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萬海羽更是暴怒,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會用劍,而且用起來這般得心應手。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既然這樣,自己更不會放過這七夜,自己的武器落入別人手中,還發揮出了巨大的作用,那可丟臉丟大發了。

眼裡殺機蓬勃之中,萬海羽怒火衝天的走出了功法閣內。

便宜沒撈到,還損失大了,這結局……

「咳咳,多謝各位教習幫忙見證,要不然,我還真要不到這把玄器軟劍!」

七夜對著對著各個教習抱拳謝到。

「那是你們自己的賭約,得了好處那是你的本事!不過你小子以後可不要在功法閣里開玩笑,搞賭博了!出了事情就不是能笑著解決的了」

馬教習看到臉上帶著欣喜的七夜,隨意說了兩句。

「馬教習教訓的是,七夜倒是有些自大了!」

七夜嚴肅的回到,神色頗為恭敬。

守閣的教習,皆是點點頭。

「沒什麼事情,散吧,各自守好崗位!」

馬教習說完,繼續走上了第四層!

各教習離去,七夜暗暗鬆了口氣!

「七夜兄,聽說你加入火部不過兩天時間!你竟然上了火部榜第一百名?」

見各教習離去,風崖激動的說道。

「火部榜而已,沒什麼值得炫耀的吧?」

七夜不以為意。

「而且,我這只是最末端的一百名,更沒什麼值得得意的地方!」

七夜搖了搖頭。

「七夜兄,能夠以新人的身份上了火部榜,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事情了。你的事情應該還沒有傳出去,如果傳出去,一定會引起震動的!」

風崖可不以為意,他身為一個家族的青年一輩最強者,無論實力和心性都是極佳,可是自己對比七夜,卻有些無言以待。

「說句實在的,你身上發生的事情,我們都有些見怪不怪了!」

風崖搖了搖頭。

七夜無奈的搖了搖頭。

繼續和風家三兄妹交談著一些東西。

七夜已經選好了武技功法,而風家三兄妹還沒挑選好,所以七夜先離開了。

回到火部的住處,杜承志並沒有回到住所,而是在聚靈陣加緊修鍊。

七夜在院落期間,六玄幫的人傳來了一點兒關於杜承志的消息。

所以七夜也不用太擔心,而是獨自在院中修鍊著。 第兩百零三章火陽拳

幽靜的院落里,明亮的夜光石讓樹梢之下明光照亮。

七夜正盤腿坐於巨大的樹木之前,翻看著手中的一本武技。

《火陽拳》

這是一本拳法。

也是一本威力不俗的火屬性武技。

「流火灼灼,耀陽如火!」

這是火陽拳的一句描寫之語,如果說的直白一點,那就是一拳轟出,火焰呼嘯灼灼,烈焰如同耀日,灼炎毀傷一切。

這也是拳法的大成之態。

玄階低級,這樣階別的武技,對於七夜來說,修鍊著也算趁手。

低階的威力太低,顯得雞肋。

如果太過高階,自己的實力不足,想要拿來修鍊也顯得力所不及。

有冥夜之瞳的七夜,擁有過目不忘的本領。

想要修鍊這複雜的拳擊,也並非特別困難。

不過短短三個時辰,七夜按照拳技來看,幾乎能夠完全施展出這一拳來,雖然拳技略有些生澀。

可若是七夜全力爆發,這一拳的威力,僅次於《凌風一劍》。

《火陽拳》算是小成,七夜不打算繼續在上面花上太多時間,而是翻看著另一本玄技。

《純陽煉體功》。

這玄技,是玄心劍魂偶然發現的,因為玄心訣對於寶物有著特殊的感應。

他能夠感應到這《純陽煉體功》的不凡,六玄武府的功法閣中,這《純陽煉體功》就是最好的武技功法之一,所以七夜直接挑選了這一本。

到是還有一些不錯的武技,七夜看上的還有一本風屬性身法武技。

只是七夜現在還無法凝聚出風屬性玄力的種子,所以只能修鍊火屬性,水屬性和木屬性的武技。

七夜選擇這《純陽煉體功》的時候並不知道,和他對陣的李虎就是修鍊的這《純陽煉體功》。

即便剛才在功法閣中,馬教習提到過李虎,可是七夜在一時之間並沒有聽清楚,也沒有太過在意。

可當七夜認真端詳這本《純陽煉體功》時,七夜也暗嘆,這《純陽煉體功》,真是難得強橫的煉體武訣。

不過條件有些苛刻。

需要大量的火屬性玄獸的血液。

並且利用獸血強化和淬鍊體魄,然後用玄力開鑿出一條貫穿四肢百骸的脈絡。

雖然描述的是一條,可其實不僅僅是一條那麼簡單。

因為經脈穿過四肢百骸,那就不是簡簡單單一條那麼簡單了!

「火屬性玄獸精血!開鑿脈絡!」

七夜點了點頭。

用玄獸精血淬鍊體魄,那是因為只有強悍的身體,才能承受住開鑿經脈的痛苦。

不過七夜的身體,經過天地靈乳淬鍊,身體程度遠遠的超過了普通武者,甚至和一些玄獸也不遑多讓。

而且在凶獸山脈歷練了一個月,七夜也搞到了不少玄獸精血,如果真的需要,到時候也可以拿來在用。

七夜倒是想要試一試,直接開鑿經脈,會是如何!

