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張書心中生惑,他能看到靈氣的存在,可此地靈氣分明與尋常地方一般無二呀~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八人中,有人同樣疑惑,問道:

「師兄,這靈氣也沒看出來有多濃呀?」

「所以我才說感受啊!這裡的靈氣大部分都被靈草吸收完了,你們當然看不到了!

哇~看到了么?那裡就是藥王殿了,門主此時可能就在裡面煉丹呢~

那裡不能去,走,我再帶你們看看別處!」

來到藥王谷后,華綠水等三人同樣內心激動,他們已經入五行門很久了,但這次,只是第二次來此地。

「看到了吧?那便是藥王谷眾師兄修鍊之地!這裡的靈氣是不是快比上中階靈石了?

……」 「丹!老六!看了到吧?貨真價實的暗屬性異靈根!

哈哈!幸好我足夠機智,不然就被三宗的老東西搶走了。」

藥王殿內,門主丹正在與六長老下棋,尤浩仁在一旁春風得意。

「不錯~老油條,這回你總算做了一件像樣的事!」

六長老拿捏著棋子,笑看尤浩仁。老油條是他對尤浩仁的別稱。

一旁的門主丹,臉掛笑容,心情看似也不錯,正欲說話時,臉上的笑容卻突然凝固,似是在想張書之事又像是在思索棋盤之局。

尤浩仁微皺著眉毛,道:

「那是!也不想想我是誰~

丹,你準備如何培養這個小子?我醜話可說在前頭,這麼好的苗子你若不收,就讓給我收!」

六張老與之抬杠:

「就你!這些年你糟蹋了多少好苗子自己心裡沒數么?門主要是不要,也輪不到你~

門主?門主!想什麼呢?確定這樣落子?」

「憑什麼?我是大長老!而且,人是我帶回來的!

小六子,當初你還是小弟子的時候我就跟你師尊稱兄道弟了!

就算輪不到我也同樣輪不到你!」

……

「這子不應該這樣下~但……

浩仁~別吵了!這異靈根如何安排,我已經有了決斷。」

丹收回剛落下的棋子,嘴上念叨著,又放回原來的位置。

「好!我就看在丹的份上不與你一般計較~

丹,你要收他為徒了么?」

「輪不到我,也輪不到你們~有人想收。

一會兒你將他送往沉心崖。」

丹看向張書所在的方位,口中沉心崖一出,尤浩仁與六長老立馬愣住。

如今,所有的五行門弟子都一直以為整個宗門只有藥王谷等四個分部,唯獨九位長老及門主等核心人物才知曉,其實,共有五個部分!還有一處為沉心崖,這是五行門最大的底牌所在。

表面上,沉心崖只是五行門用來懲罰犯錯弟子,關禁閉的地方。實際上,那裡面住著兩位五行門極其重要的人物。

沉默了片刻,尤浩仁說道:

「沉心崖……是小爐師兄的意思嗎?

沒想到他竟然也對這小子感興趣~

行!我一會兒就送過去。」

「嗯。」

……

「門規第七條:

門內弟子間,不可恃強凌弱,不可私下約斗,若犯之,視況行罰。

門規第八條……」

帶著眾人將藥王谷逛了一圈后,梁木又將他們帶回之前的殿台,此時,正在為他們介紹門規。

這時,尤浩仁御空前來:

「好了!門規留給他們以後自己記!

章天其你隨我來,其他人,梁木你安排他們住下。」

「遵,師伯命!」

梁木略顯驚訝的看了張書一眼,這位看著很普通的結丹少年為何會被大長老青睞?

「唉……我就知道你的待遇跟我們不一樣~

天其你去吧,記得常來看我。」

劉翔宇神情有略顯失落,在場的十一位修真者,除了尤浩仁,只有他知道張書擁有異靈根,被區別對待也是預料之中的事情。

「嗯。你自己多保重!」

張書點頭,隨尤浩仁離開。

「我去!梁師兄,大長老怎麼把他帶走了?」

華綠水問梁木,論修為,張書並不是八人中最高的,那就只能說明他的資質極佳了。

梁木搖頭,而後詢問尤浩仁:

「不知道,這位師弟!看樣子你認識剛才那位師弟,不知你可知他是何靈根?」

「異靈根!」

逆天遊戲系統 「……」

眾人啞口,同看向尤浩仁離開的地方。

……

「小子誒,這裡是沉心崖,梁木沒帶你來過吧?

兩千年前,那時我們五行門分有五大勢力,其中最強的便是沉心崖!

告訴你個機密,沉心崖還是當初的沉心崖!只要你機緣足夠,在這裡能學到你想要的甚至不敢想的本事!

接下來的三年時間裡,你就在這裡生活著吧。對你來說,是一種磨練,也是一種造化~抓不抓得住那就看你自己了。」

待到沉心崖,尤浩仁先是做了一番簡單的介紹,而後信手捏來,以周圍樹木為張書造得一木屋,接著又朝天空大喊:

「小爐師兄,人我送來了!若是可造,還請好生教導!若是不才,三年之後,我來帶回!」

喊完之後,他又對張書說道:「小子,來之前我就跟你說過,在這裡想要什麼,都得自己爭取!

