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鵬飛心裏冷笑:這老小子是怕我對那個行將就木的老傢伙不利啊!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軒轅偉又對龍英傑道,“賢弟,你也隨爲兄一起去面見父皇吧!”

龍英傑點頭,但剛走了兩步,心中忽然飄過一個念頭,隨即對太子道:“太子,請閻娘隨同我們一起拜見我皇吧?”

軒轅偉一愣,龍英傑帶來那麼多人,不知道爲什麼獨獨要帶上閻娘覲見皇帝。

但他知道,龍英傑這麼做肯定有這麼做的理由。軒轅偉雖然一時想不明白,但仍然馬上答應了。

龍英傑衝閻娘施了個眼神,閻娘急忙跟了上去。 病榻上的軒轅夢臉色鐵青,雙眼緊閉,已經奄奄一息,讓人難以想象這就是一年多以前那個器宇軒昂的華神國皇帝。

軒轅偉走上前輕輕呼喚了兩聲“父親”,軒轅夢的眼皮抖顫了兩下,便再也沒有了任何反應。

看這樣子,軒轅夢的確沒有幾日的支撐了。

龍英傑並沒有看到皇后納蘭蕙的身影。納蘭鵬飛的臉上雖然表現出一副痛惜的表情,龍英傑卻敏感地捕捉到了他眼角一絲稍縱即逝的獰笑。而從梅不敗、秋寒的臉上看到的則是一種不耐煩的做作。

看來三大家族都在心裏盼着軒轅皇族衰敗下去啊!

龍英傑在心裏嘆息。不過,這些都在龍英傑的意料之內。

龍英傑看似不經意的與閻娘對視了一眼,閻娘微微點了點頭。龍英傑的眉頭緊蹙了起來。

閻孃的表情是告訴龍英傑,皇帝軒轅夢有可能被人下毒了。

閻娘在九龍世界裏被武氣大陸第一用毒高手毒婆婆收爲徒弟,用毒解毒的修爲雖然沒有毒婆婆的千百分之一,但也得其真傳,自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比。

閻娘懷疑皇帝被人下毒,這事情十之八九就確定了。

如果這事被證實是真的,其背後必然隱藏着驚天陰謀!

那麼,是誰竟然敢對一國之君下毒而又沒有被察覺呢?

還有,這種毒是什麼毒?還能不能將軒轅夢從死亡邊緣拉回來?

納蘭鵬飛等人此次來看望軒轅夢只不過是形式而已。皇室的太醫們都是丹藥宗師,有一個甚至已經達到了一級丹藥祖師,是可以煉製一級極品丹藥的能者存在,他們都束手無策,納蘭鵬飛等人就更無能爲力了。

不過,龍英傑憑直覺相信,納蘭鵬飛此番來的目的並不是看望軒轅夢,而是來看軒轅夢還能夠活幾天。他應該是希望軒轅夢早一些死去,就是有救命丹藥也不會拿出來的。

龍英傑此刻很想把甜心召出來,讓她強行侵入納蘭鵬飛等人的神識海里,看看他們究竟是怎麼想的。

但他也知道,甜心與納蘭鵬飛等人的修爲差了很多,若強行侵入肯定要被他們的神識發現,甜心就有可能受到傷害。

龍英傑最終決定,還是先讓閻娘查出毒源,看看能否解毒再說。

從軒轅夢寢室往外走時,閻娘悄悄對龍英傑說:“英傑哥哥,你看能否想辦法得到皇帝的一點精血,或者拿到他最近的一綹頭髮和指甲都可以。”

龍英傑不動聲色的往外走,腦子裏卻在考慮該讓誰去辦這件事。

這件事看起來很簡單,直接向太子提出要求就行了。但是,龍英傑多長了個心眼,沒有這麼去做。

龍英傑想,如果軒轅夢死去,最直接的受益者是誰?肯定是皇位繼承人軒轅偉。龍英傑雖然不相信軒轅偉會對父親下毒,但在沒有找到真正的兇手前,他也是被懷疑對象之一。

龍英傑對太子印象極好,但兩個人所有的交往卻只是在沒有利益爭鬥和生死存亡的時候。也就是說,龍英傑並不完全瞭解軒轅偉。他不確定在皇權誘惑下,軒轅偉還能不能保持這份恬靜的心性。

