艹!世界變了嗎?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回到車上,趙夢嫺撥通了一個電話。

“不是,這個葉文昊真的不是同性戀嗎?還是說他有病啊?”趙夢嫺開始吐槽起來。

“怎麼了?”電話那頭傳來了疲憊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剛剛運動過一樣。

趙夢嫺說道:“我給他看我的泳裝寫真,結果他一個勁的說我那些泳裝這不好那不好。最後一款透視的,他還質問我這樣穿怎麼對得起我父母,你說這是不是有病啊?”

趙夢嫺算是氣着了,張這麼大,她的美貌和身材第一次遭到無視,這讓她的自尊心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她看過太多男人對她身體的貪婪神情了,也享受過無數男人爲了靠近她而做出來的各種討好,這早就使得趙夢嫺養成了無比高傲的自信和自尊心。

但今日遇上了葉文昊,她的自信和自尊心都被摁在地上摩擦。

氣,很氣!

電話那頭的人聞言也是沉默了,好一會之後才說道:“我這邊打聽到的消息是他有女朋友,所以不可能是同性戀或者有病。是不是你的尺寸沒有把握好?他是個思想保守的人?”

“保守?呵,這年頭哪裏還有思想保守的男人?別說是他了,就是法海重生,我也能讓他獸性大發。”趙夢嫺冷冷的說道。

“那你倒是做出來啊!這都多少天了,你那邊一點進展都沒有,正當我給你錢是讓你去玩的嗎?”

趙夢嫺咬了咬牙:“再給我幾天時間,我一定讓他出現在我的牀上!”

掛斷電話的楊品茹罵了句廢物,抱着她的張應龍笑着說道:“進展的不順利?”

楊品茹搖頭道:“那個小子有些邪門,我找的人絕對是妖精級別的,但他就是不上鉤。”

沒錯,趙夢嫺不是無端端出現在葉文昊的視野裏面的,一切都是楊品茹的安排。

楊品茹要搞臭葉文昊的名聲,她能夠想到最好辦法就是搞出葉文昊的花邊新聞。然後在結合葉文昊有女朋友的消息放出去,給葉文昊扣上一個渣男的帽子。

楊品茹這一招不可謂不毒,因爲葉文昊的粉絲主要是女性。

如果葉文昊真的變成了渣男的話,那葉文昊的聲譽一定會一落千丈,成爲被人唾棄的人。

只是楊品茹沒想到的是,這個計劃進行起來居然這麼難。

“男人就沒有不偷腥的,他現在沒做,是因爲沒有機會和環境。一旦有了機會,他沒絕對不管不顧。”張應龍一副過來人的樣子說道。

楊品茹瞥了張應龍一眼:“你很懂啊?是不是現在你也經常去偷腥。”

“那可不?我現在不是經常偷你嗎?”

“嘴貧!”

……

葉文昊不知道楊品茹的計劃,但本着直男的性子,卻得到了很好的防衛。

只是葉文昊不清楚的是,一場更大的陰謀正朝着他悄然而來。

到了表演的當晚,葉文昊帶着街舞組的小夥伴們來到了大劇場。

表演的事情由魏子龍一個人就行了,至於葉文昊,則是坐在了前排,坐等泳裝秀。

不過有這麼好的事情,葉文昊當然不會獨享。

陳建三人聽到有好東西看之後,立馬就趕了過來,此時正一本正經的坐在葉文昊的身邊,實則內心激動的很。

“沒想到咱們南江市還有這麼好的活動,以前不知道錯過了多少。”曾俊楠一個勁的擺弄着他的單反。

“不過話說回來,文昊真夠兄弟,沒有吃獨食。”陳建笑道。

“我是那種人嗎?”葉文昊無奈一笑。

不多時,表演開始了。

音樂一響,泳裝模特就一個個走出來。

只是一開始,全場的氣氛就被點燃。

“我靠靠靠……這誰頂得住啊!”曾俊楠一邊說着,一邊拿着單反懟上去。

宋遠航最悶騷,偷偷拿手機在拍。

葉文昊看着還好,畢竟已經看過了趙夢嫺的寫真。粗略一看,葉文昊發現這麼多模特里面,好像就是趙夢嫺身材樣貌最好了。

既然如此,就有些無聊了啊。

一場表演結束,觀衆們意猶未盡。

曾俊楠一個勁的看着自己拍下來的成果,搖頭感嘆:“不虛此行啊不虛此行。”

陳建瞥了一眼:“不是,你怎麼是錄像啊?”

曾俊楠嘖了一聲:“你懂什麼?照片那都是靜態的,錄像那可是動態的。你懂嗎?知道什麼叫做洶涌澎湃嗎?”

