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個【名動四方】的稱號,居然能直接給他提供2點資質點?即便這不是永久性的,卻也非常可怕了!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因為資質限制的,往往是修為境界的突破。在突破之時,佩戴上此稱號,資質突然猛增一倍,這突破起來,豈不是跟喝水吃飯一樣簡單?

「好東西,真是好東西!」孟星元大喜。

同時也暗贊自己決定的英明。

思忖間,突然感覺自己的腰間一熱,取出身份令牌,卻是小比的擂台順序已經安排完畢。

孟星元察看了一下自己的擂台戰,發現被排在了三天後,算得上是末位了。

「還有三日時間?正好,滅了那林雲遠以及穆英,其二人名下還未使用過的劍塔名額,便自動歸到了我的名下。也就是說我現在,是有資格前往劍塔的。」

眼中神光閃爍,孟星元心中卻是活絡起來。

「劍塔,與丹塔相同。其內同樣瀰漫著劍聖的氣機,悟性高的人,用心參悟,甚至能領悟劍道之心,直指劍道本質。劍道修行,說是一日千里,都不為過。」

「丹劍堂的人,之所以比我們丹言堂的弟子,戰力高出那麼多,這劍塔至少起一半的作用。同等修為之下,丹言堂的人還真不太可能是丹劍堂弟子的對手。」

「而且劍塔,是不允許丹言堂的弟子進入的。我能得到這兩個珍貴的名額,還要多虧了林雲遠穆英這兩個白痴,還有那個蒼雲子的多方走動。可惜,他們原以為吃定了我,到頭來卻是白白為我作了嫁衣了,哈哈……」

摩挲著下巴,孟星元喃喃道:「如果,我能像在丹塔那樣,使用【吞食天地】,吞納劍聖的氣機。也不要求太多,只要像在丹塔那時候一樣,達到天星系統的最低要求,是不是這劍聖氣機,同樣也能被系統收錄?!」

「如果能得到系統的承認,這也就意味著,除了丹聖的傳承之外,我將又獲得一種聖級的傳承!丹塔為【丹法】,劍塔……豈不是【劍法】?!」

「丹塔,劍塔,之所以能成為藥王殿的兩大立宗之本,除了其內傳承著藥王殿立宗至今,不知數千還是近萬年,悠悠歲月以來,無數前輩先人的經驗典籍,筆記手札以外,最重要的,當數在二塔之中瀰漫著的雙聖氣機。從【丹法】來推論,不難推測,若是完整的丹聖,劍聖氣機整合起來,絕對是兩部完整的聖級強者傳承!丹塔的我已經得到了,如果能再得到劍塔的……我便再也不需要進入這所謂的丹塔和劍塔了!」

孟星元眼中,神光暴射,「我即丹塔,我……即劍塔!」

雙塔資格,那是有多珍貴啊。

絕大部分人的一生,只有一次入內的資格。還是宗門恩賜,才能得到這種機會。

撒旦老公十惡不赦 而短短的十天,想在塔中有所收穫,那真是太難太難了。

頂多,也就是查閱一下先人煉丹,或者修劍的典籍,死命記下,而後在之後的漫長歲月里慢慢領會,體悟,也便能受益終身。

真正能從二塔之中的二聖氣機中領悟到什麼的話,那是少之又少的。恐怕也只有傳說中的那些核心弟子,才有這種本事。

然而孟星元不需要了!

因為天星系統,直接替他掠奪了這兩種聖級傳承,一整套完整的傳承,化為技能,刻錄在【技能】欄上!

只要有殺戮點,便能升級,便能從這【技能】上面,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這,也只有神,才擁有此等手段了!

對於能不能如法炮製,從劍塔中烙印下劍聖的傳承,這根本不用懷疑。

反正孟星元是信心十足。

思忖之間,湛藍色的靈劍突然躥出,飛到他的腳下,迎風見漲,化為一柄丈長仙劍。

孟星元躍上靈劍,下一刻,他整個人的身形都化作一道流光,激射而出,御上天空。

那個方向,正是丹劍堂的所在!

……

「唰!」

靈光下落。

映入視野之中的,是兩柄通天神劍。

一紅,一藍。等到再細看,卻發現那是兩座建築,如峰般,呈塔狀,直插天際。紅的那座,較之藍色,顯露出來的劍意,要更為奔野,狂放。

孟星元落下的此處,離著那火色劍塔至少還有十里,卻已能感受到那種滔天的劍意,如火如炎,直衝青天,盈滿四野。

而他之所以在這裡便落下,便是因為他腳下的這柄七品靈劍,已經不堪承受那股浩然劍意,隔著百里,便已在輕顫,哀鳴,彷彿在向著遠方的神靈,展示自己的敬畏之意。

之所以能堅持到此處,還是孟星元強用靈力御動,如同揮鞭策馬一般,強逼著靈劍馭使到此處的。

原本,他想看看以自己這身靈力,可以壓使此劍至少堅持到方圓三里之內,卻沒想到,來在十里之處,與他心神相連的這柄靈劍,便已傳來了崩潰之念。

它在哀鳴,在懇求,而且已然是明確地表達出再進半步,它都會崩潰解體的意念。孟星元這才將之收起,凌空御步,往劍塔方向趕。

「這劍意,當真是可怕。」

孟星元知道,這股籠罩了方圓百里的劍意,完全是青火二塔自身,自然散發出來的氣息。完全沒有刻意針對誰的意思。

然而也正是如此,才更說明了劍塔的可怕。更何況他知道,那氣息最為狂野的火色劍峰,其實還只是小劍塔而已。

真正劍塔的鋒芒,只有站在塔前,才能領略到!

