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比爾答應,蘇晨面無表情的一個衝刺就跳到了金屬臂上。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24 日 0 Comments

他一踩上去,金屬臂頓時搖搖晃晃起來,十分不穩。

蘇晨看了眼近百米高的下方,只感覺有些暈眩。

蘇晨不是一個恐高的人,但是此時的暈眩來自生理,而不是心理。

他果斷花費150萬點震驚值將恐懼克服升到了高級。

剛剛他就注意到自己的一番言論,令自己的震驚值直接翻了個倍。

再次低頭,百米高的距離如同兩三米一般高,蘇晨頭腦中的暈眩感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深吸一口氣,大步的向查爾斯的位置走去! 「我的面……」蘇小荷站起來就要搶回來。

可人和人真不能比,齊墨川身高臂長,坐着都能拿過去,而她站起來都夠不到對面去,眼看着男人拿起筷子吃下了一口面,恨得牙痒痒,「齊墨川,那是我的面。」

「你的在廚房,自己去煮。」齊墨川直接強盜主義的把她的面變成是他的了。

「你……」蘇小荷咬牙切齒。

可隨即就想到了齊先生昨晚對貞麗的那波騷操作,好吧,看在他昨晚上沒有被美色所誘的份上,她就讓給他了。

「昊昊,等媽咪一下,十分鐘就好。」再者,她也見不得昊昊在那餓著呢,正長身體的小東西,餓著了,她這個親媽心疼。

「爹地,你的給我一半好不好?」小傢伙已經盯上了齊墨川搶過去的面,直流口水。

「好。」蘇小荷正想說她真的很快的,那邊齊墨川還真的給厲天昊分了一半面。

而厲天昊真的就吃了起來,一點也不在意齊墨川是不是吃過。

「呃,厲天昊,你連我吃過的都嫌棄,你爹地可是吃過一口了。」蘇小荷不客氣的提醒厲天昊,就要厲天昊嫌棄一下齊墨川,厲天昊這跟齊墨川親近的已經超過了與她的感覺了,再繼續這樣下去,她在這個家裏完全沒有地位了。

「爹地只吃了一口而已,又沒有口水落下,有什麼可嫌棄的。」厲天昊開吃了,他用刀叉,直接就放棄這裏早就準備好的筷子了。

果然是在歐洲長大的孩子,用這裏的餐具可熟練了。

「太太,我來煮吧。」米莉亞迎了上來,她閑閑的,人就在這裏,怎麼好意思讓蘇小荷煮呢。

「不用,我來。」蘇小荷推開了米莉亞,又開始煮麵了。

水開了,她正準備按兩人份的煮下去,那邊厲天昊沖着她喊道:「媽咪,一盤子不夠吃,我要兩盤子。」

「好的。」看來,昊昊這是餓狠了,一想到兒子餓狠了,蘇小荷動作更快,很快就煮好了面端出去,「昊昊快吃。」

餐桌上,原本是她的那一盤子面,已經空空如也了,半根面都沒剩,也不知道是昊昊吃的多些,還是齊墨川吃的多些。

不過不管了,他們兩個男人誰餓著,她都捨不得。

一份放在昊昊面前,一份放在自己面前,另外兩份蘇小荷就擺在餐桌中央,才不要遞給齊墨川呢,他要吃就自己拿。

雖然是原諒了齊墨川,可也只是暫時的,昨晚上貞麗出來小隔間他就身着泳褲晨褸出來的事她這裏可還沒翻篇呢,還記着呢。

齊先生頎長的身形慵懶而矜貴的倚在了椅背上,眼看着蘇小荷擺好了她自己和厲天昊的面,就不再管他了,眸色一沉,他不動了。

就只是安靜的坐在那裏,看着對面的母子兩個人吃意麵。

那灼灼的目光,雖然他一句話也沒有說,但是蘇小荷就覺得自己要被這男人給看化了。

從頭到腳都有點不自然了,「齊墨川,你要是不吃,我拿去給米莉亞和博斯科羅兩位阿姨吃了。」

「博斯科羅?」齊墨川聽到這個名字,微微一怔,同時目光掃過周遭,可顯然,沒有看到名叫博斯科羅這個名字的人。

「就是貞麗的媽媽,怎麼,你不知道?」蘇小荷提起了貞麗,目光也落在了齊墨川的臉上,就想看看他什麼反應什麼表情。

可沒想到,她看了也白看。

齊墨川表情不變,還是那一張高冷的冰山臉,沒有一絲變化。

是的,只有在與她或者與厲天昊單獨相處的時候,他臉部的線條才會柔和,才會有些溫度。

而此時,是一如既往的高冷。

一旁的厲天昊,看看蘇小荷,再看看齊墨川,就覺得這空氣里飄着什麼不對的氣息,隨即,小身板就跳到了椅子上,伸手拉過了一份擺在餐桌中央的意麵,然後屁顛顛的就繞過餐桌放到了齊墨川的面前,「爹地,吃面,才不要給別人。」