沉神靜心,將需要開鑿的經脈路線全部記在腦海之中。

當七夜運轉玄力的瞬間,一股恐怖的刺痛,便在其體內傳出。

玄力凝結一把尖刀,切開細小的脈絡,將無數暗藏的經脈聚合成一條完整,完備的經脈被玄力衝擊的鮮血凌厲。

而且整個皮膚表層,也滲透出了細細密密的血水。

只不過短短的瞬間,七夜的整個身體,看起來是異常的可怕,恐怖!

「木靈,暫時不用為我治療傷勢!打通特殊的脈絡必須保證玄力暢通無阻,如果現在就治療,剛剛打通的脈絡就會白打了!」

七夜剛收到體內傳來一股清涼之感,還有濃郁的生機疊現,七夜急忙對著玄心空間里的木靈說道。

木靈很在乎自己的安危,可現在的擔心,反而添了一些麻煩。

因為木靈剛剛送來的那一團生機,幾乎將自己的『傷勢』完全癒合。

這個傷勢其實是七夜自己為了開鑿特殊經脈而自己弄得,結果被善心的木靈幫了一點兒倒忙。

「有緣人,對不起。我只是怕你失血過多,傷的太重了!」

木靈的聲音自然清新,溫柔清雅,沁人心脾。

七夜聽到木靈的聲音,心裡絲絲顫動,心裡頗有些溫暖的感覺。

木靈果樹孕育而生的完美生靈,就連聲音也讓人忘卻煩雜,忘記痛苦。

「不怪你,我沒有提前給你打個招呼,倒也讓你擔心了!」

玄心空間之內,靈魂形態的七夜,對著身前的木靈樹仙子道。

玄心空間里,玄心老人開闢的遙遠之中,一顆碩大的木靈果樹正迎風招展。

七夜只是幾天沒有來在玄心空間看看,就發生了如此變化。

生機濃郁,活力勃勃。

玄心老人就像是個山野老者,在田間耕作一般,打理著葯園。

而如同仙子一般的木靈,更像是個遺世獨立,一塵不染的仙女,坐在木靈果樹旁。

在喝著清茶!

在木靈的身旁,小火狐正拿著一顆果子,一點兒點兒啃著。

「七夜,玄心爺爺說,你修鍊的那個武技,要玄獸血液!喏,我這兒有一滴!」

小火狐跳到七夜肩頭,小爪子里逼出了一地火紅的鮮血。

這個舉動讓七夜苦笑不已,這個小火狐真是一個孩子性格。

想要將《純陽煉體功》煉製大成,一滴玄獸血液,基本沒有什麼大的作用。

「我現在只能給你這一滴,要不然,我就沒法進階了。這一滴血雖然少,不過可有大用,你可要好好用!」

看到小火狐那可愛的小表情,七夜怎麼也提不起嚴肅的神色。

「好,那麼就借你這一滴精血,我看看能不能直接將那《純陽連體功》練成了!」

「木靈,待會兒如果在出現什麼意外,你可不要著急,相信我!」

七夜溫和的對著身前的天地生靈道。

「嗯!」

木靈點了點頭。

熒光微微的肌膚像是冰雪玉脂,純凈的自然氣息,讓她看起來就像是一位自然女神。

從玄心空間出來,七夜再次沉下心來。

剛才剛剛打通的脈絡被木靈醫治好。

七夜只得重新忍受一下痛苦,開鑿經脈。

再次體會玄力刀刃,切開血肉脈絡時那一份痛苦。

這一次,木靈沒有傳來生機能量,而是用木屬性的自然之力讓七夜的心神更加清明。

疼痛,七夜不在乎,在痛苦的時刻他都經歷過。

撕裂傷口,碎裂骨頭。靈魂扭曲,破碎。

一點點痛苦,對於七夜來說,早已習以為常。

開鑿經脈,一點點成功所帶來的喜悅遠遠的將痛苦拋在了腦後,七夜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玄力刀刃的攪動,血肉抽取的專註之中。 第兩百零四章百獸精血

花了約莫五六個時辰,七夜的脈絡才完全開鑿完成!

從玄心空間里取出一瓶能量濃郁的玄獸血液,再將小火狐的一滴精血融合,全部吞入腹中。

腥味十足的玄獸精血,幾乎讓七夜嘔吐。

可是為了將經脈完全定型,只能用能量狂暴的玄獸精血的力量來衝擊脈絡。

當玄獸精血入腹。

七夜只覺得渾身成了一個火爐。

沸騰,燃燒。

七夜吞下的那一瓶玄獸精血,約莫有百種。

也可以稱之為百獸精血!

每一種玄獸取出最為精華的一滴血。

雖然這些玄獸最高級別也不過三階低級,大多是二階玄獸。

可是種類極為眾多的玄獸,也彌補了質量的差距。

服下玄獸精血的瞬間,七夜似乎覺得自己的腦海之中出現了無數玄獸虛影。

這些玄獸虛影正張牙舞爪的對著自己嘶吼。

似乎要吞噬自己的意識。

可是當七夜的靈魂形態凝聚出自己的人影,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的時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