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秦凌予這樣說,容幼儀的嘴角不自覺的露出點點笑意。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然後停止剛剛動作,將海鮮粥重新放到書桌上面。

「既然不準倒掉,那就快點吃。」

秦凌予到底是拿容幼儀沒有辦法,最後只能選擇一勺一勺將海鮮粥喂進嘴裡。

原本秦凌予一直都以為自己是不餓的,可是當鮮美的海鮮粥暖融融的進到嘴裡,這才感覺原來自己很餓。

一碗粥,最後一滴都沒有剩。

容幼儀看到這個成果,自然是非常滿足。

碗筷收拾以後,容幼儀下樓前說道:「要是喜歡,以後天天都給你做。」

「打算這樣做多久?」秦凌予悶悶的詢問。

「什麼這樣多久?」容幼儀挑挑眉,沒有明白的問。

永恆聖王 「就是打算這樣過多久,這些事情,女傭同樣可以做到。」

「幹什麼要因為這點事情,就退出娛樂圈。」

事情已經板上釘釘,可是秦凌予還是覺得可惜,覺得就是自己拖累容幼儀。

「這樣沒有什麼問題,退出娛樂圈,並不完全都是因為這次的車禍,本來很多時候都已經感覺到疲憊。」容幼儀抿抿唇,輕聲的說。

「那打算在我這邊多久,一直留在一個殘廢身份,算什麼?算施捨嗎?」

說到這句話的時候,秦凌予都感覺好笑,什麼時候,落在自己身上的詞,居然變成施捨。

「別胡說,沒有施捨,就是想要報答。」

「要問想留多久,那就留個一生。」 魔法塔的星空 容幼儀話音落,朝著外面走去。

說完這話,容幼儀有些害羞,所以想要快速逃離。

可是秦凌予聽完這話,只覺得可怕。

真正的愛,絕對不是限制,秦凌予不想更加不願意,容幼儀這樣好的年華就留在自己這個殘廢身邊。

掙扎再三,秦凌予撥通一個電話。

與娛樂圈徹底告別以後,容幼儀的時間寬鬆起來。

翌日清晨,容幼儀醒來以後,就在後院忙活,種點花花草草,研究研究美食。

儼然是要常住秦公館。

等到下午以後,容幼儀睡個午覺,做個瑜伽。

時間過得很快,到晚餐時間,容幼儀準備親自下廚,做頓好的。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秦凌予用手推動輪椅,來到容幼儀的身邊。

「稍微等會兒,再是十分鐘,味道濃郁骨頭湯就要完成。」

「今天想去外面吃飯。」秦凌予猶豫過後說道。

容幼儀聽到秦凌予這樣說,立刻就將火關閉。

容幼儀原本就是擔心,秦凌予變成這樣,以後不想到外面去。

現在秦凌予主動提出到外面看看,容幼儀非常高興。

當下容幼儀馬上點頭,說道:「那好,那今天就到外面去吃。」

「至於骨頭湯,只能便宜管家和女傭。」

「骨頭湯先溫著,待會可以喝的。」 我拍的片子都很猛 秦凌予忙不迭的說道。

顯然秦凌予希望容幼儀給自己做的東西,只能自己品嘗。

「那可以,我們出門吧。」

容幼儀解下圍裙,就要出門,秦凌予卻再次拉住容幼儀的手。

「怎麼啦?」

「先去換套衣服,換套好看點的衣服,好嗎?」

「當然沒有問題。」

容幼儀摸摸頭髮,感覺秦凌予有些奇怪,可是哪裡奇怪,容幼儀沒有想通。

秦凌予就在一樓靜靜等待著容幼儀,等到容幼儀出來已經是二十分鐘以後。

容幼儀穿著一身紅色的到膝連衣裙,穿著一雙五公分的高跟鞋。

這將容幼儀襯得更加像個公主。

果然公主就是該和王子在一起,怎麼可以和一個殘廢浪費時間。

「走吧。」

「嗯。」容幼儀上前,推著秦凌予的輪椅,朝著外面走去。

司機為她們開車,路線駛向市中心。

最後在一家裝修風格,包括氛圍都非常浪費的法式餐廳停留下來。

「這家餐廳,看著非常不錯,我們進去吧。」容幼儀說著,就要幫助秦凌予下車。

可是秦凌予拒絕容幼儀的這個要求,說道:「有個電話,關於一些從前工作上的事,需要聯繫,這樣你先進去,就在六十六號包間。」

「那好吧,記得快點,都有些餓呢。」容幼儀踩著高跟鞋,朝著裡面走去。

容幼儀沒有發現,在她轉身那一瞬間,秦凌予的眼眶開始漸漸泛紅。

親手將心愛的人,推進別人的懷抱當中,是種什麼滋味。

這個問題,秦凌予終於可以很好回答。

這是一種,剜心之痛。

「老陳,我們走。」

「先生要去哪裡?難道不進餐廳裡面?」司機不解的問。

「不用,有尊霍陪著,我們回秦公館。」這短短一句話,竟讓秦凌予感覺彷彿有千百萬斤重一般。 秦穆然與雲嵐千月對上了,這是所有人沒有想到的。

今天可是雲嵐宗將大弟子柳媚煙嫁出去的大喜日子。

敢再這個時候鬧事,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這麼做,不光是得罪了雲嵐宗,更是得罪了唐門。

川省的古武宗門才幾個,這一下子就得罪了兩個。

以後,川省還有他的立足之地嘛?

