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在何清遠和希爾.羅斯柴爾德的掩護之下,何清風一式最強攻擊,狠狠地轟炸在鬼皇本尊與其肉身之上。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狂暴的靈力,不斷撕扯著鬼皇,其本尊與肉身開始分裂破碎,一股死亡的恐懼瞬間籠罩鬼皇。

就在三人以為可以徹底解決鬼皇之時,風無痕一聲令下,一道身影出現在鬼皇上空,觀其模樣,赫然便是逍遙王尊風清揚的幼弟風飛揚!

只見風飛揚出現的一瞬間,隨即,身體炸裂開來,化作涓涓血色濃漿,注入鬼皇本尊與肉身之中。

這一幕出現的太過詭異,眾人一時之間都未曾回過神來。

爆炸產生的煙塵逐漸散去,一道身影再次出現在眾人眼前。

此刻的鬼皇本尊半邊身軀被轟成碎片,而肉身直接化作一攤爛肉,模樣凄慘無比。

但其身上不僅沒有破敗萎靡之勢,反而透露出一股驚人的生命力!

鬼皇不僅在方才毀滅的打擊之下存活,而且似乎隱隱有更上一層樓的趨勢!

這一切似乎都與風無痕方才莫名吐出來的兩個字有關。

蕭秋風眼眸中射出兩道近乎實質的光束,看向風無痕。

察覺到鬼皇相安無事,風無痕發出陣陣獰笑,笑聲之中透露出一陣得意爽快的意味……(未完待續。。) 老月的好基友丑神,寫妖神的丑到靈魂深處,非常有實力的一位作者,他開新書了,叫做《妖魔戰神》老月也看過,非常帶感,喜歡玄幻的可以去看一看。

上古蠻荒時代,大地之上,妖魔肆虐…

大地人族聖賢,開闢萬千武道,與之抗衡…

後有另闢蹊徑者,智比天高,採集妖魔血脈,提純,以無窮靈藥煉化,尋找人族武者中的特殊血脈者,植入妖魔血脈,使其在保留人族特徵的前提下,亦可變身為妖魔…

此類武者,被稱之為『妖魔武士』,擁有妖魔亦難以望其項背的殺傷力,潛力無窮。拳可碎星辰,掌可斷江河,日月經天,吼落星辰…

妖魔血脈品種繁多,故而,妖魔武士或變身為飛禽鷙鷹,翱翔於空;或如獸之精髓,強爪暴齒…更有甚者,變身太古凶獸,一拍翼就能颳起毀滅風暴,可以召喚雷電冰雪,也能夠吸收日月星光,生命幾近永恆不滅,與天地並存……

[bookid=3432053,bookname=《妖魔戰神》] 季成幽幽醒來,從木窗外照進的陽光,讓他感到全身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三天了……」

