窿邊緣一片焦黑。

死了,林立死了?

人羣寂靜無聲,呆呆地望着生死臺上臉帶邪笑的少年,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一個七重初期的高級丹武者,竟然被一個六重初期的中級丹武者一拳轟殺,巨大的反差所帶來的震撼讓他們有些回不過神來。

而一些細心的人,卻都驚駭不已,林立胸口那焦黑的窟窿分明就是火之力造成的。李逸先前明明動用了風之意境,顯然也領悟了風之力。

他,竟然領悟了兩種屬性之力,他是怎麼做到的?

人羣中,原本悠閒地搖着摺扇的詹雲光,動作猛地一停,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林立是他大哥的得力干將,現在在這生死臺上,竟然被人秒殺,而是對方還只是六重初期,他都不知道該如何跟大哥交代。

原本淡然的神色徹底消失,平和的眼眸中驟然露出強烈的殺意。

“都跟你說我要進攻了,還傻乎乎地站着不動,死了也不能怪我。”

看着瞪大眼睛,死不瞑目的林立,李逸很無辜地嘀咕道。

人羣齊翻白眼,李逸確實是提醒過林立,還提醒了兩次,但林立根本就不知道李逸會有如此超高的身法,猝不及防之下,所有防備都無濟於事。

最讓他們無語的是,李逸肩膀上的紫色小猴,竟然還煞有其事的點了點小腦袋,指着林立的屍體發出嘲笑的叫聲。

拍了拍手,李逸轉過身,站在生死臺上,居高臨下地看着雲海天,道:“雲海天,該你們了,算上你這廢物,總共六個人,你們一起上吧。”

說完,李逸又轉頭看向朱越以及他身邊的郝大山等人,邪笑道:“對了,還有你們,都一起來吧,省的浪費時間。”

喧鬧的人羣再次變得寂靜,愣愣地看着李逸。他,竟然真的要挑戰雲海天和朱越等一羣人。

要知道在這十幾人中除了雲海天和朱越兩人,其餘全都是六重中期以上的丹武者,六重後期的有五人,其中還有兩個七重初期的高級丹武者。

如此龐大的陣容,就算是外宗最頂尖的那八個人也難以取勝吧。

李逸,他真的有這麼強?

雲海天和朱越臉色極爲難看,他們身邊的強者更是怒火沖天,恨不得立馬衝上去殺了李逸。

“雲少,他太囂張了,讓我去殺了他。”雲海天旁邊一位身着青衣,長着一隻鷹鉤鼻的少年,憤怒地道。

雲海天皺着眉頭沉思片刻,眼中殺意一閃,對着鷹鉤鼻少年道:“雲鷹,不要輕視他,用你最強的力量轟殺他。”

雲鷹陰測測地笑了兩聲,眸子如鷹,冷聲道:“放心吧雲少,他雖然出其不意殺了林立,但我可不是林立那廢物。”

雲海天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雲鷹與林立雖然同爲七重初期,但云鷹若是出其不意,也能秒殺林立。

雲鷹縱身躍上了生死臺,人羣又開始騷動起來。

“是雲鷹,他在雲盟可是僅次於盟主雲海光的強者,沒想到他竟然也出手了。”

“不知道李逸和雲鷹誰更強。”

雲鷹上前兩步,與李逸相隔三米對峙,冰冷的眸子盯着李逸,寒聲道:“能殺死林立,說明你還有點實力,但不應該這麼囂張,尤其不應該在我面前囂張。”

“我就囂張了,你待如何?”李逸面露不屑,語氣淡然。

“哼,不要把我當做林立那個廢物。”

雲鷹冷哼一聲,而後就見他雙手掐動印訣,隨着印訣的掐動,雲鷹頭頂虛空蕩漾,片刻之後,一隻足有六米長的藍色巨虎從虛空中一躍而出。

吼!

藍色巨虎一出來,便對着李逸怒吼,霸道的虎吼,震耳欲聾。

“七重初期妖獸,水藍妖虎。”

有人驚呼出聲,每個丹武者都希望收服一隻強大的妖獸,與自己一起戰鬥,但要收服妖獸可不簡單,不僅要懂得馭獸術,還必要親自打贏妖獸。

“沒想到雲鷹竟然收服了一隻水藍妖虎,這下李逸麻煩了。”

見到那威武霸氣的水藍妖虎,劉峯等人神情立馬緊張起來。光是一隻水藍妖虎就難以對付,何況旁邊還有一個七重初期的丹武者,這一戰很難。

當然,對李逸有着盲目崇拜的劉雪婷卻不以爲意,在她看來,沒有什麼能打敗李逸。

“不要叫了,難聽死了。” 啞妻也腹黑,將軍請賜教 李逸扣了扣耳朵,對着水藍妖虎不耐煩地大喝道,看那模樣,似乎一點也沒有將水藍妖虎放在眼裏。

“殺了他,雲鷹師兄,殺了他。”雲海天身邊的人紛紛吶喊起來。

“殺了他,殺了他。”

朱越身邊,詹雲光身後都冒出一些人,大聲吶喊,看那神情激憤的模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李逸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大惡人。

劉雪婷氣得一跺腳,揮舞着拳頭,嬌聲喊道:“李逸哥哥加油,揍死他。”

李逸微微一笑,還非常瀟灑地衝着劉雪婷幾人擺了擺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