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有人仔細看的話,便是會驚愕地發現,那道身影,竟是宛如透明一般,生生地穿過那茂密的森林,失去了蹤影。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望著速度詭異般暴漲的張暮,周健臉龐之上,也是露出一抹訝異,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在心頭冒出,以自己元武境的實力,在開啟身法武學的情況下,居然追不上一個連元武境都未達到的毛頭小子?!

三國之鬼神無雙 「難怪家主指明,要我們三人一同前來,這個小子,的確是有幾把刷子。」

「不過,既然如此的話,你更是必須死!」

心頭暗想著,對於這個少年的棘手程度,周健也是頗感咋舌,不過心中對其的那種陰森殺意,也是隨之更甚了幾分。

在周健思索之間,身後的兩人也是氣喘吁吁地趕了上來,在見到周健在一番追擊,仍然無果之後,臉上也是浮上一抹訝異。

「這個小子,必須解決掉,繼續追!」

見到趕上前來的兩人,周健手掌一揮,冷喝道。

隨著周健的冷喝聲,森林之中,一追一逃的場景,宛如一場追逃競賽一般,再度開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本書,歡迎來為作者投上一朵鮮花,或者貴賓等打賞,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 茂密的森林之中,平靜而又祥和,樹木之上,成群的鳥兒在樹枝上歇榻著,叢林間,偶爾有著幾隻小獸鑽出,便是驚得樹上群鳥哄然飛散而去。

這般寂靜的氣氛,並未持續多久,便是被一道倉皇闖入的身影所打破,一時之間,滿林的鳥獸都是一鬨而散。

人影停下身子,朝著身後瞥了一眼,在並未感受到身後追兵的氣息之後,也是微微鬆了口氣,抬起頭來,一張略顯稚嫩,卻又透著幾分堅毅的少年臉龐,也是露了出來,正是張暮。

雖說暫時未察覺到前來追擊的追兵,但這並不能讓得張暮有所放鬆警惕,旋即身形一動,便是再度朝著一個方向的密林一頭鑽去。

約莫五分鐘左右,這片好不容易恢復寂靜的森林,便是再度被幾個不速之客所擾亂。

三人之中,那領頭的一人臉色陰沉,冷聲道:「我們三個分頭追擊,你們若是尋得他的蹤跡先別輕舉妄動,牽制住他,發信號等待我們支援!再往前就快要進入魔獸森林中心地帶了,看他往哪跑!」

「明白!」兩人齊聲應道。

旋即,三人便是再度一竄而出,各自朝著三個方向,竄進茂密的森林之中。

平靜的森林,在這種一追一逃的追殺之中,引得一陣陣的喧囂,而張暮也是頗為無恥地在逃跑時故意招惹一些低階魔獸,然後直接拔腿就跑,這種騷擾不會讓張暮傷到一絲毫毛,卻是對身後的追擊之人造成了不少的麻煩。

這種倉皇的跑路,不知持續了多久,邁著已經有些酸麻的雙腿再度奔跑了一段距離,張暮卻是發現,天色不知不覺已經暗了下來,抬頭瞥了一眼那天空中掛著的一輪彎月,他也是不由得苦笑一聲,真是些鍥而不捨的傢伙。

「媽的,再往前就要深入魔獸森林內部了吧?這些傢伙總該不會繼續追了吧?」忍不住暗罵一聲,張暮也是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著。

