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莉莎吃驚地捂住了嘴巴,不知是開心還是尷尬,不過最後還是把手給伸了過去。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之後的筵席上,整個氣氛都不太好,到處瀰漫著濃濃的殺意,不過金到是一點也沒感覺,吃得最多,也最開心。

晚飯後,金準備去洗手間上個廁所,卻發現有人。

「啊,不管了」金忙跑到了外面,找了個沒人的地方。

「呲…」

金倒也不空著,吹起了小曲,「嗚,嗚嗚,嗚嗚嗚」閉上眼睛,無比享受著。冷風吹過,還打了個寒顫。

「咦?有點不對勁「,突然有一股殺意從身後襲了過來。金連忙掏出了懷裡的拐杖,一個轉身,雙手抓住拐杖兩端往前一頂,就感覺有一巨大的力量,打在了拐杖上,「好強!」一下沒站穩「噠噠噠」連退好幾步.右腳往後一邁,死死抵在地上,鬆開左手,右手緊緊握住拐杖的柄,往回一拉,把拐杖的頭用力往前刺去。「砰」,巨大的力量形成了空氣波,把面前的牆壁鑿出一個深深的洞。

「人呢」

這時就感覺腳下一股寒流,脊柱一陣發涼。

「好快」

忙拉回伸出去的胳臂,把拐杖往地上一頂,腳下一點地,腰部使勁往上一拉,後身騰在了空中,整個人離地面一米多。勉強能看到一雙腳「嗖」貼著地面掃向剛才占的地方,捲起巨大的氣流。吹得金睜不開眼睛

金翻身落地后,忙收回拐杖,再準備來一次突刺的時候,前面已經空無一人,只剩下寒風,呼呼吹過大街,捲起街上的樹葉飛向遠方。

回到家裡,金也沒有提及剛才在屋子外面發生的事情,接著之前沒說完的話。跟天元說起來。

「情報說,最近有一小批政府軍要經過這附近,上頭說讓你截擊這批。」

「你在開玩笑吧」艾莉莎說,「你讓天元一個人去對付政府軍,這不是…」

「不不不,不是一個人,」金擺了擺手。

艾莉莎算是鬆了口氣,捂了捂胸口「那還好,我聽說政府軍十分不好對付。」

就看見金把雙手張開擺在艾莉莎面前「是十個人」

皮特本來在喝水,一聽這話,水一下子從嘴裡嗆了出來。

「什麼!十個人,**在開玩笑吧。你們革命軍是不把我天元的命當命是吧!」

金笑了,看了看天元。天元也忍不住笑了。

皮特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你們也太瞧不起天元了」金說著。一把搭上天元的肩,指著天元「天元!可是我們師的王牌,而且現在革命軍的實力慢慢在增強,已經具有和政府軍一拼的實力了。」

「能跟我講下你們革命軍的歷史么,我還蠻感興趣的。」托馬斯問金。

「這個」金摸了摸頭,看了看天元。

「讓你不好好學習」天元一臉嫌棄的看了看金,「我來說吧,」天元理了理思路,「革命軍最先成立是在20年前,具體哪一年,好像沒講過,像是一個姓易的人創建的,之前組建的時候還是一個反政府的小組織,一次次鬥爭之後,就演變成了今天的革命軍的雛形,當初組織的領導們也成了現在革命軍的五位大將軍。分別在世界不同地方抗爭,不知道後來因為什麼原因,現在這五個將軍分成了5個派系,相互不往來,也使得和政府軍的鬥爭顯得很被動。」

