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我的話,季允熙僵在半空中的那隻手,終究是無力的垂了下去。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他的嘴角,漸漸浮起一個嘲諷而無奈的弧度:「呵,一生只會愛一次,說得多好。但你可曾知道,從那日在彼岸花叢中遇到你之時開始,這輩子我也只會愛你一人!」

總裁前妻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的人全都噤聲了,一個個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反應,只能靜靜的聽著季允熙往下講。

「可只愛你一人又有何用?我在你的生命中到底是出現得晚了些。那時,你身邊已有良人,我縱使愛慕你,也不願做破壞他人感情的小人。後來,你與他離婚,天涯相隔,我以為自己的機會來了,便不顧父王的反對,孤身一人前往韓國,只為護你周全。你可知,那日見你有危險時,我心裡是如何想的么?」季允熙目光灼灼的看著我問道。

我就那麼靜靜的看著他,根本無言以對。

「其實,當時我多想就那麼被權辰釗一劍給刺死。那樣,我就能永遠的留在你心中了。哪怕,只有那麼一點點。可老天爺到底是沒有成全我,居然讓我活下來了。或許,這就是命吧。只要有他在一日,我便永遠也無法得到你的心。」

說完,季允熙便看向我身後的墨涼夜。

目光之中,是我從未見過的兇惡和憤怒。

見狀,我心叫不好,立刻大聲質問道:「季允熙,你想幹什麼?我說過了,我不許你們決鬥!」

季允熙的唇角勾起一個狡黠的笑意,面帶寒色的說道:「米小菲,若今日我死了,他日,希望你能為我上一炷香!」

「不!不要決鬥,我求求你們不要決鬥……」巨大的恐懼感讓我的聲音都變得有些顫抖。

墨涼夜低眸看了我一眼,一臉溫柔的說道:「夫人,你先去旁邊歇息,待為夫打完了,便帶著你和孩子一起回家!」

我拚命的搖頭,拽著他的衣袖不讓他應戰。

因為我知道,這一次,季允熙是真的發了狠要和墨涼夜決鬥。

墨涼夜身上有傷,而季允熙的實力又不容小覷,若真打起來,必然容易吃虧。

搞不好,這一戰,有可能會是他的最後一戰。

等到那個時候,我又該如何面對,孩子們又該如何面對?

所以,無論站在哪個立場,我都無法讓他去冒這個險。

但墨涼夜似也忍了季允熙很久,居然鐵了心的要應戰這場決鬥。

「夫人,不管一會兒發生什麼,我都希望你能帶著孩子們好好的活下去!」墨涼夜一臉深情的看著我說道。

聽到這話,我的鼻頭一酸,眼淚嘩啦啦往下掉。

「不……墨涼夜,不要去,我求求你……不要去……我只想和你……好好的在一起,求求你不要去……」我啞著聲音哀求道。

墨涼夜輕輕捧住我的臉,無聲的吻了下來。

眼淚瞬間模糊了我的視線,我的心狠狠的抽痛,拚命的想要抓住他,但卻發現自己竟半點也動彈不得。

墨涼夜居然趁著吻我的時候,定住了我的身形,讓我無法阻擾他們的決鬥。

我的心這下更慌了,不管不顧的哭喊起來:「墨涼夜,你混蛋!你快放開我,聽到沒有,我不許你和季允熙決鬥!你要是敢決鬥,我就永遠都不理你了!而且,我還要讓你的孩子管別人叫爸爸!」

可不管我如何喊叫,墨涼夜都沒有回頭,徑直和季允熙一起朝著旁邊的空地走去。

許是從沒見過這樣兩個大人物決鬥,修羅界的士兵紛紛站在一邊,半點聲音都不敢發出。

至於果果和小靈還有暖暖,也紛紛不敢上前,只能乖乖的看著局勢的發展。

而我的心,此刻卻是為墨涼夜狠狠的揪了起來。

我一遍又一遍的祈禱,希望墨涼夜沒事,千萬要沒事。

但這樣的祈禱,真的會用么?