他需要借時間和事件來觀察。

所以,龍英傑不想通過軒轅偉去做這件事情。

想來想去,只有軒轅靈犀可用。

回到大殿,龍英傑瞅機會把閻娘和靈犀叫到一邊,三個人嘀咕了一會兒,龍英傑又回到太子軒轅偉跟前,並故意在納蘭鵬飛等人的眼皮底下打轉,讓納蘭鵬飛眼睛冒火,狠狠地盯着龍英傑,恨不得一掌把他拍成肉餅!

閻娘和靈犀卻趁他們不注意又溜回了皇帝的寢室。

納蘭鵬飛看着龍英傑,眼睛裏忽然閃過一抹古怪的笑意,對軒轅偉道:“太子,三大家族一心期盼我華神國國泰民安,祈願我皇龍體早日康復,現在殿外廣場聯合設壇爲我皇祈福,我們也一起去祈禱一下吧!”

軒轅偉探詢地看向路寬國師。路寬國師笑道:“鵬飛兄忠心可鑑!太子,我們就一起爲華神國和我皇祈福吧!”

軒轅偉點頭道:“好,大家就都去吧!”又看向龍英傑,“賢弟,請隨我一起!”

龍英傑剛纔氣憤納蘭鵬飛罵他“小子”,有意擺出架子表現給納蘭鵬飛看,現在當着文臣武將的面也不好總是擺譜,以免樹敵太多惹來衆怒,便道:“太子請!”

龍英傑是龍皇,當年的龍皇高高在上,比一個國家的皇帝還要受人尊敬。但現在的龍族正處於沒落時期,自然與當年不可比,更何況還處於地下狀態。

現在,他的身份是華神國的子民,明面上又是皇家訓練營的學員,所以,更得顧及大家的感受,不能總是義氣做事。

軒轅路寬暗暗點了點頭:“這個少年雖然有才,但還是顧大局的。”

太子軒轅偉在前,大家緊跟在後一同出了大殿,來到臨時設置的祈福壇前。

龍英傑看向三大家族的一衆老少,卻發現了幾個熟悉的身影,而那幾個人也正虎視眈眈地望着他。

這些人赫然是納蘭薰、梅強、梅壯、秋聲、秋明等三大家族的晚輩。

他們旁邊還有一個氣勢更足的年輕男子,龍英傑猜測那個人應該是黑蘭幫幫主納蘭春。龍英傑和他雖然早就在皇家訓練營內較上了勁,卻也一直沒有機會碰到一起。

果然,龍英傑發現納蘭薰與那個青年耳語了幾句,青年的目光便如鷹隼般向他看來。

龍英傑心裏就冷笑:這個世界上自以爲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隨時隨地都有。納蘭春現在仍以絕世天才自居,看來得瞅機會狠狠教訓他一下了!

龍英傑同時注意觀察了其他的人。以他的敏感,他發現裏邊有許多堪稱華神國頂尖高手的存在。而他們雖然看上去是在祈禱,但卻明顯心不在焉。

龍英傑不是軒轅偉,他沒有御軍神衛這樣的皇家祕密部隊可以利用,也沒有得到有關三大家族異動的任何消息。但是,看到廣場上這些人,他卻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這麼多高手進入皇宮重地,萬一他們起了異心,僅憑皇宮內這些武修和衛隊能夠抵擋他們嗎?假如裏應外合呢?

