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校長念念不舍的移開卷子,看向喬鈺。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22 日 0 Comments

喬鈺乖巧的笑笑。

她長的乾淨,細碎柔軟的短髮下,是一雙清澈的雙眸。

被她看一眼,彷彿世間一切污濁都消弭。

老校長一愣。

老一輩的人,喜歡講句老話。

看眼緣。

年紀越大越講究,畢竟活了大半輩子,瞧人品性,能摸個七八九來。

他對喬鈺第一印象,就是有禮,規矩。

年輕人浮躁。

他見慣的。

但眼前的孩子不一樣。

她往那裏一站,氣質沉穩,不驕不躁,還透著年輕人獨有的傲氣和自信。

「你叫什麼名字。」他忍不住問,聲音都放慈愛不少。

「學生喬鈺,字胤臻。」

還有字!。 是緋瑪王的氣息,魔威從遠空撲來,空間晃動,令人心顫。

「怎麼回事,無月逃得有那麼快嗎,連緋瑪王都追不上她?」修辰緊張起來,察覺到自己被一道可怕的神念鎖定,即便隱藏在黑暗中,亦渾身發冷。

「快逃!我們的藏匿手段,沒有瞞過她的感知。」

張若塵剛才與緋瑪王那雙魔瞳隔空對視了一瞬,如兩柄魔刃刺入神魂,臉色驚變,一把抓住身旁修辰的手臂,道:「同樣是太虛境,逃命你應該還是有些把握的吧?現在,靠你了!」

逃命,當然不是難事。

但卻要燃燒神魂。

修辰的神魂,本就遭受重創,很不情願。

「嘩!」

修辰瞪了張若塵一眼,冷哼一聲,皮膚下的神魂血肉燃燒起來,溢出火焰光點,帶著張若塵疾速遁形出去。

時而飛行,時而踩出神靈步,剎那間就橫渡百萬里虛空。

論速度,張若塵與太虛境的修辰比起來,顯然還差得遠。

但緋瑪王的速度更快,腳下那片緋紅色的魔氣海洋中,湧出一條蜿蜒的血河,橫空而過,攻擊向前方的二人。

「你逃命的本事,也很一般嘛!」

張若塵臉色微冷,嫌棄的盯了修辰一眼,氣得修辰差一點將他扔飛出去,一拍兩散。

血河滾滾而來,如匹練,如刀光,使得空間震動得更加劇烈。

「嘩!」

張若塵身上爆發出一片絢爛的星光,天尊寶紗被神氣激發,飛出密密麻麻的天尊神紋,擋住從後方衝擊而來的血河。

「你小子身上寶物讓神王、神尊都要羨慕,難怪那麼多強者想要置你於死地。」

修辰道出這一句,回頭看了一眼。只見,緋瑪王身體曼妙絕倫,白色肌膚散發粉紅色魔光,眉心的魔紋宛若一團火焰在燃燒。

但,她一步邁出,居然能跨越三四個神靈步的距離。

「有些不對勁啊,她居然能夠施展出如此高深的速度神通,這是要將無量級神通發揮到極致才能做到。她必然擁有神源!」

修辰看向張若塵,眼中有震驚,也有詢問。

畢竟緋瑪王出世,與張若塵有關。

誰知道他從哪裡挖出來的?

修辰實在不相信一個亂古時期的神靈,活到現在,還能將神源也保存下來。

這意味著,緋瑪王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恢復到巔峰狀態。

七十二柱魔神巔峰之時,霸絕宇宙,橫掃天下。緋瑪王排名第三十八,戰力得強到何等地步?

見張若塵一言不發,修辰又道:「她追我們幹什麼?宇鼎又不在我們身上,張若塵,你快將關於她的一切全部告訴本神,不然今日將相當危險。」

「你到底行不行?你曾經好歹也是修羅族的霸主,怎麼從一尊魔頭手中逃命的本事都沒有?」張若塵覺得將緋瑪王的來歷告訴它,根本沒有意義,純粹浪費時間。

修辰憤怒,道:「你辱我太甚,本神受夠了,散夥吧……啊……」

張若塵取出日晷,調動神氣打入進去。

頓時,修辰的神魂身軀如同被雷擊了一下,難以自我控制。

「哧哧!」

大量神魂燃燒,修辰化為一個火球,速度頃刻間倍增。

「這般燃燒下去,要不了多久,本神的修為就要跌到太虛境之下。」

修辰殺張若塵的心都有了,偏偏卻無法這麼做,美眸狠狠瞪過去,化為一道神光,進入日晷的內空間。

張若塵腳踩日晷,速度奇快無比,以天尊寶紗抵擋從後方攻擊過來的力量。

「哎,修辰啊,修辰,做為器靈,你應該與主人生死與共,榮辱相依,遇到危險就喊散夥,這怎麼能行呢?別躲在裡面了,快出來,助我一戰。」張若塵敲了敲日晷,想要將修辰喚出來。

但卻沒有回應。

修辰很生氣!

