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年輕公子的其他護衛也都反應過來,紛紛拔刀,幾下就把這頭妖狼斬殺在地。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靠!還真有?」

年輕公子驚魂未定地站了起來,看見這巨大的狼屍,和滿口鋒利的狼牙,不禁冷汗直流,后怕不已。

剛才要不是家將反應快,他就嗝屁了……妖獸的戰鬥力可比人類強,同級別下幾乎要高出數倍,往往好幾個人才能對付一頭。

他只是鍛體境一重修為,面對二階妖獸幾乎毫無還手之力,更別說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

突入其來的驚變讓很多人都停下腳步,確定發生的事情后,不由發出一陣驚嘆:

「好厲害的法器!竟能準確察覺到妖獸的位置!看來這次剿賊定能成功!」

「先前我還不信,世上哪有這樣的法器?現在一看,果然名不虛傳。」

「……虛傳個屁,壓根就沒聽過好么?看來葉老闆的師尊是一位墨家高人,不然如此精妙的法器,一般人如何能製作出來?葉兄,你說是不是?」

看得出來,親眼見到這一幕,大部分人都是放下了之前的疑慮,但其中夾雜的幾聲試探,卻讓葉天皺了皺眉。

看來,這次剿匪行動,混進了不少有心人。不過想打聽自己的身份,只怕是想多了,你就是抓破腦袋,又想得到小爺靠的是系統?那可是外星裝備~

留了幾分心眼,葉天帶著隊伍,繼續往前行進。

接下來又遇到幾次妖獸襲擊,有三階的,有四階的,但都是被眾人當場斬殺。

沒辦法,這支隊伍人太多了,加入郡守府和溫子山一行之後,已經快兩百個,其中絕大部分都是鍛體境以上修為,只有極少數是鍊氣境。

而除了這些公子哥,所有隨行的家將和護衛,修為全在聚元境以上,甚至凝山境也不在少數。

尤其是溫子山那一群人,雖然只有十個,但全都是凝山境修為,再加上其他家族的凝山境高手,只要別來五階妖獸,完全能一路碾壓過去。

而五階妖獸,只有在黑風山最深處才有,這地方根本遇不到,不然黑風寨也不會建在這裡。

「葉公子這法器,實在是太厲害了,簡直像開了天眼一樣,方圓五百米內,一切都無所遁形,若是用在軍中,堪稱是一件神器~」

行進途中,溫子山看著前方正早掃描的無人機,忍不住便是感嘆。

難怪叫秘密武器,這什麼「雷達」的作用也太逆天了,只需掃描一下,就方圓五百米什麼都看得見,要不這小子能如此自信呢?換做是他,只怕帶幾個高手就敢組團剿匪了。

「是啊,此物法力之強,的確難以想象,堪稱國之重器。」一旁的慕容飛雲也是這般想法,忍不住問葉天道:「葉兄,不知這法器作價幾何?可否賣一件給我?」

「賣?那不行,這可是我師尊的獨門法器,豈能賣與他人?」

一聽這話,兩人不約而同的露出失望之色,但緊接著又聽到:「再說了,這玩意兒也沒你們想的那麼厲害,用『磁石』和『火系晶石』就能干擾,因為它是靠電磁波和溫度感應來工作,一旦被干擾,就等於瞎了。」

「電磁波?溫度感應?」

兩人頓時一愣,面露奇色:「電磁波是什麼?磁石又是何物?」

「溫度感應」還好理解,兩人都是聰明人,結合「火系晶石」一詞,很容易推斷出其中原理。

但電磁波是什麼?磁石也沒聽過……難道是一種礦石?

「電磁波,就是一種類似魂力的東西,看不見也摸不著,但能在散發過程中探測到阻礙物,這『磁石』嘛,則是一種天然的,能自動釋放電磁波的石頭,其頻率不固定,可以用來干擾電磁波。」

「這其中原理……就好比兩個潑婦罵街,你也罵我也罵,自然就聽不見對方說了什麼。」

兩人一聽就釋然了。

原來這「戰術雷達」也不怎麼厲害嘛,只是過於機巧,才少有人知。

不過聽起來,好像很符合之前某些人的判斷,能製造出這種法器,的確像墨家的手段。

撇開這些不談,有了無人機開路,葉天等人一路前進,過了差不多一個時辰,便是抵達了黑風寨所在的區域。

眼前是一條開闊的山路,蜿蜒陡峭,直通前方的一座山頭。

而黑風寨正位於那座山頭上,居高臨下,對眾人所在之處一覽無餘。

「難怪易守難攻,原來他娘的都是些石頭~」

站在山道前,打量了前方那座山頭一眼,王胖子忍不住吐槽。

原來這黑風寨所在的地方,是一座石頭山,山上鮮有樹木,有也是不到半人高的花草。

這樣一來,火攻是不可能了,各種攻城用具也難以奏效,因為就連建寨的材料,也都是通體黝黑的石頭。

旁邊慕容飛雲補充道:「縣誌記載,黑風山地質特殊,很多地方都是堅硬無比的黑鐵石地質,尋常的武者攻擊和戰爭器具很難攻破,尤其是這種經過火焰煉製的完成品,即便是凝山境武者也難以損壞。若非如此,這股流寇豈能逍遙法外?」

