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小和尚的陳述,冰蘭倒是神色不變,然而白少游和宇文天,卻是偷偷地在笑。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哈哈哈!原來你是個假和尚啊!」白少游實在忍不住了,笑著道。

「哎!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悲催的生活啊!」消失感嘆一聲,此時彷彿是一個落魄書生。

「你可以不用管那些戒律嗎,隨心所欲,我等修鍊不就是這樣嗎?」宇文天看著小和尚,神色變得嚴肅起來,道。

「隨心所欲,目前我還做不到,以前的那些,都已經成了習慣,自然是順心,但是我對寶物的貪戀,卻是無法戒掉,我修鍊的佛門功法,只有在無欲無求地心境下,才可以練至大成,所以,我還是得這樣去做了!有些事情,即便是佛,也不一定戒得掉,比如說實力!」小和尚的神色恢復了,淡淡地道。

「也是!這個世界,本就是以武為尊,誰又會戒得掉對武力的渴望呢!」宇文天感嘆不已,突然想到了天佛尊等傳說中的佛門大能,他們都戒掉了一些**了嗎,那他們的實力是怎樣修鍊到那種境界的。

這樣一想,宇文天忽然覺得自己根本不理解佛門的理念,如果以自己的想法去評估事物的話,那會有些獨斷,便道:「佛門的修鍊理念我們不懂,或許,真有無欲無求便登至武道巔峰的人!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他們求得,是一顆佛心!」

小和尚突然一愣,瞬間沉默不語,仔細地品著宇文天的話,半晌之後,才道:「阿彌陀佛!宇文施主有慧根啊,不若隨我去迦葉,說不定你可以成佛!」

宇文天呵呵一笑,搖搖頭,道:「我的武道,隨心所欲,自強不息,不適合約束,道友的好意,心領了!」

小和尚知道宇文天肯定不會答應他的,他也覺得,只有傻子才會答應,以宇文天的條件,應該是享受人世的繁華**,才最適合,便也不在說話。

宇文天看了一下三人,道:「這些事情就不說了,我想煉丹,爭取早日安全出去,這個牢籠般的世界,還真是討厭!」

三人也不再說話,齊齊後退一丈,然後佇立在三個方向,替宇文天護法。

宇文天盤坐在地面,拿出了天靈鼎,本來,財不露白,但是,這個時候,有些事情必須要做,神器異火想要隱藏是不行了。

而且,暫時自己有能力保護自己的財物,只要本心所想,便不必計較,去做就行了。

宇文天煉丹的時候,比較認真,他沒有注意到,當他將天靈鼎拿出來的時候,三人的神色變了。

「神器!」白少游身後的勢力應該是最為富有,所以,他一見到天靈鼎,便感覺到其中的不凡。

「確實是神器,神鼎啊!這一定是丹神的遺物啊,比兀蚩極的巫神鼎還要好啊,宇文天真是好運氣啊!」小和尚也是激動了,神器對他的衝擊,使得他露出了本性。

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傳來,只見兀蚩極緩步走來,遠遠看到眾人,正要抱拳打招呼。

想到兀蚩極那如同打雷一般的聲音,白少游神色劇變,十指貼著嘴唇,阻止了兀蚩極說話,然後傳音給他,叫他小點聲。

當兀蚩極疑惑不解地走到前方的時候,發現宇文天盤坐地上,他的眉頭不禁緊皺起來,正打算問一下,忽然看到了天靈鼎,瞬間神色劇變,眼睛瞪的大大的,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說出了一句話:「神……神鼎!」

他對鼎有著異常敏感的嗅覺,他自身融入了四足方鼎巫神鼎,知道神器意味著什麼,此番看到一個不輸於巫神鼎的小丹鼎,怎能不震驚?

不待他說話,便被不輸於拉到一旁,見你個四象九宮陣的事情說了一次,兀蚩極看了一眼小和尚和冰蘭,有些疑惑,似乎對白少游的話有些懷疑,不過,看到冰蘭微微頷首,他便也沒有說話,將自己收藏的靈藥丹藥統統拿了出來。

當知道宇文天正在煉丹之時,他已經不知道用怎樣的表情來表達他的震驚,只能無奈地退到一旁,做起了和白少游一樣的工作。

漸漸的,岩殺也過來了,他身上倒沒有靈藥靈石,不過,他卻貢獻了一塊較大的玄晶,這對眾人來說,可算是真正的貢獻了,因為他是石靈族,不能服用丹藥,所以,他倒是沒有想法要拿宇文天煉製的丹藥。