情深不知年 「這樣啊,話說我除了鬼槍,厄斯特羅夫斯基將軍,還不知道你們革命軍其他將軍的名字呢」

「這都不知道,他們可是站在整個世界頂點的15個人當中的5個,這都不知道!嘖嘖嘖」金開始陰陽怪氣起來。

」啪「天元打了下金的頭,止住他繼續做妖,接著說

「魅皇——黎夢潔,劍宗——徐離賦,拳尊——南宮康,靈王——張樂吉」

「之前你說的那個姓易的不在裡面么」

「傳說他早就死了,好像正值革命軍發展到巔峰的時候。」

「對了你說15個人,那還有10個呢」

「其實這些人對應的都是現在這個世界上最大3股力量的首腦,一個就是革命軍,還有就是政府軍,再還有一個就是長樂教。這個你們應該聽說過,黑騎士你們總聽說過吧」

托馬斯知道,所謂黑騎士,就是遊離在各個大陸一批神秘人物,沒人知道他們是好人還是壞人。

天元接著說「黑騎士就是長樂教下面的一個組織,剩下的10個人除開政府軍的7位將軍外,就是長樂教的教皇,和他的兩宗主教。很少人知道他們真正面目到底是誰,這個長樂教的教皇則顯得更為神秘,世上知道他的人恐怕不超過10個。但是據傳這個人智商極其高,知識也極為淵博,也被世人起了個外號叫做神。」

天元看了看大家,接著說,

「這15個人,每個人的實力都可怕得驚人,相傳一個人就可以毀滅一個師的…」

話音未落,在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都咽下了一口唾沫。 南姝寧習慣性的見到皇甫瑾瑜給她把脈,「把手伸出來,我幫你看看近來身體怎麼樣。」

皇甫瑾瑜有些無奈,「姝寧姐姐,我沒事的,再說了,這太醫整日的去,再加上還有羅炎師兄在,難不成你還能不放心啊?」

「他們我自然是放心的,但是我還是想親自看看嘛。」

皇甫瑾瑜看了看南姝寧,她知道南姝寧一向緊張自己的身體,所以也就沒再堅持,「好,既然這樣的話,那就麻煩姝寧姐姐了。」

「你我之間。客氣什麼?」

然後南姝寧就認真的幫皇甫瑾瑜把了脈,然後放心的點了點頭,「脈相還算平穩,看來身體養的不錯,不過那你這段時間也不能掉以輕心,還是應該多多注意才好。」

皇甫瑾瑜點頭,「姝寧姐姐我知道,不過,你也不用太過於擔心。」

「若是只有你自己,我自然是不會擔心的,可是現在這不是還有你肚子裡面的孩子嘛。」

皇甫瑾瑜知道南姝寧擔心自己,所以也沒再多說什麼,「對了,姝寧姐姐,羅炎師兄說給你配了葯,這不是我今天剛好過來找你,所以他就讓我替你捎過來了,。」

南姝寧皺了皺眉頭,「師兄怎得又給我配藥了?我現在身體好好的,又沒什麼事情,沒事吃什麼葯呀?」

「我本來也是這樣疑惑的,畢竟覺得你近來身體看起來沒什麼問題,為什麼要吃藥?不過師兄說他擔心你近日身體過於操勞,再加上天氣比較冷,你平日里對自己身體又總是不放在心上,稍不注意萬一到時候再寒疾複發。」

南姝寧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有些無奈,但是其實心裡還是很開心的,畢竟自己師兄這麼關心自己,「哎呀,師兄真是太小心了,我現在這身體好好的,就算是外面天冷,可我這平時也不出門,就算是我需要出門的時候,每次也都包的特別的嚴實根本就沒什麼事,再說了就算是寒疾複發,這不是還有師兄在嗎?」

「可是師兄說他又不能及時來你身邊,所以這葯還是應該提前防備著。我覺得師兄這話說的甚是有理,所以就給你帶來了。」

羅炎給南姝寧備著葯的時候,恐怕自己也沒有想到他這葯居然在日後真的有派上用場的時候。

南姝寧點了點頭,「好吧,反正你都已經帶來了。對了,師兄近來一切可好?」

「姝寧姐姐,你就放心吧。師兄一切都好,如果真的有什麼事情的話,我也肯定會派人來告訴你的,不過這馬上就要過年了,師兄自己一個人在宮外,我本來想著今日來的時候讓他和我們一起過來呢,這樣你們也能見上一面,結果卻被師兄給拒絕了。」

