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曦站起身,把幃帽往下拉了拉。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老爺,你怎麼還發獃啊?!快打死這個賤人!」

柳夫人急了,上前拉住了他的袖子。

紫晉反應過來,雙手凝聚靈力,使出靈師一階的全部力量,把靈力朝紫曦打去。

看來是打算要把她轟成灰?還真是一點都不留情。

紫雨兒在旁邊看的樂開了花,終於要把那個賤人殺死了嗎?!

就在紫曦要躲避那道攻擊的前一刻,面前好像築起了一道保護牆,把攻擊給彈開了,而紫晉就徑直被射飛了出去。

紫曦懵逼的抬起頭,抓了抓腦袋。

這是幹嘛?她隔空打人了?

「老爺啊!」

柳夫人嚇得面色慘白,趕緊跑過去看看情況。

「爹!」

紫雨兒看到紫晉被射飛出去有些慌張,轉頭便對紫曦大叫道:「賤人!你還不承認是你做的?!」

她就知道絕對是紫曦害她撞到門上的。

但是這賤人究竟是用的什麼邪術?!

「呃,我。。。」

老實說她也很懵好嗎?

還沒等紫雨兒再張口,整個身子就不聽使喚的飄了起來,然後朝大門那裡飛速撞去。

「咣當!」一聲巨響,連門都錘壞了。

「雨兒?!你怎麼了?不要嚇娘!」

柳夫人都快昏過去了,這都是發生的什麼事啊?!

紫曦看到這一切,心中有了點譜。

該不會。。

「賤人!我跟你拼了!」

柳夫人氣紅了眼,朝著她就飛撲了過來。

當然,下場也是可想而知。

還沒接近紫曦就被甩飛了出去。

於是,想找她茬的三個人全都受重傷昏倒在地。

「無御,是你吧?」

絕對是他,要不然還有誰?

「嘿嘿,主母。」

面前點點現出無御的身子,直到他整個人都現了出來。

「你怎麼沒回去?」

「那個,我擔心主母,所以。。。。沒回去。」

無御對了對手指,小聲說道。

再說那個男的差點傷了主母呢!幸虧他靈機一動,把他扔飛了出去,真是好險呢!

紫曦:你他娘真是個天才,真是個小機靈鬼,簡直就是魔鬼中的秀兒。

轉頭一看,門外邊紫晉整個頭都埋在了土裡。

紫雨兒脖子上掛了個門,柳夫人倒是還好,倒在地上。

「主母,他們沒傷著你吧?」

無御緊張的動了動狐狸耳朵。

「。。。沒,你放心。」

有你在還有人能夠近身?

「主母主母,他們怎麼辦?」

無御指了指地上躺槍的三人。

要不直接打死好了。 「嗯。。。」

紫曦摸了摸下巴。

對哦,來想點什麼好玩的處置方法吧。

朝無御揮揮手,無御奇怪的低下了頭,紫曦就在他耳邊說著些什麼。

哇哦,這個方法好!。。。好,好那啥。

無御聽的眼睛都亮了,主母這主意不錯啊。

保證他們三個永世難忘。

「好啦,去辦吧。」

「好噠!主母我馬上回來!」

無御點頭,一個隱身提著紫晉三人消失掉了。

紫曦勾唇一笑,紫晉,你們想玩我就和你們玩個夠。

———妖界,幽狐神殿

「尊上。」

幾個暗衛出現單膝跪在帝沉淵面前。

「解決了?」

帝沉淵撇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幾個暗衛,語氣冷冷的說道。

「是。這是裡面其中一個人。」

一個暗衛從空間內放出一個已經死了的男人,那人渾身上下都包著嚴實的黑布。

帝沉淵手一指,那人臉上的黑布就被「嘩」的一聲掀開了。

「果然。」

只見男人的臉上紋著一個黑色的蠍子。

那個蠍子看上去很瘮人,大的蓋滿了整張臉。

「尊上,要不要屬下。。」

暗衛低頭。

最近那些人真是越來越囂張了,連幽狐神殿的主意都想打。

「不用。本尊就給他們囂張的機會。」

帝沉淵挑眉。

但是,囂張過後會怎麼樣就不好說了呢。

幾個暗衛相覷了一眼,怎麼總感覺尊上現在很生氣呢?跟平常淡定的尊上不一樣。

(帝沉淵內心:媽賣餅,本尊跟小狐狸在一起容易嗎?!啊?!)