就在他對這兩座萬古劍塔心生敬仰之時,系統之靈又告訴了他一個不錯的好消息:

一年一度的折扣日,又要開啟了! 「折扣日……么……」

「折扣日」三個字,一下勾起孟星元的回憶,「又一年了啊……」

這一年的變化,當真是神奇。

遙想一年前的自己,身在秘境之中,被人當垃圾,當炮灰遺棄在冰原之中等死;

一年後,那些將自己當成垃圾,當成炮灰一樣遺棄在冰原之中等死的人,不僅盡滅,而且直接害死,間接害死自己父親母親的仇人,灰飛煙滅。

自己與姐姐二人,也一併踏入了茫茫修行之中,分屬腳下這塊曠野大地上,最富盛名的兩大宗門。而自己,更是拜入了宗門長老的門下,如今的修為也好,丹道造詣也好,都已非昔日的自己所能相比。

至於身份,一個是在貧民窟艱難掙扎的難民,一個,卻已是被寄予強烈希望的宗門弟子,高高在上,前後身份差距之大,簡直可以用雲泥之別來形容。

當然,這一切的一切,還是因為——天星系統!

「也正好是三天後么……」

孟星元看向自己【殺戮點】一欄後面的數字,6835,不禁露出笑容。

「很好!我很期待!」

之前的折扣日只堪堪買到一件三品靈兵,對於系統酬賓大優惠的那一日來說,無疑是十分虧的。

不過當時孟星元身上的殺戮點不多,也沒能力獵取更多,自然是現在的他遠不能相比的。

6835點殺戮點,放在以前他能想象!

「能淘到不少的好東西了!」孟星元樂滋滋想著,「這任務獎勵來得真是時候啊,哈哈……」

繼續走。

劍塔區域終於近在眼前。

與丹塔的布列陳設所差不多,只不過劍塔區域的威壓更為明顯而已,在兩座劍塔之外的區域,也有不少的祭壇,即便如今宗內小比在即,許多弟子從外歸來,卻依舊有不少的人走上祭壇,等待傳送。

以前不知道,問過木伯元之外,孟星元卻是曉得,這些所謂的祭壇不是別的,正是通往天外秘境的傳送門。

眾所周知,這個世界是人類與凶獸同存的。

只不過相較起實力強大而殘暴的凶獸,人類的力量不足以佔據並長期維持大量的疆土,所以在整座天靈大陸,人類的疆域所佔,其實很小很小。

每天,在疆界與凶獸區域交集的地方,都爆發著戰爭。人類與凶獸,無時無刻不在進行著土地的拉鋸戰,只是在沒有絕對的把握可以與凶獸一決高下之前,人類根本不敢冒進。

而為了獲得更多的修行資源,培養出更多的強者,在本土世界無法向外開拓的前提下,人類選擇了通過其他手段,找到了依附著位面而存在著的無數天外秘境,開始開拓天外的世界,以此來獲得修行資源。

比如孟星元曾經到過的冰風秘境,便屬於天外秘境的一種。只不過冰風秘境,乃是不入流的小秘境,或者說是廢棄的秘境,毫無油水可撈,屬於被各大宗門,乃至是小宗門都不屑一顧的秘境。

於是乎便有隻要繳納些許靈石,便能入內探險尋寶的規定。其實裡面哪還有什麼寶?無非是一種別人看不上眼的邊角料罷了。

而此時眼前這些藥王殿弟子都爭相上去的祭壇,所通往的天外秘境,自然是不可能像冰風秘境那樣,只是雞肋存在。

只用一件事便能說明其的重要,在藥王殿中,最低等級的天外秘境的進入資格,都必須至少是內堂弟子,而且還要繳納一筆不菲的功勛點!

「傳說這些祭壇後面連通著的天外秘境,都是仙山寶地,滿地是寶葯,遍山是仙草的美妙所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孟星元有些嚮往地呢喃道。

修行四件事,財侶寶地。有靈石賺誰不愛?更何況有一些采自天外秘境的寶葯,那是根本不能用靈石來衡量的!