他不由看向太子軒轅偉和國師路寬,隱隱感覺到他們也似乎有些緊張。

自己都能夠想到,他們的經驗都比自己豐富,肯定也會想到。

龍英傑幾乎已經可以確定,由於軒轅夢的病入膏肓,圍繞皇權的爭鬥已經有外來勢力開始介入。

但是,龍英傑仍然鬱悶:三大家族的家主據說有兩個已經是武氣聖者九階巔峯,還有一個是聖者八階巔峯。這等強大存在,軒轅偉怎麼糊塗到讓他們三個同時進入皇宮?假如他們三人聯手劫持太子,皇室內除了軒轅路寬外,不知還有沒有高手可以與他們抗衡?

難道軒轅偉早就做好了準備?

龍英傑仔細觀察軒轅偉,發現他並不是那麼鎮定,可見他即使有了準備,勝算也不是很大。

軒轅偉瞞着皇室爲自己開啓了“武技密室”,自己由此有了一場大機遇,也算是對自己有恩。如果軒轅偉在這場爭鬥中是受害者的話,自己倒是應該好好幫助他一把。

如果僅僅是三大家族鬧事的話,自己手中的牌倒是比皇室還要多一些,應該足以抵擋住他們的挑釁了。

龍英傑臉上有了些笑意:不管誰想鬧事,今天既然碰上了,這個閒事自己是管定了!

龍英傑正想着事情,卻見那個納蘭春已經向自己走來。

“龍英傑,聽聞你少年天才,修爲了得,在訓練營一直沒有機會與你切磋,今天我倆就當着華神國衆多武修的面給大家表演一下吧!”

納蘭春的話說的很委婉,但語氣中卻帶着不屑、透着殺氣。

遇到挑釁,龍英傑當然不會縮頭。相反,他是那種在挑戰面前更加會激發鬥志的人物。更何況,以龍英傑現在的修爲根本就不會把納蘭春當回事!

“納蘭春,既然比試,就要拿出點真本事。但我又怕一不小心失手傷了你,我看你還是先找你的爺爺請示一下吧!”

這句話帶着嘲諷和戲謔,竟一點兒也沒有把納蘭春當回事。

龍英傑服用了丹藥,有意隱藏了真實修爲,現在顯露出來的氣息明顯要比納蘭春低,這更加讓納蘭春覺得龍英傑狂妄無知!

“龍英傑,我的事情自己就可以做主。不過,你也要準備爲你的狂妄付出代價!”納蘭春輕笑道。

“納蘭春,在皇宮你也敢胡來!你以爲這是在你家後花園嗎?”軒轅偉低聲叱道,臉上已經露出怒意。

冷麪總裁要借婚 “太子,既然納蘭公子如此飛揚跋扈、目中無人,我倒是不介意給他點教訓!也許挫挫他們的銳氣,我皇的病就好了呢!”龍英傑對軒轅偉笑道。

龍英傑的話令軒轅偉若有所思。

納蘭春和龍英傑互相指責對方狂妄,倒讓在場的許多人都認爲他倆是故意隱藏了真實修爲。有些人已經準備看熱鬧了。

軒轅偉在風雲城就見識過龍英傑層出不窮的手段,知道他一向喜歡扮豬吃虎,當然不會輸。軒轅偉擔心的是龍英傑一不小心招惹了納蘭春背後的力量。

畢竟,華神國第一家族的稱謂也不是隨意就會叫響的。

軒轅偉不知道的是,龍英傑已經有了故意把事情鬧大的想法。 “納蘭春,你已經在皇家訓練營呆了多年,年齡也比龍英傑長了幾歲,這樣以大欺小,可有點不地道!”軒轅偉沉着臉道。

納蘭春此刻顯現的是武氣強者九階巔峯的實力,而龍英傑身上透露出的氣息只是強者八階巔峯。

軒轅偉知道龍英傑的實力絕對不是表面上顯現的這麼簡單,但是,他有心要打納蘭家族的臉,自然要點出兩個人之間的差距。在力量懸殊的情況下納蘭薰若輸了,這華神國第一家族的臉面可就更加丟大了。

