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只有達到武聖境界以上的妖獸,纔會變化成人形,和人類交合。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蒙娜爲了一個狼人驅除狼毒,這樣的狼人必定不是普通人,這個忙看來自己要幫。

秦陸點了點頭,爽快的說:“蒙娜郡主,我可以出手,不過你要答應我兩個條件!”

“什麼條件?”蒙娜正色問道。

“第一,如果拯救狼人遇到危險,我必須先自保!”

“這是自然。”蒙娜睫毛一眨道:“下一個條件呢?”

“日後我若有難,還望蒙娜郡主出手相救!”

這個條件大出意外,蒙娜反問道:“你怎麼不說和談的事情?”

秦陸笑道:“何談是兩國之事,阿巴汗以大局爲重,肯定不會爲難我。當今之世,三大絕世皇者都已經超過七百歲,壽元無多,日後新皇上位必定紛爭不斷。那時天下大亂,人人自危,說不定還要靠郡主庇護!”

蒙娜沒有料到秦陸竟然思慮的如此長遠,她擡起玉手道:“秦陸,你我可擊掌爲誓。”

“啪啪!”兩下,兩人心照不宣,相視一笑。

蒙娜一拍青狼頭頂,穿破空間,來到天狼山脈。

下到地面,血性狂暴的氣息撲面而來。

黑暗的密林中,一雙雙綠色的眼睛射出兇殘的光,一頭頭相當於人類武尊初期境界的青狼慢慢的聚攏來,血盆大口張開,狼牙森森。

秦陸仰天長嘯,天狼音煞宛若利劍。

一頭頭青狼如受重創,紛紛拜伏在地,遠古祖先的血脈氣息令它們四肢癱軟,根本無力抗拒。

秦陸也暗歎僥倖,若不是體內的天狼氣息,如此多的巨狼即便能降服也要大費周章。

蒙娜當先引路,秦陸跟在後面,兩人朝着天狼山山巔奔去。

山巔之上,巨石交錯,猶如狼牙。

在山巔絕頂之上,有一個天然的石穴,石穴內佈置有重重禁制,陰冷兇邪的氣息透射出來,每一塊斑駁的石塊裏面彷彿都蘊藏着一頭兇悍的野狼。

秦陸停住腳步,心生警惕道:“這些禁制不像是妖族所爲吧?”

“當然不是!”蒙娜解釋道:“這些禁制是爲了拘禁裏面的狼人而設置的,集中了數十位大巫的通天法力,我陪你進去!”

蒙娜取出一塊紫晶,這塊紫晶很獨特,像一柄劍,劍身刻畫着玄奧繁複的陣紋,以秦陸強悍的神念也難以穿透。

“祖先的神靈,龐大的力量- – -”蒙娜唸誦着咒語,紫晶劍散發出紫色的波紋光澤,一道道潛伏在暗處的禁制一一浮現。

地水風火,雷霆沼澤,禁制蘊含着浩瀚的自然巨力。

這些禁制猶如蛛絲網般纏繞交錯,和天狼山脈連成一體,可以源源不斷的利用山脈本身蘊含的能量形成一種天地大勢,將裏面的人生生困住。

秦陸自忖就算自己陷身陣中也難以脫身。

蒙娜前頭引路,空間逼仄陰暗,越往裏走,那股血腥肅殺的氣息就愈加厚重。

前頭,突然透射出兩點光亮。

光是血紅色的,不是自然的光亮,而是人的眼睛。

一個身材高大的狼人,雙臂張開,站在石室中央。

狼人的皮膚粗糙,毛髮翻卷,混雜着血痕和汗漬。令人觸目驚心的是,在狼人的體表,是一個個猙獰恐怖的創口。

這些創口奇形怪狀,猶如惡魔的臉,遍佈狼人全身。

遠望去,狼人就像一個渾身長滿了人臉的怪物般恐怖。

好在這個怪物的軀幹和四肢都被星辰鋼煉製的彤雲鎖鏈穿了,狼人在陰冷幽暗的地窖裏掙扎咆哮,他充滿野性的身體內是令人驚詫的神力。

可是任憑他恨意滔天,力可拔山,還是無法破開鎖鏈的束縛,他只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準備下一次的衝擊。