不過就目前而言,天外秘境還不是自己可以覬覦的。因為他的弟子等級,還不夠資格進入其中。

繼續往劍塔走。

那種屬於煌煌劍道的浩然威壓,更加厲害了。孟星元不得不運轉起靈力,搬運一個周天,以此來抵消四面八方瀰漫著的無形威壓。

火色劍塔,如火如炎,以灼滅蒼天的氣勢,矗立於天地之間。

若是事先不知,孟星元也會以為,相較起那座不動聲色的藍色劍塔,這種火色劍塔才是真正的劍塔。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火色劍塔,只是小劍塔而已。

類似於丹塔和小丹塔,丹劍堂這邊,自然也是有劍塔和小劍塔之分的。

因為孟星元不是丹劍堂的弟子,屬於那種類似每年丹言堂以付酬方式,從丹劍堂方面購得劍塔資格,然後下放給丹言堂的超天才弟子,以作獎勵的特例,所以他並不需要通過小劍塔的實力評估,直接便能進入劍塔修行。

只不過這限定在劍塔一層。想更上一層,就必須向丹劍堂的高層們證明自己。

不過對於孟星元而言,一層已經夠了。

「幹什麼的!」

目有憧憬望了一眼那座火色劍塔,他才一轉身要向藍色劍塔走,馬上便受到了盤問。

眼前這男子,目斂神光,卻是鋒芒隱綻。他的瞳孔之中,彷彿有一道蒼白劍芒,隨時都能暴射而出,傷人殺人一般。

「我要進入劍塔修行。」

掏出身份令牌遞於這人近前,那人接過來一看,頓時劍眉一凝,「丹言堂的?!」

「小子,你認真的?」

他凝目看向孟星元,頓時孟星元便覺得眼前這人不再是人,而是一把劍!一把鋒刃磨礪,寒光四溢,綻放出傳世寒芒的絕世寶劍,正冷冷麵對著自己,好像隨時能將自己片成肉片一般!

好可怕的人!好可怕的劍道修為!

此人,絕非凡凡之輩!

這人這一手,毫無疑問是威懾,是考驗。

丹言堂每年的確有人可入劍塔,但有名額,不代表有資格!

作為丹劍堂的聖地,劍塔在丹劍堂弟子心中,無疑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他們可不許有孬種進入,玷污他們的聖地。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天風嶺一行,早已激發出孟星元心中滔天的凶性!

他這一手,非但起不到威懾作用,反而激起了孟星元心中的凶暴戾氣!

「我,認真的!」

一步踏出,天地變幻! 「我,認真的!」

一步踏出,天地變幻!

迎著幻劍雲這人的凌厲劍氣,孟星元非但沒有畏懼,退縮,反而一步踏前,在踏出的這一瞬間,他臉上的表情驀然變化,變得張揚,狂放,甚至……是有些猙獰!

「吼!」

無形一聲滔天咆哮,伴隨他這一步踏出,在幻劍雲耳邊炸響。

就在這麼一瞬間,他只覺得眼前這個少年的臉,瞬間變了。如氈毛像的粗獷毛髮,從他的毛孔里鑽出,他的身軀正在無限被拉長,四肢化為四蹄,凶焰滔天。

特別是那兩隻眼睛,一剎那便由人眸,變成了獸瞳,瞳中兇殘暴戾之氣,簡直可以說宛如實質般傾泄出來,令人不禁四顫膽寒!

「吼!」

震天的獸吼,在他耳邊炸響,在他腦海中咆哮,這一刻,眼前這個身影在他眼中被無限放大,哪裡還有半點人的影子?活脫脫一尊滔天凶獸!

「蹬!蹬!蹬!」

幻劍雲連退三步,滿目駭色。

「鏘!」地一聲,神兵出鞘。

「何方妖孽!」

「何方孽畜!敢在我聖地攪事!」

「狗膽!敢在劍塔鬧事!」

他這一動,如同捅了蜂巢一般,馬上起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周圍三里之內,接連響起巨喝,一應巡邏弟子,如若流光箭矢激射,一個個周身散發著極致鋒芒劍意,凌空橫渡,轉瞬即至。

「唰!」「唰!」「唰!」

道道身影降臨,每一道身上,都散發著凌厲氣息,神鬼莫近。這些人初一降臨,如劍般的銳利眼神便刺在孟星元身上,「是你在鬧事?!活得不耐煩了!」

沒等孟星元回答,幻劍雲這時候,終於反應了過來,卻是滿目的羞赧,幾乎欲死,「諸位師兄弟,放下手中劍,誤會了。」

「誤會?!」

所有人轉頭,看向幻劍雲,「到底怎麼回事!」

幻劍雲滿目的猶豫神色,很想就這麼將這一頁揭過去。然而顯然,在劍塔之前動劍,又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怎麼也不可能用一句「誤會」就這麼輕飄飄地過去。

當下,他三言兩語地解釋清楚,果然,換來了一眾師兄弟滿腹怪異的眼光。

「威懾不成反被威懾?」

所有人看看一臉滄桑,滿手劍繭,明顯是久經戰仗,碩果累累的幻劍雲,再看看一副少年模樣的孟星元,那眼神,怪異得不能再怪異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