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這時候,幾名侍衛壓著黑暗精靈走了進來。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那名黑暗精靈女子,臉色憔悴,幾乎無任何血色。

九塵輕輕的抬起她的下巴,那帶著仇恨的目光,很是冰冷,她掘強的把臉側了一邊,試圖掙脫開九塵的手。

「卑鄙的人類。」她瞥了九塵一眼,聲音特別好聽,即使她說的話很惡毒。

九塵附在她耳邊,低聲道:「仇恨不夠。」

她眼神冰冷了盯著九塵,她忽然一口咬上去,九塵的手鮮血流了下來。

「放肆。」符谷見狀,準備上前把後者拉開,卻被九塵伸手攔住了。

手臂上傳來的疼痛,九塵眼睛都不眨一下,他知道女孩肯定是遇到比這更痛苦的遭遇,不然,不會對人類如此仇恨。

「如果想報仇就跟我走。」透過斗篷,目光落在女孩的臉上。

女孩怔怔的鬆開小嘴,嘴邊上還沾染著餘熱的鮮血,她看著九塵,隔著斗篷,彷彿看到了一雙明亮的眼睛。

「憑你?」女孩的聲音依舊帶著冰冷。

「你沒有選擇。」九塵收回手掌,聲音略帶沙啞。

這一刻,女孩才忽然意識到,她確實沒有其他的選擇,她的命運在被人類抓到的那一刻起,便已經不在她手上了。

「我叫冷冰冰。」女孩突然道。

眼前這個神秘的男人,或許是她唯一的出路,至少在他的身上,她沒有感覺到任何輕薄之意。

「麻煩給她一身黑袍。」九塵向符穀道。

竟然要帶她離開,又不能暴露自己身份,九塵只有讓人給她準備黑袍,畢竟她的尖耳和美貌太過引人注目。

符谷點頭,很快便有侍女拿來黑袍給女孩穿好。

見她穿戴好后,九塵也不想再停留,旋即向符谷告辭道:「符谷大師,那我們就辭告辭了。」

符谷笑道:「好,下次先生如果還有什麼需要拍賣,直接找在下就行。」

微微點頭,九塵就領著冷冰冰和小魚徑直的離開了房間。 …認識啊!我說您怎麼這麼面熟了!…您是…謝雨的哥哥? 足球裁決天下 ….謝林江?…」好嘛!殷紅梅也一臉驚詫的表情,外加很激動的神色,謝雨是殷紅梅從小學,初中的同學,後來因為開始搞運動,殷紅梅家就搬家了,搬到了京城,而謝雨一家人還留在了HN省,其實,殷紅梅是HN人,她也不是北方人,後來父母都在運動中「光榮」了。接著,後來又通過人介紹認識了駱世傑,戀愛,生子后,一直都沒回過老家HN,所以,今天能遇到謝林江也實在是緣分所致啊!

經過了殷紅梅的解釋,在場的人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啊!我還以為兩人哈!不過,要是說,謝林江沒被殷紅梅的美色吸引那是假的,殷紅梅看上去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周曼麗肯定不用說,是駱市長的老婆,那麼這個殷紅梅呢?

是不是駱市長的姐姐之流?謝林江還是不太了解,只能猜想駱林跟殷紅梅的關係,事實上,兩人長得有點像,要把兩人猜想成母子,那還真要有點想象力的。

「啊!…還真是你啊!殷紅梅!…你跟小雨也有很多年沒見了吧?…駱市長是你的….」

謝林江一臉的感嘆和喜悅,為遇到了殷紅梅這個從小一起在一個大院長大的妹妹的小夥伴感到高興,當然,他和殷紅梅之間,為什麼會出現見面后「臉紅」之類的故事,那就在場其他人而知了。

「…呵呵…謝大哥…書記!….駱林是我兒子!….」好嘛,殷紅梅這話一說,謝林江和徐一飛兩個外人差點沒把嘴裡的茶水給噴了出來,兒子?我擦!那也太不可思議了啊!

這殷紅梅看上去最多就是二十多歲的樣子,身材又姣好,怎麼看都不像生過小孩的人,再說了,駱市長怎麼的都有個二十多歲了吧?那麼殷紅梅根本不像她應有年齡所表現出來的長相。

「…嘶…紅梅啊!…這還真是想不到啊!…你們家後來,搬去了哪裡啊?….」

謝林江是啥人啊,雖然內心震驚,但表面上卻不顯露,肯定不會在這種尷尬的問題上多做糾纏,畢竟,駱林還是個正廳級別的大市長不是?你跟他年輕得老娘「眉來眼去」的,成什麼樣子啊?

