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還在引魂陣里苦苦支撐的綰靈慧,一張俏臉頓時蒼白得沒有一點血色。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不啊!」

當漫天光網向楊東收縮而去時,她口中頓時發出一句撕心裂肺的尖叫。

只是,一切都晚了。

「嗡……」

當光網收縮到方圓一里的位置時網幾乎已經看不到縫隙,而且所有有形物質,在遇到漁網之後,全都被切割成了粉末。

林如海似是害怕楊東再施展血遁逃走,所以光網幾乎是轉瞬即至。

不過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楊東必死無疑時,奇迹還是出現了。

只見天羅地網收縮到五百米的位置時,居然就此停住了,任憑林如海全力摧持,光網卻再也難進半分。

「怎麼回事?」

「門主的天羅地網無所不收,怎麼可能會中途停下來,難道楊東有什麼辦法抵禦不成?」

別說其他人,就連施展天羅地網的林如海,眼中也不禁閃過一抹詫異。

「這楊東搞什麼鬼?」

因為光網太密集了,而且散發出來的光芒刺眼無比,以至於所有人都無法看清天羅地網中的狀況。

便在眾人大眼瞪小眼時,只聽「咻」的一聲,漁網又猛然向內縮去。

「楊東終於要滅了嗎?」

「唉,楊東的陰陽圖雖然厲害,不過始終還是不敵門主的天羅地網啊。」

看到漁網向內縮去,所有人懸起的心都同時落了下來。

不用想,楊東這次絕對死定了。

「嗡嗡嗡……」

光網繼續收縮,速度快得不可思議,幾乎只是眨眼間,便收縮到只有幾十米高。

不過也正在這時,令所有人都驚駭欲絕的一幕出現了。

光網收縮后,並沒有將楊東包裹住。

相反,在收縮到幾十米高的時候,竟然「咻」的一聲,整張巨網被陰陽圖中的旋渦吸扯了進去。

現場一片寂靜。

因為所有人都獃滯住了。

月華庭 只有楊東頭頂上方那片恐怕的血海,還在瘋狂旋轉著,吞噬著周遭的一切。

「二品靈武尊么?也不過如此。」

楊東緩緩自虛空中站起身,平靜的看著幾百米外目瞪口呆的林如海。

雖然平靜,但給所有人的感覺,卻如山似岳,偉岸得令人不敢逼視。一人站在虛空之中,便如同天上下凡的神,主導著這天地間的一切,令誰都心生一種自我卑微如螻蟻般的錯覺。

「噝……」

是倒吸冷氣的聲音。

緊接著,所有人都像是見了鬼一般,各種鬼哭狼嚎聲瞬間自人群中轟然爆發。

「我的嗎呀,救救我吧。」

「我根本不是雷庭門的人,這裡根本就沒我什麼事。」

就連林如海,此刻臉色也是青一陣、白一陣。

怔怔望著一步步向自己走來的楊東許久,他才終於恍然回神,色厲內荏的大喝道:「楊東,我雷庭門與你無怨無仇,你為何一定要跟我們過不去?」

楊東笑了,「呵呵,無怨無仇?難道上次我來的時候,還說得不夠清楚嗎?」

「你上次說過什麼?」

畢竟身為雷庭門之主,楊東在他眼中,不過一個跳樑小丑,之前說過什麼話他又怎麼可能放在心上。

但此刻不一樣了,楊東居然能將他打敗,所說的話還能不放在心上嗎? 第十六章:留影盒

保建室

三天後的清晨,瑪雅和Dr宜靜正在在吃早餐,一個穿着花紋圖案衣服和戴着花紋圖案帽子,左手拿着一個正方形紙箱,臉上畫着很像貓咪鬍子的人來到保建室,"喵~我是花貓宅急便~請問大甜甜老師在嗎?"Dr宜靜把手中的三明治放在書桌上,走過去,說:"大甜甜老師有事不在,她的工作暫時由我,請問你找大甜甜老師有事嗎?"那個花貓宅急便的人從兜裏拿出一支筆,放在左手的紙盒上,遞到Dr宜靜跟着,"這是大甜甜老師的快遞,請簽收",Dr宜靜拿起筆在上面簽好自己的名字,把筆放回原位,那個花貓宅便的人撕下快遞上的簽單,然後把簽單和筆放在兜裏收好,"謝謝簽收",它把盒子交給Dr宜靜,"喵~歡迎下次使用,喵~拜拜~"它說完就離開保建室。Dr宜靜拿着快遞翻來覆去的看,"是誰會寄快遞給大甜甜老師呢?"瑪雅走過去,仔細看了會,指着盒子上面的字說:"上面寫着寄件人是歐麗安",Dr宜靜翻正盒子,定睛一看,"真的是歐麗安寄來的!"瑪雅指着快遞問:"現在該怎麼辦?"Dr宜靜拿着快遞,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