不過,白少游等人豈會讓他失望,雖然他不能直接吸收丹藥,但卻可以拿丹藥來換取石人所需要的礦石和晶石。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宇文天還在思考著,但參悟武神絕技的其餘之人,都已經醒轉過來,全部來到了這裡。

東方玄虓雖然恨不得將宇文天千刀萬剮,使其不入輪迴,形神俱滅,但是,這四象九宮陣關乎他的性命,他又不能什麼都不做,不然,他會被眼前六個人合殺。

在白少游的誘騙下,他將身上的靈藥盡數貢獻出來,不過,丹藥卻沒有拿出一枚,畢竟,他不是宇文天,肉身有著恐怖的防禦力和恢復力,若是一受傷,恢復力跟不上,也沒有丹藥,那他就死定了。

!! 畢竟,這裡是殺戮幻境,不僅宇文天一個大敵,出去后,說不定還有數之不盡的嗜血殺手。

當他聽道宇文天正在煉丹的時候,眼裡充滿了不屑,他可並不認為宇文天的煉丹水平有多高。

他們鯤鵬天宮,可是有不少煉丹大師,還有數名煉丹宗師的,一個窮散修,會有什麼樣的煉丹水平?

要知道,鯤鵬天宮的煉丹師,那可都是用靈藥喂出來的,他們從開始煉丹至今,不知道浪費了多少靈藥,那些靈藥拿出去,都可以建立一個四品宗門了!

蒼冥卻選擇相信宇文天的煉丹水平,在他看來,宇文天身上不論發生什麼,都不足為奇,宇文天剛在這裡煉丹,自然有所依仗。

他也拿出了一些靈藥和礦石,其中有一些非常珍貴,這些東西,都是出門的時候,老祖宗賜予的保命靈藥,對武者的神魂有著莫大的好處,但是此時此刻,他必須的貢獻出來,不然,不但出不了這裡,還有可能被眼前的幾人斬殺。

他現在有些後悔了,為何沒有準備多一點等階稍低的靈藥,那樣,自己身上的高階靈藥就可以保留下來。

不過,天下沒有後悔葯吃,得失自有天定。

……

宇文天倒是沒有注意別人的眼神,也沒有被場上漸多的喧嘩聲打斷,彷彿入定一般的他,現在在想著,應該煉製什麼丹最好?

復氣丹,融血丹等玄階丹,都非常容易煉,但是,要煉製出可以換來靈藥的丹,顯然玄階丹等階太低。

但是,補充真氣的復氣丹,只是玄階丹,並沒有地階的,思索一番之後,宇文天決定煉製一種新的丹藥,一種他暫時還用不到,但是效果卻比復氣丹要好百倍的丹藥。

復元丹,地階丹藥,品質依然是上中下極四品,一枚就可以是一個普通虛靈境的武者枯竭的真元補充回來,是比較珍貴的丹藥,原因是這種丹藥的使用對象。

普通的勢力,即便是有復元丹,也捨不得用,只有那些大勢力,才可以用這種丹藥。

而且,復氣丹和復元丹的煉製方法一樣,只有藥材不同。

復氣丹,可以用普通的高階藥材煉製,但是,復元丹,必須要靈藥才可以煉製,而且,大部分都是三階靈藥。

所以,這種丹藥的珍貴,可見一斑。

當然,煉丹的水平,對丹藥的影響很大,很多人煉製復氣丹,都有已經用一二階的靈藥了,只要宇文天這樣水平的煉丹師,才會選擇靈氣稀少的高階普通藥材。

其實,很早以前,宇文天便打算煉製復元丹了,因為這比復氣丹更加昂貴,可以換取成堆的靈石。

在王都的時候,他在匯武商行收購了不少的低階靈藥,就是為了煉製復元丹,只是,沒想到,真正出手的時間提前了,而且還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他取出了一個空間戒指,裡面裝的全部是藥材,然後祭出了九幽紫炎蓮,開始溫熱丹鼎。

「這是什麼火焰?感覺很恐怖!」宋致遠一看到九幽紫炎蓮,神色劇變,彷彿眼前這朵紫色的火花,是一隻洪荒猛獸,讓他感覺到一陣心悸。

冰蘭似乎不太喜歡火焰,不自覺地往後退了一步,可能是與他修鍊的寒冰屬性的功法有關吧。

「好詭異的火焰!」兀蚩極眉頭緊蹙,邊思考邊道:「這比我們蠻族禁地惡魔深淵裡的朱雀明火還要恐怖啊!」

白少游即便是見識很廣,卻也不認識九幽紫炎蓮,他啊看向小和尚,只見小和尚也是搖搖頭,道:「阿彌陀佛!貧僧也認不出來這種火焰,如此恐怖的毀滅力,莫非是傳說中的異火不成!」

