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母艦長親自過來詢問,“將軍,這兩枚細菌彈你準備怎麼辦啊。”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一枚東京,一枚大阪。”

這兩個地方是日本最大的兩個城市,也是人口最多的城市,韓立內心發狠,就也沒有給他們任何機會。

要給這裏留下永久的災難。

航母艦長沒有任何的問題,立刻回答道:“好,我這就去安排。”

兩架殲-15,立刻安排好了。

由於是細菌彈,韓立不可能跟着去,而且飛行員也要帶着防毒面具,“嗡!”“嗡!”的攜帶好了。

“嗖!”“嗖!”的便起飛了。

韓立打開了北斗導航系統,進行全息攝影的觀看,兩艘殲-15戰鬥機,很快就分開了,一架率先到達了東京。

在遠遠的雲層之上。

日本鬼子的防空設備根本無能爲力,而且時間點,已經是傍晚時分了,下面的東京城,修整的已經差不多了。

民衆們在爲晚飯忙碌,士兵們在那巡邏,警惕。

夕陽把人影拉的長長的。

“嗖!”一枚炭疽桿菌隨之墜落而下,快速比之的瞬間在東京一處街道上,“轟!”的炸開了,並沒有想象的炸開,而是冒出了無數的綠色氣體。

周圍的日本人“啊!”“啊!”的嚇了一跳,還想四散奔逃,以爲要在來一次當初的轟炸呢,卻沒想到,居然是一股煙冒了出來。

日本人們不解的觀看,圍着,不敢靠近,卻是“呼!”“呼!”的吸了不知多少病菌。

當然。

日本憲兵們紛紛跑了過來,攔截道:“都讓開,讓開,這是一枚啞彈,但啞彈也有威脅,趕緊疏散。”

“是!”

“是!”

一個個的讓開了。

回家的回家,該幹什麼的繼續去幹什麼了。

拆彈部隊們一開,看到這一幕,卻是明白了,立刻稟報了上去,“東京,受到了炭疽桿菌的轟炸。”

全都傻眼了。

與此同時。

大阪寬闊的街道上,也同樣發生了這麼一幕。

無數的人圍觀,散去,炭疽柑橘開始流散,開始隨着風吹的到處都是,吹的整個大阪城,完全都被覆蓋了。

炭疽感覺主要作用就是讓人的胃粘膜受損,然後快速死亡。

但隱藏期卻很長,有可能是一天,也有可能是十天,但發作起來就很快了,基本上三天就會死亡。

此時風平浪靜的東京城和大阪城卻是在面臨着,滅頂之災。

韓立樂呵呵的看着兩艘殲-15戰鬥機返航,知道,這一次,戰爭的天平已經徹底失去了平衡,已經徹底失去了意義。

日本人,要倒黴了。

不,是要倒大黴了。

韓立咬牙切齒的恨聲說道:“我看你這次還投降不投降。” 道格拉斯在聽見李梓安的的聲音的同時,也感覺到一股柔風拂過其手掌,低頭一看一張黃黃的紙符躺在手掌,他道格拉斯雖然不算見多識廣,但也是五大聖靈族的後輩弟子了。

但是不管其如何看就是認不出他掌心紙符的材質,隱隱感覺掌心的紙符不凡。因爲其發現掌心紙符有股淡淡地元力波動。

“道格,待會你與玄一上梅花樁之後,用手捏碎手上的紙符就好了!”道格拉斯耳邊還不斷迴繞着李梓安剛纔傳音給他的話。

手掌往身後一擺,很自然的將手放到後背背了起來。此刻他雖然心底緊張的要命,但是還是選擇相信李梓安,當然此刻他也別無選擇了。只有將死馬當作活馬醫了,豁出去了!大不了被輸了以後躲在水靈聖族不出了了。

道格拉斯心底暗暗的想到。

玄一往道格拉斯的身前跨了一步,當然其實玄一之所以想要來到道格拉斯的身前,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爲想要會一會道格拉斯身後的那個人——李梓安。

當然在其見到李梓安後,發現眼前的白衣青年猶如平凡的普通人一般,根本發現不了對方一絲修爲之力,但是其心底總是感覺眼前的白衣青年身上籠罩着一股神祕的面紗。

眉頭一皺,心想:“難道眼前的白衣青年的修爲要高出他至少兩階的修爲?”只要修爲比他人修爲低上兩階以上,而對方有故意隱藏修爲,那麼修爲低的人,根本發現不了修爲比他高的人的修爲。

