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趙率教的話,王化貞連忙說道,他之所以跟趙率教說這些,就是想讓趙率教帶人去支援廣寧衛,如今趙率教主動開口,他自然樂得順水推舟。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15 日 0 Comments

………

廣寧衛。

砰!砰!砰!……

炮聲接連不斷,箭雨一片接著一片,城牆下的蒙古騎兵已經倒下了一大片,但是蒙古騎兵依舊源源不斷地掠過城牆,射出一片箭雨!

「牧格,本汗讓你將附近的漢人都驅趕過來攻城,怎麼只有這點人?」

看著依舊戒備森嚴的廣寧衛,卓里克圖洪臉色陰沉,這四天的攻城,他在廣寧衛下已經損失四五千人,要是繼續下去,估計又得損失慘重了。

雖然草原上無論男女老幼都是戰士,但是能跟著他南下劫掠的,都是各部的青壯年戰士,要是損失太慘重,他這個喀爾喀五部盟主也坐不穩,他所在的烏齊葉特部雖然最強大,但是其他四部也不差,一旦聯合起來,他也只能乖乖讓位。

「回盟主,廣寧衛周邊地區根本沒有什麼漢人的聚居地,想要驅趕更多的漢人,只有越過雙檯子河才行。」

牧格躬身道,心裡還有一句話沒說,誰讓你大肆宣揚要血洗廣寧的,你都要血洗廣寧了,難不成還要廣寧衛主動投降?

這時候,一個守在大營外的親衛帶著人匆匆進入大營:「大汗,部落派人前來,有急事要報。」

「胡木里,部落讓你來,到底有什麼事?」

卓里克圖洪眉頭一皺,不悅道,胡木里是他侄子齋賽的頭號支持者,廣寧衛久攻不下,他的耐心已經快被耗盡了,部落又派人來添亂,他自然不會有好態度!

雖然他是烏齊葉特部的首領,但是烏齊葉特部也不是他一人說了算的,他從他哥哥那裡繼承了烏齊葉特部首領的位置,他侄子齋賽可一直不滿著,在烏齊葉特部中與他爭奪權力,好在上次被努爾哈赤生擒后,齋賽名聲大損,也低調了很多。

「大汗,從察哈爾部那邊傳來消息,林丹汗被明人擒拿,察哈爾部的大軍已經敗退回了草原。」

胡木里也知道卓里克圖洪對他不滿,直接說道。

「怎麼可能!」

聞言,卓里克圖洪不禁驚呼出聲,對林丹汗和察哈爾部的實力,他自然再清楚不過了。

如果說林丹汗在明人的京城下沒討到什麼好處,敗退回草原,那他還能相信一下,可是說林丹汗被生擒,那就扯淡了,誰能在二十多萬蒙古騎兵中生擒林丹汗?

若是明人有這個實力,他們怎麼可能敢南下劫掠?

早就躲在草原上瑟瑟發抖,擔心哪天明人再次北征了!

「回大汗,按照從察哈爾部傳來的消息,明人的皇帝已經晉陞了武尊之境,在明人的京城下,擊敗並生擒了林丹汗。」

見卓里克圖洪不信,胡木里接著說道,他也同樣不相信,可奈不住消息是從察哈爾部傳來的,察哈爾部沒必要傳這種假消息。

7017k 梁軍幾乎不費一兵一卒就佔領了關陽城。

夜色中,冷無幽領着一眾暗衛,站在城門口迎接,遙遙朝秦楓拜道:「冷無幽拜見陛下!」

秦楓頜首,稱讚道:「幹得不錯!」

在這些跟隨他從南域打到蒼域的將士中,除了召喚系統召喚來的沈萬山等人,就屬冷無幽表現最為突出,讓秦楓頗為意外。

誰說南域蠻夷之地就出不了人才?

之前只是沒給他們一個很好的平台罷了。

冷無幽叩首:「謝陛下!下臣還有個不情之請,請陛下能將下臣打傷,送下臣去見白光達!」

嗯?

秦楓有些詫異,問道:「你還要以身犯險?」

眼下關陽城已經拿下,冷無幽居功至偉,理應厚賞,完全沒必要繼續留在白光達身邊冒險了。

而且,關陽城無聲被竊取,白光達肯定會起疑心。萬一懷疑到冷無幽身上,那他必死無疑!

冷無幽卻正色道:「陛下素有雄心壯志,有統籌南境之德。臣等怎能止步於此?」

秦楓認真地看着他,微微頜首道:「准!」

片刻之後,冷無幽身負重傷,帶着幾個扈從,狼狽地逃亡洞陽城。

而此時,李魁還在家中睡覺,與很多城中百姓一樣,壓根沒有意識到關陽城已經變天了。

畢竟冷無幽可是將白光達從金廣城帶回來的救命恩人,怎麼可能背叛他,背叛紫燕皇朝呢?

秦楓去李魁家中時,天剛剛亮。

管家見他儀態不凡,當即上前行禮,說要去叫醒家主,但被他攔住了。

「呵呵,無妨,本王在這裏等等李將軍就好!」秦楓笑道。

說罷,他還在李魁的院子中轉了一圈。

冷無幽離去之後,關陽城失守的事情自然要找人來背鍋,而李魁無疑是最好的人選。

而秦楓不知道的是,此刻,本來酣睡如泥的李魁猛然驚坐而起。

一旁的小妾嬌聲哼了一句,便轉過身去。

「來人!」李魁突然大喝一聲,驚醒了小妾。

管家急忙趕來,問道:「家主,有什麼吩咐?」

「城中可有什麼異常?」李魁沉聲問道。

管家面露疑惑之色,搖頭道:「並無異常。對了,倒是有位自稱老爺故友的人,在家中等候。」

故友?