「小傢伙,可別放鬆了,有人要追過來了。」莫師有些戲謔的聲音,自張暮心中響起。

「我靠!是那個領頭的傢伙?!」張暮心頭一驚,疑惑地道。

「這倒不是,是他一個手下小弟而已。」莫師淡淡一笑,道。

「只有一個?」張暮眼睛一亮,嘴角揚起一抹有些冰冷的弧度,「追了勞資這麼久,也該要點利息回來了吧。」

手臂一伸,藏在袖袍之中的法力藥水落入手中,飛快地喝下一口,張暮靜坐在這裡,緩緩地恢復著體內消耗的元氣。

「接下來,便是守株待兔的時間……」

……

「媽的,這個混蛋小子,害老子們跑了這麼久,別讓老子抓住你,不然非得扒了你的皮不可!」氣憤地罵罵咧咧著,一道人影也是停下疾奔的腳步,有些吃力地喘了幾口大氣。

抬頭朝著前面望去,一抹狂喜出現在那人影的臉龐之上,一張略顯乾瘦的臉龐也是露了出來,正是先前周健手下的一人。

「終於讓我抓到你了!」望著前面不遠處,靜坐在地面的上的少年背影,乾瘦男子正準備發信號通知同伴前來,卻是又停下了手中動作。

「以健哥的實力,都抓不住他,這小子有那麼厲害么?看樣子,他現在似乎是已經乏力,正在恢復元氣。」

「一個小小鍛體第七重的小子而已,想必他跑了這麼久,體力必定不支,以我鍛體第八重的實力,還勝不過他?」

心中猶豫了片刻,一種貪功好勝的心思終於是戰勝了內心的理智,乾瘦男子沒有選擇給同伴發出信號,而是不懷好意地慢慢靠近前方的少年背影。

在離那少年背影僅有幾米距離之時,見到對方絲毫沒有察覺的跡象,乾瘦男子臉龐之上,一抹陰森浮現,旋即一個跨步暴衝上前,泛著濃郁元氣波動的一掌,狠狠拍向那少年的身影。

正在這時,前方那一動不動的人影,忽然一個詭異的側身,便是避過乾瘦男子的全力一掌。

讓過對方的致命一擊,人影稍稍抬頭,清秀的少年臉龐顯露而出,不過那乾瘦男子卻是驚愕地發現,少年正露著一口白牙,望著他的笑容,滿是戲謔之色。

「不好!」

一招未果之下,乾瘦男子連忙準備抽手而退,而此時,一道道拳影,已是宛如亂石一般,劈頭蓋臉地朝著他當頭砸下。慌忙之下,乾瘦男子只得抬起雙臂,強行擋下這猛烈攻勢。

手臂上傳來的劇烈痛感,讓得乾瘦男子一陣呲牙,暗暗心驚的同時,臉龐之上也是浮現一抹暴怒的猙獰。

「小子,我殺了你!」

以鍛體第八重的實力,乾瘦男子也是強行硬接了一套猛攻,旋即暴喝一聲,呼嘯的拳勁,便是攜著濃郁的白色光芒,狠狠地砸向收招未回的張暮身前要害之處。

張暮也是不由得暗暗咂舌,在這種情況下出手,竟是還無法重創對手,鍛體第八重,的確是很強。

淡淡直視著乾瘦男子呼嘯轟來的拳風,張暮手臂一伸,口中淡淡出聲。

「野蠻之力,啟!」

通體變紅的手臂,讓張暮此時擁有了不亞於鍛體第八重的力量,旋即張暮一拳探出,竟是直接跟乾瘦男子的拳頭正面碰撞到一起。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敢與我硬抗!」

瞧得張暮的舉動,乾瘦男子嗤笑一聲,不過,下一霎,他的表情便是瞬間凝固。

兩拳相撞,想象中的輕易擊潰並未發生,乾瘦男子感覺,在他面前的,宛如一座堅固的鐵塔一般,難以突破半分。

「呵呵,結束了。」

正在乾瘦男子驚異的瞬間,少年的冷笑聲自其耳邊響起,乾瘦男子一驚,隨後卻是發現,張暮的身影已經不知何時詭異地出現在其身後。

「風凡拳,風嘯!」

心中厲喝一聲,張暮的拳頭便是帶著破風般的聲響,直直地轟向乾瘦男子後背。

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遭受如此重擊,乾瘦男子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餘地,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身形也是宛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而去,最後狠狠地砸落在地面上,震起一片塵土和落葉飛揚。