厲天昊也不喜歡貞麗,一點也不喜歡呢。

爹地不喜歡的人,他也不喜歡。

齊墨川大掌摸摸厲天昊的頭,「昊昊真乖,不象某些人,只知索取,不知回報。」

前面兩句是很溫柔的,那是在表揚厲天昊,可是到後面,聲音越來越冷了。

蘇小荷只覺得渾身打了一個冷顫,好冷。

怎麼就覺得齊墨川是意有所指呢。

而這個意有所指還好象是在指她的意思。

「媽咪,好好吃,爹地吃了好多呢。」厲天昊卻是乖巧的一點也不冷場,輕輕巧巧的一句話,就把餐桌上稍稍有些緊張的氣氛緩和了些微。

一家三口溫馨的吃着意麵。

絕對西式的做法,也很地道。

蘇小荷最得意的就是自己的廚藝了。

這也是她覺得自己唯一能比得過齊墨川的,其它的她好象都比不過他。

沒他的身高沒他的體力沒他的智商……

不對,她不是沒他的智商,是沒他那麼腹黑。

這男人也太壞了,上次把小雯一個女孩子給反鎖在了男廁所里,這一次又把一個妙齡的漂亮女郎給撇在了溫泉池裏一整夜……

要不是她真真切切的感受過齊墨川的威猛,她絕對要以為他喜歡的不是女人是男人了。

不不不,這個想法一經大腦,就覺得噁心。

男人對男人,光想想,都彆扭。

不過,貞麗的事就等一會只有她和他的時候,她還是得問問他。

不然,就覺得有一根刺扎在手背上,只要一分鐘不撥下去,就一分鐘都在難受着。

「齊太太,你的意麵裏面放了什麼?貞麗她……她……」突然間,米莉亞房間的門開了,博斯科羅推開門跑了出來,驚慌失措的喊到。

「怎麼了?」蘇小荷不明所以的開口。

齊墨川眼皮都未抬,繼續吃着盤子裏的意麵,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沒有聽力呢。

「她……她一直在跑廁所。」貞麗媽媽說到。

「那趕緊送醫院吧,齊墨川你……」蘇小荷不熟悉這裏的地形,抬頭就看齊墨川,一直跑廁所,這是吃壞肚子了,可是她的面就真的只是面呀,齊墨川和厲天昊吃了都沒事。

齊墨川還是頭都沒抬,骨節分明的指挑起了一團面喂入口中,優雅從容的樣子彷彿在做着什麼表演似的,特別的賞心悅目,然後,淡淡的道:「不用送,報警。」

。這兩天,趙明宇也就正常修鍊,唐舞麟還是在為了挑戰賽忙前忙后,而且居然把他的名字也寫上去了,絕了,他和許小言一組。

今天就是比試的日子,外院院長蔡老卻決定親自作為選拔賽的裁判,來為他們執法。

下午兩點,切磋擂這邊,一、二年級外院學員們就已經全都到,等待着這場內部選拔賽的開始。

《龍王傳說之聖劍使》五、二對二,你不要過來啊! 半個小時候后,大筒木·多樂逐漸接近了岩忍藏身的洞穴所在地。

忽然,一陣激烈的苦無碰撞聲從前方傳來,隨後便是轟鳴的爆炸聲。

「看來岩忍被人提前發現了啊。」

大筒木·多樂一行人仍然不緊不慢的向前走去。

「小丫頭,就憑你一個人,也敢來追殺我們,真是找死。」

「你逃不掉的。」

就在這時,一道小巧的身影踉蹌的從前方跑來,看到大筒木·多樂他們時,連忙呼喊道:「快跑,後面有岩隱村的忍者,他們會殺了你的。」

說時遲,那時快。

小巧身影眨眼間來到了大筒木·多樂面前。

由於奔跑中張口說話,小巧身影一口氣沒有緩過來,后力不濟,腳步一個踉蹌,然後一頭撞進了大筒木·多樂的懷裏。

大筒木·多樂頓時感覺到一個柔軟中帶着清香氣息的身體闖入了自己的懷中。

「是個女孩。」

他愕然一愣,低下頭看向倒在自己懷中的女孩。

只見少女有着一頭純白色的長發,面容秀麗,由於受傷的緣故,緊咬着嘴唇,透露出一絲堅強。