另一邊,墨涼夜和季允熙兩人迎面而立,手中握著各自的兵器,彼此身上強大的氣場,快把周圍的修羅界士兵都掀翻了。

「墨涼夜,我本十分敬佩你,但傷父之仇和奪愛之恨,我不得不報!」季允熙冷聲說道。

墨涼夜微微笑了下,語氣之中帶足了不屑:「傷父之仇我承認,但這奪愛之恨又是如何說起?我不記得我家夫人曾經愛過像你這樣的一個人!」

「你……」季允熙本來氣勢十足,被他這麼一懟,直接一句話給噎了回去。

「好,墨涼夜,算你狠!今日你我一戰,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我倒要看看,所謂的冥界之王,是否真像傳說中一樣強悍!」

說完,季允熙便握起手中長矛,徑直向墨涼夜刺了去。

墨涼夜見狀,立刻用手中寒劍一擋,然後身形向上一躍,一劍狠狠的劈向季允熙。

季允熙心中大驚,下意識的將長矛舉起想要擋住墨涼夜的攻擊。

豈料,就在他擋住墨涼夜手中寒劍的瞬間,胸口已被狠狠的踢了一腳。

許是吃痛,季允熙連連後退幾步,口中驟然吐出一口鮮血。

季允熙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冷著臉看向墨涼夜,說道:「不虧是冥王,果然有兩下子!但可惜,你的身上有傷,你也撐不了多久了吧?」

聽到這話,我這才注意到墨涼夜那握著長劍的手,已涌涌的向外流著鮮血。

那血染紅了他右手邊的整隻衣袖,一看便知之前的確傷得不輕。

若說之前,他出手對付那些小嘍啰只用了不到2成的功力,那此時對陣季允熙的時候,他起碼用了5成的功力。

畢竟,單是季允熙的力量,就已經夠他受的了,他身上的傷口,能不裂開么?

但墨涼夜像是沒有感覺到自己在流血一般,連頭都沒有低一下,便看著季允熙冷聲說道:「就算撐不了多久,也足夠打贏你了!」

說完,墨涼夜便再次提著手中寒劍朝著季允熙襲去。

季允熙見狀,也不甘示弱,直接將手中長矛用力擲向墨涼夜。

墨涼夜立刻止住原本的動作,握著寒劍的手腕靈活而用力的繞了幾圈,便制住了季允熙擲過來的長矛,將其用力的插在了地上。

季允熙不服氣,飛身向前一躍,雙手握著立在地上的長矛竿,斜掛著,抬腳踢向墨涼夜。

墨涼夜身形快速一躲,便讓季允熙撲了個空。

不過,季允熙也趁著這個機會,將自己的長矛從地上拔起,再次刺向了墨涼夜。

許是因身上舊傷的緣故,這一次墨涼夜沒來得及躲,竟硬生生被長矛給刺中了左肩。

但季允熙也好不到哪裡去,在他刺中墨涼夜的瞬間,也被墨涼夜一腳踢在下巴上,狠狠的向後摔去,跌在地上。

墨涼夜似乎沒有打算就這樣放過季允熙,只見他用力拔掉插在自己左肩的長矛,然後身形快速移到季允熙的面前,提著寒劍便欲向季允熙的胸口刺去…… 第344章:暖暖的愛情

就在這個檔頭,只見一個黑影從我身邊快速竄出去,直戳戳擋在了季允熙的面前。

看到那個黑影,墨涼夜的臉色大變,立刻便收回了手中的寒劍。

但因為收功收得太急,體內內力相衝,墨涼夜急火攻心,一口鮮血從他胸口衝出,竟哇的一下吐了出來。

見狀,我心中不免擔心,情不自禁的叫出了聲:「墨涼夜!你怎麼樣?你快放開我,我們不打了,我們回家好不好?」

我幾乎是在哀求他,但他仍然無動於衷,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轉頭看向擋著季允熙的那個黑影,一臉難以置信的問道:「暖暖,你為了他,竟連爸爸都不要了么?」

聽到墨涼夜的話,暖暖的眼淚立刻就從水靈靈的大眼睛里淌了出來。

「爸爸,請你不要傷害他。媽媽此生只愛你一個人,暖暖此生也只會愛他一個人。若他有個三長兩短,暖暖必然也是不會獨活於世的!」暖暖目光堅毅的看著墨涼夜說道。

她的語氣里,帶著威脅。

並且,是在用自己的性命來威脅。

墨涼夜的臉色頓時變得很是難看,這種感覺,想必比他身上所受的傷,更讓他難受一百倍。

他的女兒,此刻竟站在了他敵人的那一面,並且用自己的性命來和他談條件。

這樣的事情,原本只會發生在人們杜撰出來的苦情劇里。

可此刻,竟這樣真實的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這讓他這個做父親的如何能接受?