南姝寧對此倒是沒覺得有什麼驚訝的,「師兄向來喜歡安靜,這麼熱鬧的場合,恐怕他確實也是不喜歡的,不過只要是我知道他沒什麼事就好了,等我忙完這段時間之後再出宮去看他吧。」

「這樣也好,對了姝寧姐姐,我聽說之前翊哥哥賞賜了秦容?」

南姝寧點頭,然後看了看皇甫瑾瑜,其實皇甫瑾瑜知道這些事情南姝寧確實一點也不覺得奇怪,「我就知道這件事情瞞不住你。」

「本來也不是多麼秘密的事,不過姝寧姐姐,這到底怎麼回事?翊哥哥對那個秦容不是向來都不怎麼放在心上的嗎?怎麼還會賞賜她這麼多東西呢?」

南姝寧反而一點都不著急,「這有什麼奇怪的,君翊是皇上,秦容是貴妃,這皇上賞賜給貴妃東西多麼正常啊,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皇甫瑾瑜有些無奈,「可是姝寧姐姐,那你知道這件事情之後難道心裡就沒有覺得有那麼一點點不舒服嗎。」

「我心裡能有什麼不舒服的,君翊是拿自己的東西賞賜給秦蓉的,又不是拿的我的東西。」

「可是姝寧姐姐,算了,這件事情我是給你說不明白了,那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問唄,咱們兩個這種關係能有什麼不能說的?」

「姝寧姐姐,你現在和翊哥哥之間的關係到底怎麼樣了呀?」

南姝寧一臉疑惑的樣子,「什麼怎麼樣了?」

「我是說這些日子不見你們兩個之間的關係,可曾有什麼進展?」

「進展?」

「嗯。」

「我們兩個之間能有什麼進展呀,如果非要說進展的話,倒也不是沒有,反正現在起碼不會動手了。」

皇甫瑾瑜聽到這裡之後,一臉驚訝,「姝寧姐姐,你這也叫有進展?」

「對啊,你想,就我們兩個之間,難道你還能不清楚嗎?我們見了面之後能不打架就已經是很大的進展了。」

皇甫瑾瑜想了想南姝寧和君翊他們兩個之前那種水火不容的樣子,居然覺得南姝寧這話說的確實挺道理的,「說的也是,不過姝寧姐姐,關於太子那件事情,你到底是怎麼打算的?」

南姝寧現在聽到太子這兩個字就有些頭疼,「瑾瑜,這君翊一個人說這件事情,我就已經夠頭大的了,你就別湊這個熱鬧了啊。」

皇甫瑾瑜聽到南姝寧這樣一說反而來了精神,「啊,姝寧姐姐,你的意思是,翊哥哥和你提起來這件事情了,」

南姝寧看著皇甫瑾瑜那副表情,就知道自己剛才不應該告訴皇甫瑾瑜那些話,南姝寧不免有些後悔,「沒什麼,這大過年的,還能不能讓我安生一會兒,你就別問這麼多了,我記得你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了,怎麼做了離王妃,這性子變了這麼多??」

皇甫瑾瑜其實倒也算不上是有多大的變化,畢竟在外人面前的時候皇甫瑾瑜,仍然還是一副成熟穩重的樣子的,只是在南姝寧面前,皇甫瑾瑜會卸下自己所有的防備罷了。

皇甫瑾瑜看著南姝寧確實,並不願意談論這些,皇甫瑾瑜也擔心有些事情說得多了,反而會適得其反,所以也就不再說這麼多了,「好了,我不問了行了吧?」 南姝寧聽著皇甫瑾瑜這樣說,這才笑得一臉開心,「對嘛,這才像話,對了,今日就是除夕了,你有沒有什麼特別想要的禮物之類的?」

「倒是沒了,再說了你不是已經派人去給我送了很多東西了嘛。不過說起來這個,我這次來倒是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