接下來,你就好好表現,好好爭取你的造化吧~放心,你那兩位好友,我會替你照顧的。」

「前輩!三年的時間會不會太久了!?」

張書抗議,三年啊!三年的時間夠做多少事請了!難道要在這裡耗三年時間么?

「不會~

老實待著吧,我知道你心有牽挂,但這個世界如果能力不足就出去惹禍,只會更早投胎~

我走了,期待下次見面時,你的成長!」

尤浩仁說完便御空離去。

「前輩!大長老!你……!!,」

張書大喊尤浩仁,但他走的太快,轉眼間連影子都看不到。

「唉……!」

看著尤浩仁離去的方向,張書發出一聲重重的嘆息,為凡人時,從未想過成為修真者后,日子反而越來越沒有最初在楚辻鎮時,過得自在順心。

「這個世界太真實了!滿懷期待的參加收徒大會,到頭來,卻被人當做物件一樣安排,這就是修真者!?這就是修真界!?

還需要多久,還要走多少路,才能擺脫這種無奈~」

他無力的坐在地上,這些日子積累的疲憊與傷痛一擁而上,此刻,他什麼也不想干,只想像凡人一樣,好好的睡上一覺。

這一覺,他做了一個很長的美夢,夢到回到了楚辻鎮,在張家待滿一年時,張虎拿出攢了很久的銀兩,說要找人教自己讀書。

但這次,他決絕了,他不讀書,寧願陪張虎打獵!一家三口人平凡安寧的過日子,不愁吃穿,這就足夠了!

「二哥,你今天怎麼這麼奇怪?老是盯著我們幹嘛?」

晚飯時,張雨害羞的低下頭,今天張書很奇怪,不是盯著自己看就是盯著張虎望。

「嘿嘿……」張書傻笑不解釋。

張虎搖了搖頭,往他碗里夾肉:「獃子!傻笑什麼?多吃點,看你瘦的。」

夜晚很快到來,張書強忍著困意不肯睡覺,生怕醒來這一切只是個夢。可困意漸愈濃,他還是睡著了。

「啊~睡一覺舒服多了!虎哥!小雨!」

夢醒時分,他的思想仍然停留在夢境。

待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后,又清醒了過來:

「這裡是……小雨,虎哥!你們現在過的好么?」

「唉……

啊~!」

他低著頭嘆了口氣,又抬起頭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將愁緒放在心底。

這一覺醒來,雖然感覺全身酸脹,但先前氣海炸裂造成的傷竟好了一大半~

推開房門,陽光直射進來,一剎那間,眼睛被刺的睜不開!能睜開時,滿滿的綠色格外養眼。

「路,還是要繼續走下去的!我這一覺睡了多久?怎麼都沒人來找我~

糟了!忘了問大長老,接下我該做什麼了!記得他昨天好像喊什麼小鹿師兄……小鹿……」

走出房門后,他一臉懵逼,此時才意識到昨天竟忘了詢問尤浩仁自己該做什麼!

「小鹿前輩!你在哪裡!」

獃滯了一會兒,他效仿尤浩仁,朝著天空大喊,然而喊了半天,除了迴音,得不到半點回應。

尷尬的是,尤浩仁喊的是小爐,被他記成了小鹿!

「算了……還是去找找看吧!」

於是,他祭出滄邪,開始在沉心崖尋找尤浩仁口中的小鹿師兄。

山路不好走,但植物散發的特殊清香卻能令人心情愉悅,他不由感嘆:

「還是山裡的空氣聞著舒服~

沉心崖應該不大~大長老口中的小鹿師兄定是在這周邊!」

……

沉心崖的地理位置與七絕峰相對,將藥王谷夾在中間。若真的論佔地面積,它絕對不比五行山少,只不過這裡的靈氣為整個五行門最淡的地方,加之門中有禁令,除非有犯錯的弟子過來面壁思過,其他時候,幾乎見不到人影,所以很難被人了解,往往被人忽略。

張書行走在群山之中,綠黃之間,有時大喊,有時快步,有時遇到認識的植物會定足觀察一會兒。

「靠!這裡這麼大!那小鹿前輩究竟在哪兒?!」

沒見過小鹿前輩,也不知道人在哪兒,張書只知道自己朝著北方走了大約四個時辰了!但前方還是無盡的山林,他這才意識到自己小看了五行門,小看了沉心崖!這樣的沉心崖哪裡能說不大?!說不定還存在著環林那樣的磁場~

「算了!不找了,回去等著吧~」

走著找著,他漸漸心生煩躁,欲放棄,原路返回,卻發現迷糊了回去的路!

「完了!人沒找到把自己也弄丟了!」

他憋著一肚子的悶氣,早知如此,當初何必要想著加入宗門呢?自己一個人摸索著修真,雖然兇險很多,但起碼也比現在好啊!

「嘣!沙!咔!咔咔咔!」

煩躁的情緒難以控制,他緊握蒼邪,憤怒的朝著周圍的植物一頓亂砍!

既然找不到你,我就製造動靜,讓你找我!

草葉飛舞沙沙作響,良木傾倒折枝,通過這種發泄,他的情緒似乎緩和了不少,但依舊不見有人出現。

「咦~?」

越是亂砍張書的心情便越過舒爽~最後,連逍遙訣也用上了,速度之快掀起地面落枯,一堆新翻的泥土,引起了他的注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