因爲在皇家訓練營內黑蘭幫和梅秋幫多次吃虧,納蘭春有意要收拾龍英傑給幫內兄弟們出氣,樹立自己的威信,所以,他的臉皮厚得很。不用說以大欺小,就是再玩的陰一點他也做得出來。

“太子,不是我以大欺小,是龍英傑一向自大得很。據說,他可沒把我放在眼裏!”納蘭春說。不過,這句話說的倒有一半是實話。龍英傑還真沒把他放在眼裏。

“太子,年輕人要切磋,就給他們一次機會吧。反正我們在這裏也沒有什麼事情,就當是孩子們玩耍取樂吧。”

軒轅偉聽了臉色就更加難看:玩耍取樂?華神國皇帝生命垂危,你們在這裏玩耍取樂?這是根本就沒有把皇帝的生死當回事啊!看來,御軍神衛探測的消息一點不虛。

龍英傑聽了納蘭鵬飛的話,更加堅信了自己的推測:納蘭鵬飛他們這次來者不善!

納蘭鵬飛心裏則在冷笑:軒轅偉,現在還稱呼你一聲太子,等一會兒撕破了臉皮,你就什麼也不是了!今天藉機會奪了皇位,我納蘭鵬飛也一飛沖天,以後的華神國就姓納蘭了!

軒轅偉只是他的外甥,在他的眼裏,與兒孫完全不是一個概念。如果能夠讓華神國改姓納蘭,不用說是一個外甥,就是搭上妹妹納蘭蕙的性命他也在所不惜。

不過,今天他們來奪權,雖然有着七成把握,畢竟做的是一件千夫所指的事情,再加上並不清楚皇室內的全部底細,所以,他的心裏還是有些緊張。

幾個人各懷心事,而龍英傑卻心裏有底,表現的風輕雲淡,瀟瀟灑灑。

“今天看這陣勢已是少不得一場廝殺,若是閻娘他們找出了軒轅夢的中毒原因,說不定會牽出那些陰謀製造者。既然是一場亂局,乾脆就表現得強勢一些吧!”

龍英傑打定主意,就有了殺意,眼中精光四射,連眉心的那朵火精炎蓮也變得更加妖豔。

納蘭春擡手召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柄真階上品玄金錘。

龍英傑微微一笑,真階極品寶器鐵血龍神劍便出現在手中。

納蘭春眉頭蹙起:龍英傑在武器上已經壓了自己一品。

不過,納蘭春也並沒有太放在心上,他對自己的修爲還是充滿信心的。如果龍英傑只是武器高了這麼一品,納蘭春自認爲仍有把握戰勝他。

“春哥,你要小心,龍英傑的劍技是神階上品武技!”一旁的納蘭薰忽然開口提醒納蘭春道。

納蘭薰其實很鬱悶。自己號稱華神國三大家族第一天才,小小年紀就達到了武氣強者六階巔峯,哪知道竟在華神山中被龍英傑一劍透胸,差一點就廢掉了修爲。這時間不長,自己的傷剛養好,龍英傑的修爲竟然又精進了如此之多!這個龍英傑還是人麼?

除了怨恨,納蘭薰還有些懼怕,早已經沒有了以前的傲氣。

納蘭薰擔心納蘭春吃虧,於是開口提醒了一句。

納蘭春聞言臉色更加難看。自己本想依仗家族的神階上品“混元輪迴殺”優勢取勝,可是,這個來自小家族的龍英傑竟然也有神階上品武技!

這麼一來,他就不能不正視了。

看來,自己能夠依仗的就只有比龍英傑修爲高了。

納蘭春若是知道龍英傑的修爲已經達到了武氣王者一階巔峯,估計他連戰鬥的心思也沒有了。

現在的納蘭春就已經後悔自己向龍英傑發出挑戰了。他仔細回想,武氣強者八階巔峯的梅強、強者七階巔峯的梅壯、強者六階的秋聲都是敗在了龍英傑的部下,並且輸得很慘,他忽然覺得有些心虛了。

這是從哪裏冒出了這麼一羣妖孽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