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尚謙就直接進入到書店裡面去,然後拿到了自己喜歡的動漫。在不經意間就將銅板放在了店員的收銀箱裡面,就這樣順順利利地完成了試煉。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也不知道是因為尚謙的速度厲害,還是他的存在感低。

說的好像也是,最近尚謙沒怎麼露臉的機會,就算是登場了也沒有多驚艷的表現。

可以說,尚謙是所有人之中。完成的最完美的一個。

「切,什麼嘛,一點忍者技巧都沒有,如果這樣都可以的話,那街邊的存在感抄底的乞丐不也可以當忍者嗎?」

施恩一身是傷的出現在眾人的身邊。

很明顯,施恩剛才連人帶垃圾桶都遭受了碾壓,身上還有不少地方出現了出血傷口。

「真是愚蠢至極的訓練方法,還好我明智沒有參加這種白痴行動。」

施恩彷彿為了掩飾尷尬。正在極力的解釋著自己剛才沒有做出什麼不明智的舉動。

而面對其他人的注視,施恩還在強行解釋著:「看什麼看啊,我這還是剛才去茅坑的時候,不小心遇到了小混混跟他們打鬥造成的。」

「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們這是什麼眼神!!」

「哦,你們不會以為我剛才是採用的躲進垃圾桶的方法吧,哈哈哈,我怎麼可能會有這麼愚蠢的想法。」

「你們還用這種眼神,是不是不信任我!!」

而在這個時候,有這麼一個人正站在書店裡面看動漫。

更是將施恩等人正在進行的影子隱身術試煉看在眼裡。

但是。他卻是不發一言一語,安靜的像是個真的在看動漫的看客,而不是來此地監視人的敵人。

不知不覺的,已經到了晚上了。

雖然他們進行的所為忍者之道訓練並沒有合格。但是他們還是決定了今晚就開展解救賈姑娘的行動。

西安的藩王府。

有這麼兩個人,一個坐在。一個半跪著。

重生之蒼莽人生 二人正在進行著交談對話。

「什麼?你說那個狂魔鬼公子沈騰飛終於露出尾巴了嗎?」

「是的,看上去是召集了同夥圖謀救出那個賈姑娘。我估計,今夜他們就會進行潛入解救行動。」

「那就讓他們放馬過來吧。我倒要看看他們能搞出什麼花樣來。」

「這就是大明朝所謂的飛蛾撲火吧。」

「沒錯,作為我們大明朝和『外魔』集團的共同敵人。昔日的攘夷四公子之一的狂魔鬼公子沈騰飛,這一次一定要將他抹殺掉。」

「屬下已經做好了全番部署,王爺無需擔心。」

「本王相信你們,去吧,今夜替本王取了他的腦袋,這樣我與『外魔』集團的合作關係就更加穩固了。」

「是!」

「交給你了,岡本布行。」

這個半跪在地面上的忍者,正是之前在書店那裡看動漫的男人。

不過吧,這個名字真的有點…

深夜,施恩等人化身忍者開始混入到了關押賈姑娘的府邸。

他們身手敏捷,出手不凡,身輕如燕,出入平安。

在千百雙眼睛的注視下,他們四人居然還能如入無人之境。

這一切的一切都要歸功於…他們自己的本事,而不是光憑藉這一天的訓練就可以速成為一名合格忍者的。

「呼,沒有想到這麼簡單就混進來了。」

施恩有點無聊的打了一個哈欠,「其實我覺得吧,就算不去進行什麼忍者訓練,憑我們的本事也可以進入這座府邸裡面。」

「哦?你的意思是說,只需要我給你們一人一副忍者服,你們就可以來嗎?」

眼鏡娘木子魚日尾這邊則是冷眼相待,她這一天帶著這麼一群忍者新手在訓練也是非常的辛苦。

如今被施恩這麼說,就好像是白忙活了一場。

她當然這心裏面是氣不過了,便是反駁說:「你以為我們現在就安全了嗎?我們的行蹤早就被人發現了,不行你看看那些燈火,已經朝我們這邊來了。」

眼鏡娘木子魚日尾話音剛落,他們很快就聽到了有動靜。

「喂,那邊好像有聲音。」

「有人,我這邊有人…」

「有外人入侵,快點過來!」 萬萬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就暴露了行蹤。

等會兒,貌似這群人之所以會發現他們,好像是因為這李魯尾說話太大聲的緣故。

果然啊,沈騰飛的朋友怎麼可能會是個正常人呢!

