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天尊者鬍子都氣得豎起來,身上散發出十分恐怖的威壓。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瞬間,周圍的修士全都臉色大變,紛紛逃竄,生怕在他的怒火之下被波及,等於非命。

「這個混蛋,真是不要命了,老娘嫁了個什麼東西啊!」

此時此刻,幽冥已經不是生氣了,而是緊張,她腦海在想著千萬種念頭,都是在想怎麼救葉雄。

但是,無論她怎麼想,都想不出來,兩人之間境界差太多。

哪怕她身上擁有再厲害的神通,也不可能做到。

「實在沒辦法,只能使用禁咒了。」幽冥喃喃道。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個猴子滿山走。

既然已經選擇了嫁給他,只能承受這種命運。

幽冥手指準備結印,一旦有不對,就準備啟動禁咒。

此刻,她已經不考慮禁咒帶來的後果了。

「我也佩服你的勇氣,這裡面沒有一個膽敢站出來,只有你。」葉雄淡淡地說道。

「你有種,所以,你要……死……」

死字剛出口,一股毀天滅地一般的威勢,瞬間從羅天尊身上身散發出去。

此刻,他就像像主宰,所有的修士都被他這股氣勢嚇得肝膽俱裂,渾身顫抖,就幾乎要撲倒在地。

合體巔峰境界的威勢,恐怖如斯。

葉雄嘴角揚起一股淺淺的笑意。

「死的是你。」

下一刻,他身上突然湧出如同星球爆炸一般的威壓。

一金一黑,兩股氣勢從他身上怒衝出去,就像兩條蜇伏已久的巨龍,突然遇到最廣闊的天空一樣。

兩股元氣在半空之中相互交織,那股毀滅宇宙的威勢,讓周圍幾萬公里之內,所的修士全都臉色大變,幾乎連氣都喘不過來。

這股氣勢比起傲天尊者,只強不弱。

「天啊,我看到了什麼?」

「合體巔峰,他居然也是合體巔峰。」

「這威勢,哪怕在合體巔峰之間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了吧!」

周圍,驚叫連連。

兩股氣勢在半空之中相撞,火星撞地球。

轟轟轟!

無邊無際的爆炸聲音響起,那巨大的聲音,讓人震耳欲聾。

兩人都沒有出手,全憑氣勢在戰。

終於,羅天尊者噗的一口血噴出。

身體如同敗草一樣,在半空之中,退飛出來幾千公里,這才停了下來。

而葉雄,依然站在半空,穩如泰山,不曾挪動半點。

氣勢一戰,合體巔峰的傲天尊者,完敗。

當下,全場震驚,個個看著葉雄,驚為天人。

幽冥目光獃獃地看著葉雄,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來。

半晌,她目光之中才帶著激動的淚光,喃喃道:「多少年了,還是這麼喜歡裝逼。」

不過,他有句話說得對,他裝逼都是量力而行的。

「槍打出頭鳥,恭喜你成功成為我今天在這裡,第一個要殺雞儆猴的人物。」

葉雄再次將落日弓抽出來,彎弓凝箭。

佛魔元氣凝聚到了極致,讓他此刻,如同宇宙箭神一般。

比起先前射殺蒙家三人的那一箭,此刻的氣勢起碼提升了三倍。

幽冥見此狀,才知道他先前根本就沒有出盡全力,這一箭,才是他的真正實力。

啾!

松箭那一刻。

彷彿聽到宇宙之中,最美妙的聲音。

佛魔箭開始還能看到箭形,很快就化成一團燃燒著熊熊烈火的圓形火團,如高速飛行的流星,帶著隨時都有可能爆炸的威力!