「你是何人?本王在你身上感應到了天魔的一絲力量波動,他是否還活著?」

緋瑪王的聲音,傳入張若塵耳中。

這無疑是證明了她亂古魔神的身份!

張若塵深吸一口涼氣,努力保持鎮定,道:「天魔早已化為塵土,亂古過去何止千萬年,已是一個淹沒在歷史長河中的時代。你的那些故人皆成厚土下的骸骨,為何你還活著?你本不該存於世!」

張若塵以真理神目與緋瑪王對視,想要看透她身上的秘密。

難怪大尊當年要尋找長生不死者,這世間的確是存在太多匪夷所思的東西,超出常理,超出天地規則的許可。

「已過去這麼久遠了嗎?竟來到了一個陌生的時代,到底是誰,誰在操控這一切?」

緋瑪王情緒失控,仰天長嘯,身上魔氣爆炸一般的向外宣洩,周圍虛空出現數之不盡的粉紅色寶石。

寶石尖銳,如刀似劍,從四面八方飛向張若塵。

天尊寶紗能夠擋住緋瑪王的攻擊力量,可是,對神氣的消耗卻極其巨大,只是片刻過去,張若塵就有一種渾身被掏空之感,雙腿發軟。

「太強了,她還沒有完全恢復,可是戰力已經遠超蒲傳奇。一旦讓她恢復到無量境,世間便又多一尊蓋世凶魔。」

「噗!」

隨著張若塵體內湧出的神氣逐漸稀薄,天尊寶紗的防禦減弱,一枚粉紅色寶石,穿透光幕,擊在他肩頭。

張若塵的小半個身體化為紅色,僵硬如石,魔氣在體內肆虐。

「陰陽十八局!」

張若塵收回天尊寶紗披在身上,以精神力催動十八座空間神陣。

身下,日晷燃燒,速度奇快無比。

緋瑪王眼睛如玉石般晶瑩,明明很美,卻煞氣衝天,道:「你修鍊出來的神氣很古怪,陰陽兩分,清濁共存,似從混沌初開時得來。這就是你能夠激發出宇鼎空間力量的原因?」

「你太弱了!你不是本王的對手,束手就擒吧,帶本王去找回宇鼎。本王知道,你與宇鼎之間有某種特殊的聯繫。」

張若塵心中明悟,原來緋瑪王是追丟了無月,想到他或許能夠找到宇鼎,才會出手攻擊。

但,緋瑪王的身法速度如此高明,怎麼會追丟一個失憶了的無月?

容不得張若塵多想,緋瑪王結出一道吞魔大手印,血氣騰騰,魔紋密布,將整個陰陽十八局覆蓋,壓得十八座空間神陣世界不斷崩塌。

無月冰冷的神音,在虛空中響起:「緋瑪王,本神在此!」

無月身上神光如玉,從黑暗中飛出,雙手攤開,以強大精神力在雙手之間凝出一座攻擊神陣。

神陣飛出去,與吞魔大手印碰撞在一起。

一聲轟鳴,神陣與手印同時爆開。

緋瑪王再也無心搭理張若塵,道:「原來你這麼重視他,都已經逃掉,還返回來救他。」

緋瑪王眉心飛出一道刺目的魔氣光柱,擊在無月身上,將她的身體打碎成一團神霧。

「幻術!」

緋瑪王怒然,立即轉身。

只見,無月如凌波仙子一般的真身,飄然落在日晷上,與張若塵一起,撞入進虛無世界,急速飛行。

「既然月神歸來,張若塵,別再燃燒本神的神魂了,再燃燒下去,本神怕是要化為虛無。」修辰焦急的聲音,從日晷中傳出。

無月柳眉深深蹙起,跺了日晷一腳,冷聲道:「那魔頭的修為很可怕,我不是對手。」

全盛狀態下的無月,自然不懼緋瑪王。

可是現在她,很多厲害的幻術和神符都施展不出來,戰力並不算強。

「轟隆!」

一團粉紅色的神光,擊穿真實世界和虛無世界的壁障,從張若塵和無月的頭頂上方落下。一隻長達千里的魔手,探入進來,掌紋如山嶺一般。

大量魔火在掌心燃燒,散發出強橫的威壓力量。

張若塵只感覺體內血液,像是凝固了一般。

先前被粉紅色寶石擊中的傷口,發出鑽心刺骨的疼痛。

無月面色平靜,撐起陰陽十八局,結成一座陣法盾印,擋住了緋瑪王從真實世界打來的一擊。

「嘭!」

「嘭!」

……

一路疾遁,緋瑪王施展出來的魔道神通越來越強橫,似乎修為又有增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