李魁隱隱覺得哪裏不對勁,但一時間也說不好。

直到他在自家院中看到了秦楓!

「是你!」

李魁只覺得一股熱氣衝上頭頂,臉色陰沉道:「小梁皇,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擅闖關陽城!」

小梁皇?

一旁的管家聽罷,差點跪在了地上:眼前這人就是兩度攻破關陽城的梁朝皇主?

這……這怎麼可能?

不僅是他,一眾侍奉秦楓的家丁都嚇得直哆嗦。

誰能想到眼前這位溫文儒雅的少年會是守城將士口中的癲狂殺人魔呢?

秦楓笑吟吟地看向李魁,說道:「李將軍起得有點早啊,是不是還沒睡醒呢?本王怎麼能算擅闖關陽城,最多是故地重遊吧。」

羞辱!

毫不掩飾的羞辱!

李魁赤紅着眼睛:這傢伙意指兩度攻克關陽城的事情。這對於所有紫燕皇朝的將士來說,都是恥辱!

激蕩的氣勢洶湧,殺機籠罩四方。

嗖嗖!

剎那間,四方出現了許多梁朝護衛,將院子圍了個水泄不通。

什麼?

李魁臉色一變:關陽城怎麼會突然出現這麼多梁人?城衛軍呢?守備呢?冷無幽呢?

他腦海中冒出許多疑竇。

「呵呵,李將軍,多謝你昨夜幫我們打開城門啊。否則,我梁朝大軍豈能如此輕鬆地進入關陽城。」秦楓笑吟吟地說道。

嗡!

李魁只覺得腦袋嗡得一震:梁軍入城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關陽城守備森嚴,豈是你們能輕易攻下的?」他怒視着秦楓,咆哮起來。

關陽城兩度被攻破之後,城防力量加強了數倍。不要說梁朝,就算是紫燕皇朝自己的軍隊也要數十天才有可能攻破!

而且,梁軍攻破城門,怎麼可能沒有一點動靜?

「呵呵,這不是有李將軍作為內援嗎?」秦楓笑道。

說話間,他走到李魁身邊,低聲道:「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是李將軍為本王打開了關陽城門。你可是我梁朝的功臣啊。你說,本王要怎麼嘉獎你呢?」

李魁如遭雷擊。

短短一夜時間,他的身份就發生翻天覆地的轉變:從紫燕皇朝的忠臣變成了梁朝的看門狗!

如此巨大的落差,他有些接受不了。

不過,秦楓繼續說道:「呵呵,李將軍也不用難過。反正你在紫燕皇朝也不受重用。現在投靠到本王麾下,或許能浴火重生呢。」

「哈哈哈,好好想想吧。想好了,隨時來見本王!」

秦楓拍拍他的肩膀,揚長而去。

之所以想要收服李魁,不僅因為需要他替冷無幽背鍋,還因為城中尚有三十萬紫燕皇朝將士。

若是能勸服李魁,那就等於白撿了三十萬將士!

……

而洞陽城那邊,白光達見到了冷無幽,得知城中響起情況之後,便不顧公羊浩的阻攔,執意要帶兵收回關陽城。

這不僅是因為紫燕皇朝的律令有規定:失城之將,當斬!

還因為冷無幽跟他說了:眼下樑朝在關陽城的根基尚未穩定,正是重新奪回關陽城的大好時機。

白光達思前想後,決定兵行險招:佯裝進攻關陽城,實則再攻金廣城,將梁軍困在紫燕皇朝內部!

因為他很清楚,以自己現在的兵力打不下關陽城。但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拿下樑朝兵力相對薄弱的金廣城,或許能將功補過!

而他行事素來謹慎,此舉既沒有告訴冷無幽,也沒有告訴公羊浩,離開洞陽城之後,便開始行動。

洞陽城中,公羊浩以為他真要攻打關陽城,連忙召集兵馬,準備支援。

畢竟他現在和白光達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無論哪一個死掉,另一個絕對不會好過。所以,公羊浩雖然將白光達的祖宗八代都問候了遍,但也不得不去支援。

而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就更讓公羊浩罵爹了。

他們一方佯裝進攻關陽城,主力去了金廣城。另一方則浩浩蕩蕩地出現了關陽城外。

笙旗獵獵作響,殺機再次籠罩這片大地。

。 「夫人,為什麼突然不高興了。」褚管家問。

「我想起了一個人,希望他如果還活著,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

想起那個差點強迫自己結婚的男人,她怎麼都不能原諒。

不過他應該已經死了。

他太偏執了。

**

卧室,李安安在查婇萱的資料,國外知名模特,粉絲眾多。

因為混血的面孔,很受歡迎。

社交賬號發布了新的工作行程,去華國為家族的跑車代言。

中文,英文,兩種文字一起發布。

粉絲一片驚嘆,粉絲人數真的很多。

李安安把手機放在一邊,如果褚逸辰決定用她,她也不生氣。

畢竟娛樂圈就是這樣。

她很大度的。

好吧,並沒有很大度,她想要他的偏愛,但現在恐怕不行。

冷靜一下給她楊霞打電話。

「我回來了。」

「回來就好,安安我和你說啊,阮潔最近是瘋了,她的粉絲竟然說你不要臉的霸佔著褚氏跑車廣告,我看她就是嫉妒,嫉妒褚逸辰護著你。」

「不過安安啊,我們也要警惕,畢竟商人逐利。」

楊霞擔心,男人要是無情起來很可怕的,而且安安現在還這麼劣勢。

「就算放棄了也沒什麼。」

「是,啊!你說什麼,什麼放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