「咻咻咻——」

三個忍者鏢瞬間就從木子魚日尾的手中發出,當場就打滅了不少人手中的火把。

「糟糕,火把被滅掉了。」

「這樣我們就看不見敵人在什麼地方了。」

「可惡,他們一定會暗中偷襲我們的,各位要小心啊!」

就在敵人因為火把的突然打滅而陷入驚慌之際,木子魚日尾開始發動了攻擊。

只見她的手中出現了如同蛛絲一般的東西。竟是瞬間就纏住了不少敵人,讓他們完全無法動彈。

這蛛絲真是厲害,不但粘性和韌性不同一般。而且還帶著刺鼻的味道。

等會兒,為何蛛絲會有異味呢?

「這是什麼玩意兒啊,好臭,太臭了。」

「這熟悉的味道,我知道是什麼了,是納豆。是我們大東瀛帝國的納豆!!」

「對方有忍者,大家要小心她的忍術。」

「誰來幫我一下,幫我從納豆的束縛中解救出來啊!!」

「要不我來幫幫你們吧。」

只見一名身穿白色忍者服的小少年當即出手。三拳兩腳就將這群敵人從納豆的束縛中解救出來,只不過他們也因此被打暈在地。

尚謙也和施恩一樣,覺得忍術什麼的還是比不過自己的武功。

其他地方的守衛們也發現了這邊的動靜,紛紛朝著施恩和尚謙他們這邊跑過來。

「混蛋,浪費了這麼好的月色,我本來是計劃著今晚一邊巡邏一邊賞月的。」

「別廢話了,趕緊解決了入侵者,然後我們就可以一邊喝酒一邊賞月了。」

「好主意,我酒已經買好了,今晚管夠。」

「那要不要加多一份咖喱飯呢?」

「咖喱飯就不要了,我們已經吃過晚飯了。」

「咖喱飯啊,宵夜吃這個好像不太適合吧。」

「等會兒,我們之中好像混進了什麼東西的樣子。」

「現在才發現,太遲鈍了,接我一招忍術——咖喱微辣投!」

只見身穿黃色和紅色忍者服朱小嫦還有沈騰飛從天而降,然後將手裡面的一盤盤咖喱飯朝著這群敵人的臉上扔。

滾燙的白米飯加上淋在上面的咖喱,瞬間就擊垮了不少敵人。

朱小嫦落地后,有些不知所云。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要跟著沈騰飛一起來進行這個什麼咖喱忍術。

這個時候,有一道身影站立在屋頂的最頂端,他看著這邊所發生的一切。

這位便是之前負責監視木子魚日尾的東瀛忍者岡本布行,他看到了施恩等人那三腳貓忍術后,忍俊不禁地搖搖頭說:「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放棄了半吊子的隱秘潛入,而採取了四處點火分散兵力的戰術么?還真的是有趣得很啊,對於外行忍者來說,已經很難能可貴了。」

