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陳江河以及王家的兩個凝真境高手也是調動真氣,隱隱將陳風包圍。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你們是怎麼認出我來的?」陳風不答反問。

李騰宏的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輕蔑的看了陳風一眼,這才說道:「因為在李家,凡是見到我李騰宏的人,都會喊我一聲二爺,而你身上穿了李家的服飾,見到我卻是一直低著頭,一聲不吭,這就很是說明問題了。」

「原來如此!」

陳風微微搖頭,看來這李騰宏在李家還是一個極其囂張的人物了。

「小子,說出你的來歷和目的,你要是老實的話,我們可以留你一個全屍!要是不說,我不介意讓你嘗嘗我李家的酷刑。」

場中有六個凝真境以上的高手,李騰宏也沒有絲毫擔心的,上前對陳風威脅道。

「好,我說!」

陳風攤了攤手。李騰宏冷笑了一下,在他看來陳風必定會做出妥協,但就在此時,異變陡生。

陳風的身形豁然躍出,右手抬起,屈指成爪,帶出一道強風,直奔李騰宏的咽喉而去。

「大膽!」

「找死!」

兩聲暴喝從李騰宏的身後傳來,聲音未到,兩道人影奇快無比的衝到了李騰宏的面前。一個國字臉的中年人直接擋在李騰宏的面前,另一個大鬍子則是舉起雙拳,拳芒閃爍,直奔陳風而來。

「水貨!」

輕輕吐出兩個字,陳風抓向李騰宏的手瞬間轉向,就朝著那大鬍子抓去。

「哼,聚氣境九層實力,也想在我面前賣弄,找死!」

大鬍子冷笑,身形輕輕一躍,便躲開了陳風的這一抓。隨即雙拳瘋狂揮舞,如同風車一般,帶著凜冽霸道的威勢朝陳風砸來。

「等的就是你!」

在陳風說話的時候,一道殺戮之劍無聲無息的飛出,速度之快,簡直駭人聽聞。

噗!

殺戮之劍直接刺穿大鬍子的右拳,並且余勢不止的進入其肩頭。

隨即又是一轉身,噗,從大鬍子的後背穿胸而過。

大鬍子一口鮮血噴出,雙眼迷茫,致死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死在一個聚氣境九層的垃圾手中。

「二爺你快撤到一邊,我來對付此人!」

見此情形,那國字臉中年人一把推開李騰宏。錚,一柄雪亮鋼刀出現在手中,刷一下就朝陳風砍下。

但是陳風就如同泥鰍一般,飛快躲過這國字臉中年人凌厲的一刀,身形如同穿花蝴蝶一般,穿過重重人群,直接來到了李騰宏的面前,並且一把就抓住了李騰宏。

「不要殺我,我是李家二爺,你要是殺了我,我李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李騰宏在陳風手中尖聲驚叫,同時還不忘威脅陳風。

啪,陳風反手一巴掌直接抽在李騰宏的臉上,李騰宏的臉上頓時出現五道血紅手指印,絲絲鮮血從他的口中流出。

「再廢話,老子直接殺了你!」

被陳風威脅,李騰宏果然不敢說什麼了,但是一雙怨毒的眼睛依舊是死死的盯著陳風。

「朋友,有話好說,剛才只是一個誤會,你已經殺了我們一人了,一切誤會也應該可以有個了結了吧?況且你手中的可是李家二爺,要是李二爺有個三長兩短,就算朋友有通天的本事,也是逃不出李家的追殺的。」那國字臉話語雖然是在妥協,但是語氣之中充滿了威脅。

啪,陳風又是一巴掌抽在李騰宏的另一邊臉上。

「你……」

國字臉中年人深吸了一口氣,按耐住心中的殺意,道:「朋友,凡是別做的太過了!」

啪,陳風又是一巴掌抽在了李騰宏的臉上,李騰宏的一張臉直接被打成了豬頭,鮮血混合著牙齒從李騰宏的嘴角流出,堂堂李家二爺卻是被人打得如此凄慘。

陳風見那國字臉中年人終於沒有說話了,甩了甩手,淡淡道:「叫你們的人讓開,否則我殺了他!」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是將目光看向了陳江河和王建峰兩人。