他心裡還不知道你們兩人以前搞過什麼名堂呢?那麼殷紅梅的丈夫是誰呢?當然,這問題謝林江謝書記不會傻到在這裡問。殷紅梅也沒想到自己的兒子的上司,北河省委書記竟然是童年好友的哥哥,而且,小時候的事情她還記憶猶新,歷歷在目,想到小時候跟謝林江之間的「遊戲」,現在想起來還有點不堪回首啊!雖然當時大家還都是小孩子的說。接下來,輪到周曼麗說話了,謝林江又恢復了省委書記的風範,坐在沙發上,很有氣質,氣勢的跟周曼麗閑聊起來,言語中很到位。

而靜靜坐在一邊的殷紅梅,則完全沉浸在以前小時候,跟謝林江,謝雨小時候在一起玩耍的情形….那還是在殷紅梅只有7,8歲的時候,她還住在HN的時候,那個年月的小孩,可沒什麼電腦玩,就別說什麼PSP了,啥都沒有,小人書哈!那也得要不少錢啊!

一般的小孩子,只有過年的時候才會有點零花錢,用來買自己喜歡的玩具,小人書什麼的。更多的是小孩子們在一起玩遊戲,玩什麼遊戲呢?比如說,結婚遊戲,醫生跟病人的遊戲等,其中,一些思想比較活躍的男孩,應該說從小就很YD的小男孩們,最喜歡玩的就是醫生打針的遊戲,這個遊戲相當的那啥,就是需要把那些「女病人」的小褲褲全扒了,嘶…而「醫生」就用冰棒棍子,(一指來長圓柱形的小棍棍,不像後世的那種扁的),在小丫頭們的雪白粉嫩的小屁屁上扎一下,以是打針。

其實,這個醫生還可以讓「女病人」張開雙腿,檢查身體,藉此可以看到各種粉嫩的稚嫩之極的粉紅細縫,幸福啊!可比現在的小孩子幸福多了,現在的小孩子更多的是YY而已。而殷紅梅當年也是這位「謝醫生」手裡的病人之一。

當然,也是研究時間最長的女病人,沒有之一,因為她跟這個謝醫生的妹妹是最好的朋友,所以,三個人天天玩在一起極其正常,直到殷紅梅一家搬走,不然,她都認為以後會做謝醫生的新娘子哈!可惜啊!天不從人願啊!

想起以前的種種,現在都感到羞澀不已的畫面,殷紅梅一直沒吱聲,低著頭在喝著茶,心裡突然有種極其煩躁的感覺,她也不知道怎麼會煩躁起來,也沒跟誰打招呼,就直接起身走了。

殷紅梅這麼突兀的離開了客廳,謝書記雖然一直再跟周曼麗談論和詢問關於合資的事情,其實眼角一直在偷窺著殷紅梅,說句實話,謝林江從小就喜歡殷紅梅,兩人小時候,都不知道多少次的「肌膚之親」了,只是大家都是小屁孩,啥都幹不了而已,但是,觸碰和摩擦還是可以的,真的幹不了,玩假的還搞不成嗎?

而這段記憶一直沒有在他腦海里消失,甚至他在以前找老婆的時候,都刻意找個跟殷紅梅長相,身材差不多的女人,只是他老婆命不好,結婚後,沒多久就掛了,而且留下了個女兒,也就是說,謝林江謝書記沒兒子,只有一個女兒。

在殷紅梅離開后不久,謝書記也告辭了,走的時候,拍了拍駱林的肩膀,說了些親熱的話,什麼不要見外,以後喊他叔叔之類的話,周曼麗一直都忍著笑,她可聰明了,難道看不出謝書記跟婆婆殷紅梅之間,有點那啥曖昧嗎?現在最主要的就是,駱林的態度了。

////////////////////////////

青龍山,位於京南城附近,是華夏國非常具名的旅遊景點之一,海拔很高,山頂常年被雲霧纏繞著,不過這裡的氣候空氣極其清新,山頂,有一座以前是道觀,現在改成了個大別墅的建築,建築特色是歐洲古堡式樣的。氣勢相當的雄偉,不過這裡一看就是長期沒什麼人來的罕及之地了。