身受重傷的乾瘦男子,終於是明白,這個看上去稚嫩無比的少年,到底有著多麼強的實力,難怪家主指明要周健帶隊,前來截殺。

望著張暮,乾瘦男子一口滲著鮮血的牙齒露出一抹猙獰笑容:「小子,我承認你很強,今天是我栽了,不過,你是逃不掉的,哈哈哈哈!」

話音剛落,乾瘦男子手掌狠狠一捏,一道短暫而尖銳的聲響,在森林之中,擴散而出。

「該死的!」暗罵一聲,張暮便是顧不得去管那乾瘦男子的死活,轉頭就跑。

奔跑了一段距離之後,感受著身後急促的破風聲響,張暮臉色一變,回過頭瞟了一眼,卻是見到,一道被火紅色光芒包裹著的人影,正健步如飛地朝著他逼近,隨後,一道陰森的喝聲,穿過叢林的障礙,傳入張暮耳中。

「小子,今日這裡就是你葬身之地!」

(未完待續) 森林之中,追逃競賽仍在繼續,那緊追不捨的周健,腳下暴炎步也是全力施展,此時的他,心中也是泛起一些焦急,因為再往前,可就是魔獸森林中心地帶,那裡的中階甚至高階魔獸,可是連他都有些難以對付。

正在周健開始有些躊躇之時,他卻是驚奇地發現,前方一直奔跑著的身影,竟是忽然地停了下來。

微微一愣,周健腳掌一踏,再度逼近一段距離之後,在看清前方不遠處的場景時,臉龐之上也是露出一抹戲謔。

原來,在張暮面前的道路,彷彿被一把巨刀攔路斬斷一般,一道約莫十幾米寬的斷層,出現在前方的道路之上,其下,是深不見底的深淵。

「我艹,沒路了?!」

張暮罵了一聲,也是頗感無奈地搖了搖頭,看樣子,這道深淵應該就是魔獸森林中心和外圍的分界線,這種分界線之中,本應有著連通的道路,只不過胡亂竄逃的張暮,恰好被堵在這條正常人難以跨越的深淵之前。

「小子,到此結束了……」上前一步,站立離張暮不遠處,周健戲謔地將他望著,其身旁,還有著一名跟先前那乾瘦男子實力相若的手下。

「是劉海濤派你們來的吧?」張暮目光在周健臉上一掃,淡淡地道。

「呵呵,小子,你還不算是個糊塗鬼,敢將我們少年傷成這樣,這麼多年來,你可是第一個。」周健冷笑著道,「我不得不承認,你有很強的潛力,不過,這也將更堅定我解決掉你的決心。」

望著那滿臉戲謔的周健,張暮微微聳了聳肩,深呼了一口氣,緩緩抬頭,清秀的臉龐上露出一抹淡淡笑意,旋即他手掌一伸,微微向上彎了彎,笑道:「想解決我?那就來吧!」

望著那忽然平靜下來的張暮,周健眉頭一皺,旋即冷哼道:「我倒不信,今天你能給我長出翅膀逃掉!」

話音未落,周健腳步一踏,便是如同炮彈一般,朝著張暮暴射而去,於此同時,拳頭之上,攜著火紅色的光芒,朝著張暮狠狠砸去。

尖銳的破風勁氣撲面而來,有些驚詫於對手的速度和元氣濃郁程度,張暮腳步一滑,掠影步施展開來,憑藉出色的躲避能力,將周健試探性的攻擊閃避而去。

腳步一錯,張暮的身子詭異地出現在周健側方,體內元氣急速涌動,拳頭帶著猛烈的勁風,宛如巨石一般,朝著周健當頭砸下。

面對這樣的對手,張暮也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亂石拳的最強攻勢,便是直接施展而出。

頭頂上傳來的兇猛勁氣,並未使得周健有絲毫的驚慌,急速地一個迴旋踢,直直地朝著張暮的手臂踹去。

「啪!」

攜著火紅色的腿影和幽黑色的拳頭相碰,一聲悶響在深淵之旁緩緩回蕩。

首次與元武境高手交手,張暮也是明白自己與元武境之間的差距,對方的那種元氣雄渾程度,根本不是他可比,手臂之上傳來的巨力,使得他蹬蹬的急退了數步,方才穩下身子。

反觀周健,卻是紋絲未動,這般差距,簡直是太大太大。

扭了扭脖子,對於張暮的反應速度和出手凌厲程度,周健也是略感驚嘆,不過對於他而言,這樣的攻勢算不得什麼威脅,冷笑著望了張暮一眼,周健道:「如果你只有這點本事,還是乖乖束手就擒,我留你一個全屍。」