這時候焰王和陶喜兒來到保建室,站在她們倆個旁邊,焰王問:"你們剛纔是在說歐麗安嗎?"Dr宜靜把快遞給焰王看,"這個快遞是歐麗安寄給大甜甜老師的,可是大甜甜老師不在,我和瑪雅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陶喜兒好奇的看着快遞,"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焰王拿着快遞,問陶喜兒:"你想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陶喜兒盯着快遞說:"當然想了",Dr宜靜提議道:"不如,我們打開看看",瑪雅有所顧慮的說:"這樣不太好吧",陶喜兒從焰王手裏拿過快遞,"哎呦,只不過是看一眼而已,有什麼不好的",她轉向焰王,一臉可愛的問:"焰王,你說對吧?"焰王看着陶喜兒呆了一下,點點頭,"對"。

Dr宜靜對瑪雅說:"焰王都已經同意了,你就不要反對了",陶喜兒帶着撒嬌的語氣說:"好瑪雅,你就不要反對了",瑪雅點點頭,"好吧",陶喜兒用一隻手拿着快遞,用另一隻手抱住瑪雅,"就知道瑪雅最好了",還沒等瑪雅做出任何反應,她就推開瑪雅,迫不及待的打開快遞,其他人都看着即將完全打開的快遞……

畫面切換到交議廳

歐趴坐在謎亞星對面,大口大口的喝着去冰無糖番茄汁,謎亞星小口小口的喝着牛奶,童琳馨和沫雪兒站在點餐機旁邊等着剛纔點好的食物,"叮"的一聲點餐機裏的食物好了,童琳馨打開點餐機,從裏面拿出一大盤大蒜麪包,"沫雪兒,我們去找歐趴學長和謎亞星學長吧",她拿着大蒜麪包走向謎亞星和歐趴,沫雪兒跟着走過去,她們倆個走到謎亞星身邊,童琳馨指着謎亞星右邊的沙發,問:"謎亞星學長,我和沫雪兒可以坐這裏嗎?"謎亞星點頭,"當然可以"。童琳馨把大蒜麪包放在餐桌上,"大家一吃",他拉着沫雪兒在謎亞星右邊的沙發上坐下,"沫雪兒,快坐吧",沫雪兒坐在沙發上,拿起一個大蒜麪包吃,謎亞星也拿起大蒜麪包,咬了一口,"恩,味道還不錯",歐趴放下喝了一半的去冰無糖番茄汁,指着大蒜麪包,"這東西哪裏好吃了,趕快丟掉",童琳馨把自己手裏的大蒜麪包放到歐趴面前,"這是人氣排行榜最高的迷人香香蒜麪包,很好吃的,歐趴學長,你嚐嚐",歐趴一臉嫌棄的看着大蒜麪包,越看越覺得反胃,有種想吐的感覺,他急忙捂住嘴,謎亞星吃着大蒜麪包,含糊不清的問:"歐趴,你怎麼了?"童琳馨和沫雪兒都看着歐趴,歐趴放下手,"我……"又立刻捂住,沫雪兒似乎看出了什麼,急忙把歐趴面前的大蒜麪包拿到一邊,"歐趴,有沒有好點?"謎亞星也看出了其中的問題,他問歐趴:"你什麼時候討厭大蒜了?"

"早,早就討厭了……"歐趴放下手說了半句話,又立刻捂住嘴,謎亞星拿着大蒜麪包,故意在歐趴面前晃來晃去,"這麼好吃的迷人香蒜大蒜麪包,你怎麼能不愛吃呢",歐趴一看見大蒜麪包就覺得反胃,他一陣噁心,捂着嘴跑出交議廳。

"哎,歐趴",謎亞星叫道,沫雪兒站起來,"我去看看",說完她轉身就走,童琳馨拉住她的手,"沫雪兒,我和你一起去",沫雪兒慢慢抽回手,"我一個人就夠了",她說完急忙跑出交議廳,謎亞星站起來,跟着走出去,走到門口,她回過頭對童琳馨說:"你繼續吃,我去找焰王",他離開交議廳,只剩下童琳馨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啃大蒜麪包。

