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不要命了,看你怕不怕!”劉陽抹了一把臉上血跡,頓時將自己整個臉抹成了血紅之色,同時用匕首將自己手臂劃破,鮮血汩汩而出,頓時整個人如同一個嗜血魔鬼一般。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春嬌嚇得連連尖叫。 “今天,咱倆得死一個!”劉陽揮舞着匕首,瘋狂亂舞,撲向徐灼。

徐灼卻面無表情,一擡手,穩穩抓住了劉陽握着匕首的右手。

“恩?”劉陽一驚,他發現,徐灼的臉上,根本看不出絲毫的膽怯之意,甚至於連任何表情都看不出,無悲無喜。

小小年紀,怎麼可能有這份兒定力?劉陽心中有些沒底了,不過這種情緒也不過一閃而過,他無力抽出匕首,猛然張口,咬向徐灼的手。

“咬人?那就打掉你一嘴牙!”徐灼見劉陽如同瘋狗一般,也有些怒了,拳影連閃,如同重錘一般的鐵拳,全部轟在劉陽的嘴上。

“噗……”劉陽嘴巴血肉模糊,張口一吐,四顆牙齒掉落。眼中卻帶着瘋狂的殺意,“打得好,有種就打死我!!”

徐灼冷哼一聲,再度上前,仍是快如閃電的重拳!

“啪!啪!啪!啪!啪!啪!……”

拳拳到肉,飛濺的血花中,帶着顆顆牙齒。

嘭!

劉陽終於支持不住,仰面倒地,此時他被打的幾乎昏過去,腦袋幾欲炸裂。

“說好的,打掉一嘴牙,現在才一半呢。”徐灼自認不是個殘忍的人,可是此時看到這個自殘、暴戾、變態的傢伙,他心中虐人的慾望也似乎被激發出來。

其實徐灼這樣做,還有他的想法:如果今日不把劉陽打怕了,發自內心恐懼了,今後他必定會瘋狂報復,雖徐灼不怕他,但是惹上這瘋狗,多少也是個麻煩。

當着春嬌的面,不能殺人,那就虐人,你劉陽殘暴?沒關係,我比你更殘暴!

徐灼蹲下看着劉陽,手中晃着匕首,“下面,我們用匕首來撬掉你的牙。”

說着,要將匕首插入劉陽嘴裏。

其實徐灼心裏也有些膈應,要說直接殺了對方,也還好,但用匕首撬牙齒?他的心裏還真有些不得勁,但是事到如今,自己不能退,不能被劉陽的“亡命”嚇到!

只希望劉陽趁早服軟吧……

徐灼發現,劉陽雙目睜大,眼中有着掙扎之色,還有一絲狠色。顯然,他是要看看,徐灼到底有沒有這個膽子!

一旁的春嬌,此時卻驚駭萬分,剛纔她看到劉陽嗜血,自殘,認爲他是個變態,而如今看來,這個叫徐灼的小礦工,好像也挺變態!

唐府裏什麼時候出了這麼兩個東西?

此時的情景,簡直超出了春嬌過去的理解和認識,讓她“大開眼界”了。

“嘿嘿,開始啦!”徐灼知道,自己不能表現出絲毫怯弱,否則劉陽會看出來,定不會向自己示弱。

只有比惡人更惡,比變態更變態,才能讓惡人害怕,讓變態恐懼。

徐灼笑嘻嘻的擺開劉陽嘴巴,劉陽眼神動了動。

“一……二……三……四……”

徐灼數着劉陽嘴裏的牙齒,“還有十一顆。”

“現在,是激動人心的時刻了!”徐灼一臉興奮,將匕首探入劉陽口中,鋒利的刀鋒劃破了劉陽的嘴角,瞬間鮮血就流了出來。

“撲(不)……撲(不)……”劉陽眼中終於露出恐懼之色,他終於承認,眼前這個小子,比他還瘋狂!簡直就是魔鬼!

“你說‘不’?開玩笑,我的興致纔剛上來呢!”徐灼心中一鬆,看來自己贏了,不過此時還得再演演戲。

手中匕首撥弄着,輕輕敲擊這劉陽剩下的幾顆牙齒。

“撲(不)……呦(要)!”劉陽此時徹底服軟了,“饒了額(我)……”

徐灼一個耳光過去,冷聲道:“口齒不清就閉嘴,我還沒享受夠折磨人的快感呢!”