剛才陳江河沒有出手,就連王家的兩位凝真境高手也沒有出手對付陳風,態度十分曖昧。

陳風剛才的那句話顯然是對陳江河和王建峰兩人說的,如果兩人不讓開道路的話,恐怕那國字臉中年人還真的沒有什麼好辦法。

ps:感謝!感謝!非常感謝!謝謝支持我的朋友,謝謝你們的每一張紅票,每一個收藏,每一塊錢的打賞,林海感激不盡,新書有你們陪伴真好!

這本書是我花心思最多的一本,我會盡我的全力去寫好這本書。還是那句話,林海需要大家的支持!拜謝! 「陳江河,你們快讓開,要是老子死了,這裡的人一個都活不了!」

面對死亡的恐懼,李騰宏也是爆發出了巨大的潛力,在陳風手中尖聲叫道。說話的同時還噴出來幾顆帶血的牙齒。

聞言,陳江河和王建峰等人的面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李騰宏這樣**裸的威脅任是誰聽了,都會惱怒不已,更何況是他們兩人?

國字臉中年人一聽李家二爺這話就知道事情不妙,於是連忙跑到陳江河面前,祈求道:「陳七爺,我家二爺剛才一時心急,出言有所得罪,小的這就給陳七爺道歉了。還希望七爺看在兩家同在山海城的份上,就行行好,幫幫我家二爺吧。」

國字臉中年人也是凝真境修為,何曾如此低聲下氣的

去乞求別人?奈何,李騰宏的性命在陳風手中,為了自己的小命,也為了李騰宏的性命,他必須來求陳江河了。

「放了他,我可以讓你離開!」

陳江河終於開口,語氣卻是變得無比冰冷起來。

「嗯!」

陳風目光微微一凝,他能夠感受到陳江河的殺機,那是一種讓人心悸的殺機,他不得不重視。

陳江河凝真境頂峰修為,陳風在他面前討不到絲毫好處,所以只是略微一思索,便點點頭,答應下來。

「好!」

說完,陳風一掌拍在李騰宏的背上,李騰宏的身形飛出,直接向著陳江河等人撞去。

「二爺!」

國字臉中年人大急,連忙就要去接住空中的李騰宏,但就在此時,李騰宏全身變得通紅,就像是被人丟到開水裡煮過的大蝦一般。

「不好,快撤!」

陳江河終於感到了不對,但為時已晚,只聽嘭的一聲巨響,在空中的李騰宏就像是一枚人形炸彈,轟然爆炸開來。

轟轟轟,礦洞都為之震動起來,大塊大塊的岩石紛紛往下掉落,一些躲避不急的三家子弟被落石砸得鮮血淋漓,還有的直接被砸成了肉末。

「這條礦洞快要坍塌了,大家快點出去。」

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礦洞中所有人嘩啦全部向外衝去,人擠人,人挨人,場面混亂一片。