手指一彈,地上的男人瞬間化為了灰燼。

「如果再有事,向本尊稟告。」

說罷,身影一掠消失了。

——

此時,再回到紫曦那邊。

「喂,你看這是誰啊?」

兩個人走在街上,其中一人停下了腳步。

「什麼?」

兩人扭頭,看見平時人們扔垃圾的地方多了三個人。

「該不會是乞丐吧?怎麼會睡在這種地方?」

「看他們穿的衣服也不像乞丐啊?」

沒錯,這兩人看到的不是別人,正是紫晉他們三個人。

他們的頭都被爛菜葉給蓋了起來,身體倒是露在了外邊。

有了圍觀的兩個路人,其他路人也都好奇的圍了過來,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

「哎,我說,要不誰去把他們拖出來吧?看看到底是誰。」

其中一個圍觀的男人出了主意。

看這衣服還不是普通人家能穿的,倒想看看哪個有錢人家睡在爛菜葉里。

由於吃瓜群眾都好奇的不得了,所以就有幾個人自告奮勇的上前把三人拉了出來。

這一拉不要緊,拉出來后,眾人都目瞪口呆了。

這這這,這不是。。。

只見被拉出來的紫晉三人,每個人的臉上都用墨水寫了自己的名字。

而且還寫的非常大,生怕別人認不出來一樣。

寫這幾個人臉上字的親筆人當然就是紫曦。 「這不是那個天才世家的紫丞相嗎?怎麼會在這?」

這是誰幹的啊?被打成了這個樣子,居然還把三個人一起丟在了爛菜葉堆里,而且還在臉上寫了字。

「呃,要不要把他們叫醒?」

有人撓了撓頭,說道。

這樣連垃圾都不好倒了,老實說他本來只是想出來丟個垃圾而已。

「你傻啊,把他們叫醒說不定還會來惱羞成怒的罵我們呢!」

幾個人一致都不同意。

可能是周圍太吵了,紫雨兒第一個醒了過來。

她從一堆菜葉裡面坐起來,頭腦是一陣迷糊,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大聲叫罵道:「賤人!你這賤人!」

「我的天,紫家四小姐原來愛罵人?」

「天吶,虧我以前還把她當成我的女神呢。。」

「她這樣好醜。。」

「。。。」

四周的人們都開始紛紛議論了起來,紫雨兒聞著餿臭的菜葉味,眼睛一下子就睜大了。

此時的她頭頂著爛白菜,精心畫好的妝全部都被蹭花了,要多可笑有多可笑。

尤其是今天她穿了身紅裙子,而且還披頭散髮的,看上去簡直像個鬼。

當她不可置信的抬頭看向人們,吃瓜群眾紛紛向後退了幾步。

媽媽,有鬼啊!

「不,不是的!」

紫雨兒顫抖著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臉,手上沾滿了化妝混合起來的脂粉,還有像墨水一樣的東西。

掉,掉妝了?!

那她現在。。。?!

臉上都花了現在豈不是要嚇死人?!

堂堂天才世家的紫家四小姐居然蓬頭垢面的坐在爛菜堆里讓人圍觀。

如果現在可以死,她恨不得立刻挖個坑把自己埋了。

「主母,要不要我讓另外兩個人醒過來?」

此刻對面的屋頂上紫曦和無御兩人正看著下面發生的情況。

「好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