「……那現在怎麼辦?這種地形的話,就算有那什麼『雷達』,恐怕也攻不上去吧?」

王胖子所言非虛。

通往黑風寨的山路只有一條,對方又有地形優勢,只需用弓箭遠程壓制,來一萬人都未必攻得上去。

葉天卻自信一笑:「放心,大家照我說的做便是。」

王胖子急著問道:「那你倒是說啊,怎麼個布陣法?」

「布陣就不必了~大家找地方埋伏起來,等我轟它一輪,他們自己便會出來。」

轟它?

拿什麼轟?

眾人一臉懵逼,緊接著就看到葉天身前,憑空出現了一樣事物。

一根碩大的黑色大管管,斜斜地對準了黑風寨。

…… 就在葉天掏出那根大管管的時候,黑風寨已經得到了大軍壓境的消息。

「寨主!他們已經攻到山下了,隨時有可能上山!」

一名身穿皮甲,腰挎戰刀的中年漢子進來大廳彙報,把山下的情況大概說了一遍。

「哦?兩百多人?就這麼點人手,未免也太看不起我黑無常了。」

主座上,一身黑袍的中年男子咧嘴一笑,表情十分不屑。

他就是黑風寨寨主黑無常,其實這不是他的名字,而是因殺人過多,外界給取的外號。

他真正的名字叫北戰,早年曾是北家的一位家臣,同時也是黑岩軍的一位將領。

因晉陞無望,懶得在戰場上賣命,便在北家二公子北無垢的安排下落草為寇,劫掠商旅,給北無垢增加一條財路,以便日後與那大公子北無塵爭奪城主之位。

而早在兩天前,二公子就已經派人傳來消息,說明了「英雄會」之事。

在黑無常看來,什麼狗屁英雄會,不過是一群小毛孩子過家家,哪裡是他的對手?

本以為只是個噱頭,頂多湊幾個人過來玩玩兒,沒想到還真來了!如此便正好合了他的心愿,把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抓起來當人質,想必能換到一大筆贖金。

「……寨主,情況不妙,千萬不可大意。」

報信的中年漢子明顯看出了黑無常的輕視,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哦?怎麼個不妙法?」

黑無常凝眉問道。

中年漢子猶豫一下,道:「……山下那群人當中,有您的老對頭,溫子山。」

「什麼?他怎麼來了?」

聽到溫子山的名字,黑無常眼神一震,頓時就變了臉色。

在一般人看來,溫子山可能不是什麼名震一方的大將,可他卻清楚,溫子山,是前任郡守溫鐵心的親衛隊隊長,已經跟了溫鐵心足足二十幾年!雖然名聲不顯,但卻是一位極為厲害的高手!

想當年,溫鐵心還沒成為郡守,君候北南天也還是一員普通副將,當時還叫北戰的黑無常身為北南天的親衛隊員,曾與溫子山有過一場大戰。

當時是黑岩軍將領之間的比武,看誰的親衛隊的實力更強,誰就能成為所在軍團的一位團長。

按雪月國軍制,一個團編製為萬人,能成為一團之長,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而之所以用這樣的方式比拼,是因為當時的大將軍說,選高級軍官看的是統兵能力,不是個人武力。

親衛隊作為由主將親自訓練的隊伍,誰練得更好,誰的統兵能力就越強。

因此,在當時北南天親衛隊隊長受傷的情況下,便有身為第二高手的北戰帶兵出場,結果在慘敗在了溫子山手下!

換句話說,如果當時他贏了,後來誰成為郡守還猶未可知,這也是北戰多年後心灰意冷的原因之一。

而他沒想到的是,時隔多年,居然又和溫子山對上了。

可溫子山怎麼會來?他不是應該跟在溫鐵心旁邊貼身保護么?