「做夢!」

甩了甩有些酥麻的手臂,張暮竟是暴沖向周健,看那樣子,竟是要主動發起攻勢。

「這傢伙瘋了吧?」那一旁雙手抱著膀子的男子,望著主動沖向周健的少年身影,不由得暗笑道。

而作為當事人的周健,在見慣了張暮出人意料的舉動之後,他的臉上反而是露出一絲謹慎,沒有選擇魯莽的全力出擊,他反而是邁著小心翼翼地步伐,朝著急沖而來的張暮緩緩走去。

急沖而來的張暮,並沒有發動什麼令人驚駭的強大攻勢,只是輕描淡寫的一拳,被周健輕易的接下,周健心中有些不解,不過他也顧不得多做考慮,接著張暮身形靠近的機會,猛烈的攻勢,攜著火紅色的濃郁光芒,狠狠地發出。

腳踏掠影步的張暮,身形極其的靈活,面對周健的猛烈攻勢,他也是完全選擇被動躲閃。

一次次的攻勢,被張暮險而又險地躲避而去,不過張暮的身形,在這般騰挪之下,卻是離那斷層的深淵越來越近。

望著只得不斷躲避的張暮,周健臉上也是露出一抹貓戲老鼠般的戲謔笑意,招式不急不緩,卻是逼得張暮不斷後退。

「看你還能往哪兒躲!」

再度發動一記攻勢,逼得張暮後退幾步,周健也是冷笑一聲,正欲繼續這般戲耍對方,卻是發現,張暮臉龐忽然一變,濃郁的幽黑光芒在其拳頭之上閃爍,旋即,拳頭帶著破風般的聲響,朝著周健轟去。

一種不安的感覺,籠罩在周健的心中,他也是收起那份戲謔,一股股的濃鬱火紅光芒,在手掌出聚集,旋即手掌一抬,一聲淡淡喝聲,從口中傳出:「三品武學,炎殺掌!」

火紅色的手掌,攜著強悍的元氣波動,朝著張暮拍去,強悍的勁道,竟是使得空氣都被憑空轟爆一般。

面對如此兇猛的攻勢,張暮卻是沒有半分的驚慌,臉龐之上,反而露出一抹狡猾的笑意,旋即一道淡淡喝聲,在其心中響起:「熔岩之軀,啟!」

如烈火般濃郁的火紅色,遍布張暮的全身皮膚,而張暮那看似氣勢十足的一拳,卻是被強行收起,現在的張暮,就好像站在原地,等著周健的手掌拍上一般。

張暮這般詭異的舉動,使得周健眉頭一皺,他也是完全拿捏不準,眼前這個少年究竟想幹什麼。

不過,如此猛烈的攻勢,以他元武境的實力發出,眼前這個少年斷然沒有活下來的機會,因此,他手中掌風也是絲毫不停,火紅色的手掌,直直地拍在張暮胸膛之上。

猛烈的勁道,拍在張暮身上,張暮的身形也是幾乎不受控制般地被震飛而去,一口鮮血也是頓時噴出,不過好在有著熔岩之軀護體,那掌風中蘊含著的火焰勁氣,也是被抵消了一些,否則,光這一掌,就足以令張暮致命。

不過,先前張暮就幾乎被逼到深淵邊上,如今身子倒飛而出,便是直接飛到深淵上空,看那樣子,免不了是落入深淵之中,落得一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此時的張暮,身處半空之中,卻是並未表現出什麼驚慌,而是一聲輕喝自口中響起:「幽靈疾步!」

幽靈疾步效果開啟,張暮身體頓時帶起一道白光,原本倒飛而去的身子,頓時宛如加上助跑器一般,倒飛速度快了一倍不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