「怎麼可能?輝夜?」

大筒木·多樂看着這幅面容,瞬間認出了少女的身份。

六道老頭的母親,忍界之祖——大筒木·輝夜姬。

只是他隱隱感覺到不對勁,大筒木·輝夜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在月球上嗎,還被封印着才對,那這個女孩怎麼回事,難道只是像?

「你沒事吧?」

大筒木·多樂輕聲問道。

輝夜感覺到自己正躺在一個少年的懷中,頓時面色大囧,羞得滿臉通紅,連忙就要站起身來,只是身體受傷,稍微移動了下,就又倒在了大筒木·多樂的懷中。

她聽着身後岩忍追來的腳步聲,不由地焦急道:「你快跑,不要管我了,那些忍者會殺了你的。」

「真是善良啊。」

大筒木·多樂感慨一聲,然後輕輕拍了拍輝夜的肩膀,笑道:

「放心吧,有我在,沒有人能傷害你。」

大筒木·多樂的聲音很輕,卻彷彿有萬鈞力量,讓輝夜毫無來由的感到一種安全感。

「小鬼,毛都沒長齊,竟然敢學人家來英雄救美。」

這時,岩忍已經追擊而至,尚未靠近,一枚手裏劍就已經飛射而來。

若大筒木·多樂只是一個普通人,絕對會必死無疑。

這就是戰爭,忍者根本不會在意一個平民的死亡。

大筒木·多樂手指向上一抬,兩根手指如同鐵鉗般夾住了飛射來的手裏劍。

「嗯,小心,他不是普通人,他是木葉的忍者。」

這個時候,一名岩忍終於看到了戴在大筒木·多樂額頭上的木葉護額,頓時出聲提醒同伴。

他目光一掃,發現追擊而來的只有三個岩忍。

三個岩忍在木葉前方五米處停下腳步,警惕地打量著大筒木·多樂。

「原來是個木葉小鬼啊,沒想到你這樣的小鬼也敢來追殺我們。」

一名中年岩忍嗤笑一聲后,露出猙獰的殺意,語氣森然道:

「就是因為你們木葉殺死了我們眾多同伴,才導致我們的營地被砂隱毀滅的。」

「老子現在像狗一樣地不斷逃跑,就是被你們木葉害的,小鬼,受死吧。」

話音落下,三名岩忍同時出手,向著大筒木·多樂攻殺而來。

大筒木·多樂一手輕扶著輝夜的纖纖細腰,一手握拳,然後向著前方轟殺而出。

轟隆一聲,大筒木·多樂一人一拳將他們擊飛,隨後凝聚雷光奈落劍,如同砍瓜切菜般朝着他們殺過去,不到10秒,他便摧枯拉朽般將三個岩忍轟殺。

輝夜驀然睜大了美眸,俏臉上寫滿了驚容,把她逼得狼狽逃竄的三名岩忍,竟然被這個看起來比他還有小一兩歲的木葉少年輕而易舉地解決了。

「好強大!」

「還有這是什麼忍術,竟然不用結印,而且還能把查克拉雷屬性能量凝結成一把光刃?」

輝夜怔怔的看着大筒木·多樂,只見對方緩緩收回雷光奈落劍,面容冷漠而平靜,彷彿殺死的不是三個忍者,而是隨手拍死的三隻蒼蠅。

「他到底是什麼人?聽他們說,他是木葉的忍者?木葉么?」

輝夜忽然對這個剛剛救了自己的少年充滿了好奇。

這時,大筒木·多樂才轉頭對輝夜笑道:「我說的吧,有我在,沒有人能傷害你。」

「你……你放開我,我自己能站着。」

輝夜這才發現,自己還被大筒木·多樂摟抱着靠在他的肩上,頓時掙扎著要離開對方的魔掌。

大筒木·多樂訕訕一笑,鬆開手掌后,仔細打量起輝夜,只見對方渾身被雨水淋透,衣服緊緊貼在身上,顯露出已經發育了一些的誘人身姿。

看到大筒木·多樂這麼色眯眯的打量著自己,輝夜臉色一紅,啐了一聲:「不許看,轉過臉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