別看溫鐵心被革去了郡守之職,實則年富力強,隨時可能復起,如今正是蟄伏之期,溫子山為何會——

「哼!既然來了,那就再與他一分高下!我倒要看看,過了這麼多年,這小子還是不是那麼能打!」

人都已經到了,黑無常也不待多想,起身大手一揮道:「給我傳令下去,所有人整裝待命,進入一級戰備!若有鬆懈,當場處死!現在,隨老子去會會老朋友——」

一個「友」字還沒說完,突然天空上傳來一陣威壓。

危險!

黑無常瞳孔一縮,意識到了什麼,立刻抬頭看去,接著就聽到一聲巨響。

——砰!

不知什麼東西突然落到了屋頂上,然後猛的炸開,震落了好些碎石。

「不好!快撤!」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席捲了整個大廳,黑無常臉色一變,根本來不及多想,就要往廳外奔去。

而就在他往外奔逃之時,隱約聽到了一道細微的聲音。

「Jiu——」像是有什麼物體正飛落下來。

然後——「BOOM!」

又是一聲剛才那樣的巨響,整個大廳轟然坍塌,一塊塊巨石開始往下砸落。

「快跑!快跑!」

一瞬間,大廳里亂成一片,所有人都反應過來,開始向外逃竄。

這就看出這群悍匪的心理素質,雖然並不知道遭遇了何種危險,但第一時間跑路肯定是沒錯的。

要知道,這大廳的整體,也是由「黑鐵石」築造,連這玩意兒都被轟塌了,呆著這豈能有好?

但不幸的是,還是有一群倒霉鬼被巨石砸到,「啊」地一聲慘叫倒地,再也沒有起來。

「轟隆隆——」

帶著人離開大廳,剛在外面空地上站穩,身後便一陣地動山搖,整座議事廳被不知道什麼東西給轟成了一片廢墟。

「可惡!這到底什麼情況?有誰知道!?」

黑無常回身看去,又驚又怒。

驚的是,什麼東西這麼大威力?居然隔著不知道多遠就把一座由「黑鐵石」築成的房子給轟塌了……

而怒的卻是,自己老巢都變成廢墟了,居然事先沒人知道?看來斥候隊那群人是不想活了!

「……寨,寨主饒命!屬下也不知道啊!」

斥候隊隊長就是剛才報信的那名中年男子,被黑無常冰冷的目光一照,嚇得渾身發抖,但仍是挺著解釋:「屬下明明已經查探過了,山下一共就小二百人,也沒帶什麼大型攻城器械,這……這晴天霹靂,屬下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黑無常很了解這麼屬下,是跟他一起落草的一位軍中將領,聞言重重地「哼」了一聲,「跟我來!」

一群人離開廢墟,來到城頭上朝遠處望,這才發現,山下那條小路前,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根黑色大管管。

那大管管正對著黑風寨,突然「砰」地一聲,又射出了一團物體。

這物體呈竹筍型,黑色,從大管管里射出來之後,便是「啾」地一下飛了起來,目標直指黑風寨。

「小心!」

有人忍不住大喊了一聲,但見那黑筍速度極快,竟是一眨眼就飛到了寨子上空,而且在視線中越來越大!

「趴下!」

未知的恐懼像潮水一般襲來,黑無常嚇了一跳,趕緊發出一聲大喝,朝城牆下躍去。

其他人反應也是不慢,全都跟著跳下城牆。

緊跟著就聽到一陣風聲,黑筍準確地落在城牆上方,旋即「BOOM」的一下,猛然炸開!一股巨大的力量,伴著一團恐怖的火焰席捲而來!

再抬頭一看,好么,連凝山境強者都難以攻破的城牆,竟被炸開了一道巨大豁口,隨時可以從中殺入!

「……媽的!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撤!快撤!所有人從小道下山,去野豬盪集合!」

黑無常趴在地上,整個人都嚇傻了,瞬間驚駭之後忍不住罵了一句,然後便是一聲令下,直接爬起來跑路。

那黑管管也不知是何等法器,竟有如此大的威能!再不跑就來不及了!

…… 就在黑風寨一群人被嚇成傻逼的時候,山下小路前的葉天卻是一笑:「你看,我說他們要跑,他們就得跑,這可是國產老字號,100MM口徑迫擊炮,改裝后射程高達8000米,殺傷半徑30米,一炮就能轟塌一棟樓,真正的一發入魂~」

旁邊幾人卻無心聽他解釋,都是被眼前的一幕嚇到說不出話。

他們看到了什麼?

就這根大黑管管,發射出一枚竹筍一樣的東西,居然能轟開一道由黑鐵石築成的城牆?

我的個老天爺,這也太恐怖了吧!

就是土系高階術法,「天外飛石」,也未必有這麼厲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