「暖暖,你可知道你自己究竟在說什麼?」墨涼夜的聲音裡帶著怒意。

擔心暖暖闖禍,即便此刻不能動彈,我仍開口沖她喊道:「暖暖,你快回來,到媽媽這裡來!這是爸爸和允熙叔叔之間的事,你只是個孩子,不要攪和進去!」

暖暖轉頭看向我,又看了看墨涼夜,一臉堅毅的說道:「爸爸,你和媽媽都是相信愛情的人,那你們為什麼就是不相信我對允熙叔叔的感情呢?在這個世界上,除了爸爸媽媽還有哥哥之外,就只有允熙叔叔對我最重要了。暖暖不知道愛一個人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但暖暖就是喜歡和允熙叔叔呆在一起,從還在媽媽肚子里的時候,就喜歡有允熙叔叔在身邊。難道這樣的感情,不是愛情么?」

我承認,暖暖對季允熙的感情,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愛情。

或者說,是帶著戀父情結以及補償心理的愛情。

在懷著她的時候,墨涼夜忙著冥界的事,並不是經常和我在一起,可能也並未讓她感受到強烈的父愛。

於是,當她和季允熙接觸之後,便在潛意識裡開始崇拜他,愛慕他。

再加上,後來季允熙對我的感情日益明顯,而我卻給不了他他想要的。

暖暖覺得對季允熙有愧,便想著用自己的感情來填補。

這樣日復一日,時間久了,等我和墨涼夜發現的時候,暖暖已對季允熙愛得無法自拔了。

但很明顯,季允熙的心裡,現在半分都沒有暖暖的位置。

若是任由暖暖這樣下去,她勢必會受到傷害。

我是暖暖的媽媽,試問,這個世界上有幾個母親願意看著自己的孩子往火坑裡跳呢?

想到這裡,我連忙關切的對暖暖說道:「暖暖,你還小,你的未來還有很多的選擇。聽爸爸媽媽的話,快過來!」

可暖暖也是個執拗的,即便我都這樣說了,她仍是不管不顧的擋在季允熙的面前,儼然一副要用自己幼小的身軀護他周全的架勢。

許是之前被墨涼夜傷到了內臟,季允熙猛力咳了一陣,才有氣無力的說道:「暖暖,聽你媽媽的話,快回到她身邊。」

聽到這話,果果和小靈也坐不住了,跑過去便欲拉開暖暖。

豈料,他們的手都還沒碰到暖暖,就被暖暖用力的推開。

緊接著,暖暖不知從哪裡弄來一把匕首,徑直抵住自己纖細的脖子,冷冷說道:「你們全都別過來,否則,我就刺死自己!」

之前我們本以為暖暖只是一時興起才想保護季允熙,可看到這把匕首的時候,我們這才明白她哪裡是一時興起,她分明就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想要和季允熙同生共死了!

這明晃晃的匕首架抵在她的脖子上,可不是開玩笑的。

幾乎隨便一個差池,都能要了她的小命。

因而,我們此刻全都緊張不已。

看到暖暖這副執拗的樣子,季允熙嘆了口氣,開口說道:「暖暖,你媽媽說的對,你還小,等你長大了,以後會很多男孩子喜歡你,那時你會有很多更好的選擇,你又何必執著於我這麼一個足可以當你父親的人呢?」

「既然是這樣,那允熙叔叔你又何必這般的執著於我媽媽?」暖暖反問道。

季允熙愣了一下,無奈的搖搖頭,答道:「這大概就是我的命吧,躲不掉的,我也不想躲!」

「所以,愛上允熙叔叔,也是我的命,我也躲不掉!」

暖暖的聲音前所未有的堅毅,完全不像是從一個小孩子嘴裡發出來的。

聽到暖暖的話,季允熙無奈的笑了笑,說道:「你還小,你還不懂什麼是命!聽話,回你媽媽那裡去!」

暖暖沒做聲,依舊用匕首抵著自己的脖子,轉頭看向墨涼夜說道:「爸爸,以前暖暖不懂事,總故意嫌棄你,但其實你在我心中,一直是一個大英雄。就算今天暖暖死在這裡,你也永遠是暖暖心中的大英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