這一箭,葉雄才隱隱感覺到,自己發出了古風射殺傲天尊者那一箭的氣勢。

羅天尊者臉色大變,緊急之間一連在身上布了幾十道防禦。

有真元護體,有各種禁制,還有符咒。

將自己的緊緊地保護起來,滴水不漏雨,自覺宇宙毀滅都不會有事,這才心下稍安。

然並卵。

高速旋轉的佛魔箭輕易攻破所有他的防禦,單體攻擊力,堪稱毀天滅地。

幾乎耗盡一身元氣之後,羅天尊者終於將這毀天滅地的一箭擋住了。

「擋住了。」

「羅天尊者,防住了。」

「好樣的。」

周圍有人驚呼起來,完全沒留意到,此刻的羅天尊者已經接近油盡燈枯。

「我有說過,只射一箭嗎?」

葉雄快速彎弓凝箭,佛魔箭再次射出。

沒有絲毫的懸念,羅天尊者被一箭穿心。

屍體爆炸,化為虛無。

堂堂合體巔峰,在落日弓面前,沒有絲毫防禦之力。

合場傻眼。

驚呆。

說不出話來。

幾百人的半空,除了風吹過的聲音,一點聲音都沒有。

那個男人懸浮在眾人頭頂,如同宇宙主宰一樣。。

剛才,還有人說他是傻子。

現在,誰還能說什麼? 「還有誰要挑戰我嗎?」葉雄目光掃落下面的人群,淡淡地問。

周圍的人被他的目光掃過,紛紛低下頭,不敢正視他的目光。

兩箭將合體巔峰的羅天尊者斬殺,這種實力,場上誰還是對手。

此刻,誰還敢出頭,不是找死嗎?

「鬼面書生,過來,切磋切磋。」葉雄朝人群之中,境界最高的鬼面書生喊道。

亂世棟樑 「不不,我過來就是湊湊熱鬧的,不是來抓你媳婦的。」鬼面書生嬉皮笑臉地說道。

羅天尊者活生生死在面前,他可不想成為下一個。

以這個傢伙的實力,整個神鳥星域,估計沒幾個人是他的對手。

「下次沒事少湊熱鬧,不然怎麼死都不知道。」

「是是,我下次不多事了。」鬼面書生連連點頭。

葉雄目光這才落到角落之中,還沒從震驚之中反應過來的幽冥,說道:「老婆,上來認認,這些龜孫子哪個追殺過你,我一個個跟他們算賬。」

此時此刻,幽冥哪裡還有心思算賬,葉雄強大如斯,她都很高興了。

算不算賬,她都不在乎了。

「不用了,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幽冥此刻只想快快回去,過兩人世界,問問他這三十年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連進兩階,實力變得如此逆天。

「不行,我說過,誰欺負你,我要他們雙倍奉還。」

葉雄指著下面的數百修士,大聲說道:「你們全都過來,排成隊,一個個到我媳婦面前,讓我媳婦辨認,主動主錯的,懲罰可以少一半。」

那些修士,個個面面相覷,臉色都很難看。

堂堂合體修士,像一群小學生一樣排隊,讓人算賬,就像肉板上的魚,這種感覺真的不好受。

羞辱,極大的羞辱。

人群中,有修士受不了這種羞辱,突然化成一道流光逃遁,逃向前面一個蟲洞。

「不知死活。」

葉雄拉弓凝箭,一箭射出。

那名想逃跑的修士,在進入蟲洞那一剎那,被一箭穿心,死翹翹。

這一下,還有逃跑念頭的修士,全都剎車了。

誰還敢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幽冥本來想阻止,但見葉雄玩得高興,也不再阻止了。

既然他喜歡這樣,那自己就配合他好了。

聰明的女人懂得在如何讓自己的男人高興。

他想在自己表現,那就隨他吧!

