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袋突然靈光一閃,將剛纔大山和血龍聽不懂的那句話再次重複了一遍,聽得方青花也是雲裏霧裏的根本沒法理解。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至此,南飛已經用龍少寧交給他的一句“咒語”征服了他們三個人,可見這句話是有多麼的神奇。

南飛看他們三人都用異常的眼光看着自己,只得呵呵笑道,“行了不跟你們開玩笑,大山把那信封拿過來我看看!”

突然被南飛這麼正常地一句話給拉了回來,大山還沒聽清楚南飛叫自己做什麼,愣着問道,“大將軍您剛纔說什麼?”

“我叫你把手裏的信給我看看!”

“哦!哦哦!好的,將軍給您!”

南飛白了他一眼,接過信,打開一看,一張白色的信紙拿了出來。

上面沒有字,早就熟悉這些套路,南飛笑着將兜裏的火摺子掏出來,輕輕一吹燃氣細小的火焰。

細心的方青花頓時從一旁拿來蠟燭遞給南飛。

經過火烘烤的信紙上慢慢浮現出這麼一句話:

大唐和大宋暗地分裂!

“分裂?”南飛重複着這個詞、

許久之後,他猛地一拍腦門,“哎喲我怎麼纔想到!”

隨即,他立即像大山發出命令,“命令鐵血小隊緊急集合!半個時辰之後到後院等我!”

“是!”大山回覆完便迅速消失在了衆人面前。

而後南飛又磚頭向血龍說道,“作爲赤峯軍總督,你總該知道咱們現在手底下一共有多少人了吧?”

“大…大哥,這事兒我還真不知道!”血龍尷尬地回答。

“怎麼呢?這點小事你不清楚?”南飛皺着眉問道。

血龍無奈地回答說,“咱們手底下有八千多人,可韓軍長和楊軍長他們的人算進來我就真不清楚了!”

“哦!對啊!現在他們過來了,又佔領了周邊鵝城等三個城!媽的!好事!”南飛眉開眼笑地說道,“趕緊放出信去,通知在外的歐陽將軍韓將軍和楊將軍!叫他們速速統計手底下分別有多少將士,再和咱們原先的赤峯軍加起來,看看有沒有十萬!”

血龍也沒問着究竟是爲什麼,一個字也沒說,便走了出去。

留下南飛在這兒慢慢地笑着,一旁方青花看着他的笑臉,雖然知道即將要發生什麼,可是什麼 都沒有南飛的笑容比她的幸福感更加強烈。

慢慢地,兩人依偎在一起…… 就在我們焦急等待,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一股更加巨大的腥味傳來!

這股腥味,讓本來就有些躁動的三足蟾羣,更加的不安!

前方濃厚的霧氣,本來平靜的在那裏飄蕩,現在彷彿有着巨大的生物在衝迷霧,蕩起的迷霧,猶如是翻滾的海浪!

“臥槽,什麼玩意過來了?”趙向前驚呼一聲!

三足蟾開始慌亂的亂跑起來!時不時的有着三足蟾撞擊到我們的汽車上面!

齊祿不禁有些讚歎說:“這玩意,雖然只有三條腿,跑的挺快的!”

轟隆隆!霧氣翻滾,一聲嘶吼聲從濃霧之中傳出!巨大的生物所過之處,數棵樹木,承受不住巨大的力量而倒地!

看這輪廓,這東西非常的巨大!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動物,竟然會有這麼大的身軀!

李達低聲說:“是蛇!”

趙向前有些恐懼的說:“蛇?不會吧,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蛇?”

我回答說:“難道你忘記了,在地下那條巨蛇嗎?”

趙向前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難道它從地下出來了?”

李達說:“不會的,這應該不是那一條雙頭巨蛇,那裏早就已經坍塌,想要從裏面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

趙向前不爽的說:“這些玩意,怎麼都讓我們給遇到了,真是倒黴催的,柳炎飛,是不是跟着你,就特倒黴!”

