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冰冷開口:“小子,這假錢放在這裏我們可沒收,我們的東西你們已經裝在車上了。”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你說,這算什麼呢?”

羅成輕笑,故作驚疑的開口:“不會算偷吧?”

一句話,老闆反而愣住了,一聲力氣都沒有用出來。

慕詩涵和曲筱雅卻擔心了起來。

她們也清楚,這是早就已經安排好了的。

良久,老闆緩過神來,眼神裏面閃爍着陰沉的光芒,冷聲喝道:“知道就好!對於小偷,我們向來都不會手軟。”

“你懂麼?”

最後一句話說完,老闆上前一步,後面兩個男人上前兩步。

怒目圓瞪,氣勢洶洶。

羅成輕笑,對着曲筱雅輕聲說道:“幹活。”

曲筱雅雖然擔心,不過還是趕緊拿出了手機,打開錄像,對準了老闆的位置。

兩個女人見狀對視了一眼,嘴角冷笑愈發濃郁。

扔掉手中的指甲,邁着貓步便向着曲筱雅的位置走了過去。

饒有興致的開口:“小賤人,我們的地盤可是不準用手機的喲。” 一邊說着,一邊伸手向着曲筱雅的位置伸了過去。

曲筱雅一愣,剛想要收回手臂,卻忽然看到女人的手被人抓住了。

回頭看去,慕詩涵站在一旁,面色冰冷。

女人一愣,想要在掙脫,一聲怒吼:“死賤人!放開我!你們找死麼?”

慕詩涵面色冰冷到了極致,心中怒火本就無處發泄。

現在被人欺凌到了頭上,胸口劇烈欺負,可是心中最後的理智,讓她保持了冷靜。

女人見狀更加得意,冷聲笑道:“不敢打我?那特麼就給老孃放開!”

神色表情,極其囂張。

慕詩涵已經憤怒到了一個極點,如此辱罵的話語,罵她也就算了,連曲筱雅都已經帶上了,她心中很難忍。

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輕聲說道:“想做什麼就去做,我在這呢。”

這句話本來是說給曲筱雅的,可是慕詩涵聽到了之後心裏面卻瞬間爆發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恐怖的安全感,充斥在全身各處。

有了羅成的話,慕詩涵忽然感覺自己有一種殺了這兩個女人的心。

在恐怖的事情,也已經沒有了恐懼。

感受到自己的想法,慕詩涵心裏面也很是震驚,不明白自己爲什麼會這麼想。

不過這種情況,慕詩涵也沒有心思多想。

其他人也沒在羅成的話語中清醒過來。

慕詩涵冰冷的面龐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隨後不再猶豫,直接擡手狠狠的向着女人的臉上拍了過去。

女人扥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怎麼也沒想到慕詩涵竟然真的敢動手。

啪!

清脆的聲音驟然響起。

隨後便是女人那痛苦的慘叫聲:“啊!”

所有人都是一驚,擡頭看去卻駭然的發現女人已經倒在了地上,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臉龐。

頭髮已經徹底凌亂了,眼神裏面滿是赤果果的殺意。

曲筱雅心中也很是痛快,暗中對慕詩涵豎起了大拇指。

慕詩涵面色依舊冰冷,有了羅成做後盾,她心中無所畏懼。

輕輕拍手,空氣中出現了白色的粉末,赫然都是女人臉上的。

另外一個女人終於反應了過來,臉上露出了怒火。

一聲怒吼:“小賤人,你特麼找死!”

說完之後,直接揮手,足有三四釐米長的指甲亮了出來,向着慕詩涵臉上劃了過去。

這要是觸碰到,慕詩涵臉上必定刮花了不可。

慕詩涵反應過來,可是想要躲避卻已經來不及了。

女人的指甲已經到了眼前!

曲筱雅也無比焦急,想要衝過去,可是距離又太遠。

老闆等人嘴角紛紛露出了冷笑,眼神裏面滿是輕蔑的光芒。

女人嘴角已經滿是冷笑,似乎已經看到了待會血光乍現的一幕一般。

慕詩涵心中絕望,千鈞一髮之際眼睛卻忍不住看向羅成的位置。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破風聲驟然在二女的耳旁響起。

嗖!

慕詩涵還沒等反應過來,耳旁再次響起了一道慘叫的聲音:“啊!”

所有人心驚。

側頭看去,女人身體已經完全石化了。

身體還保持着剛纔那個囂張的姿態,可是臉上的表情已經徹底驚呆了。

手停在了慕詩涵的臉前,無法前進半分。

衆人回頭看去,這才發現在二女的旁邊是一個貨架。

一根拇指粗細的塑料管直接刺入了木質的貨架之中,另外一端正好卡在了女人的手中!

這……

所有人倒吸冷氣,眼神裏面滿是驚駭的表情。

這是怎麼做到的?

曲筱雅狠狠鬆了口氣,連忙衝到了慕詩涵的身邊,拉扯着將慕詩涵拉到了一旁。

慕詩涵還沒有緩過神來,依舊詫異的看着貨架上的塑料管。

剛纔她已經絕望了,可是沒想到……

老闆也徹底反應了過來,雖然不知道羅成到底用了什麼妖法,可是心中已經徹底憤怒了。

面子,已經丟盡了!

手中拳頭緊握,對着羅成便是一聲怒吼:“小子,你找死!”

話音落下,後面兩個男人也不再猶豫,揮舞着手中的拳頭直接向着羅成的位置衝了過去。

曲筱雅和慕詩涵也紛紛緊張了起來。

羅成還坐在自己的位置,並沒有理會的意思。

很快,兩個男人的身體將羅成給遮擋住了,曲筱雅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然而就在下一刻,兩個男人的身體陡然倒飛了出去!

砰砰!

兩個沉悶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

兩個男人狠狠的撞在了門框上又掉在了地上,痛苦的扭動着自己的身軀。

男人一愣,滿是震驚的看向了地上的兩個男人。

眼珠子都已經快要瞪出來了一般!

剛回頭,卻發現羅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自己的身前。

慢慢擡頭,稍微仰視才能看到羅成的目光。

羅成嘴角帶着一抹輕笑,可是眼神中卻閃爍着陣陣寒芒。

腳步輕擡,慢慢向着老闆的位置靠近。

咕咚!

老闆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心裏面也滿是慌亂。

腳步也開始情不自禁的後退。

剛纔羅成展露出來的,已經徹底讓他心理防線崩潰了。

加上羅成那凌厲的目光,他完全沒有任何反抗的心思。

隨着羅成的逼近,老闆瘋狂的後退,身體也開始慢慢的顫抖了起來。

地上兩個扭動的男人見狀眼神裏面也閃過慌亂的光芒。

強忍着身體上的痛苦,努力的挪動自己的身體,將老闆倒退的路線給讓了出來。

老闆顫顫巍巍的開口:“你幹什麼?你……你這是故意傷人!你……”

一邊說着,一邊後退,轉眼間便已經退到了門口的位置。

羅成嘴角帶着一抹輕笑,絲毫沒有理會的意思,依舊默默前進。

門外的衆人見狀也瘋狂的後退,連忙讓開了身體,生怕會將自己給糾纏進去一般。

門檻很高,老闆卻並沒有看到。

腳直接觸碰到了門檻上,身體瞬間向着後面倒了下去,驚慌的呼喊:“啊!”

喊完之後,身體直接順着門口的臺階滾落了下去。

再次擡頭,羅成在門口負手而立,俯視着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