畫面切換到保建室

"留影盒!"大家看着陶喜兒手裏已經打開的快遞驚訝道,焰王拿出留影盒,疑惑道:"歐麗安老師爲什麼要寄一個留影盒給大甜甜老師?"瑪雅奇怪的看着快遞盒,發現裏面好像有一張紙條,她拿出紙條,"你們看,裏面有一張紙條",Dr宜靜敏感的問:"什麼紙條?"陶喜兒把空快遞盒子丟給焰王,催促着瑪雅:"快念念上面寫着什麼?"瑪雅看着紙條念道:"大甜甜請幫我把留影盒轉交給歐趴,另外,我希望你可以多多幫助歐趴,拜託了",她念完,把紙條給了Dr宜靜,"留影盒是給歐趴的,紙條是給大甜甜老師的",Dr宜靜打開包包,把紙條放在包包裏,"等大甜甜老師從夸特諾回來,我會把紙條交給她"。

"我去把留影盒給歐趴",焰王說完拿着留影盒走出保建室,瑪雅看着門口,說:"不知道留影盒裏錄的是什麼?"陶喜兒:"這還不簡單,等歐趴看完直接去問他,不就行了"Dr宜靜聽了點點頭,瑪雅的心裏也已經有了決定。

畫面切換到花園

歐趴蹲在垃圾桶前吐個不停,沫雪兒走到歐趴身後,試探性的問:"你……沒事吧?"歐趴擺擺手,表示自己沒事,過了一會,他慢慢站起來,呼吸着新鮮的空氣,沫雪兒又擔心的問:"你真的沒事嗎?吸……"歐趴立刻捂住沫雪兒的嘴,"小心隔牆有耳",沫雪兒連連點頭,歐趴放開沫雪兒,嚴厲的說:"我沒事,你下次注意點",沫雪兒低頭答道:"是",此時謎亞星正躲在花叢後面。

"歐趴……歐趴……"遠處傳來焰王的聲音,歐趴和沫雪兒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順着聲音看着,焰王看到她(他)們倆個,叫道:"歐趴,沫雪兒",歐趴和沫雪兒走上前去,一齊問:"焰王,有事嗎?"焰王從上衣口袋裏陶出留影盒,遞在歐趴面前,"這個留影盒是歐麗安老師給你的",歐趴拿過留影盒,放在身後,"哦,那我拿回去看",他拿着留影盒離開,沫雪兒對着焰王點點頭,也轉身離開,焰王也想要離開,一轉身謎亞星正站在自己身後,他驚訝道:"謎亞星,你什麼時候冒出來的?"謎亞星摸着下巴思考,完全無視了焰王的問題。

畫面切換到男生宿舍

宿舍裏空無一人,歐趴打開門走進來,看了看宿舍裏沒人,他把留影盒放在書桌上,把宿舍門關好,"這樣比較保險",他滿意的點點頭,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準備打開留影盒播放裏面的錄像……【留影盒裏錄的是什麼,想要知道就請期待下章吧。】 一天下來,汪炎火被我們噁心了兩次,我覺得他的內心是很無語的;一放學我們幾個人就往網吧跑去,最近都很少去網吧玩遊戲了,主要是事太多,今天噁心了汪炎火兩次,哥幾個心情格外的舒暢,我們七個人加上楊豔一放學就跑進了網吧佔了一排的機子。

凱子坐在椅子上,衝着櫃檯那邊在看電視的老闆叫了句:“老闆,來八瓶飲料。”

“好勒!”老闆笑呵呵的應了句,然後親自拿着八瓶飲料走了過來,將飲料放在我們的桌子上看着我們幾個說道:“哥幾個最近來得少啊,都忙什麼呢?”

“哎,說多了都是淚啊!”凱子扭開瓶蓋說完喝了口飲料,老闆聽到凱子的話後笑了起來,然後笑呵呵的說道:“你們先玩着啊,有啥事叫我。”

“好勒。”我們幾個人全都衝着老闆笑着回了句。

楊豔帶着耳機看着我們幾個,問:“咱玩啥遊戲啊?”

“玩槍,玩槍。”木頭一臉興奮的叫了句,我也跟着叫道:“對,玩槍,我還是比較喜歡玩槍,你們誰去創房間。”

“我去吧。”凱子很迅速的在電腦上創建了一個房間,然後我們幾個陸續的進入房間開始遊戲。

玩了很久,一大袋盒飯突然就放在我們的電腦邊,我們身邊還站着三個女孩;烏龜衝着我們幾個沒好氣的說道:“你們幾個倒瀟灑啊,你們在這裏玩遊戲,還讓我們幾個給你們帶飯過來,挺會享受的啊!”

“媳婦,是凡哥說的,不關我的事啊。”凱子摘掉耳機看着烏龜一臉賤樣的笑道,我一聽整個人就無語了,白了凱子一眼沒好氣的罵道:“臥槽,關爺什麼事啊?我坐在這裏一句話都沒有說,找你惹你了啊,你就不能說木頭嗎?”