「….方雄啊!…紫嫣的事情,需要辦這麼長時間嗎?」

東方傲作為東方家族的現代掌門人來說,實力是相當雄厚的,先天高手的巔峰存在,當然後他牛X的了,此時他正背著雙手在鋪著名貴深紅色的波斯地毯上緩緩渡步,只是他的口氣相當的不悅。而站在他身邊的一個高大漢字跟低著頭,一臉的冷汗,也不敢擦,就讓那汗水,一滴滴的緩緩滴落下來。

「…咳咳…是…爹…掌門!您不知道!…現在東方紫嫣已經搬到那個人那裡跟他的…一家子一塊住了!…東方誌我也見到了…嘖嘖…一看就是根骨絕佳的練武人選….唉!…只是那個人是中央的大員,不但有中南海保鏢護衛著,還有東方紫嫣的那幾個徒弟…她們的伸手我看也不是很差啊!….」

東方雄自打上次在東方紫嫣那碰了壁,就暗自憤恨的離開了京城,他不是沒辦法,而是不敢輕舉妄動,畢竟,東方紫嫣可不是好惹的,她要是發起狂來,那就不好玩了,再說額大家可都是親戚來的,也沒必要撕破臉不是?他們的目的只是要證明下,東方誌是不是東方紫嫣的兒子而已,現在東方雄已經知道了,肯定要回來跟他老爹彙報了。

""…好!不愧是我東方家的種啊!呵呵…行了!這件事情我親自出馬!…東方誌!…這名字起得不錯!….我去趟京城吧!…很久沒見到那些老東西了啊….就這樣了!…你先下去休息吧!…關於紫嫣的事情你不要到說!懂了嗎?….嗯!….」

東方傲心裡高興啊,沒想到東方紫嫣這個「千年老姑婆」也有鐵樹開花的這一天啊!哈!東方家族後繼有人了啊,那就沒有比這件事情更加令人感到高興的事情了。

東方傲也是個「老妖怪」,在當年戰爭年代號稱「東方三俠」其中之一啊!

那時候,可真是威風得緊!殺倭寇都不知道殺了多少,只要是個華夏人,知道提起「東方三俠」的,沒有不立大拇指的!東方三俠那就是,東方傲,東方紫嫣,東方仇三個人,三人全都是東方家族的頂尖人物。也是為華夏國建國做出了豐功偉績貢獻的江湖人士,戰爭勝利后,東方家族才漸漸退出華夏政壇,轉入了商道,要知道,有句話叫做,俠以武犯禁啊!這可是每個朝廷不願意見到的,所以,你做做生意還是可以的,和平年代就不要搞一些打打殺殺的了,對不對!不然大家臉上都不太好看了!

不過這次為了自己的這個東方家族的傳人,去京城會會這些老熟人也不錯啊!東方傲背著手,身形挺拔如松,站在窗口,眼神深邃,看著庭院內一大片開始飄落黃葉的大樹,和澀澀的秋風吹動的搖擺不停的樹枝,心裡的感慨也是萬千啊!雙眼泛出會回憶的神色….

(故事開始要進入*了!…前面鋪墊已經到位了!希望大家多多捧場!最新,最快的時正版網站,網址是,逐浪網!…堅決抵制盜版!要合集必須訂閱全部正版VIP,看盜版的是不可能有合集的!…加油更新!…多謝捧場!叩謝各位長期支持的書友!豬豬!雪月楓!我生如夏花!永恆歲月等等!還有近期的讀者納蘭愛等…) 一路無阻,九塵三人很快就出了天香商會,踏出那寬敞的大門,一股炎熱之感再次襲來。

「靠,真熱。」九塵忍不了吐糟了一下這炎熱的鬼天氣,與裡面的涼爽相比,外面簡直是烈焰般地獄。

冷冰冰被小魚扶著,黑袍下,她的眸子閃爍著各種偷跑可能,雖然她對眼前的男人略有好感,但不代表她願意相信人類。

「別想了,就算我現就放了你,以你的身體狀況,你也跑不出天香城。」似乎知道冷冰冰心中在想什麼,九塵略帶沙啞的聲音忽然道。

冷冰冰抬頭看了一下四周,果然滿大街都是人類,她身上的又被人類服用了軟骨散,全身無力,逃又能逃到哪裡去?