秦陸看到這個狼人,不由得眉頭一皺。

秦陸已經用神念查探過,這個狼人體表的狼毒除了血脈不調和之外,還有深深的暴戾之氣植根於狼人的骨骼之內。

這些暴戾之氣若是無法釋放,就算現在替狼人驅除狼毒,日後還是會發作的。

就在秦陸苦思對策的時候,大口喘氣的狼人發現了蒙娜,他的眼神變得柔和起來,就連呼吸也輕微了許多。在這個狼人的眼神裏,秦陸看到了發狂的恨意也看到了深沉的感激。

“蒙娜- – -蒙娜姐姐!”狼人開口說話了,他發音不準,帶着狼族的語調,但秦陸還是清楚的聽出了他的意思。

這個狼人見到蒙娜,就像見到了救星一般,流露出無比的依戀和溫情。而他對秦陸,就沒有那麼友好了,他的目光兇悍,彷彿隨時都會撲上來將秦陸撕成碎片。

“頡利,我的好弟弟!”蒙娜突然走上去,將狼人抱在懷裏,眼眶裏滿是淚水。

狼人的頭低下來,摩挲着蒙娜的臉龐,異常溫順。

弟弟?這個狼人是蒙娜的弟弟?秦陸心中無比震驚。

頡利擡起頭,他咧開嘴,露出血漬斑斑的白牙,眼睛裏兇光畢露:“姐姐,這個男人是我的食物?”

食物,這頭狼人將自己當成了食物?莫非這個叫頡利的狼人依靠吞噬武者的精血生存,這太過恐怖了。

“不,他不是你的食物!”蒙娜抓着頡利的手,絲毫不在意他身上恐怖的傷疤和汗漬:“弟弟,他是我爲你請的醫生,他能醫治好你的狼毒。到那個時候,你就不用呆在這陰冷幽暗的地方了。”

“你是說我能離開這裏了?”頡利的眼中綻放着喜悅的光芒,但他的喜悅隨即被仇恨吞噬。

“不!我不要離開這裏!”

“爲什麼?”蒙娜不解道:“你不是嚮往廣闊的草原嗎?治好病我帶你去草原,帶你去看風景,帶你去打仗,讓你成爲我們突厥人真正的英雄。”

蒙娜描繪了一幅美麗的圖景,試圖激發頡利內心的渴望。

可是頡利呆呆的坐着,他的臉色陰冷的就像鎖鏈,眸子裏有一股血光沖天而起:“姐姐,我從小就被家族視爲怪物,拋棄在荒野。我與狼羣爲伍,喝母狼的奶水長大,好不容易成年,卻被人生生的困鎖在這裏,忍受族人的白眼和嘲笑。這些嘲笑的眼神和話語讓我發瘋,我- – -我- – -好恨!”

“砰!”頡利突然一把推開蒙娜,他的頭用力的撞擊着地面,堅硬的玄鋼巖壁被他撞出一個個凹形的大洞。

“砰砰!”頡利瘋狂的擊打着地面,眼睛憤怒的噴火,恨意在胸腔四處衝撞,要將整個胸膛炸裂開來。

江南雨自默默 蒙娜急速的退到秦陸身旁,搖晃着他的手臂道:“頡利已經進入狂化狀態,快想想辦法。”

秦陸沉聲道:“蒙娜郡主,頡利的鎖鏈能否打開?”

“頡利力大無窮,你瘋了嗎?”蒙娜不明白秦陸爲何在這當口上說奇怪的話。

“我沒瘋!”秦陸解釋道:“頡利的狼毒除了血脈不調和,還在於他內心深處的戾氣。他身世孤苦,又遭受族人的冷遇,這股戾氣和狼毒混合在一處,已經深入骨髓。解開他的鎖鏈,讓他與我一戰,戰鬥會使他的狼毒得到最大限度的釋放,這樣我纔有把握一舉根治他的頑疾。” “可是- — 可是- -萬一頡利傷到你怎麼辦?”蒙娜有些擔憂道。

“哈哈- – -”秦陸調侃道:“作爲一個敵國將領,這不正是你期待的嗎?”

蒙娜恨恨的瞪了秦陸一眼,她壓低聲音道:“你真的要這麼做?”

“當然,不過我的條件也會增加一個。”

蒙娜沒有任何猶豫:“這個沒有問題,我這就解開鎖鏈,你小心了。”