陳建眼睛一亮:“狗賊,還是你懂得比較多啊,回頭發我一份。”

“等一下,你拍模特就行了,你怎麼把我們也給拍了進去?”

曾俊楠賤兮兮一笑:“老子要把這個時刻給記下來,記下你們流口水的樣子。等以後你們結婚了,我把這份錄像在你們的婚禮上放出來,哈哈哈……”

“狗幾把,弄不死你!” 葉文昊搖了搖頭,沙雕舍友歡樂多。

就當他們幾人玩鬧之時,趙夢嫺披着一件長衣來到了葉文昊的這邊。

曾俊楠等人立馬停了下來,以爲趙夢嫺是被自己的帥氣吸引,特地過來找自己的。

“葉老闆,我今天穿的這身你喜歡嗎?”趙夢嫺坐在葉文昊的身邊,身子對着葉文昊。

一句話,宛如一桶冰水一般澆在曾俊楠三人的頭上。

媽的,怎麼又是找文昊的?

葉文昊瞥了趙夢嫺一眼:“你怎麼沒買我給你找的那件?”

趙夢嫺已經調整好心態了,此時微微一笑:“葉老闆你好壞,就會取笑人家。”

陳建三人在一旁人都傻了,這什麼意思啊?你們之間的對話信息量有點大啊。

葉文昊你給人家找泳裝了?

你是變態嗎?

能不能讓我也加入一下啊!我對泳裝很有了解的!

還有美女,你別隻看文昊啊,你也看看我們,我們也很優秀的好吧!

“葉老闆,晚會的最後我們還有一場表演,在那之後,你能來後臺一下嗎?我有話對你說。”趙夢嫺輕聲說道。

葉文昊道:“不能現在說嗎?”

“現在人多嘛,那就這麼說定咯,我等你。”說完,趙夢嫺就起身走了。

趙夢嫺一走,陳建三人就葉文昊控制住。

“狗賊!那個美女是誰?你什麼時候勾搭上的!”

“你吃着碗裏想着鍋裏,文昊你過分了啊!趕緊把那美女的聯繫方式給我,我不能讓你這麼墮落下去!”

“還有,什麼你幫她找的泳裝?你還幫人家做過什麼?”

葉文昊苦笑着說道:“我要說是她勾引我,然後我無動於衷,你們信嗎?”

陳建三人互看了一眼。

“你信嗎?”

“你信嗎?”

“信個屁!”

“誰信誰傻逼!”

曾俊楠一把勾住葉文昊的脖子:“你都給人家找泳裝了,你還敢說你無動於衷?”

“還有,這美女身材這麼好,你敢說你不動心?”

葉文昊笑着不解釋,嫉妒死這三個臭弟弟。

“不行,必須要封口費,你要是不給我們封口費,我回去就告訴你女朋友。”曾俊楠說道。

“回頭我把她的泳裝寫真集發給你們。”葉文昊毫不在意的說道。

“握曹,還有這東西?”

“有的,幾十張照片。”

“咳咳……文昊,我剛剛什麼都沒說。”

“……”

晚會最後,模特們都換了另外一件泳裝,再次撩動觀衆們的心火。

許多六七十歲的大爺們都站起來拍手叫好,精神奕奕,彷彿回到了二三十歲的時候。

一些帶了伴侶來的,此時心裏就苦了,不說不能拍下來,還得裝模作樣的說不好看。

當然了,全場當中,還是曾俊楠幾個人最活躍。

舞臺落幕,葉文昊想了想,然後起身往後臺走去。

“走走走,看看這狗東西要做什麼壞事,老子給他拍下來!”曾俊楠拿着單反,賊兮兮的跟了上去,全程錄像。

葉文昊來到了後臺,這裏亂七八糟的,葉文昊根本找不到趙夢嫺在哪。

於是乾脆不找了,找了張椅子坐了下來,見到自己街舞組的人就閒聊兩句。

就這麼過了五六分鐘,另一邊突然傳來了一陣喧囂。

“怎麼了怎麼了?”

“我好想聽見一個女生大喊。”

“喊什麼?”

漫游在影視世界 “好像是,抓色狼?”

話音一落,一個模特衝了出來,她眼裏含淚,環顧一週之後,就直奔葉文昊而去。

“色狼!我打死你這色狼!”女模特大喊衝過來。

一時間,所有人都將目光放在了葉文昊的身上。

葉文昊皺着眉頭:“姑娘,你是不是眼裏有淚沒看清?我什麼都沒做,你說我是色狼是什麼意思?”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