「冰冰姐,你就放心吧,九哥是個好人。」小魚瞧著她心灰意冷的模樣,不忍道。

第一次聽到小魚的聲音,略帶青澀,顯然很年輕,冷冰冰有點驚訝在她身邊的竟然是個小女孩。

旋即目光再次落在那道被陽光照射著有著耀眼的身影時,她很是好奇黑袍下,他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應該也很年輕吧,不然女孩怎麼會叫他哥呢。」冷冰冰心裡這樣想。

「好了,我們趕緊先回去,免得夜長夢多。」九塵小心的察看了四周,不得不謹慎,天香商會難免不會派人跟蹤他。

見四周並沒有可疑之人後,九塵他們再次起步,朝著巷子里走去。

而就在他們闖進巷子后,在街道的角落處,兩道動人的倩影探出了腦袋,偷偷的跟了上去。

「奕希,這樣不太好吧,谷叔可是說對方可能是六品酒師。」符小柔依舊還是擔心,她可是知道高級酒師的恐怖,他們就像馬蜂窩,只要你一捅,他便能立馬找來數不盡的朋友,而且有很多強者,非常樂意讓一名酒師欠他們一個人情。

望著符小柔那擔心的表情,陶奕希撇了撇小嘴,道:「怕什麼,有我呢。」

「管他是不是三頭六臂,本小姐一定要弄清這白酒是哪裡來的。」她手裡拿著剛剛拍賣得來的白玉小瓶,臉上的小表情,十分可愛。

符小柔無奈的揉了揉光潔的額頭,苦笑道:「真拗不過你,等會小心點。」

「知道拉,嘮叨婆。」陶奕希吐著小舌,旋即兩人像泥鰍一般,咻的一聲消失在巷子里。

……

「九哥,你看前面。」一條窄小的巷子里,小魚突然停住了腳步。

九塵抬頭望過去,前面有幾個女孩被一群男子逼至角落處,處境不妙,其中一個竟然是剛才拍賣場里那個姓白的女孩。

「白靜怡,勸你還是把白酒交出來,免得我們動手。」為首的一名男子,很是囂張的對著白靜怡道。

幾個女孩子也是恐慌的一步步退後,她們沒想到這幫人竟然敢光天化日之下,強行搶東西。

「姚軒,你敢亂來,我爹不會放過你的。」白靜怡臉色有些發白,她們剛從天香商會出來便被群傢伙給盯上了。

姚軒,西城姚家之人,他的父親姚天霸是一名紫仙強者,剛好與夢家白家在西城並列三大勢力。

而這個姚家又以兇惡臭名遠揚,平時為非作歹,作惡多端,在西城可謂無人不曉無人不知。

「哈哈,笑話,憑你爹?一個中級紫仙?別忘了我爹前段時間已經突破至高級紫仙了。」姚軒宛如聽到天大的笑話,不屑笑道。

他們姚家一直與白家都是死對頭,平日也是一天斗到晚,已經是水火不容,還在乎現在這點仇恨嗎?

「你不要欺人太甚,姚軒。」白靜怡緊咬著嘴唇,道。

如今白家雖說在頂端勢力確實不如姚家,不過要說真血拚起來,誰也得不到好處,最終只會兩敗俱傷,所以,雖然兩家爭鬥不斷,但誰都不想撕破最後的臉皮。

姚軒臉上為數不多的耐性已經消耗殆盡,他手掌擺了擺,帶著寒意道:「既然你敬酒不喝喝罰酒,那就別怪我姚軒不客氣,拿下她們。」

隨著姚軒此話一落,局面立即變得混亂起來,靈力不斷從各自雙手瀰漫而起,打鬥的場面一觸即發。

白靜怡手握長劍,淡藍色的靈力瀰漫在身邊,她身形猛然一陣急沖,幾個蓮步便來到了姚軒面前,直接一劍刺向後者的胸膛之上,隱約間,有著略顯急促的風聲傳來。

當!