季成喃喃自語著,他模樣也就十四五歲,看起來還有些稚嫩,不過眼神中卻透露出了與這個年齡層次不符的深邃。

躺在床上的季成,只能稍稍動下脖子,他現在全身無力,非常虛弱,來到這個世界三天的時間,他已經逐漸的融合了腦海中的記憶。

不過這種融合,是非常被動的,無法主動想起什麼,只能受到一些刺激或者提醒,才能夠觸發記憶,比如見到某個人,季成才能觸發腦海中的記憶。

關於這個世界的大概,季成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現在所在的地方叫季家寨。

再看看房屋中的擺設,季成也能間接的知道這個世界,物質肯定非常貧乏。

這是一間木屋,裡面都擺放著一些簡單的木質傢具,製作的也比較粗糙,只能說算是非常實用,還沒有兼顧到美觀。

季成自己,也躺在一張獸皮大床上,被子明顯是一種非常奇特的蠶絲,非常暖和,而他的身上,卻還穿著獸皮,看起來多了一股少年的野性。

只是,現在的季成,實在是太虛弱了!連一根手指頭都無法動,他只能躺在床上,聽小妹提到過,自己似乎是在山裡,被一條五彩花蛇給咬了,中毒很深,

小妹是季成這具身體的妹妹,每天小妹都會和一位中年婦人,也是季成這具身體的母親,前來看望季成,只是每一次,母親看到季成這副樣子,都會傷感垂淚。

「再過一會兒,小妹和母親應該就會來了,先看看今天的身體狀況怎麼樣了?」

季成知道,每天的中午,小妹就會和母親一同前來看望他,雖然每次母親前來,都忍不住會落淚,不過這卻讓季成內心感到一絲暖意。

親人的關懷,也讓季成有些迷茫和孤獨的心,漸漸的安定了下來,既來之則安之。

季成漸漸的集中了注意力,忽然,他的眼前紅光一閃,這道光芒誰也看不到,只有季成一個人能夠看到。

紅光閃過後,季成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如同面板的紅色小框,小框內有幾項數據,都是季成的身體數據。

體質:2(虛弱)

力量:2

敏捷:1

智力:1

快刀十三式(入門級,熟練)

這些奇怪的數據,都是季成來到這個世界后,意外發現的,雖然不知道來到這個世界的過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才導致了會有這些奇怪的數據體現,不過這明顯對季成來說是好事,他可以通過這些數據,直觀的了解到身體的情況。

體質關乎著一個人的生命,季成三天前,第一次查看身體狀況時,他的體質還是5,非常強悍,「1」代表著一個正常人的力量,那季成的力量幾乎就是正常人的兩倍,體質則是正常人的五倍之多!

這至少代表著,季成曾經的身體素質是很好的,但現在,體質後面的「虛弱」就體現了現在季成的狀況,他中毒了,而且很深,因此,身體才會這麼虛弱。

如果毒素不及時化解的話,等到他的體質掉為0時,就是季成身死之時。想到這裡,季成也感到非常無奈,有了這個奇特的身體數據體現,他就幾乎能時刻看到自己的生命一點一點的消失著,這種感覺緊迫得令人窒息!

現在季成的體質,幾乎是每天都會掉一點,還剩下兩點,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意外,那他就只能再活兩天時間了。

這種殘酷的現狀,也讓季成一度感覺到絕望,現在他無法動彈,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只能靜靜的躺在床上,聽天由命了。

「老天已經讓我死過一次了,不會這麼快又讓我再死吧……」季成現在也只能用這樣虛無縹緲的借口來安慰自己了。

查看完身體狀況,紅色小框也瞬間消失,季成扭過頭去,看向了門外,剛剛他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吱呀」。

房門被輕輕的推開,一名十二三歲的妙齡少女從外面走了進來,身邊還扶著一名相貌普通的中年婦人。

正是季成的小妹和母親。

「小妹,母親!」

季成掙扎著想要坐起來,小妹急忙來到床前,按住了季成,輕聲道:「四哥,不要起來,我和母親今天來看看你,順便給你帶了點好東西,看看這是什麼?」

小妹皮膚微黑,看來也不是整天都呆在屋子裡,性子活潑,尤其是那雙眼睛,看起來十分靈動。

小妹的手上有一個普通的瓷碗,不過在瓷碗中卻盛放著一些墨綠色的水藻,似乎已經被煮過了,連帶著湯的顏色都有些發黑。

「這……這是青藻湯?」

季成腦海中靈光一閃,他融合的記憶中此時浮現出了關於青藻湯的一些記憶,這是一種生長在河流深處的水藻,味道十分鮮美,從小季成就十分喜歡喝。

中年婦人慈祥的看著季成道:「成兒,這是我今天才熬的,你喝吧,你父親一定能夠殺掉五彩花蛇,取回蛇膽給你解毒。」

正說著,中年婦人又忍不住落下了眼淚。

「父親……」

季成不禁沉默了起來,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了許多畫面,那都是關於「父親」季威的畫面。

父親季威是季家寨的族長,同時也是第一高手,季成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三天時間了,之所以一直都沒有見到季威,就是因為季威已經孤身一人,潛入廣闊的山林尋找五彩花蛇,只有殺了五彩花蛇,取出蛇膽給季成服下,才能化解季成體內的蛇毒。

只是,一連幾天,季威都杳無音信,若是在兩天之內,季威都無法帶回五彩花蛇的蛇膽,季成就沒救了。

「四哥,快喝啊,這青藻湯不是你最喜歡喝的嗎?」

小妹看季成想的入神,忍不住提醒道。

「嗯,我這就喝。」

季成回過神來,看著瓷碗中的青藻湯,心中有些遲疑,這麼難看的青藻,季成看到就已經沒有了胃口,真不知道以前的「季成」怎麼會喜歡喝這種湯的?