因為整整監視了施恩他們一整天修行。所以岡本布行也知道施恩他們幾個忍者新手的底細。

「真是一群有趣的人,但是吧,各為其主,只能對不起了,木子魚日尾。」

從這岡本布行的話語中,可以看得出這人是認識的木子魚日尾的。

畢竟兩人都是來自東瀛的忍者,屬於同一份職業同一個圈的,所以會認識也不足為奇。

隨著施恩他們鬧的動靜越來越大,負責著這一府邸巡邏和安保工作的守衛們也是越來越多。

但是。施恩他們這些入侵者卻似突然間消失了一樣,沒有人能找到他們來。

「可惡,人怎麼突然間消失了?」

「一定是躲在什麼地方了,快點搜。」

「我去東邊搜,你去西邊搜。」

「好,我去西邊搜,你們去南面搜。」

「北面就交給我們吧,誰發現了他們的行蹤就立即發送信號。」

緊接著,這群守衛們就朝著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奔跑而去,卻是沒有發現就在他們剛才呆著的地方,有一塊與四周環境非常不搭配的牆壁立在哪裡,顯得是那麼的格格不入。

但。縱使如此,居然也沒有一名守衛發現到這面牆壁的突兀。

「話說,為什麼我們要躲起來?!」

躲在這塊不搭牆壁背後的施恩一臉不解的詢問著,「我們不是打的挺過癮的嗎?為什麼突然間就要藏起來呢?」

的確啊,為什麼他們要藏起來呢?

剛才雖然地方的守衛們很多,但施恩他也不是打不過,誰知道打的正是過癮的時候,卻是被通知要立即施展忍者偽裝之術躲起來。

最要命的是,這忍者偽裝之術居然就只是立一塊木板,將自己與周圍的牆壁合為一體。

這麼搞笑的忍術都有的,那還不如他們的易容術,直接易容成其他人的樣子去打探看看賈姑娘被關押在什麼地方。

木子魚日尾則是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框,然後是一臉認真地給眾人解釋道:「你們現在還在忍者的考核中,所以身為你們老師的我,絕對不會放過任何可以傳授你們忍者之道的機會。」

「額…」

這個李魯尾好像真的忘記了他們來這裡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了。

他們是來救人的啊。不是來參加什麼忍者考核的。

他們並沒有想當什麼忍者好不好?!

還有,這個什麼忍者偽裝之術能不能請你拿出一塊可以容納他們五個人的木板,現在這塊木板只能勉強藏住三個半人。

這不,已經開始搞分歧了。

「你往裡面擠一擠,我這邊已經一個肩膀露出去了,肩膀被要被那群敵人發現了。」

「你在說些什麼啊。我才整個人都出來了,糟了,我整個人都要被發現了。」

「你們倆都給我離開這裡。這塊木板只能容納三個人,你們去找其他的東西進行偽裝!」

「這樣的話,也行!」

然後。只見沈騰飛雙手托著兩盤咖喱飯,然後保持了一個金雞獨立的姿勢,與旁邊的一棵茁壯成長的松樹合為一體了。

這沈騰飛最近真的很會耍寶啊!

「老沈。你這是在幹嗎?」

施恩忍不住要問這麼一句,雖然他他心裏面非常明白對方在幹什麼,但總覺得自己如果不問一句的話。有點辜負了對方這一番耍寶的意義。 面對施恩的詢問,只聽沈騰飛是這麼回答的。

「不是老沈,請叫我老松。」

「松樹應該不會口吐人言才對,你這個偽裝我只給你五十分。」

「……」

就在這時,沈騰飛的臉色一變,似乎是看到了什麼令他不敢置信的事情一樣。

「施恩哥你快看那邊!」

經過尚謙這麼一提醒。施恩也看向了沈騰飛所看的地方,只見被捆綁著的賈姑娘在四名士兵的押解下。朝著西面方向的房屋走去。

果然啊,賈姑娘真的是被抓到了這裡。

而且,賈姑娘還眼帶淚光,看起來好像是被嚴刑拷打了一樣。

真是有夠殘忍的這些士兵們。怎麼可以用那麼殘忍的手段去對付一個柔弱的胖姑娘呢。

看看,這才幾天啊。就已經把人餓成了這副德行。

「賈胖!!」

原本是在偽裝成松樹的沈騰飛在看到了被押解的賈姑娘,立即就放棄了偽裝一個健步朝著那邊衝去。

也因為他的大聲喊叫,使得在附近搜索他們的敵人也發現到了這邊的動靜還有異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