“額……服了……饒……命……”劉陽盡力讓自己發音準確些。

“無聊!”徐灼將匕首扔到一旁,“折磨人的最大樂趣,就是讓一個人從強硬到屈服,如今你居然這麼快就告饒了,真是讓人不爽,趕緊滾!否則,繼續拔牙!”

劉陽連忙掙扎起身,連滾帶爬的逃走。

徐灼長長吐了口氣,“這個劉陽,還真難搞,差點就演不下去了!”

“徐哥……你剛纔……在演戲?”此時那丫鬟春嬌小心翼翼的湊過來,看着徐灼,眼中有着警惕。

“……啊。”徐灼看了一眼春嬌,點點頭。

“哦。”春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她忽然覺得,眼前這個少年,真是有心機,自己跟他一比,簡直是單純小姑娘。

“徐哥,謝謝你啊……還有,對不起。”春嬌歉意道。

“沒事。”徐灼看了一眼這個嬌俏女孩,有些無奈,“你跟人的交際方式,就是在別人姓後面加個‘哥’?”

剛纔劉哥,這會兒徐哥……

“徐哥……”春嬌不知如何回答,習慣性的又叫了一嘴。

徐灼無奈,或許對於她,*哥,就相當於高僧口中的“阿彌陀佛”吧?

想了想,徐灼道:“如果你真的感謝我,就幫我個忙。”

春嬌眼中一亮,“我知道,徐哥是要我在二小姐面前推薦你?”

“聰明!”徐灼一笑。

“徐哥放心,等二小姐回來了,我一定轉告二小姐,把你推薦給二小姐!”春嬌拍着胸脯道。

徐灼向春嬌道謝,離開了沐秋雪的住處。

不過徐灼並未繼續去修建新房,如今他要抓緊一切時間,提升實力,苦練棍法,爲七日之後的比武準備,要知道,唐楚成找到的三名高手,其中一人是鍛體七重,比徐灼高了兩個級別,徐灼要勝他,只怕不容易。

*****

入夜,房間內,徐灼拿出藥瓶,如今裏面還剩下六顆聚靈丹,其中三顆是當初李貴才的丹藥中剩下的,而另外三顆,則是徐灼用剩下的錢買來的。

“這幾日來,頓頓有獸肉,體質提升很快,要滿足身體所需,六顆應該足夠了!”

不過,徐灼並未着急吞下丹藥,而是盤膝閉目,用最簡單的呼吸吐納之法,體會體內的靈氣運轉。

有了“青蓮”和“碎星”兩處丹田,徐灼此時便是一個修煉妖孽,很快他便感到體內一絲絲暖流運轉,渾身筋骨暖洋洋,麻酥酥,非常舒服。

武徒之境,其實就是鍛造身體的階段,從皮肉,到筋脈,最後到骨髓。而如今,徐灼五階武徒,正處於鍛造筋脈的階段,筋長一分,身體的彈力就增一分,靈活性也就更強。而脈絡通達,則渾身無不通暢,氣力運轉行雲流水,一拳之力威力更甚。

“身體已達到最佳狀態,正是服用丹藥的最佳時機!”徐灼一咬牙,直接一口將六顆全部吞了下去。

這若是被有些修煉常識的人看到,恐怕下巴都要驚掉了,丹藥雖小,但蘊含能量卻是不可小看,即便最低級的丹藥,一顆所蘊含的靈氣能量也抵得過好幾頭猛獸,何況是六顆!

丹藥進入體內,頃刻間化作一股狂暴的能量從體內炸開,頃刻間朝着全身脈絡筋骨奔涌而去,徐灼只覺得似乎體內有個氣團,要將他身子撐開一般!

這氣團,正是那丹藥所蘊含的能量。

能量是好東西,但若一次性太多了,就有爆體而亡的危險。

徐灼此時就感覺自己要爆體了,體內的能量如一頭猛獸,完全不受他控制,四處橫衝直撞,甚至將徐灼的筋脈撐破,撕裂!

徐灼將牙齒咬得嘎嘣直響,汗珠從他臉上不斷滾落。

忽然,在他左掌手心的部位,出現一股漩渦,這漩渦瞬間將全身的能量吸收進去,體內狂暴的能量,也全部集中到了左掌。

徐灼心中一動,莫非這狂暴能量,無意中觸動了第三處丹田?