玄一不願如此想,因爲他發現眼前的白衣青年的年齡看起來還沒有他大,修爲怎麼怎麼會比他高如此之多呢?這是做爲一個一向站在同年人頂端的驕傲之人是無法接受的。

周圍一頓鬨鬧,將玄一的思緒拉了回來。

“ 怎麼回事啊?怎麼一直傻站着不動啊?到底是什麼意思啊…….”刺耳的議論聲駁雜異常,不去仔細辨別根本不知道衆人在說些什麼?因爲此刻整個場面已經鬧哄哄的了。

望着與人掙得面紅耳赤的木靈聖族的師弟們,玄一知道他剛纔一直站在道格拉斯身邊紋絲不動,也不說話,靜靜地發呆引起了衆人的非議。

回過神來的玄一轉臉朝道格拉斯看去,並展顏一笑,露出招牌式的‘假笑’道:“哈哈…… 既然這位水靈聖族的師兄肯賞臉,那麼玄一隻好捨命陪君子了。”說着還往道格拉斯身後旁的李梓安瞥去,像是剛纔那句話是想李梓安說的一般。

一甩袖子,運氣縱身一躍,直奔梅花樁而去,中間停落一次,蜻蜓點水一般腳尖點了一下地面借力,然後再次一躍,身影已經抵達了梅花樁之上了。

轉過身來朝道格拉斯的身影望來,其意不言而喻。

而在玄一落在梅花樁一刻,玄三黃七已經開始帶頭叫好了。當然在場的衆位年經一代雖然不喜玄一的驕傲,但是不得不承認人家的輕功速度這方面要比他人強上不少。

所以也有人發自內心的爲這“漂亮的一縱身”而鼓掌。

隨着玄一的目光,衆人也望向了道格拉斯,此刻他的心底也像是熱鍋上螞蟻,急的頭冒汗。而就在其不知道該如何出場飛向梅花樁之時……..

耳邊再次傳來李梓安的聲音:“道格,此枚‘神行符’應該可以支持你走完梅花樁,放心吧!捏碎你手中的紙符,感受一下我製造出來的‘百里神行符’。”

聽見的李梓安猶如天籟的聲音,道格拉斯感覺所有壓在其頭頂的黑雲一掃而空,豁然開朗起來。心情也一下子愉悅起來。

手中一緊,正欲聽從李梓安所說捏碎手中的‘百里神行符’時,令其意想不到的事情,差點讓其墜入萬丈深淵。

其手中的紙符不管如何用力捏,竟然不動,甚至連紙符形狀都沒有變動絲毫,試了一次又一次,就是捏不動手中的紙符。

望着四周直視的目光,此刻的道格拉斯竟然開始額頭冒汗,也不敢轉身去問李梓安是怎麼回事?

此刻人羣之中已經開始議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爲何猶如剛纔玄一一般魔障,竟然也一動不動了?特別是木靈聖族的玄三等人。不放過一絲打擊對方的機會。

“水靈聖族的小子,怎麼回事?難道是怕了?” 黃七衝道格拉斯喊去。此刻他真的怕道格拉斯不上來,因爲就算道格拉斯不上來與玄一比試,他們做爲此次舉辦‘聖盟之約’的東道主,自然不能做出蠻橫霸道的事情。

這樣一來,先前被這水靈聖族的小子掃掉的面子,就沒法找回來了。

此刻李梓安也眉頭一皺,心想:“剛纔不是告訴這小子可以捏碎紙符了嗎?怎麼道格這小子竟然還不動手?”望着道格拉斯面額上面的太陽穴竟然不停得掛落一滴一滴地斗大的汗珠子,猶如斷了線的珍珠項鍊,珍珠一顆一顆往下墜…….

不過李梓安很快就發現了道格拉斯捏着‘百里神行符’的手掌此刻正不停得用力緊握,手指不停得顫動,正努力的往手掌心用力,甚至其手背上面的青筋猶如蚯蚓一般鼓了出來,竟然渾然不知…….

李梓安見到如此一幕,啞然失笑…….. 差點沒有失聲笑了出來。

不過也知道此刻不是得樂的時候,再次傳音給道格拉斯:“道格,你小子真是……. 算了,趕緊提氣,輸入一點元力至手中的‘百里神行符’再捏碎它就可以了!哈哈……. ”李梓安終於沒忍住笑了出來。

不過此刻其實傳音給道格拉斯的,只見李梓安的肩膀不停得聳動,嘴角竟然有點變形,顯然是極力地在剋制自己.

然而李梓安的傳音對於道格拉斯放佛猶如九天玄音一般動聽,根本沒有在乎李梓安的嘲笑,而是激動的調動自身元力運功與掌心,用力一握。

一股氣流竄出直奔其雙腿而去,雖然不知道紙符裏面爆發出來的能量是何物,但是此刻道格拉斯徒然毫無徵兆的身體一輕,感覺雙腿有使不完的力氣一般…….