“呃呃,對,沒錯,是木頭的主意。”凱子想了想,然後一臉嚴肅的看着我們說道。

木頭一臉無語的看了我跟凱子一眼,烏龜忍不住笑了起來,然後拍了凱子一下說道:“廢話那麼多幹啥,吃飯吧你們。”

藺冰拿着一個盒飯放到我面前,我笑呵呵的看着藺冰說道:“還是媳婦對我好,來,媳婦,親一個。”

“滾!”藺冰淡淡的說了句,然後一邊的冷語跟小七他們幾個全都樂了。

我沒好氣的看着藺冰無奈的說道:“媳婦,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你就不能給我點面子嗎?”

藺冰看着我笑了笑:“不能。”

“……”我一臉的無語,要不要這麼直接啊。

…………………………

出了網吧,天已經差不多全黑了,藺冰跟烏龜她們幾個早就回去了;站在網吧外面,晚風一吹,我突然覺得有點兒冷了。

凱子遞過來一根菸,我將煙叼在嘴裏點燃,然後重重的吸了一口煙;木頭看了我們幾個一眼說道:“走吧,回家洗洗睡吧!”

“嗯,好啊!”凱子叼着根菸,剛剛說完這話;我就看見遠處一大羣拿着棍子的人衝着我們走來,爲首的就是汪炎火。

“臥槽,跑!”我整個人都精神了,將嘴裏的煙扔到地上衝着他們幾個叫了句。

“臥槽,這麼多人啊!”小馬跟着我們毫無猶豫的轉身就跑,足足有三四十號人啊,我們可不傻八個人去跟幾十號人拼。

汪炎火見我們轉身就跑,舉起手裏的棍子就叫道:“給我追。”

說着那些人就拎着棍子朝着我們就追了過來,我們在前面不要命的跑,汪炎火帶着人就在後面追,在大馬路上形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楊豔一邊跑一邊叫道:“臥槽,怎麼辦啊?”

“能怎麼辦啊,跑啊,玩命的跑啊,我可不想進醫院啊!”我拼命的往前跑。

足足跑了半個多小時,後面的追兵才慢慢地消失了,我們八個人氣喘吁吁的躺在馬路上,累得不行了。

小淼躺在地上,喘着粗氣說道:“不,不行了,打,打死我都不跑了,實在跑不動了;他大爺的,就這麼愛我們幾個嗎,追了這麼久?”

我也是直接就躺在大馬路上,嘴裏不斷的往外喘着粗氣,小馬將一根點燃了的煙塞進問道嘴裏,然後也躺在了地上休息。

“麻痹的,居然敢偷襲我們幾個,凡哥,咱們明天帶人也去偷襲他吧!”凱子坐在一邊抽着煙,臉上全都是汗。

我躺在地上,沒有說話,靜靜的抽着煙;實在是太累了,休息了很久,我坐了起來看着小淼他們幾個說道:“今晚跟我們回家去睡吧,我怕他們在半路上還有埋伏。”

“好。”小淼他們幾個全都點了點頭,然後我們八個人站了起來。

我拍了拍屁股上的灰,說道:“走吧,回去睡覺,麻痹的,這一天天鬧騰的。”

回到家,我率先跑進衛生間衝了澡,然後到冰箱裏拿了一罐啤酒;邊喝邊朝着沙發走去,凱子他們幾個人全都坐在那兒喝酒看電視。

小馬在我洗完澡後,也跑進去洗澡去了;我坐在沙發上,看着他們幾個:“你們有什麼主意?”

“凡哥,不如咱們直接……”小鐘話沒有說完,但是做了個歌喉的手勢;我白了小鐘一眼,然後沒好氣的說道:“能不能不要那麼衝動,衝動是魔鬼,再說了,還沒到那步。”

“你們倆在說什麼,我怎麼一句都聽不懂。”楊豔坐在一邊白了我們幾個一眼,一臉迷茫的看着我們倆。

小鐘看着楊豔笑了笑,說道:“嘿嘿,大人的世界,你們小孩不會懂的。”

“滾犢子,這世界有多遠你就給我滾多遠,然後再滾回來。”楊豔白了小鐘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怎麼滴,小傢伙,想練練啊!”小鐘起身看着楊豔,一臉壞笑的說道。

楊豔看着小鐘的那個頭,忍不住嚥了咽口水,一臉緊張的說道:“鍾哥,鍾哥,我錯了,我剛剛啥都沒說,你啥都沒有聽見。”

“嘿嘿,這還差不多。”小鐘很滿意的笑了笑,然後坐在沙發上。

“兩個白癡。”小淼坐在一邊沒好氣的說了句。 「看來你確實沒有放在心上,那我現在就告訴你,你們要找我報仇,我可以不計較,要找我整個楊家麻煩,我可以容忍,但唯獨有一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