七處丹田陣圖,分別位於眉心,小腹,腰眼,雙手,雙足!

無論要激活哪一處,都需要極大的能量。

徐灼心中一喜,立刻調動渾身靈氣能量,灌入左手,隨着能量的越聚越多,徐灼感到自己整個左臂都在一鼓一漲,平緩起伏,好像有一頭巨獸在潛伏其中,蠢蠢欲動一般。

“可惜,如果再多給我幾顆聚靈丹,我必能激活第三丹田!”徐灼心中暗叫可惜,每一處丹田在成爲能量儲存庫的同時,更是具有不同的功效,倘若左手丹田開啓,會是什麼功能?自己實力又會提升到什麼程度?

可惜了!

徐灼感到體內靈氣所剩不多,衝擊第三丹田無望,正要放棄時,腦中卻是念頭一閃。

“不行,不能放棄!”修煉本就是逆天而行,吃得苦中苦方爲人上人,沒難道沒有丹藥就不修煉了?哪來的嬌氣毛病!

還記得當初青鸞姐的事嗎,若是當初自己實力足夠,她也不會險些喪命野獸之口!如今變強的機會擺在眼前,還有什麼理由放棄?

沒出息!

這一次關係到小綠的終生,不能再有絲毫遺憾!今天,定要突破這第三丹田!

徐灼精神一震,按照最基礎的吐納之法,吸取靈氣,同時將靈氣不斷往左手聚集過去……

一炷香的時間後,細密的汗珠出現在徐灼額頭上,

半個時辰過去了,徐灼的衣衫已經溼透,而他的左手開始發紅發脹,整個都大了一號!若是仔細觀察到話,會發現左手在一脹一縮,如同一個心臟一般!

一個時辰過去了,一縷縷熱氣從徐灼頭頂冒出,而在他皮膚體表,出現一道道靈氣團流動時突起的痕跡,這每一道靈氣都灌入徐灼的左手,此時他的左手已是鼓脹起來,血管都清晰可見,並出現了條條血痕裂口,似乎隨時可能爆炸一般!

而實際上,徐灼此時的狀態,也的確可能會爆炸!

wωω ▪ттκan ▪¢○

“第三丹田,給我開!”徐灼面目扭曲的悶哼一聲,將最後一股靈氣灌入左手!

“轟隆……”

如同一聲悶雷在徐灼左臂內炸開,徐灼感到左手手掌內被開闢一個洞一般,所有靈氣都匯聚而去,瞬間消失於無形。

而那鼓脹的左手,也很快消退,恢復了原狀,只不過受傷的血痕卻將他的手染紅了。

“第三丹田,成功了!”徐灼心中狂喜,不僅如此,在丹田形成的一刻,他的腦海中,也出現了一道關於此處丹田的信息—— 隨着第三丹田的開啓,一道關於第三丹田的信息也出現在徐灼的腦中:

霸盾,防禦型丹田,除具備基礎的能量庫作用外,靈氣啓動之後,可使左臂堅硬逾鋼鐵,可防禦刀槍攻擊。

“霸盾!”

徐灼興奮的催動起一股靈氣,灌入左手,瞬間霸盾被激活,徐灼的整個左小臂頃刻間鼓脹了兩圈,足有小腿粗細,而且小臂的皮膚變得強韌有光澤,看上去左臂如同覆蓋了一個護臂,又像一個小型的橢圓盾牌。

“崩!崩!”徐灼拿鋼釺用力刺向左臂,他發現左臂有清晰的觸覺,但是卻沒有痛感,而且手臂連皮都沒破。

這樣一來,絲毫不會降低手臂的靈敏感知性,同時還堅硬無比!

再活動活動左手腕,同樣靈活的很,對於施展拳法、兵器,都沒有絲毫影響。

“完美!”

徐灼意念微動,撤去靈氣,左臂瞬間如撒皮球一般,恢復了原樣。

用心體會,徐灼發現,三處丹田的能量,非常流暢的遊走在全身,如今他必須儘快熟悉同時調用三處丹田,使其完美配合,事半功倍!

當徐灼調動着能量經過眉心處時,忽然眉心深處的某個點動了一下!

徐灼一呆之後,心中閃過一個念頭:莫非,是那三角魔方?

再次慢慢運轉能量,進入眉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