而且越來越脹,雙腿被灌注一股無形的能量,但是這股能量有非常溫和,不過雖然溫和,總有種想要發泄雙腿灌注的外來能量,本能的想要蹬腿。

邁出右腳,左腳往後一蹬,道格拉斯感覺眼前一空,一股疾風吹得他面部生疼,努力想要睜開眼,模糊的感覺身前不遠處有一個人影,出於本能的躲避,往旁邊稍稍地一偏,與人影擦肩而過。

道格拉斯終於發現剛纔與他擦肩而過的人影竟然是玄一的面孔,道格拉斯心神俱駭,往腳下一望,竟然已經到了梅花樁的之上了。

趕緊屏住呼吸,雙腿一沉,落在了梅花樁最邊緣的一刻樹樁之上,差點點就飛過了梅花樁了…….

道格拉斯暗道好險好險…….

不過其立馬反應過來,終於知道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同時心底也一陣狂喜,暗道:“李前輩果然高深莫測,隨意拿出一個紙符,竟然能夠有如此神鬼莫測的速度……..”

此刻纔想起剛纔李梓安與他說的此枚紙符名叫“百里神行符”難道此枚紙符在百里之內能夠讓他達到神鬼莫測的速度,喜道:“不愧爲‘神行符’啊!果然神一樣的速度。”

而就在道格拉斯心中竊喜的時候,此刻圍觀的衆人竟然出現短暫的寂靜,落針可聞,整個場上好幾百人竟然硬是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足足等了十秒鐘之後,終於有人反應過來,伸手搖了搖身旁的夥伴驚叫道:“天啦!程胖子,你打我一下,看看我剛纔是不是在做夢…..”

“啪!”一聲清脆的耳光聲想起,剛纔說話的人被打的在原地轉了一個圈,伸手捂住被抽的臉上,怒視對方。而程胖子望着對方噴火的雙目憨憨的笑道:“覃麻子,是你自己叫我抽的!不過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你剛纔不是在做夢……”

“你……..”覃麻子伸手指着程胖子一時之間語咽,無言以對!

當然比起其他聖靈族的人,木靈聖族的玄三、黃七等人癡癡地望着此刻已經佇立在梅花樁之上的道格拉斯,猶如吃了一隻死蒼蠅一般的難受。

而做爲當事人的玄一更是深深地感受到了剛纔一幕帶給他的震撼,同時心底極力的說服自己剛纔一幕不是真的,絕對是虛幻的一幕。

玄一此刻還在回想剛纔一幕,原本他還一幕居高臨下的目光一隻望着遠處的水靈聖族的小子,見到對方遲遲未動,以爲對方黔驢技窮了。

正準備迎接歡呼的時候,突然感覺眼前一陣晃動,一股勁風刺面而來,來不及做出反應,勁風擦肩而過,而此刻他擡眼向剛纔水靈聖族小子站立的地方望去,已經空空如也。

玄一不信邪的轉過頭來朝身後望去,見到原本應該還在下面的水靈聖族的小子已經愜意的站在梅花樁之上,見到玄一望來過來,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而玄一此刻反而覺得對方的笑容之中藏有赤果果的嘲笑之意溢於言表,令其無法接受眼前的一切…….. 這次向山海關投放炭疽桿菌是昭和天皇授意的。

在最近的一次高級別的軍事會議上,一位低級別的軍事長官提出來的,這樣的毒招,是上不了這個高臺面的會議的。

但當他提出後。

昭和天皇高興不已,甚至說道,爲什麼不早早提出來一些列的話。隨後又問了幾種病菌的作用。

最後是有昭和天皇選定的。

因爲炭疽桿菌是可以污染土地的,短時間內想要完全根治,幾乎不可能,幾十年都有可能不能消除。

這招,可以說是狠招啊。

結果。

昭和天皇在等待勝利消息時,得到的消息卻是,東京和大阪遭受到了炭疽桿菌的襲擊,而且與此同時。

中國召回世界,日本動用了大規模的細菌彈。

炭疽病毒。

證據還有一些活口都被生擒,甚至還直接說了,一共三枚,另外兩枚,他們扔到了大阪和東京。

這一下。

昭和天皇瞬間傻眼了,瞬間懵逼了,看着回報的官員,大罵,“這樣的消息都能走漏,我身邊還有誰能信的過啊?”

憤怒的上去就踢,上去就踹。

官員們唯唯諾諾,不敢言語。

шшш ●тTk дn ●C〇

昭和天皇的這次祕密會議,可以說是隻有帝國的高階層才知道的,指揮官也是731部隊的最高層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