我不禁怒道:“你大爺的,我還沒說自從碰上你之後,就沒有順利的時候,處處倒黴!你就是個掃把星!”

趙向前大怒說:“去你大爺的,你纔是掃把星!”

李達在嘴邊做了一個噓的姿勢,悄聲說:“它來了!”

果然,濃霧之中,一條火紅的蛇信,猶如是一條烈火大道一般,蛇信一下便洞穿了數只三足蟾!隨後一卷,便送進了濃霧之中!

看到這一刻,我,李達,趙向前,齊祿,嚇得後背冰涼!汗水溼透了後背上的衣服!

這得有多大啊,就這蛇信,也得有一米長!太恐怖了!

趙向前有些結巴的說:“臥槽,咱們不會遇上蛇的老祖宗了吧?”

我說:“這蛇是不是有點太大了,這麼大的蛇,那得吃多少三足蟾才能填飽肚子?”

趙向前點頭說:“咱們還真不夠它塞牙縫的!



“來了!出來了!”李達低聲說!

果然,一具龐大的身體,足有十幾米高,一米粗的巨蛇出現在我們面前!

更加詭異的是,這蛇的蛇頭上,竟然還帶着一個青銅面具!

“這特孃的,怎麼還帶着面具,是不是有人圈養的?”趙向前忍不住說!

這青銅面具非常詭異恐怖,跟我們在地下遇到的石像,真的很像!應該是出自同一個時代!

“臥槽,怎麼還有一條?”齊祿驚呼說!

果然,又是一條巨大的蛇頭,從濃霧之中伸了出來!

“不可能啊!”趙向前低聲說!

我不解的說:“什麼不可能?”

趙向前解釋說:“動物對於自己的領地,有着很大的佔有慾!別的動物,只要不小心踏進來,就會遭到警告!甚至直接擊殺!看這蛇巨大的身體,也絕對不是什麼好惹的主,在它的領地上,怎麼能容忍的了另一條巨大的蛇類存在呢!”

我一聽這話,也明白了,但事實確實是兩條!

李達悠悠的說:“如果這是一條蛇呢?”

我們三個有些驚恐的看着李達! “一條蛇?兩個頭?”趙向前驚呼道!

果然,就如李達所猜測的那樣,一條巨大的雙頭巨蛇,在我們面前出現!

實在是太巨大了,比之我們在地下遇到的那條巨蛇,幾乎在體型上,沒多大區別!

齊祿哆嗦道:“這,這哥們,是,是吃啥長的,怎麼這麼大!”

“估計是老鼠,三足蟾吧!這裏除了這兩種生物,就再也沒有其它的了,而且從數量上來說,完全可以滿足生活需要!這片胡楊林,本身就是一個微型的生態平衡,各物種在數量上,保持着延續”我把我的想法說了出來!

“這到底是什麼品種的巨蛇?好像也沒什麼記載啊?”齊祿接着問!

李達沉默了一會說:“應該是遠古留下的異種,僥倖沒有滅亡,存活了下來,身體發生了某種變化,適應了現在的環境,如果非要找這樣的品種,遠古時期的泰坦巨蟒,比較相似!只是縮小了一點!”

“泰坦巨蟒?我靠,這玩意還真有活着的啊!太特麼嚇人了!”趙向前說!

此時外面已經廝殺成一片,哪怕三足蟾數量巨大,然而與雙頭巨蛇相比,還是差了一些!

青色的鱗片,形成厚重的鎧甲,即使三足蟾有着鋒利的牙齒,都無法咬透分毫!

巨蛇身體扭動,一些來不及閃躲的三足蟾,被巨蛇龐大的身體,直接碾壓成爲肉泥,與地面粘在一塊!

三足蟾四處逃散,想要躲開巨蛇的攻擊,奈何,巨蛇兩個巨大的蛇頭,靈活自如,又有着數只三足蟾被吞噬!

一時間,這裏變得猶如是修羅地獄一般,兩大物種不停的廝殺!

有的三足蟾,竟然衝向我們的車輛!

想要藉助我們的車輛,給巨蛇造成一定的狙擊!