知道秦穆然的事情的,那是內心滿是敬畏。

不知道的,內心裡不知道鄙視了他多少次了。

在他們看來,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整個就是一個鐵憨憨。

敢再太歲頭上動土,真的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不過,這一切,秦穆然都不在乎了。

他真正在乎的是現在柳媚煙怎麼樣了。

以他對柳媚煙的了解。 紫星大帝 柳媚煙斷然不會同意的。

而到現在柳媚煙都沒有反抗或者掙扎。

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她被控制了!

現在,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儘快找到柳媚煙!

只有這樣,才知道柳媚煙發生了什麼。

今天,若是柳媚煙真的是被逼迫的。他秦穆然就算是滅了整個雲嵐宗,都要為柳媚煙討個公道。

「你今天是想給我雲嵐宗難堪了?」

雲嵐千月看著秦穆然,問道。

「難堪倒是說不上,不過,路不平,有人踩,天道不公,有人論!」

秦穆然理直氣壯地說道。

「既然雲嵐宗主覺得問心無愧,那麼就將今天的主角請出來吧!」

秦穆然看著雲嵐千月說道。

「正好,大家都來了這麼久了,也沒有見到主人公,雲嵐宗主,貌似有些說不過去吧。」

秦穆然看向大家,道。

「哼!要給你什麼解釋!良辰吉日到了,自然會出來。」

「既然秦先生想要看,那就老老實實坐在這裡看著吧!」

雲嵐千月看著秦穆然,給了一個冷眼,隨後就轉身離開。

雲嵐宗內,某個房間,柳媚煙一身秀禾服,鳳冠霞帔,明眸皓齒,美艷動人。

只不過,相比於往日,今天的她但是缺少了一分靈氣。

她的目光空洞無力,彷彿沒有了神。

在她的身旁,一群雲嵐宗的弟子正在給他忙碌著。

房間門打開,雲嵐千月走了進來。

「宗主!」

雲嵐宗的弟子看著雲嵐千月問道。

「你們先退下吧。」

雲嵐千月看了眼眾人,說道。

「是。」

眾人應了一聲,隨後退去。

偌大的房間此時就剩下雲嵐千月和柳媚煙師徒二人。

此時雲嵐千月看到柳媚煙。再也沒有剛才的冷漠,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憂傷。

「媚煙,都是我不好,害了你!」

雲嵐千月看著柳媚煙,哭泣地說道。

只是此時的柳媚煙彷彿一個機器人,沒有聽到雲嵐千月說話一般,面無表情。

雲嵐千月勁氣涌動,一指點在了柳媚煙的身上。

柳媚煙身上涌動出一股氣浪。將他的指勁震開。

果然,一如既往,還是沒有什麼用。

唐門下在柳媚煙身上的禁止,他破不開!

到底是什麼樣的禁制啊,即便是修為到了這一步的她都沒有辦法破開。

「媚煙,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是為師害了你啊!」

雲嵐千月怎麼都沒有想到事情會發生到這一步。

當初柳媚煙前往北山家族,收到自己危難的消息,便是立刻趕了回來。

當日,唐門前來討債,逼迫雲嵐家族履行承諾。

可是雲嵐千月怎麼都不願意。

就在這時候,柳媚煙回來。

唐門的唐世賢看到柳媚煙后,迅速作出決定,要麼,雲嵐千月嫁給唐家。

要麼,柳媚煙代表雲嵐家族嫁給他!

雲嵐千月自然是不同意的。

這筆賬是雲嵐家族欠下的,怎麼能讓柳媚煙來償還呢?

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唐家就認定了柳媚煙,唐世賢更是開出了豐厚的條件,讓雲嵐家族不得不接受這樣的誘惑!

後來,在整個家族的面前,即便是修為超凡的雲嵐千月,也沒有辦法。

柳媚煙更是被下了禁制,無論她怎麼破解都沒有辦法。

現在,柳媚煙該怎麼辦?

「媚煙。你告訴為師,該怎麼辦?」

雲嵐千月有些奔潰地看著面無表情的柳媚煙。

只是,柳媚煙依舊不動聲色。

雲嵐千月的雙眼之中,淚水順著臉頰流落。

柳媚煙的臉角微微一動,淚水不由自主地流了出來。

雲嵐千月知道,她聽到了自己說的話。

但是她卻沒有任何辦法說話。

這一切,都是她願意做的。

沒有雲嵐千月,或許,那個柳媚煙早就在五年前就死了!

是雲嵐千月給了她新生,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師尊墮入火坑!

所以,她同意了。

但是唐門卻留了一手,他們不相信柳媚煙!

只有當柳媚煙嫁給唐世賢的時候,禁制才會破解。

這是唐門的獨門秘術,類似於苗疆的蠱毒。

「媚煙,剛剛有個叫秦穆然的來找你,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就是你口中的那個男人。」

雲嵐千月擦了擦眼角的淚珠,同時拂去柳媚煙的淚水,說道。

沒想到,柳媚煙在聽到秦穆然三個字后,身軀竟然是震動了一下。

「嗯?」

雲嵐千月發現了柳媚煙的異樣,臉上一喜。

「他就在雲嵐宗,媚煙,要不,你跟他一起走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