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如此極品的佳人,竟然有四個,哦,不對!應當是五個,還有一個更加強大的妖嬈。這次來蝶舞山莊還真是來對了,不管這妖嬈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今天他都要將她給降服了不可。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看著一副舒服享受狀的蕭戰,屋中三女皆是露出了驚異之色。尤其是他懷中的竹劍,更是羞喜莫名,感受著男人的強硬,震驚的同時更是感慨萬千。不愧是能夠讓主人心動的男子,僅憑這就勝之其他男子太多了,今後她們四劍可謂是有福了。

也怪不得竹劍如此驚喜,自從她們四劍開始修鍊妖嬈親授的修鍊臀兒的無上妙法后,她們發現她們的臀兒變得更加的圓隆挺翹,美得無以復加。每每行步於人流中,定會引來所有男人的目光投注而來。他們那眼中的火熱與痴迷,雖然讓她們羞澀,但更多的卻是自豪。

可惜,雖然變得更加的美了,但同樣也令她們更加的苦惱了。

修鍊媚術,自然就必須接觸情.欲,因而她們四個對男女之事可謂是再熟悉不過了。做為一個女人,自然免不了思春,幻想著能夠擁有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將自己的美向他展示,讓他開心,讓他快樂,讓他不可自拔。

可是一番嘗試令她們無奈的發現,不管看上去多麼強悍的男人,只要一摸她們的臀兒,絕大多數都是一觸即潰,好一點兒的也就數個呼吸。至於能夠更進一步者,迄今為止她們還未發現,這麼多年來,她們四個仍保持著完璧之身。

經過研究她們發現,不論男子用什麼部位碰到了她們的臀兒,幾乎是剎那間就丟盔卸甲了。她們竟然連感受一番,被男人撫摸的滋味都辦不到,這更讓她們體會到了主人妖嬈的痛苦。

做女人竟然享受不到被男人愛撫,被男人疼愛的滋味,這是何其痛苦之事!以前就算是情魔那般強悍的男人都無法帶給主人快樂,難怪主人見了蕭公子之後,連情魔都拋諸腦後,想要跟他私奔了。

看著眼前俊美無匹的少年,竹劍臉上的笑容愈發甜蜜,她手捏一塊糕點,送到他的嘴邊,柔聲道:「公子。」

蕭戰張嘴接住,輕嚼慢咽吞下腹去,剛想說點什麼,就見蘭劍與菊劍已經來到近前,一左一右,笑意盈盈的看著他。

「公子,請用茶。」

蘭劍笑語嫣然,她素手持杯,遞至蕭戰嘴邊。

蕭戰臉上的笑容,那叫一個燦爛,他張嘴在蘭劍的服侍下將滾燙的茶水喝下。一聲「好茶!」過後,他的一隻手向著蘭劍的惹火挺翹之處摸去。

只是一瞬間,一抹濃郁的驚喜溢滿了蕭戰的眼眶。

這蘭劍果然也練過!

極品啊!這四劍絕對都是極品,真難想象她們的主人妖嬈,會極品到何種地步!

三女飛快的交換了一個眼神,看到蘭劍與竹劍那驚喜的模樣,菊劍滿臉幽怨的道:「公子!」

蕭戰扭頭看向她,瞧著她那幽怨的神情,立時就知道自己厚此薄彼了。他暗道一聲疏忽大意了后,另一隻手向著菊劍摸去。

懷中,左右,三面齊聚,那一瞬間,蕭戰感慨萬千。

做男人真好! 三劍的翹,只讓蕭戰不知身在何處,等待的時間過得飛快,意猶未盡間,妖嬈終於出現了。

一身墨綠,長發披肩,裙幅曳地,裊裊娜娜,邁步而來。她明眸透喜,玉容綻笑,隔得老遠,就見她喜滋滋的道:「真是該死,妖嬈光顧著沐浴了,竟讓公子等了這麼久。」

此時,蕭戰的雙手還停留在菊劍與蘭劍那彈性噬手,翹得極度過分的臀上,親身享受著左右與懷中帶來的**滋味,他醉醺醺的意:「時間很久了嗎,怎麼本公子才感覺過了沒多久呢?」

看著被三劍簇擁著的蕭戰,妖嬈的雙眼是那麼的火熱,是那麼的迫不及待,似乎緊緊將他環繞的三劍根本不存在一般,她的目光屏蔽了一切。

竹劍三女瞧見妖嬈的到來,顧不上再與蕭戰繼續曖昧,紛紛動身施禮。立時,三面夾擊之勢頓消,只讓蕭戰一陣悵然若失,心中空蕩蕩的。

「婢子見過主人。」

見竹劍三女動身施禮,妖嬈一瞪她們,沒好氣的道:「你們幾個平時不是總嚷嚷著說,沒有男人能讓你們享受到被摸的滋味嗎。現在蕭公子摸得正開心著了,你們豈能中途離開,還不馬上坐回去,讓蕭公子盡興。」