「啊,真的呀,給我準備了什麼?」

皇甫瑾瑜對著身邊的丫鬟開口,「去把東西拿過來吧。」然後皇甫瑾瑜接過丫鬟遞過來的盒子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我呢也知道,姝寧姐姐,你雖然表面上總說自己喜歡那些金銀財寶之類的東西,但是我知道,其實你心裡對那些東西根本就沒有這麼感興趣的,所以呢,我特意給你準備了一件我猜你肯定會喜歡的東西。」

南姝寧聽著皇甫瑾瑜這樣說,確實是挺感興趣的,「你這樣一說我倒是好奇,你會準備什麼給我了,難道是么珍貴的藥材。」

皇甫瑾瑜搖了搖頭,「不是,如果真的得了什麼珍貴的的藥材的話,那我肯定會首先送給羅炎師兄的啊。」

「雖然我對於你這種不給我給我師兄的行為有一點點生氣,但是如果真的有什麼珍貴的藥材的話給我師兄確實要比給我更有用處,既然不是藥材,那我還真是猜不出來是什麼東西了。行了,你就別賣關子了,趕緊打開讓我看看吧。」

皇甫瑾瑜也沒打算一直賣關子,南姝寧這樣一說,皇甫瑾瑜就同意了,「好,我打開給你看看。」

皇甫瑾瑜打開了桌子上的箱子之後,箱子裡面放著把弓弩,弓弩的弩身是金黃色的,上面雕刻了精緻的花紋,就連弩箭上也刷了金漆,一看就是廢了些許的心思的,果然,南姝寧見到那把弓弩之後,眼睛都有些發光了,然後拿了出來,「果然漂亮啊!」

「姝寧姐姐,你趕緊試試合不合手?」

南姝寧向來對這些武器比較感興趣。如今既然得了這麼一件兵器,算是皇甫瑾瑜不說,南姝寧也是想要試上一試的,南姝寧對著外面射了一箭,南姝寧本來就內力深厚,再加上這把兵器確實比較厲害,所以一下就射進了旁邊的木樁上,南姝寧心裡自然是十分開心的,「果然是件好兵器,瑾瑜,你是從哪得來的?」

皇甫瑾瑜笑了笑,「姝寧姐姐,你也知道我出自將門世家,所以自幼對這些兵器雖然稱不上是精通,但是也算是多少有些了解的,這是我在士兵的武器基礎上稍微的做了一些改進,我想著也許你會喜歡,所以就拿過來給你了。」

南姝寧連連點頭,「果然是把好兵器,殺傷力也足夠大,如果這種兵器能夠運用到戰場上的話,想必也會幫不少的忙的。」

皇甫瑾瑜無奈的搖了搖頭,「姝寧姐姐,你有所不知,這件兵器確實是厲害,只是如果要造這些兵器的話,需要花費的人力,物力和財力過於龐大,所以恐怕很難實現大規模的使用。最多也就是成立專門的弓弩營,不過現在已經有了。」

南姝寧自知自己在戰場上對於這些軍營的管理之類的並不是特別的了解,所以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我對這些事情知道的不是很多,這也只是我的一點小小的建議,倒也確實沒有考慮這麼多。」

「姝寧姐姐,你是皇后,又不是行軍打仗的將軍,這些事情你不知道本就是理所應當的。」

「說的也是,」

皇甫瑾瑜看了看周圍,「對了,溪姑姑呢,我怎麼從進來就沒有看到她呢?」

皇甫瑾瑜這樣一問,南姝寧也有些疑惑了,「你這樣一說,我才發現我也沒有看見,桑榆,溪姑姑呢?」

桑榆這才回話,「公主,溪姑姑一大早就去和鳳嬤嬤一起張羅除夕咱們宮裡的事情了,估計這會還沒有忙完呢,要不我去把她叫過來?」

皇甫瑾瑜趕緊擺手。「不用不用,我只是這麼隨口一問,姝寧姐姐,溪姑姑在你宮裡做事可還行。」

南姝寧認真的點頭,「那是自然,畢竟也是在太奶奶身邊跟了這麼久的人辦事,辦事能力自然是沒得說了,吶,就別的不說,你難道沒看到嗎?自從溪姑姑來了之後,桑榆每日里可是都已經很清閑了。」

