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剛飛出一小段距離,又是一波妖怪衝了過來。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我靠!這還有完沒完啊!”張謙惱了,直接打出了一道劃破天際的龜派氣功波,暴虐的仙氣引得整個十萬大山都震動了一下。

終於,再沒有妖怪敢來了。

似乎它們都被從剛剛的這道能量波里散發出來的仙氣給嚇到了。

張謙也不管了,直接顯出了仙人本相,反正現在閻羅天子也把他的事情上報給天庭了,估計就算顯露出仙人本相也不會引來什麼麻煩了。

果不其然,剩下的這一小段路程,再沒有妖怪出來搗亂。

張謙也終於見到了那個洞穴。

從外面看,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幽暗仄閉的洞穴,跟別的洞穴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但是一走近,張謙就察覺出了不對勁。

似乎有一股隱隱的能量波動從洞穴裏傳來。

張謙激動不已,飛身降落在了洞口,剛要擡腳往裏走,系統突然說:“先等等。”

“怎麼了?”

“這個洞穴對妖怪有莫大的好處,但是你是仙人,所以…”

張謙聽懂了系統的意思,也遲疑了起來。

但是很快,他就做出了決定:“富貴險中求!反正我有三條命,試試!”

“你哪來的三條命?”系統一愣。

“替身法符、九命貓尾,再加上我自己這條,這不三條嗎?”

“…我都忘了你還有貓尾這件事了。”系統笑了,“那行了,走吧。”

南國江山 張謙擡腳邁步走進了洞穴。

洞穴外,一大羣妖怪飛上了天空,眼睛裏閃爍着各種各樣的光,目不轉睛的看着洞穴。 這個洞穴似乎能吸光。

張謙一踏進去,眼前的光線就立刻變得像午夜一樣黑暗了。

他回頭一看,洞口外面的景象在下午陽光的照射下依然還算明亮,但是卻一點光也照不進來。

“有意思的地方。”張謙微微一笑,然後一揮手把自己手下的所有妖怪全都召喚了出來。

十個妖王,外加一個貓皇。

“這什麼地方?”貓皇問。

“這裏是十萬大山中的一個洞穴。”

“這是十萬大山?”貓皇一愣,“朕不是告訴你進山的時候把朕放出來嗎?”

“忘了。”

“那你這一路碰見妖怪了嗎?”

“碰見不少。”

“那妖丹肯定也收穫不少吧?”

“……忘了取了。”張謙這纔想起來,自己殺的那些妖怪,全都是吸了魂就把屍體扔了,完全都忘了取妖丹這回事了。

“敗家玩意!”貓皇惱了,“那可是妖丹!妖丹啊!我們妖怪吃了好處大大的啊!”

十大妖王雖然沒說什麼,但是臉色看起來也有些遺憾。

張謙彎起嘴角,然後簡短的把黑蟒神的事情說了一遍。

說完之後,貓皇和黑貓王愣了。

“什麼?你是說,那個黑蟒神原本道行沒那個高,就是進了這個洞穴,出去之後實力大增?”

“沒錯。”張謙說,“按照我的估計猜測,黑蟒神上一次去瑤村作亂的時候,道行恐怕不超過一萬年,但是隻是來了一趟這個洞穴,出去以後它的道行就接近兩萬年了。”

“什麼!真的嗎!”張謙身邊的妖怪們全都震驚了!

妖女請自重 這洞穴這麼神奇嗎!

“當然。”張謙笑了,什麼猜測,這完全是從黑蟒神的記憶中查看到的。

在黑蟒神的記憶中,在進洞穴之前,它的道行只有區區七千多年,但是出洞穴的時候,它的道行已經有一萬六千年了!

張謙沒有把它的記憶全都看完,因爲那樣太浪費時間,所以它在洞穴裏的這段時間,張謙只能認爲是不超過三個月。

三個月提升九千年道行,這完全就是駭人聽聞驚世駭俗了!

“所以我纔會把你們帶到這來。”張謙說,“唉,我這一路忙着趕路,想讓你們快點提升一下修爲,卻沒想到啊,有人居然還埋怨我。”

貓皇立刻開始腆着臉晃着大腦袋噌張謙:“哎喲哎喲!小謙啊,你這次可真是立了大功了!剛纔誰埋怨小謙了?朕弄死他!”

看到十大妖王都沒說話,貓皇立刻對張謙說:“你看,沒人埋怨你,咱們走吧!快!”

“嗯。”張謙說,“不過得你們走在前面。目前我只是確定這個洞穴對你們妖怪有好處,但是我現在已經是仙人了,保不齊會對我有好處還是有壞處。”

“遵命!”貓皇第一個點頭,邁開大步往洞穴裏走去。

走了幾步他就停住了腳步:“這也太黑了!”