「鬼面書生,來來,你站前面,有意見嗎?」葉雄指著他問。

「沒意見,我哪有意見。」鬼面書生陪笑著,走到前面,排第一。

堂堂合體巔峰都沒意見了,剩下的人哪裡還敢有意見,當下紛紛排隊。

半空之中,很快就排出一條上數百米的長隊。

「媳婦兒,過來,一個個給我瞅清楚,哪個王八蛋追殺過你,或者傷過你的,或者曾經跨下海口要殺你的,給我一個個指認出來。」葉雄朝幽冥招了招手。

幽冥點了點頭,當下來到他身,配合他。

「看什麼看,全都把眼皮都給我垂下……讓你們垂眼皮,不是垂頭,你們垂頭我媳婦怎麼看得清楚……我可警告你們,誰敢偷看我媳婦,我把他的眼珠子都給挖出來。」葉雄大聲吼道。

周圍的人,瞬間無語了。

看看都不行,這都是什麼世道啊!

這傢伙也太護犢子了吧!

小命要緊,排著小隊的修士,全都不敢看幽冥,就像受訓了小學生。

「媳婦,可以開始了。」葉雄笑道。

幽冥點點頭,目光首先落到鬼面書生臉上,說道:「鬼面書生,你此次過來,是想殺我嗎?」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我就是過來湊熱鬧的,周圍的人都知道,我這人性格就是這樣。」鬼面書生連連道。

周圍的修士,沒有一個膽敢說話,平空很安靜。

「行,你可以走了。」幽冥說道。

「多謝玄冥魔女,咱們後會有期。」鬼面書生鬆了口手,這才拱了拱手離開。

接下來,幽冥速度很快,面前絕大部份修士雖然追殺過她,但是沒有正面對抗,都不算。

輪到差不多第三十個的時候,幽冥讓人離開,葉雄突然阻止:「慢著。」

那名修士本來已經離開幾十米,這時候停了下來,陪笑道:「還有事情嗎?」

「在老子這對火眼金睛面前易容,還真當我眼瞎嗎?」葉雄冷冷道。

那名修士臉色大變,連忙化成一道流光逃跑。

「又是一個不知死活的。」葉雄再次拉弓凝箭,疾如流星。

那名修士直接被洞穿,但是沒有死絕。

在眾人的目光之中,那名修士容貌快速變化,變成另外一張面孔。

「羅志洋,原來是你。」幽冥看清這人的面目之後,咬牙切齒。

「這人追殺過你嗎?」葉雄問。

「何止追殺,他跟范中海,蘇康,三人追殺了我十天十夜,我身上的傷,有一半是他們留下來。」

葉雄還是第一次見到幽冥對一個人,恨到這種地方,瞬間就暴跳如雷。

「奶奶的王八蛋。」

https://ptt9.com/109987/ 他身影嗖的一聲,就落到羅志洋麵前,大手一抓。

一隻虛無大爪,直接將羅志洋的元嬰從身體之內抓出來,握在掌心之中。

「敢動我老婆,讓你見識一下修真界至惡毒的煉嬰術。」

話音剛落,葉雄手中佛魔元氣,裹住元嬰,一點點煉化元嬰。

那模樣就像將元嬰的皮一層層剝下來的一樣。

元嬰慘叫起來,聲音悲慘之極,鬼哭神號,周圍的人聽了,瞬間都毛骨悚立起來。

「想在我面前自爆元嬰,做夢。」葉雄冷哼。

慘叫聲就像嬰兒一樣,又像鬼叫,足足叫了五分鐘。

星河歸來當奶爸 葉雄並沒有讓他死去,一點一點折磨。

幽冥聽著聽著,都受不了了,說道:「行了,別折磨他了,省得亂了你的佛心,殺了便是。」

「他得罪我可以,追殺我可以,但是動你就不行。」葉雄說完,直接將元嬰捏爆。

說實話,如果對方曾經傷害過自己,葉雄確實不會折磨他。

但是,他傷害幽冥就不行。

這三十幽冥吃了不少苦頭,今日相聚,他既然有能力,就要讓在場所有人知道,動他的女人不會有好下場。

人群之中,突然三道流光,朝三個方面逃去。

「敗露了,想逃,做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