桑榆在一旁聽的有些無語,「公主,我怎麼就清閑了?我平日里那也是很忙的好嗎?」

南姝寧笑了笑,也不和桑榆爭論,「是是是,我們家桑榆平時最忙了。」然後南姝寧看了看皇甫瑾瑜,「不過雖說溪姑姑確實是個得力的幫手,但是,等這幾日忙完之後,我還是想讓她回去。」

皇甫瑾瑜聽到這裡之後,有些驚訝,「啊,姝寧姐姐,這是為何?難不成她惹你生氣了嗎?」

「怎麼會,你難道忘了我們從一開始就說好了,溪姑姑只是在這段時間我這裡比較忙的時候,暫時過來幫幾天忙,等這幾日過去之後,還是要回去的,畢竟你現在身體不方便,身邊比我更需要一些細心的人照應。」

「姝寧姐姐,我沒事的你看我現在好好的,再說了,只不過是生個孩子而已,沒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的。」

「那可不行,生個孩子本來就是很大的事情,怎麼就是大驚小怪了?再說,畢竟你現在身子不方便,凡事還是應該多加註意一些的,防患於未然總歸不是什麼壞事,更何況,你也知道,我也不能常常的去看你,溪姑姑向來能幹,而且又心細,有她在你身邊,我也算是更加放心一些,瑾瑜,這如果是其他的事情的話,我們都好商量,但是,這件事情你一定要聽我的,要不然的話,我這心裡始終是不能安心的。

再說了,你看,我這裡能有什麼好擔心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別的事情我不敢說,但是以我的武功,在這後宮之中若真是有人想要對我做些什麼,又豈是那麼容易的,更何況這不是還有桑榆和鳳嬤嬤在呢,。」 威克斯問天元:「那,你什麼時候走?」

天元看了看金。

「那個估計後天就得出發了」金看了看日程表,答道。

「你要查的那個人,那我儘快。」

皮特一聽這個,就興奮起來,忙問天元,「你要找誰,找我啊。」拍了拍胸脯,順帶著還挑了下眉毛。

威克斯笑了笑,「雖然不願意承認,但皮特這方面確實比較厲害。」這一笑,眼角的皺紋全出現了,像是乾涸了而皸裂的土壤,延伸到了整個臉龐,威克斯是真的老了,一時間天元鼻尖有點發酸。

之後,聽完天元描述的人後,「你等等」皮特馬上撥通了一個電話,然後就出了威克斯的家,然後就看見浩浩蕩蕩好幾百號人匯在了威克斯的家門口。

過了一會兒,就看見皮特回來了。

「最晚明早那個誰的家,生日,有什麼親戚,就是他曾曾曾祖父是誰都能跟你查出來。」皮特掩飾不住內心的那份自豪。

話說了一半,就心虛地瞟了瞟威克斯。

停了一會兒「哈,叔叔,那些都是朋友了,我保證不做什麼違章亂紀的事情」連忙舉起雙手,「我保證。嘻嘻嘻」

威克斯嘆了一口氣「行吧。天色也這麼晚了,大家快去休息吧。」

「咦?大哥呢?」皮特起身的時候發現愛德華不見了。

「他剛才說出去上廁所,就沒回來。」托馬斯說道。

「那大概有事回去了吧」皮特想了想。

告別完,金就和皮特他們一群人回到了科瑞斯特尓夫人的家,金正準備邁進去的時候,天元一把就把門抵住,不讓金進去。

仙君重生 「狗是不讓進屋的」一臉壞笑看著金。

金撅了撅嘴。「哦」

進屋后,艾莉莎問天元,「你的那個朋友呢?」

「他說有事,」

「這樣啊。那你們快點休息吧,晚安」艾莉莎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拍了拍嘴「啊——」就進自己的屋子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