琉璃一聽,立刻一揮手召喚出了一盞晶瑩的白色玉璧燈懸浮在衆人頭頂,眼前的景象立刻明亮了起來。

然後,貓皇就發出了一聲驚恐的尖叫!

衆人被吸引了注意力,立刻擡頭看去,頓時一陣無語。

貓皇的面前居然站着一副白森森的骷髏骨架。

“虧你還自稱貓皇呢。”張謙開始嘲諷,“看見個死人骨頭就把你嚇成這樣,嘖嘖嘖嘖。”

“你懂個球!”貓皇沒好氣的說,“剛纔一亮起來,這個死人骷髏就出現在朕眼睛前面!朕能不被嚇一跳嗎!”

“嘖嘖嘖。”

貓皇氣惱不已,張嘴噴出一道風刀,把這副骨架劈的稀里嘩啦零落了一地。

“對死者尊重一點行不?”張謙問。

“把朕嚇了一跳,還想朕能尊重他?切!”他剛說完,立刻就低低的驚叫了一聲,“怎麼回事?!”

“你怎麼了?”張謙問。

“朕的眼前…怎麼好像起霧了?”

“起霧了?”張謙一愣,四周看了看,“沒起霧啊!”

貓皇回頭看了看他,頓時更驚了:“喂!怎麼回事?你們去哪了?”

“我們就在這啊!”張謙說。

貓皇卻彷彿聽不到他說話一樣,有些驚慌的瞪着眼睛四周查看着:“喂!你們去哪了!靠,這麼大的霧!”

“我們就在這啊!你別逗了!”張謙說。

貓皇繼續四周張望着,還不停的伏下腦袋四處嗅着,彷彿真的看不到張謙他們一樣。

張謙憋不住了,走過去一把抓向貓皇的前爪:“你挺會玩啊,別浪費……”

然後他就愣了。

他的手居然穿過了貓皇的前爪,抓了一把空氣!

就好像貓皇已經完全不存在了一樣!

道破逆乾坤 但是擡頭一看,貓皇明明就在他面前!

“臥槽!”張謙這才意識到事情大條了。

“喂!喂!老貓!我在這啊!”張謙開始揮手拍貓皇的腦袋,但是他的每一次拍擊都會拍在空氣上,明明腦袋就在面前,卻總是會穿過去。

“皇上!”黑貓王衝了過來,但是也和張謙一樣,根本碰不到貓皇。

然後,貓皇嘟囔了起來:“不行不行,我得趕緊退出這個鬼山洞!”然後他掉了個頭,居然朝着洞穴深處走去了!

黑貓王衝到貓皇面前:“皇上!這是洞穴裏面!”

貓皇根本聽不到她說話,仍舊一邊嘟囔着一邊四處張望着一邊穿過了黑貓王的身體往裏走。

琉璃飛了過來,雙手在半空比劃了一陣,隨後掐起劍指一指貓皇的位置:“白玉囚牢!”

一陣清脆的聲音響起,貓皇的腳下出現了一片白光,一個白色的半透明正方體囚籠從白光中拔地而起,把貓皇整個扣在了裏面。

“這個囚籠專門用來困人的,能完全把他困在….”琉璃還沒說完就愣住了。

貓皇已經毫無阻攔的走出了她的囚籠。

“不可能的!”琉璃失聲叫道,“我的白玉囚牢只能硬破!怎麼可能這麼毫無阻攔的就走出去!”

“走!先跟上去!”張謙說。

張謙和十大妖王護在貓皇的身邊,眼睛盯着四面八方,緩緩地跟着貓皇的步伐往山洞裏走去。

同時。

“喂系統!老貓他這是怎麼回事?”張謙焦急的問。 “很明顯,他觸動了幻離陣法,進入了幻界。”

“幻離陣法?幻界?”張謙一愣,

“嗯,這是一種很奇特的陣法。”系統說,“幻界你可以理解爲是‘與當前世界光影重合的同等平行世界’,所以你們看到的貓皇,僅僅只是幻界投射到當前世界的一個影像罷了,實際上他早就不在這裏了。”

“什麼?”張謙問,“那該怎麼辦?”

“要破解很簡單,把陣眼重新恢復就好了。”

“陣眼?那具骷髏?”

“對。”

張謙立刻扭頭就往回跑,妖王們看到張謙的動作全都是一愣。

“你們快過來!黑貓王你繼續看着貓皇!”張謙一邊跑一邊大聲喊。

九個妖王跑了過來,張謙指着散落一地的骨頭問:“你們誰有辦法把這具骷髏復原?”

九個妖王面面相覷,琉璃說:“大王,我試試。”

“快!”