聞言,三劍立時俏臉紅撲撲的了,她們都沒有反駁妖嬈的喝斥,而是羞嗒嗒的瞅著蕭戰,挪動腳步,按先前的姿勢撅起翹臀,重新坐了回去。

蕭戰的雙目緊盯著玉臉紅得發燙,嬌羞萬狀的竹劍,他發現這丫頭神態雖然羞慌,但那坐來之勢,卻不見任何猶豫,只把他對她先前離去的屬於男人強硬抗議完全給鎮壓了下來。被美人如此強勢的鎮壓,蕭戰呻吟出聲,一臉的受用。

捏了捏竹劍的翹臀,親了親她的小嘴,蕭戰才笑意盈盈的看著含笑的妖嬈道:「你將本公子約來,不知所為何事呢?」

妖嬈在蕭戰的對面坐下,開門見山的笑道:「上回在信王府時,妖嬈不是已經說了嗎,只要蕭公子同妖嬈做一個交易件,妖嬈就會幫你對付情魔。」

蕭戰凝眉道:「如果我沒有料錯的話,那個情魔可是你的主人,幫我對付他,你認為我會信嗎?」

妖嬈嫣然笑道:「妖嬈可是誠意十足,蕭公子為何不信?」

「誠意?」

蕭戰疑惑的道:「什麼誠意,本公子怎麼沒有看到?」

妖嬈好整以暇道:「妖嬈練的乃是與《情.欲寶典》相生相剋的《玄女功》,石女體之體讓妖嬈這一輩子除了蕭公子,再也沒有男人能讓妖嬈做一個真正的女人。如果是以前,妖嬈可能會利用玄功征服蕭公子,讓蕭戰成為妖嬈裙下之臣,不過那日攬月樓內,讓妖嬈徹底的明白,蕭公子的修為雖然遠遠遜之,但這媚術上的造詣卻遠非妖嬈可比,任何的手段在『情焰』與『情焰之毒』的面前都顯得蒼白無力。這次情魔身受重傷,對妖嬈的影響降到最低,如此機會千載難逢,錯過了,將抱憾終身。只要能夠擺脫情魔的控制,其它的妖嬈都可以不管不顧。」

蕭戰沉凝道:「那你打算怎麼同本公子交易呢?」

妖嬈目光綻火道:「交易很簡單,妖嬈只需同蕭公子雙修,在《玄女功》與《情.欲寶典》的對決中,那『情焰之毒』將土崩瓦解,不復存在。雙修之後,妖嬈就是蕭公子的人了,那個時候,蕭公子想怎麼對妖嬈都可以。」

美人兒的眼神好生**,蕭戰的雙眼險些被灼傷了,呼吸一滯間,他深吸了口氣道:「玄功的對決,兇險萬分,更何況你的修為遠勝於本公子,這個雙修對本公子來說太過不利,同你雙修,似乎對本公子並沒有什麼好處啊。」

妖嬈反駁道:「公子此言差矣,兩相比較,妖嬈倒是覺得對你的好處要遠遠大於妖嬈,首先,公子不是已經催生出『情焰』與『情焰之毒』了嗎,利用這次雙修,說不定能夠讓公子一舉將兩種火焰融合,催生出傳說中的『情火』來。其次就是,玄功的對決,不論勝負,都會讓《情.欲寶典》與《玄女功》獲得進化,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

當聽到能讓「情焰」與「情焰之毒」融合之後,蕭戰的決心就已定了下來,對於傳說中的「情火」,他可是窺視久矣,不論成敗,哪怕只是可能,他也願意冒一冒風險。想到這裡,蕭戰疑惑的道:「玄功進化,這是怎麼一個說法?」

妖嬈微微笑道:「根據玄女宮所記史料,當初玄女同天衍雙修時,不分勝負之後,玄功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蛻變。修鍊《玄女功》的玄女突然間獲得了堪比天衍的媚術修為,而天衍則獲得了堪比玄女的原術,至於其它玄妙,那就只有等妖嬈同公子雙修了之後才能知曉了。」