不過為了不引起小妹和母親的懷疑,季成便端起了瓷碗,大口的喝了下去。

青藻湯味道有些甜,而且喝下去,十分清爽,只喝了一碗,季成就已經有了食慾,還想再喝第二碗。

「味道真不錯。」

季成臉上難得的露出了一絲笑容,難怪以前的「季成」那麼喜歡喝青藻湯,這碗湯也是季成這三天時間裡,嘗到的最美味的東西了。

「好了,成兒,你好好休息吧。」

母親哭了一陣,眼圈有些發紅,被小妹攙扶著離開了房間。

季成依舊躺在床上,口中還留有剛才青藻湯的甜味,他還在回味著那種美味,心裡嘀咕著,來到這個世界,嘗到了這樣一種美味,就算兩天後死了,也不算白來。

「再看看身體的狀況,是不是體質只剩下一點了?」

季成躺在床上,百無聊賴下,心裡又很擔憂身體還能撐多久,於是便又集中精神力,立刻,他眼前紅光一閃,身體的數據又浮現在了眼前。

原本只是隨意一掃,不過當他看到此刻的身體數據時,瞳孔不禁微微一縮,心神大震,連表情也變的僵硬了起來。

ps:新書上傳,求收藏、推薦、點擊,求一切!

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季成的身體數據,其他方面都沒有變化,只有在最下方,多出了一行綠色小字。

「屬性點,1,可分配!」

下面這行綠色的字,是新出現的,以前季成經常查看身體數據,都沒有發現這行綠色的小字,季成心中一動,將精神力集中在綠色小子上,當精神力集中在「1」上時,季成的腦海中又多出了一條信息。

「深河青藻,營養豐富,可增加屬性點。」

季成立刻就想起了之前母親和小妹給他喝的那碗青藻湯,突然出現的屬性點,應該就是他喝了青藻湯才出現的。

「可分配的屬性點,難道可以加在體質上?」

季成的體質,現在只剩下了兩點,而且還十分的虛弱,毒素隨時都可能擴散,到時候,兩點的體質,可能就變成零了。

體質變成零,就代表著季成已經失去了生命,徹底的死亡。

「試一試。」

季成深吸了口氣,開始集中精神在體質的數據上,心裡默默的祈禱著一定要成功的增加體質。

漸漸的,季成感覺到體內一股暖流出現,在身體里亂竄,非常的舒服,甚至季成都忍不住要**出聲。

不過,這陣暖流來的快,去的也快,當季成集中精神再看他的體質,發現體質已經從「2」變成了「3」。

「果然有用!」

季成看了下面一行綠色的小字,屬性點已經變成零了,說明已經用掉了一點屬性點,不過,在屬性點「0」後面,還有綠色向上的箭頭,說明青藻湯還有效果,只是還無法積累出一點屬性點罷了。

這一刻,季成緊緊的握住拳頭,內心非常興奮。青藻湯不僅好喝,而且還能救命。

「如果青藻湯再多一些,能夠多積累一些屬性點,我也許就能壓制五彩花蛇的毒素了。再不濟,我也能拖延些時間,或許,能夠等到父親為我取得五彩花蛇的蛇膽,從而化解蛇毒!」

季成心中生出了一絲希望,之前他只能聽天由命,期望著父親季威能夠早些尋找到五彩花蛇,並得到蛇膽,從而帶回來為他解毒。

不過那畢竟希望太過渺茫,留給季成的時間太短了,體質在不斷下降,區區兩天時間,又能有什麼用?

因此,現在體質增強,能夠多爭取些時間,對季成來說,這就是生的希望!

於是,季成又叫來了小妹和母親,只說希望能多喝些青藻湯。

母親看到季成已經成了這副樣子,心裡也十分難受,把這當成了季成最後的要求,於是點了點頭,答應盡全力給季成熬青藻湯。

做完了這一切,季成心緒才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

「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