望著白靜怡那凌厲的劍影,姚軒嘴角帶起一抹冷笑,卻是不閃不避,手臂探出,直接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與白靜怡的長劍碰撞在一起。

「鋼鐵爪!」白靜怡抬頭,姚軒手臂上帶著一個鐵爪套,泛著冰冷的寒光,那是姚軒的武器。

白靜怡見一劍未能得手,立即抽身回來,然後反手又是一劍揮出,直逼姚軒喉嚨處。

瞧著滿是破綻的劍法,姚軒冷冷一笑,一個轉身就避開了白靜怡的長劍,旋即越身反擊,泛著冰冷的鐵爪,直爪過去。

白靜怡見鐵爪爪來,果斷後退,他們兩人實力相當,一時半會都難以拿下對方。

而這時候,姚軒見她後退,反而直接越過她,抓住了她身後的一個女孩,冰冷的鐵爪,鎖住了女孩的玉頸。

「藍藍。」見女孩被抓,白靜怡著急喊道,旋即目光再次落在姚軒身上時,輕靈的聲音帶著許些怒意:「姚軒,你不要太過分。」

「嘿嘿,只要你把白酒交給你,我立即放了她。」姚軒舔了舔舌尖,望著發怒的白靜怡,笑道。

「你休想。」白靜怡咬著一口銀牙,好不容易才得到一瓶可以增進修為的仙酒,她可不想輕易放棄。

「既然如此,那我只有殺了她。」姚軒嘴臉楊起猙獰的笑容,手掌一用力,瞬間女孩脖子上有著鮮紅的血痕出現。

「小白,救我。」女孩窒息的聲音,張手向白靜怡求救。

聽到此話,白靜怡終究還是心軟了,畢竟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又怎能眼睜睜看著後者死在自己面前。

「拿去。」

白靜怡眼中,滿是不舍,雖然平時看起來弱弱的樣子,沒什麼主見,可是一旦朋友有難,她卻對不會置之不理,這是她的優點也是她缺點。

然而就在她準備銀牙一咬,把白酒扔出去時,一道略帶沙啞的聲音在她身後傳來,說出來的話,使眾人臉色徒然一變。

「一個大男人,竟然還要靠威脅來搶東西,簡直是連男人的臉都丟光了。」 時間隨著中央,在全國開始大力宣傳北河的經濟改革步伐,向前毫無阻礙的邁進著…

咱們的駱市長很聰明,在他的的幫助下,北河塘山市的很多大企業,也可能是以後大地震的受災最嚴重的區域,那裡住的不少居民也因為「改革需要」,開始搬走。

當然,你不搬走不行啊,你的單位都搬走了,或者說你這個地域需要建立新的住房什麼的,誰都不可能違反朝廷的政令,老百姓那就是老實啊! 抗日之鐵血遠征軍 而省委學習小組也搬到了郊區去了,也不在市裡面,謝林江在塘山市呆了兩天就回省里了,跟殷紅梅也見了兩次,不過都是在市委二號樓內見的面。

殷紅梅竟然很在乎兒子駱林的看法,雖然他心裡很想跟謝書記好好聊下,但是,自己兒媳周曼麗那帶著善意的調侃眼神,她就有點內心打鼓,至於,駱世傑早就從她的世界離開了,女人就是這樣的,也不能說她們無情,只是她們就是這樣現實而已。

作為謝林江來說,殷紅梅雖然說不上是什麼絕色美女,但是對於他來說那就是天仙一般的存在啊!說實在的,殷紅梅也只是長得秀氣溫婉點,身材苗條點,看不出生過小孩而已的一個少婦。

俗話說,情人眼裡出西施嘛!

當然,要是他想要追到殷紅梅,那還是要一定時間和手段的,不是說,你是啥省委書記就行的,要知道,他跟殷紅梅在聊天的時候,殷紅梅就說了,兒子是誰誰的干孫子,好嘛!謝林江差點沒被震驚得從椅子上跳起來,好傢夥!我說這小子,怎麼這麼年輕就能當上市長呢!原來如此啊!

從另一個方面,他也更加堅定了要追求殷紅梅的決心,要知道他還才五十多點,在官場的進步空間還是大大滴,所以,不管從哪方面來說,要是能把殷紅梅這個從小就就認識的「小丫頭」拿下的話,那以後哈…想起來就爽啊!當然,謝書記也不會做的很明顯,畢竟是個老狐狸啊!駱林對這些都十分清楚,不過他很放心,家裡有周曼麗在,謝書記是不會做出什麼不適合的舉動,再說了,老媽殷紅梅也不是個,沒見過男人的騷.貨,那可是規規矩矩的良家婦女。