蕭戰雙眼一亮,對於原術他可是神往久矣,如果具有了同等境界的原術,那他的能耐將更進一步,說不定能夠同媚術第五境的美人鬥上一斗。

想到這裡,蕭戰不由問道:「這個雙修有什麼講究沒有?」

看到蕭戰終於心動了,妖嬈大喜過望道:「沒什麼講究,這個雙修只要上了床,一切都會有玄功自主來掌控,咱們只需享受著雙修的樂趣即可。」

既然好處如此之多,他也可以藉此機會將這妖婦徹底降伏,蕭戰也不再矯情,他當即決定道:「什麼時候開始?」

家醜 如此直接,只讓妖嬈眉開眼笑,樂上心頭,她急不可耐的點頭道:「隨時隨地都可以,只要蕭公子點頭,妖嬈奉陪到底。」

說話間,兩人目光虛空一撞,剎那間,雙雙身心內的火騰騰直冒,一發不可收拾了。當真是**,郎情妾意,似乎已經迫不及待了。

好一會兒,妖嬈壓下心中的迫切,目光掃過蕭戰上邊三劍,嘴角一翹,嫵媚的笑容微微一綻之際,忽然道:「公子覺得她們四個如何?」

「如何?」

蕭戰看了一眼懷中已被他捏得俏臉通紅的竹劍,笑容興奮的道:「極品!」

妖嬈微微笑道:「那不知公子可知她們有何獨特之處?」

有何獨特之處?這還用問,只看蕭戰那在美人臀上抓捏不停的雙手就能知道,四劍到底有何獨特之處。

當然,美人相詢,蕭戰自然不能開口說她們的屁股都很翹,那太露骨了些,要懂得含蓄。眼珠子咕嚕一轉,蕭戰忍不住好奇的道:「她們四個為何都……生得如此之翹,簡直難得一見啊?」

妖嬈笑容嫵媚的道:「因為她們四個同妖嬈一樣,都是石女。」

「石女?」

蕭戰咽了咽口水道:「她們四個也修鍊了《玄女功》?」

妖嬈點頭道:「她們四個不但練了,那個造詣還相當的深。」

蕭戰眼珠子咕嚕一轉道:「練了《玄女功》能讓你們女人翹得如此的迷人?」

妖嬈搖頭道:「那倒不是,她們之所以會如此的翹,那是因為她們修鍊了妖嬈改編的《臀搖》之術。」說到這裡,她盯著蕭戰道:「不知公子對她們四個是否喜歡?」

蕭戰的目光掃過嬌羞無限的四劍,點頭道:「如此佳人,不喜歡那就不是男人。」

妖嬈嫣然笑道:「那妖嬈將她們四個送給公子,不知公子是否願意收下她們呢?」

蕭戰哈哈一笑,急忙點頭道:「如此好事,不願意的就是傻子,你真願意將她們四個送給本公子?」

妖嬈媚眼一飛,含笑說道:「雙修過後,妖嬈就是公子的人了,她們四個遲早都是公子的人,妖嬈現在只不過是借花獻佛罷了。」

蕭戰含笑點頭,然後一拍竹劍,笑呵呵的道:「願意跟著本公子嗎?」

竹劍早已被蕭戰的雙手捏得玉靨燙燒,喘氣噓噓了,聞言,羞嗒嗒的道:「竹劍願意!」

蕭戰咧嘴笑道:「說的可是真心話?」

竹劍含羞道:「竹劍願意做蕭公子的女人,哪怕只是一個專供使喚的丫頭,也心甘情願,絕不後悔。」

蕭戰頓時感動一笑,隨即扭頭望向一旁的其餘三劍,詢問她們是否也願意。

三女不像竹劍那般容易害羞,她們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瞧她們那迫切的模樣,蕭戰好生感動,好生幸福。四劍為何都願做他的女人了,蕭戰剛想詢問一二,妖嬈解惑道:「公子用不著猶豫,她們四個因為都修鍊了《玄女功》,這輩子除了公子,沒有一個男人能夠消受得起她們。除非她們想要一輩子做石女,不然除了公子根本沒有其它任何選擇。當初妖嬈在告知她們公子是身懷《情.欲寶典》的男人,能夠將她們的石女之身破掉之時,她們別提有多高興了,對於公子可是期盼久矣。」

看著四劍含羞點頭,蕭戰心中男人的自豪感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他暢快莫名,自得非常,恨不得大笑三聲。好一會兒,蕭戰才壓下心中的興奮之情,沖著四劍點頭道:「今後你們四個就是本公子的貼身女婢了,本公子定當好好的待你們,讓人們做一個幸福快樂的女人。」