東方玄虓雖然修鍊火屬性的功法,但那只是局限於一般的地心岩漿中的火,而九幽紫炎蓮這種火炎,還是讓他感受到了恐怖的威脅。

場上,只有蒼冥一個人很鎮定,他的神色都被面具掩藏起來了,不過,十數息之後,他的神色變了,只見他喃喃自語道:「這是異火!其形如連,其色紫紅,其相如九幽冥地,這……這莫非是傳說中的九幽紫炎蓮!」

「九幽紫炎蓮?」身旁的眾人一聽,有些疑惑起來了,雖然疑惑是天地靈物,但是沒有接觸過與其有關的領域,還是有不少人不知道它的名,但是,像白少游和小和尚這樣的人,自然聽說過九幽紫炎蓮的大名,他們的目光皆都移向了蒼冥,想要得到對方的確定。

蒼冥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天靈鼎中的九幽紫炎蓮上,感覺到了幾人的目光,便點點頭,道:「非常像!我不敢確定,但卻無法再想到其它的火焰名稱!」

「估計是九幽紫炎蓮!阿彌陀佛,想不到我在這裡看到異火榜排名第十二的九幽紫炎蓮!」小和尚震驚無比,這些異火,可比神器還要難得,他們迦葉寺,便有一朵海心炎,被視為宗門至寶,整天被幾個枯瘦如柴的老和尚守著,他想進去看看都不行。

「我們蒼族,便有一朵嗜血屠神炎,雖然不及這九幽紫炎蓮,只是在異火榜排名第十六位,但依然卻是族中至寶!如今看到排在它前面的異火,彷彿是做夢一般,真叫人難以置信!」蒼冥感嘆無比地道,眼神中冒著貪婪的光,這九幽紫炎蓮對他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

白少游看在眼裡,冷哼一聲,道:「希望你不要做出什麼後悔的事情,這種寶物,可是有靈的,不是隨便什麼人可以拿的!」

蒼冥立即收斂起自己的貪婪,他知道,在這裡,他沒有希望拿到九幽紫炎蓮,只是幻想一下而已。

這裡,比他實力高的人有不少,沒必要為此而拚命,而且,對九幽紫炎蓮心懷不軌的人,肯定不止他一人,東方玄虓肯定也是如此。

確實,正如蒼冥所想,東方玄虓一聽到九幽紫炎蓮。眼神中的貪婪毫不掩飾,即便是小和尚和白少游冷冷地光芒,也難以阻止。

而且,除了蒼冥和東方玄虓外,場上其它的六個人,除了冰蘭和岩殺,誰沒有一絲貪婪之意,只不過是掩飾的好罷了。

異火這種寶物,除了與火相悖的武者和心神不全的武者,誰都想得到它。

……

宇文天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十分認真地控制這九幽紫炎蓮,溫熱天靈鼎,這次煉丹,比平時煉製普通丹藥困難許多,卻比煉製特殊丹容易一些。

也許是天生的煉丹天才,一碰到丹鼎,就會全身心投入。

溫熱完了天靈鼎,宇文天便拿出了一份復元丹的藥材,投入鼎中,開始煉化提取藥液,然後是萃取精華,當一切做好了之後,他便密封丹鼎,開始了藥液的融合。

成丹的過程是最為艱難的,而且相對其它的流程,要緩慢很多。

宇文天打入了幾個玄奧的丹訣,促進了成丹的效率,然後便在天靈鼎周圍布下了一個聚靈陣,將周圍的天地靈氣吸引過來,融入復元丹中,增加它的品質。

半柱香過去了,丹鼎中非常平靜,成丹過程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快到一炷香時間的時候,忽然,丹鼎中一陣暴亂,鼎蓋劇烈顫動著,這是最後的成丹跡象,也是最容易出現問題的環節。

宇文天十指翻飛,一連串的丹訣打入其中,丹鼎的動靜,頓時平息下來,而這時,聚靈陣的作用發揮了,周圍的天地靈氣急速用來,匯聚在丹鼎周圍,很快被吸入了鼎中,其中還夾雜著一些荒蕪之氣。

宇文天並沒有提出這些荒蕪之氣,在他看來,這些荒蕪之氣,會對丹藥的品質有所提升,起碼在這個荒蕪世界,服用含有荒蕪之氣的丹藥,對武者有不可忽視的好處,至少可以適應荒蕪之氣的侵蝕。