蒙娜甚至沒有問秦陸的條件是什麼,此刻在她的眼裏,醫治頡利就是頭等大事。

水晶劍閃耀,空間騰起無邊的血色火焰,彤雲鎖鏈慢慢的消融。

頡利仰天怒吼,猶如受傷的獨狼,他的眼睛已經不再是人類的眼睛,而是地獄惡魔般的眼眸,燃燒着仇恨鑄就的火焰。

“嗷嗚嗚- – -”頡利迸發出淒厲的狼嚎,朝着秦陸猛地撞了過來。

無匹巨力令空間震盪,頡利的身軀猶如巨山,撞上了秦陸的身體。

“轟!”秦陸身上迸發出青色的強橫氣勁,他的身軀就像鐵打的柱子,牢牢的紮根在大地之中,紋絲不動。

“啊- – -”頡利更加的瘋狂。

他撲了上來,用手打用腳踢甚至用牙齒咬,試圖將秦陸撕成碎片。

可是,無論他如何動作,秦陸都能輕鬆化解他的攻勢。

頡利變得更加瘋狂,他的雙手一劃,空間轟然塌陷,一個黑洞漩渦瘋狂旋轉,將秦陸吞噬掉。

“青狼利爪!”頡利雙手十指閃爍着數丈長的冷光,利爪直接將黑洞漩渦與周圍的空間切割開來。

黑洞內白色閃電暴閃,這是頡利自創的武道神通青狼利爪,每一記利爪都有割裂空間阻隔神魂的威能,加上黑洞漩渦的吞噬巨力,足以將同級的武尊高手震成一堆血肉。

“喀喇!”天魔長戟破空飛出。

玄妙的武道軌跡劃出無比絢爛的弧光,弧光內有無數尊魔神咆哮猙獰,無窮無盡的魔火燃燒天地,帶着毀滅的力量降臨。

黑洞漩渦被天魔長戟劈成兩半,與此同時秦陸的頭頂出現一道紫色的光環。

光環璀璨奪目,有吞吐天地的強悍氣勢。

熊熊的玄天紫火在紫色光環邊緣跳動,磅礴的氣勢足以震碎一切阻礙。

紫皇神環,這是紫宸真氣凝鍊到極致方能施展的武道神通。

本來以秦陸的修爲,需要達到武聖境界方能施展這無上武道神通。可是他天賦異稟,力量驚人,加之近年來對天地法則領悟加深,一些武道神通能夠提前施展,於心境無掛礙。

“嗡嗡!”紫皇神環巨震,神光洞徹天地。

神環之後,紫氣奔騰,神皇虛影凝鍊,磅礴的帝道氣息充塞蒼穹。

紫皇神環劇烈的震動,道道紫色弧光斬落在頡利的身上,浩瀚無匹的力量打的頡利毫無還手之力,狼狽的滿地亂滾。

頡利心中恨意更濃烈,皮膚表面的狼毒也更加明顯,一張張魔臉齜牙咧嘴,憤怒咒罵,皮膚也由青紅變作血紅,看上去異常的恐怖。

“頡利,吃我幾拳!”秦陸的紫皇神環破開空間,將頡利困住,紫皇神拳轟然砸在頡利的背上,猶如狂風暴雨,永不休止。

頡利被打得吐血,他的肌膚血色更濃,一張張魔臉猶如一個個猙獰的血泡,隱約可見氣流四處衝撞。

秦陸手一揚,浩蕩的太虛氣功猶如雲霧將頡利緊緊裹住。

“天地萬化,凝氣爲針!”浩蕩的太虛真氣猛然收縮,凝鍊成一根根亮晶晶的銀針。

秦陸手一揮,一蓬銀芒怒射,頡利身上多出數百個血洞。

血箭激射,魔臉破碎,一團團血花燦爛的綻放。

秦陸體內八荒熔爐騰起熊熊真氣火焰,以丹田爲中心,體內一千八百顆星辰顆粒溝通天地真元,太虛真氣源源不斷。氣針急速穿刺,一遍又一遍,頡利的狂暴神情漸漸暗淡,到了最後昏昏睡去。

秦陸的雙手猛地一合,紫皇神環將頡利緊緊的包裹起來,冉冉上升。

“天地無極,乾坤造化,真火熔爐,鑄就神魂!”秦陸唸誦着咒語,空間騰起熊熊的天地靈火,一尊巨大的真氣熔爐將頡利吞噬進去。

這神奇的一幕令蒙娜瞠目結舌,秦陸在用天地最精純的真元力替頡利去除體內的狼毒和戾氣,使他的血脈和神魂進一步的融合,這簡直就是造化神通。

一個時辰後,真氣熔爐消散,頡利神采煥發的漂浮在空中。

頡利的身體**,土黃色肌膚表面泛着一層晶瑩的光芒,整個人散發出聖潔的氣質。

“呼!”頡利長長地吐出一口濁氣,他睜開了眼睛。

身上的魔臉消失了,傷口結了一層晶瑩的血痂,雙目神光內蘊,少了幾分暴戾,卻保留了凌厲的殺伐之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