琉璃掐起劍指,放射出一道柔和的白光,散落一地的骨頭開始抖動了起來,

很快這些骨頭慢慢的聚合組成了一具完整的骨架。

“成了!”張謙喜道,同時立刻跑到貓皇那邊,卻發現貓皇仍然自顧自的往前走,張謙的手還是會穿過他的身體。

張謙眉毛一皺,又跑到那副骨架面前認認真真的看了一遍,骨架是已經被拼好了啊!但是貓皇爲什麼還是沒從幻界裏面出來?

“系統!這怎麼回事啊,已經恢復了爲什麼還不行?”

“肯定沒有恢復。”系統說,“如果恢復了,貓皇也會自動脫離幻界。”

“快檢查!”張謙大聲說,“快檢查看看是不是哪裏還缺着!”

九妖王立刻趴在這具骨架上檢查了起來,幾十秒後,黑山老妖大聲說:“大王!這骨架貌似少了一顆牙!”

張謙趕緊湊到骷髏頭前面仔細的看着,果然少了一顆。

“找!趕緊找!”張謙說。

“大王小心!”離張謙最近的琉璃突然大聲說,與此同時她揮手一招,一個乳白色的圓形光盾出現在了張謙的頭頂。

張謙擡頭一看,原來是一個披頭散髮,五官全都變成黑色孔洞的鬼。

此刻這隻鬼正趴在光盾上面歪着腦袋看着張謙。

“這裏怎麼會有鬼?”琉璃愣了一下。

“不管爲什麼,搞他!”張謙說。

九大妖王立刻擺出攻擊姿勢,系統趕緊說:“慢着!”

“這是幻鬼,誰一旦攻擊他,也會陷入幻界的!”

張謙一聽趕緊喝令:“住手!”

九大妖王的妖術都快砸出去了,一聽張謙的話全都是一愣。

“你們先退下。” 重生巨星在劫難逃 張謙說。

幻鬼等着兩個空洞的大黑眼窩子四處看着,隨後大嘴一咧,似乎是笑了。

“那他不會攻擊我們嗎?”張謙問。

“他從不主動攻擊。”系統說,“但是這傢伙喜歡搗亂,你可得悠着點。”

“悠着點?”張謙一愣。

“幻鬼賊喜歡搗亂,如果你待會碰上什麼敵人打起來的話,他有可能會跑到你面前故意挨你一下讓你進入幻界!”

“琉璃。”張謙說,“用你那個什麼囚牢,把這鬼東西給我困住。”

“遵命!”琉璃掐起劍指輕輕一揮,一個正方體囚籠憑空出現,將幻鬼困在了裏面。

幻鬼瞧着這個牢籠,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很感興趣的樣子,但是當他試了幾下發現自己走不出這個牢籠的時候,頓時發出了刺耳的尖叫。

“這個幻鬼和幻離法陣有什麼聯繫?”張謙問系統。

“幻鬼相當於是法陣的移動陣眼…其實,貓皇可以通過它回到這個世界。”

“怎麼辦?”

“只要讓貓皇碰到它就可以了,但是貓皇現在正在往洞裏面走,你也沒法告訴他讓他往這邊走碰上這個幻鬼。”

“那就開啓牢籠,我把它抓到貓皇面前!”

“你根本抓不住它,它是幻鬼,就算你抓住了它,也只需要不到一秒鐘它就能從你的手裏消失。”系統說。

“我靠……”張謙有些抓狂了。

就在這時候,黑貓王急速的飛了過來焦急的說:“大王!皇上不能再往前走了!前面是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我怕…”

張謙趕緊跑了過去,果然,貓皇還在邁着貓步往前走,嘴裏還在疑惑的嘟囔着:“怎麼走了這麼久還沒到啊?”

“以他的本領,掉進去也沒事的。”張謙說。

“大王!”黑貓王說,“我飛下去看了一下,真的深不見底!就怕皇上他…”

張謙眉毛都擰成了川字,琢磨了一會之後突然眼睛一亮,飛回妖王們身邊問:“琉璃,你能不能控制這個牢籠移動?”

“當然可以。”琉璃說。

“那你趕緊把這個牢籠放到貓皇前面!快!”

琉璃立刻掐訣唸咒,牢籠凌空飛了起來,跟在了張謙的身後。

貓皇已經快要走到那個大坑旁邊了,張謙大聲說:“快,把籠子放在他面前!”

琉璃立刻指揮籠子落在了貓皇面前,果然和之前一樣,貓皇沒有受到任何阻撓的走進了籠子,但是他突然愣住了,語氣不善的問:“你是誰!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朕面前?”

“他看到幻鬼了。”系統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