“臥槽,這玩意忒不是東西了,這是禍水東移,想要把我們拉下水啊!”趙向前狠狠罵道!

“孫聯洋,馬上後退!做好全員備戰!務必要多開雙頭蛇的攻擊,儘量減少損失,保證人員安全……”我對着孫聯洋說道!

今天也要花光他的一百億 汽車轟鳴聲響起,開始後退,本想借助我們車輛躲藏的三足蟾,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汽車壓在車輪下,肢體破碎!

雙頭巨蛇,猶如是小燈泡般的眼睛,發出一陣冷光,捨棄三足蟾 竟然衝向我們的車輛!

“操,讓這癩蛤蟆算計了,等老子收拾完這長蟲,非把你老窩給掀了!”我不禁爆粗口,發泄心中的不滿!

汽車快速的移動,巨蛇的速度也不慢,甚至有一會,巨蛇龐大的腦袋撞到我們的車頭上,汽車發出一陣劇烈的搖晃!

由於大霧,又是後退,最終,還是被巨蛇追了上來!

“連長,不行啊,雙頭蛇追上來了!”孫聯洋在焦急在對講機裏說!

“做好戰鬥準備,準備戰鬥,擊殺巨蛇!注意安全!”我對着對講機跟孫聯洋說!

隨後,我對趙向前,李達說:“哥幾個,咱們也準備一下吧,這會可真是避無可避了,非要跟我們一戰了!”

“就等着一刻了!”趙向前說完,掏出手槍,伸出窗外,對着巨蛇的腦袋就是一槍!

巨蛇的鱗片,我們也清楚很堅硬,但是沒想到會這麼堅硬,趙向前的子彈,竟然沒有打透巨蛇的鱗片!

“臥槽,這特孃的,皮這麼厚!”趙向前很不滿的說!

子彈強大作用力,還是讓巨蛇感覺到了疼痛,身體瘋狂扭動着!嘴裏的蛇信子,不停的吐出,伸向我們的車輛!

怎奈,車輛巨大的重量,豈是它能拉的動的!

怎麼辦?額頭上的汗水,滴滴答答的落在車內!

這次,真的麻煩了!

收藏一下唄! 經過沒日沒夜的統計,終於,在南飛下達命令的第三天,血龍將南飛手下一共統領的將士給算了出來,如果架上鐵血小隊,總共十萬零五個人!

“十萬零五個!哈哈!遊戲要開始了!”

得到這個消息之後最高興的莫過於南飛和方青花,因爲他們倆知道這意味着什麼,那邊是地獄十八騎當初的承諾兌現的時候了。

地獄十八騎曾經被黑鷹下過最後一個命令,那邊是爲南飛做完最後一件事之後,就要放棄他的領導人身份,直到南飛傭兵十萬才能繼續指揮地獄十八騎。

時至今日,南飛的手下已經擴展到了許多的地方,擁兵十萬根本不成問題,事實說來,十萬零五個也確實高處了十萬,地獄十八騎該是到來的時候了。

要知道他們可不是一個普通的殺手團體,這地獄十八騎可是經過黑鷹親自訓練近十年的高手,不管是團體或者單兵,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以一團之力擋萬人之軍不費吹灰之力。

今天,便是南飛發出召喚指令的大好日子,他獨自一人騎着新馴服的戰馬飛奔向康城周邊的一座高山上,這裏樹林密佈,到處充斥着清新的空氣,南飛深吸一口氣,說道,“等着吧!中原我來了!”

說着,他從兜裏掏出自己的刻刀,那把隨身攜帶的刻刀,就算南飛身邊的人知道他的唯一武器是這把刻刀,可沒人知道這把刻刀究竟有何祕密所在。

“到你發揮的時候了!”南飛對着刻刀說了一句話,隨後將其拋向天空,頓時刻刀的背面鬆開,一道金光閃過,刻刀化爲烏有,但是那道金光卻聳入雲霄,翻山越嶺,傳達到了天機大地的各個角落。

“金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