自然也不會跟謝書記有什麼親密舉動之類,最多就是聊下小時候的事情而已。現在整個華夏大地上,正轟轟烈烈的開展著,新時代的經濟改革的熱潮。

天氣,開始變涼,京城,現在已經進入了深秋,可以說,有點初冬的感覺了,不過今年離下雪還有點早。

一般立冬,那都是在元月份,而現在還沒有到哪個月份,不過天氣真的有點冷了,街道上,全是穿著夾衣的行人,和帶著口罩騎著自行車的人。

中南海內,在南區那片連在一起,茂密樹林中,露出紅磚綠瓦的四合院別墅建築房間內,有幾個人,正圍在一個木製架子床邊上,這間像是卧室的房間內,還飄散著淡淡的檀香,檀香那可是可以起安神作用的。

「…東方兄啊!..你看…主席還有希望復原沒?….」

「噓…別吵他!沒見他在那運功嗎!…你這樣搞會出人命滴!…」

「…噓噓…都別吱聲了!…一邊呆著!….」

房裡面幾個穿著軍裝的老者,全都是一臉肅然,神情緊張的看著靠在床邊椅子上盤膝而坐的東方傲,頭上冒著淡淡白煙,一雙白玉般的大手按在一直躺在床上緊閉眼睛的「窯洞」那位,隨著東方傲的運功,躺在床上那位也開始有了反應,但是一直都沒睜眼,時間就這樣緩緩的流逝著…

在此時,中南海另一個地方,一個紅磚別墅內,也有不少人聚集在一塊,好像是個書房,此時,房間內,煙霧瀰漫,嘶…老爺子,薛老爺子等人,還有葉帥,李帥全都在做。

「…怕什麼?…我們做的事情正正噹噹!…你們不要胡思亂想!…就算那位醒了又如何?…」

老爺子眯著眼睛,猛吸了幾口煙,沉悶的聲音緩緩響起。

「…就是!…我們行的端走得正!怕啥?…再說了!治得好治不好還有的一說!…那些人啊!….」

薛老爺子也吐了口煙,一片灰白色煙霧飄蕩而起,眼角瞟了下在座的幾個神情有點緊張的開國元勛,要知道這些人包括薛老,對那個人的敬畏可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所以,他們現在這種表現可以理解,這就叫積威已久啊!當然,只有一個人根本不怕,他可是有殺手鐧的,至於是誰,大家懂得,我就不說了。

「他們這樣搞就是在破壞現在開展的大好經濟改革浪潮!…我看吶!明天召開一個政治局常委會議!要把經濟改革的思想落實到實處!讓這些幹了一輩子革命的人也要醒醒了!不是喊口號,動拳頭就能把經濟搞上去的!…」

老爺子想到了駱林,心中本來有點焦急的情緒,穩定了下來,要知道駱林可是「神仙」般的的人物啊!能把航空母艦還有不少艦艇搞回來的人,這不是神仙是啥?一般人誰能做到?所以他現在不擔心了,只不過,要是真的那位醒了,事情還真不太好辦了,要知道,東方傲來京城后,各方勢力瞬間就知道了,東方傲是什麼人啊?

開玩笑,那是「東方三俠」裡頭的老大啊!

還是古武武林道上的魁首,技藝就不用說了,據說他是來找東方紫嫣的,結果,被有心人「發現」了,其實根本不是發現,而是,東方傲這次來京城東方家族的不少人知道,也就是說,他沒有刻意保密,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樣做。因為,以前這位傲爺出行都是很秘密的,他就喜歡搞神秘這一套,沒想到十幾年後的他竟然改變了習慣。東方傲的出現讓京城不少「老同志」開始動起心眼來了,他們中間很多人,都知道東方傲的底細,這不他帶著東方雄還有兩個弟子剛進了前大門,就被一隊戎裝軍官接走了,大小汽車十幾輛,那排場很醒目。

東方傲也沒想到自己剛進京城,就被人發現了,而且還是以前認識的幾個老同志,見面是愉快的,畢竟,大家還是交情深厚啊!戰爭年代過來的人,那感情可不一般啊!所以,東方傲也沒拒絕他們的邀請0。

東方紫嫣那裡自然就沒去了,直接就到了中南海內,首先不用說了,肯定是接風酒宴了,這些個老戰友,老同志個個都是面露欣喜狀,深情狀,感動狀。

搞得本來就是性情中人的東方家主,感動不已,他可不是當官的,哪裡知道這些人全是在演戲啊!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