四劍除了被蕭戰抱在懷中的竹劍外,紛紛起身跪在他的跟前,齊齊施禮道:「奴婢今後就是公子的人了,還望公子垂愛。」

蕭戰立時眉開眼笑,樂得嘴都合不攏了。

妖嬈一揮手,笑著說道:「你們四個先行下去吧,我同你們的公子還有事要商量。」

「主人!」

看著四劍不舍的模樣,妖嬈黛眉一蹙,哼了一聲道:「你們也別不高興,就剛剛公子對你們的滿意與喜愛,用不了多久定會一一破了你們的石女之身,讓你們做一個真正的女人。」

四劍立時齊齊看向蕭戰,見他點頭,這才喜上眉梢,隨後開心的告退而出,不多時,屋內就只剩下了蕭戰與妖嬈這兩個郎情妾意,**般的男女了。 此時此刻,四劍雖已離去,但蕭戰仍是回味著她們那獨特的風情。

「咯咯咯……」

一陣銀鈴般的嬌笑聲,打斷了蕭戰的回味,抬眼望去,就見妖嬈正笑容嫵媚的看著他,那一瞬間,他想到了四劍對眼前妖婦的評價,心中的火立時涌將而出,一個執念在腦中閃爍不息,她真的翹過了四劍?

妖嬈雙眸綻火,玉容綻笑,她一扭身子,飄到蕭戰的身前,隨即就在他的注視之下,將臀兒一撅,就欲向著他的大腿上坐去,瞧她那從容不迫的模樣,似乎他的大腿天生就是給她坐的一般。

蕭戰抬頭看著欲坐入懷中的妖嬈,他的目光自然而然的向著她那令他神往已久之處望去。

由於剛剛沐浴而出,妖嬈身上的墨綠長衫並未緊緊束住,這樣一來就完全將她的妖嬈身段給掩蓋住了,至使她那令竹劍四女都自愧不如的惹火之處也被藏了起來。

可是現在,隨著妖嬈的緩緩坐下,她那藏住的背臀曲線開始逐漸地顯露,只見那惑人的線條,攝人心魄的弧狀,正一點一點的,一寸一寸的,帶著強烈的視覺衝擊,和震撼心神的感官享受,緩緩的,壓迫而來。

起初,那感覺直追竹劍,**美意直溢胸膺,直叫蕭戰舒服受用,感動莫名。但很快那感覺就急劇飆升,一息間竟然已不相上下了!

天!

這攻擊竟強悍如斯!

不僅攻擊著他的雙眼,衝擊著他的視覺,震撼著他的心靈,還向著他的身體,洶湧著,用一種近乎野蠻的方式襲來!

這簡直就是兇器!

她曠世!她絕世!她還藏著!她還掖著!竟然就已兇猛成這樣!那要是如寶劍出鞘,鋒芒盡露時,又會猛到何種地步?四劍說得沒錯,和妖嬈一比,她們的確不算什麼,這才僅僅顯露出一個形狀,竟然就直追詩音了,那她全盛狀態時可想而知。

世人果然說得沒錯,沒有最美,只有更美。

詩音已美到了一種極致,在型上已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像琴詩、莫莫諸女,這類堪稱完美的女人與之相比都要遜上一籌,就算是嫣姨也要略微遜色。蕭戰原本以為世間不會再有人能夠超越詩音了,可眼前的妖嬈竟然完成了這個近乎不可能的超越。

此時此刻,蕭戰的目光灼熱似火,盯著妖嬈那曲線畢露,美得過分的背臀曲線,他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股朝聖的感覺。

突然,妖嬈坐至一半時停了下來,她的整個身體就這麼僵持在那!

關鍵時刻來這麼一下,立時讓蕭戰急了,他剛想張口催促,眼角餘光不經意間瞥到被蘭劍擱置與案几上的茶壺,駭然就見茶壺中冒出的騰騰熱氣竟然凝固了。

怎麼回事兒?

一剎那,蕭戰驚疑四顧。

天!怎麼四周的一切都靜止不動了?

不對!

突然,蕭戰發現那熱氣並未真正的靜止,而是以一種比正常情形時要慢上近十倍的速度,緩慢升騰著。那一瞬間,他恍然而悟,這定是他的夢境空間又獲得了突破。

剛剛肯定是他的神情高度集中,視覺上出現了時間流速的減緩。以前只有在他思考問題時這時間才會減速,沒想到現在連看東西時也能做到。雖然達不到強悍的二十倍減速,但只要他的身體能夠跟上,那他的實力將幾何倍暴增,今後再也不會出現當初碰到月夕的那一幕了。

興奮一笑,蕭戰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妖嬈的身上,一番觀察,他發現妖嬈的確是在動,只是這速度比原先要慢了近十倍。無奈一笑,剛剛這丫頭有意放慢了坐速,想讓他瞧個真切,可現在成了十倍減速,立時就叫他難受得要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