一炷香時間過來,周圍的天地靈氣慢慢地平息下來,丹鼎中頓時散發出一股清香,眾人聞到這股香味,頓覺精神倍增。

宇文天並沒有急著打開丹鼎,而是繼續打出了幾個丹訣,然後控制力一下丹火的溫度,十多息之後,他才收回了火炎,緩緩地打開了丹鼎。

一股極為濃郁的丹香瀰漫地空氣中,將眾人的目光吸引到鼎中,宇文天神識釋放出來,將眾人的探查阻擋在外,目光移到鼎中,九枚布滿丹紋的丹藥躺在鼎底,瑩白如玉,分外美麗。

地階下品復元丹,全部都帶有清晰的丹紋,宇文天神色舒緩下來,雖然他對自己的煉丹水平很自信,但是第一次煉製復元丹,他多少有些擔心。

好在一切如他所料,就賣丹藥完好,每一枚都是精品,其中的一些丹紋,泛著一絲淡黃色,渾然天成,宇文天知道,這便是那些荒蕪之氣。

他立即拿出一個大玉甁,手一揮,九枚丹藥立即被收入其中,嚴實地封了起來。

這時候,他才抬起頭,看向了眾人,只見白少游和小和尚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顯然是被宇文天的煉丹手法鎮住了,而且,這煉丹速度,也太快了,讓幾人反應不過來。

!! 其餘眾人,即便是不懂得丹道,但依然被宇文天煉丹時的神采所吸引,即便是東方玄虓,也不得不暗自佩服。

而距離宇文天最近的冰蘭,彷彿徹底淪陷了一般,在別人盯著宇文天的丹鼎和丹藥看的時候,她的眼神全部投放在宇文天身上,眼睛里儘是小星星。

宇文天並沒有在意眾人的神態,他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氣,然後便祭出了九幽紫炎蓮,開始了第二次煉丹。

這一次,比之前要快很多,提葯,萃取,融合,凝丹等一蹴而就,不到半柱香,便完成了一鼎丹藥。

依舊是九枚,地階下品,全部都有丹紋,而且丹紋要比第一鼎的清晰一些。

這一次,眾人徹底被宇文天折服了,一下子將時間縮短了一半,這種水平,是煉丹宗師嗎?

這些天才,不禁胡思亂想起來,猜測宇文天很可能是某位丹道宗師或者是丹聖奪舍,抑或是輪迴重生。

宇文天自然不會在意這些,第二鼎煉製完成之後,他很滿意,很快便開始了第三鼎。

半天的時間過去了,一眾天才,幾乎都成了石雕,被宇文天的舉動震得一動不動,一言不發。

而這數個時辰,宇文天煉製了百多鼎丹藥,直到那枚空間戒指里的藥材耗盡了,他才停止。

而這個時候,宇文天總共煉製出來三千六百枚復元丹,全部都有丹紋,而且有一百八十枚是地階中品丹,其餘的都是地階下品丹。

這一百八十枚地階中品丹被宇文天另外裝在一個小一點的玉瓶中,其餘的三千四百多枚地階下品復元丹,則是盛裝在原先的那個大玉甁中。

收拾了一番,宇文天緩緩起身,調節了一下內息,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空氣中的天地靈氣,片刻之後,宇文天才平靜下來,走向白少游,將那個大玉甁遞了過去,由於長時間煉丹,神識損耗巨大,略顯疲態的聲音,有些低沉,道:「三千四百二十枚,全部都是地階下品的復元丹,都是高品質的!」

白少游的雙手有些顫抖,即便是站在一旁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盯著宇文天煉丹,白少游卻依舊精神抖擻,尤其是看到這麼多復元丹,眼睛里泛著貪婪的光芒,聲音都有些顫抖了,道:「我不會是做夢吧?會有這麼多丹藥嗎?」

他拔開瓶塞,神識一掃,感受到其中洶湧的靈力,他立即塞住瓶塞,然後緊緊抱住,看著天空,大聲吼道:「老天爺啊!你真是開眼啊,想不到我白少游有一天會這樣,我感謝你八輩祖宗!」

彷彿就像要痛苦一番,這讓宋致遠等沒有進一步了解到白少游的眾人震撼不已,一向是沉穩,睿智的形象,此時卻讓人大跌眼鏡。

宇文天知道,白少游此時的表現,亦真亦假,激動是真的,至於這過多的舉動,純屬發泄性的表演。

畢竟,讓他一下子接手這麼多帶有丹紋的丹藥,他自然是欣喜若狂了,要知道,他身後的勢力,都沒有這麼多帶有丹紋的丹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