地上那些被落石砸傷的,沒有辦法移動的,被無數人踩在身上,頓時哀嚎慘叫連連。

片刻功夫,便有幾十人被活活踩死,但隨著礦洞中岩石不斷落下,地上的那些屍體和還有一口氣的人全部被掩埋。

這一切都在陳風的預料之中,因為唯有這麼做,他才有機會從陳江河等五個凝真境高手的手中逃脫。

此時,早已經逃出了元氣石礦脈。一路疾馳,來到一處偏僻的林子中,馬上吞下一瓶回氣丹,開始恢復丹田真氣了。

和那大鬍子中年人交手並沒有耗費多少真氣,但在最後時候,陳風卻是將丹田幾乎九成的真氣注入李騰宏的身體裡面。

只要他的真氣和李騰飛的真氣一碰撞,就會發生大爆炸。

也就在李騰宏的身體爆炸的時候,陳風馬上轉身就逃,這才逃出了陳江河等人的追殺。

小半個時辰之後,陳風睜開了眼睛,嘴角現出一絲微笑。伸手入懷,從懷中取出一個儲物戒指。

這個儲物戒指是李騰宏的。

陳風在抓住李騰宏的時候,就將他的儲物戒指取了下來。

「這李騰宏既然在李家這麼有勢力,相信他身上的好東西一定不少了!」

心念一動,陳風的精神力馬上探入了手中的儲物戒指裡面。

好傢夥,入眼的是一大堆的元氣石,足足有將近十萬之數,就連陳風這個看慣了元氣石的人也是微微有些驚訝。

「這麼多元氣石,該不會是李騰宏這老傢伙打劫來的吧!」

其實陳風不知道,李騰宏在李家管理財務,而他儲物戒指裡面的十萬元氣石是剛剛從元氣石礦脈裡面上交而來的,他還沒有來得及放回李家的寶庫了,就被陳風給搶了,不得不說陳風真是走了狗屎運了。

除了元氣石之外,李騰宏的儲物戒指裡面還有大量靈藥,丹藥也有一些,但是他看不上,所以也沒有刻意去查看。

估算了一下儲物戒指裡面東西的大概價值,陳風看了一下天色,發現馬上就要天亮,於是站起身來,就要回陳家。

只是陳風還沒有走,便聽到有人走到這片密林中來。

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之後,隨即陳風便聽到了一陣漬漬的流水聲,他的面色不由變得古怪起來。

微微上前一點,陳風的眼角瞟到了一抹驚人的雪白,閃亮耀眼,晃得人眼暈。

一時間,陳風看得微微有些怔住了,一不小心卻是碰到了腳下的一根枯枝,發出了輕微的響聲。

「是誰?」

一個羞怒的女子聲音傳來,陳風微微有些尷尬。

這時候就見到一個藍衣女子從林子中走了過來,陳風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此女年約十六七歲年紀,淡峨眉下一對煙水迷離的明眸,瑤鼻小巧筆直,白玉凝脂般的臉蛋上點綴一張菱角兒似的小嘴,氣質出塵,絕世傾城,不過如此。

不過因為過於氣憤的原因,此女俏麗的臉上一片漲紅,眸中陣陣寒意瀰漫,飽滿的雙峰下隨著急促的喘息上下起伏,幾欲裂衣而出。

「是你!」

王嫣然一雙杏眼死死的盯著陳風,咬牙切齒道:「剛才你都看到了?」

「嗯!」

陳風點點頭,也不隱瞞:「說實話,你的屁股是我見過所有女人中最美的。」目光依舊在王嫣然的雙峰和美好曲線上流連,毫不掩飾其眼中的戲謔。

「那你就去死吧!」

王嫣然嬌斥一聲,一張雷暴符毫不猶豫的就丟向了陳風。

之前她在元氣石礦洞已經了解了陳風的實力,她要拿下陳風根本就沒有那麼容易,所以沒有猶豫,直接丟出一張雷暴符,想要瞬間擊殺陳風這混蛋!

「卧槽!」

陳風大罵,老子不就是看了一下你的屁股么?你犯得著用雷暴符來對付老子?

想是這麼想,陳風的反應飛快,轉身就逃,幾乎就是瞬間,他丹田所有真氣全部凝聚於身後,形成了一個真氣護罩,將他保護起來。

轟隆,一道耀眼的白光撕裂黑暗的天空,一陣天搖地動之後,陳風剛才所站的位置出現了一個方圓三米,深達一米的大坑。四周的泥土焦黑一片,周圍的一切生靈全部在這雷暴符中滅亡。

ps:因為一些原因,某些東西是不能去描寫的,大家見諒。說實話,這章我很不滿意,但我也只能做到這樣了。 「該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